【风雨情缘】第02集~第38章:魔岛之战~下

 
第三十八章:魔岛之战(下)各显神通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大敌当前,林风雨依然止不住脑海里一幕幕将回忆重放。 阴煞老魔击伤南宫紫霞,才有了两人的相遇结缘。 而元藏山一战,更是生生将林风雨一家人拖入了修者的世界,也由此断了与扶语嫣的情缘。 忘年樵老是真真正正的西华魔宗传人! 六极真魔影的厉害已经领教过,破法金角更是压箱底的绝活,当年林风雨差点就死在这一招之下。 如今天盟与西华魔宗高手捉对厮杀,任何一人取胜腾出手来都能对乱军战局有极大的助力,甚至可能一战决定形势。 忘年樵老是西华魔宗排位最末的护法,林风雨作为后辈第一人名声在外,但是比起修为与经验仍然处于下风。 此时此刻双方都没有了任何保留实力的可能。 深吸了几口气放松心情,摒开各式各样的杂念,林风雨晃动肩膀张开风雷二翅,诸般法宝盘旋身侧蓄势待发。 忘年樵老阴笑一声道:」本座真不是你林风雨到底是个什么傻瓜。 天盟数次对你出手,致你爱侣离去,身受重伤九死一生,如今还来谷元这干人卖命。 讲道理的话,西华魔宗和阴阳门才当联手对付天盟才是。 扶娘娘就在那里,不知道现下你心里是个什么感觉? 「 林风雨脸色古井不波只是瞪视他良久,才开口悠悠说道:「天地有正气!师门教诲林风雨从不敢忘。和天盟是私下仇恨,但是西华魔宗滥杀无辜,不得不除!「 天地有正气! 声音响彻战场百里之地。 忘年樵老脸上浮现出回忆悲痛的表情,沉声道:「滥杀无辜?嘿嘿,好一句滥杀无辜。小子,待你日后知道真相可莫要后悔。「又狞笑一下道:」啊,也没机会了。 今日你必死无疑。 「 他一扬手,一块十余丈大小,声势惊人的巨砖带着风声尖啸狠狠砸向林风雨。 林风雨不敢怠慢,急忙祭起金钟砖也化作十余丈大小挡在身前。 二宝各显威能,一声巨响两道黄光交织在一起各自倒飞而回,一番试探不分胜败。 林风雨收回金钟砖,两人几次交手已知忘年樵老修为比自己要高上半筹。 当下也不犹豫,见对手的巨砖盘旋之后再次砸来,晃动风雷二翅从虚空中遁走。 忘年樵老闭上双目,两只耳垂诡异地拉长至肩膀处连连扇动不停。 猛然双目一睁身形电闪扑向空中某处,同时祭起一只湛蓝的瓶子罩去。 瓶身倾倒,瓶口向下喷出一股灰蒙蒙的气息。 这道气息充满了死气,见之欲呕更不用说闻上一闻或是直接接触了。 林风雨早已非昔年吴下阿蒙。 世间元婴巅峰的修士见得多了,曾经压箱底的风雷二翅若是用来逃命自然十拿九稳,可是战场之上怎会如此托大。 遁走于虚空之间始终保持着警惕,见忘年樵老出招便提早戒备。 灰色死气一出,林风雨大喝一声口喷玄黄天心阴阳五雷,手挥玉阳掌火,弑神火鸟也现身而出喷出阴阳双焰。 漫空的雷火抵住灰色死气! 阴阳门的浩然正气与西华魔宗的邪魔恶气正面相绞。 忘年樵老手掐法诀,一道道灵光连绵不绝向法宝打去。 蓝色宝瓶一缩一涨,逐渐转为灰色,而喷出的死气则从灰色变为浓墨般的黑色。 死气仿佛来自幽冥地狱,带着深入骨髓的不平怨念,不停侵染林风雨的心神。 高手之间生死之战,再不是当年与端木恩赐之间的比试教技,也不是聚宝集时的互相试探。 一个稍有不慎便是道消陨落的下场。 林风雨怒喝道:「炼制这等法宝要残害多少人的性命!还说不是滥杀无辜?「 忘年樵老嗤笑一声道:「你那扶风葫芦又能好到哪儿去?「 林风雨不再多言,反倒心中有了别的计较。 他左肩雷翅舒展到最长,翼展足有二丈长短。 虚影般的翅膀雷声轰鸣,直到整只翅膀均被电光团团包裹才朝着黑色死气一扇。 晴朗的天空被浓云遮蔽暗如黑夜,密云不雨。 惊雷霹雳忽然而来,雷光密如天空降下的无数闪电牢笼——阴阳大法「雷光焦狱「。林风雨以天地间至正的雷光消弭至邪至恶的死气:」正人用邪法,邪法亦正,更何况我杀的都是该死之人,少逞口舌之利,你蛊惑不了我。 「 雷光降落如天河倾泻,浓云蕴含至阴,霹雳蕴含至阳。 自从得大榕树王指点之后,林风雨融会贯通体内阴阳二气,至阳至阴盘旋环绕流转不绝。 这一道雷光焦狱竟将不知道凝聚了多少生灵的蓝瓶死气渐渐压制。 忘年樵老也是颇觉意外,他也没想过光靠这一道死气便能击败林风雨,只是这等魔道至宝被轻易压在下风,也是他未曾料到的。 他眼中闪过一阵厉色,六极真魔影同时现身朝林风雨扑来。 六极真魔影堪称魔道至高法诀,炼制极为不易。 忘年樵老已将每一尊都凝练到元婴后期的战力,且六魔相互配合纯熟流畅,战力不逊一些元婴巅峰高手,只差一步便能大成。 。 林风雨见状大喝一声:」只你有分身之术吗? 「他一拍顶门,一股青气直冲天际,又分为十二股,十二祖巫分身亦在虚空中现出身形。 六极真魔掌刀兵之锋,十二祖巫掌天地无行。 林风雨凝练祖巫分身时日不多,但是这些分身各含有一丝祖巫精血非同小可,且数量又多上一倍。 此刻兵锋赫赫,各色术法翻飞,一时也看不出胜败。 忘年樵老深深凝视了一眼祖巫分身,又扫视一遍极力舒展的雷翅道:」小子逃生之术用不得了,准备好受死了吗? 「 林风雨掌纯钧在手压根不理他的挑衅,长剑指天,天空降落的一部分雷光被剑尖吞入。 战斗至今始终是见招拆招,这一击主动进攻也想试试对手的深浅。 忘年樵老冷冷地看着并不出手阻止,只是暗暗戒备。 一来高手对决诚心发招,想阻止也阻止不了,二来也想看看这名震天下的天才修者蓄势一击究竟有多少斤两。 纯钧剑身仿佛吸满了雷电被无数电光缭绕,林风雨手腕一抖发出紫色的剑气。 如同银河倾泻而下形成的万丈飞瀑,剑气喷薄而出又化作千千万万迷蒙的雨雾,密密麻麻向忘年樵老粘去。 ——南宫世家吞雷剑诀」千雨「。 林风雨的本命功法阴阳大法原本真元就比普通修者深厚得多,又跟随南宫剑河修习剑道,这一招千雨发出整个南宫世家也就仅逊南宫剑河。 更何况阴阳大法与吞雷剑诀都饱含天地正气,被林风雨集于一身,这种浩然正气对付魔修正有着天然的克制优势。 只见剑光或如螺旋急速旋转,或如尖刀直刺,或如一张大网左右包夹。 一招三变,正是千雨的精髓所在。 更为难能的是,林风雨的千雨剑气周围还缠绕了朵朵星光。 吞雷剑诀加上天罡剑气,两种截然不同的剑诀同一时间使出,其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绝无任何阻滞。 忘年樵老轰然动容,不愧年轻一辈第一人。 普通的元婴后期修士在他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生还的可能。 老魔不敢怠慢,浩然正气让他极不舒服,这两式剑诀又让他感到莫大的威胁。 他左右手虚引结出两片黑色光幕在身前一挡,随即口一张喷出面青罗伞盖将身躯牢牢罩住。 这面青罗伞盖大有来头。 昔年西华魔宗曾有神州的顶级防御至宝」八方无极伞「,在元婴修士手中堪比昆仑派杏黄旗。 杏黄旗作为先天灵宝,拿给仙人使用都无法发挥全部威力。 落在神州确实明珠蒙尘,此刻昆仑派二十一名元婴修士布成阵法,也不过撑出百朵金莲。 而且除了中央那朵硕大的莲花堪称凝实之外,周围的莲花离旗杆越远,影子越是虚无黯淡。 八方无极伞亦是西华魔宗昔年集合全宗之力方才炼成,和杏黄旗无法相提并论,但胜在元婴修士可以将此宝的潜能全数发挥出来。 此宝蕴含奇妙的空间威能,在神州堪称无上防御法宝。 正道围剿西华魔宗,八方无极伞被合力破去。 如今忘年樵老手中的青罗伞盖,则是由八方无极伞的法宝残片修复而成,威力不可同日而语,也难以抵抗群战的无数轰击。 可是放在单打独斗,仍是顶级至宝。 剑光来势汹汹转眼及至,青罗伞盖如御风飞舞,泛出一片奇异的符文阵! 剑气呼啸,符文流转。 狂暴的剑气遇上符文犹如鉴于剑群落入了水中,虽然砸起无数水花,却​​最终没入被水面吞没。 林风雨眉头一挑,抬眼望向青罗伞盖道:「好奇异的法宝,西华魔宗名不虚传。再吃我一招如何?「剑光再展又欲发招。 忘年樵老收掉林风雨的剑气,丹田真元鼓荡不已也是极不好受。 和正道对西华魔宗几乎一无所知不同,正道这边的人物资料在西华魔宗极为详实。 所以林风雨虽是战斗不多,特点却被挖得清清楚楚。 忘年樵老知道他真元浑厚,神通极多,不过经验不足,火候不够的缺点也是一览无余。 此刻林风雨连续发招,且威力更胜之前一记石破天惊的剑诀,凝神应对之余也是暗暗冷笑:小子果然没经验,顶尖高手相争岂是片刻就能分出胜负的? 待你真元消耗,老夫便要你陨落此地。 滚滚星力随着剑诀如雪花般洒落,星光汇集于剑身,正是天罡剑诀奥义所在。 林风雨大喝一声:」妖孽,吃我阴阳门道术。 「宝剑圈转,剑气如波光粼粼的湖面泛起涟漪。 忘年樵老以不变应万变,依旧以青罗伞盖接招,对此宝自信心颇足。 林风雨这一剑单使天罡剑诀! 吞雷剑诀虽强,毕竟心法与他的阴阳大法不尽相同,难以发挥全数威力。 此刻面对青罗伞盖,乃是实打实的硬碰,花招取巧全无作用。 忘年樵老只觉一股威力奇大的剑气从四面八方涌来,湖面的涟漪眨眼间变成了暴风雨下大海的惊涛骇浪。 天罡剑诀毁灭性的星光带着浩然正气,要彻底破灭魔宗邪法。 老魔急急打出三道法诀,青罗伞盖急速旋转,伞盖向上张开泛出青红二色光芒,如同一朵青红邪异的魔莲。 莲心旋转之下形成一道漩涡将无数碎裂星光再度吸入。 法宝品质的差异在此时显露出来。 纯钧剑毕竟稍逊了顶级法宝半筹,剑招尽出,依然破不开忘年樵老的防御,老魔立于不败之地。 林风雨索性收起纯钧剑! 祭起虚灵炉,双臂舒张在身前画了了圆圈,阴阳双焰融合在一起,虚灵炉中炎龙冰凤飞出,点睛妙笔一般钻入圆环形成八卦图案。 他双掌平推,八卦火焰再度袭向忘年樵老,剑招不能建功,便要用三种真火焚化青罗伞盖。 魔莲微微伸缩,有了生命一般地呼吸着,伞盖上镶嵌的无数奇珍异宝闪闪发光,八卦真火绕着魔莲焚烧,却被那道光圈隔绝于外。 忘年樵老持定伞柄,嘴角挂着轻蔑的诡笑盯着林风雨,似是嘲弄,似是不屑。 林风雨与忘年樵老旗鼓相当一时僵持不下。 其余高手对战亦是气象万千各显神通。 端木恩赐大战啸天! 端木恩赐祭出神木龙王鼎,那凝聚着乙木精气的神木龙王盘旋在木鼎身周,毁天灭地的龙息一口一口地喷向啸天。 啸天须发虬张威猛如狮,手持一口赤铜巨钟,蒲扇大的手掌一下一下拍在钟顶。 那巨钟的震荡声响彻天地,虚空中有一股股音波屡屡将龙息化于无形。 天鹰圣者之前亮出的旗幡已涨大到十丈方圆,十只怪鸟从旗幡中飞出,羽翅连连闪动,道道怪风卷动遮蔽了天地。 怪风如同道道风刃,要搅碎阵中的一切。 天机子摆出七根算筹盘旋飞舞,他时不时摆弄一阵,随即手指弹出灵光定在空中,风势顿阻。 林风雨若能分心四顾,一定会为帝刀霸剑双战易天行与云蕊的战局感到惊诧。 这一阵几乎可说实力悬殊,南宫剑河曾以一人之力压制二魔,易天行敢向谷元叫板,战力不在剑神之下,又有云蕊助阵,可说是天盟这边十拿九稳的一战。 可惜此刻易天行状况极为异常。 他修习的功法让面相原本金发黄眉,面皮也发黄,此刻却透着淡淡的青气。 额头豆大的汗珠显得颇为刺眼,不知正在承受着怎样的煎熬。 如此一来,帝刀霸剑的合击之术反而占据了上风。 聚宝集一战,西华魔宗众护法显然均未使出全力,此刻双魔的合击之术恐怕南宫剑河来了也要头疼。 易天行陷入莫名其妙的异常,便只剩下云蕊独撑大局。 她头顶放出一朵娇艳欲滴的牡丹,花瓣无风自动舒张不已,一派异香罩定两人苦苦支撑。 黑白郎君激战天元子。 西华魔宗大护法一身功法运行到极致,儒雅的面庞半黑半白,黑如浓墨,白如冬雪。 双手各持一剑,也是一黑一白。 两柄宝剑射出的搅碎虚空的剑风。 天元子身形变得足有一丈长短,浑身长出黑色的鳞片覆盖躯体。 偏偏动作灵动之极,密密麻麻的剑风偶尔才能扫到那么一两道,均被坚硬的鳞片挡下。 玉面童老早已祭出无边血海! 此刻两军混战血气浓厚,亏得空中的魔眼将血气尽数吸走,否则这一道秘术还不知是怎样的威力无穷。 五方大师顶门罩着一口金钟,手中敲击着一只木鱼。 木鱼的笃笃声引来金钟共鸣,每次鸣叫都荡出层层金光波纹,将血气隔绝,也让玉面童老诡异的身形无力接近。 喃喃吟诵的经文咒语更是不断消弭血气,五方虽处守势却大占上风,修为比其师兄五鹿显是还要高上半筹。 有苏不言隐居青丘国与世隔绝,却修炼千余年,此刻现出天狐本相,一双利爪坚如法宝,身后六尾飘逸舞动。 昆仑掌门谷元真人掌控七颗宝光灿灿的圆珠,每一颗都蕴含着磅礡的仙灵之气重如山岳,却占不到半分便宜。 七颗宝珠青丘国主不闪不避以狐尾横扫挡住,两道利爪挥舞之时破空之声强如巨兽嘶吼。 谷元面沉如铁,张口喷出一朵青莲架住利爪。 那朵青莲支撑了片刻便化作团团灵光破碎。 七颗圆珠又到,有苏不言狐尾连摆,巨响连连击飞圆珠,自己也被打了个筋斗…… 林风雨挥剑,剑光如雨一波强似一波,看似大占上风实则心中焦急。 青罗伞盖牢牢护住忘年樵老,让他没有分毫可乘之机。 连连使出的剑诀让体内真元消耗极是迅速,他实在没有分毫把握在真元耗尽之前能够攻破青罗伞盖。 高手斗法最忌心性不稳,面对着出道以来生死之战的强敌,始终坚定无比的道心也出现了一丝波动。 忘年樵老忽然睁眼狞笑着打出两道法诀,青罗伞盖忽然在旋转中生出极大的吸力,借着真元汇聚的剑光重重一扯。 同时取出一座阵盘祭起。 这一扯力道好大,林风雨竟然立足不稳向前两个扑跌好悬才稳住身形。 可是双足踏定的虚空闪现玄奥的符文,林风雨身形如同搅乱了一池平静的湖水,符文变做骇浪滔天的丝线波纹,将他缠了个严严实实。 发力挣了几挣,丝线纹丝不动,林风雨身陷险境反倒定下心来。 张口喷出弑神火鸟,丝线被火鸟的真焰一烧便即开始融化,林风雨借机脱身。 可是忘年樵老阵势已成,林风雨刚脱虎口又入狼窝。 身周的丝线密密麻麻遮天蔽日绞来,老魔右手五指连弹,十道带着可怖威压的阴雷直袭弑神火鸟…… 【书友们实在抱歉,11月工作繁忙没有时间好好地码字。 生活上又出现了一些变故,没有心情静下来写书。 本周末会更新第二集的最后两章。 再道一声抱歉】 风雨情缘 , 林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