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06章:同门相见

 
第六章:同门相见 林风雨曲起两指在桌面敲了几下思虑一番,在虚空中画出一片房屋图形,正是剑阁附近的地形图。 他在三处地方做下标记向秦薇与曹慧芸交代道:「去看看这三个地方是什么人。不要惊动他们,更不要发生冲突。」 秦薇笑道:「光凭着一个胡西林也不敢来惹事,背后定是有人给他撑腰做援兵。我们理会得。」招呼上曹慧芸去了。 林风雨看着她扭腰摆臀离去,心中暗赞真是一个绝世尤物。 南宫紫霞来到剑阁,易落落正和秦冰悄声说着什么。 二女俱是清雅秀丽,秦冰淡雅中一如和熙的阳光,使人如沐春风。 偏偏易落落却是截然相反,清新里像是凌冽的冬雪,让人难以亲近。 强烈的反差之下,二女并立更是相互映衬,连南宫紫霞见了目光一时之间都移不开。 易落落微微欠身道:「见过南宫庄主。」 南宫紫霞热情地迎上去扶起道:「妹妹这就见外了,咱们姐妹需要这些礼节么?还是喊我姐姐罢。说起来得谢过妹妹方才援手之恩。」 易落落淡淡一笑也不推辞,依旧冷如冰霜道:「冰姐姐,紫霞姐姐,爹爹命我送来一批丹药灵草,嘱咐道蓝剑山庄若还有什么欠缺尽管直说,天魔宗尽力而为。」 南宫紫霞接过储物戒,当着易落落清点了一番道:「正是我家急需的,妹妹替我多多谢过易宗主。冰姐姐赶紧估个价,咱们按市价全数收了。落落妹子,你可千万不要推托,你若不收,我便不取。两家来往须得有个规矩。」 易落落点头道:「就依姐姐的意思。不知林真人的伤势恢复如何?」 南宫紫霞改用传音嘀咕几句,可谁都能看出她脸上浮现的那一丝不安与焦虑。 易落落听了依旧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双目微微一眯向剑阁外几处地方瞟了两眼,正是林风雨之前标注过让秦薇与曹慧芸查探的地方。 三女对视一眼,各自心照不宣。 林风雨是否受伤,易落落再清楚不过完全不必隐瞒,反倒是她配合着做戏,让南宫紫霞与秦冰暗暗感激。 剑阁之外曹慧芸说说笑笑似在闲谈着走来,却将三处所在尽数看了个真切…… 林风雨冲天的气势忽然夭折,惊动了聚宝集上的每一个势力。 一时之间各处联络点都启动了起来,传递今日在剑阁中发生的一切。 仙行宗地处三江交界之处中心的岛屿上,氤氲紫色覆盖了整座岛屿,美若仙境。 仙行宗主苗若溪艳如桃李身材丰满,眉脚的一颗浅浅黑痣更是将她成熟的风韵勾勒得销魂至极。 此刻她正在暗室之中柳眉微蹙静静思量着什么。 下首处坐着一名白发老者,一名中年文士,还有一人甚是年轻,相貌英俊直如临风玉树,面貌上和苗若溪颇有相似之处。 苗若溪开口道:「聚宝集之事你等都已知了,可有什么见解?」声音略有些沙哑,却更增熟妇诱惑媚意。 白发老者道:「属下依然认为仙行宗若要保留传承,必须依赖天盟势力。南宫世家如今势弱,无论林风雨今日所作所为是真的伤重难愈还是惺惺作态,蓝剑山庄都不可能是天盟对手。属下听闻昆仑派谷虚道长亲自驾临太玄门,即使林风雨全盛时期,又怎能是谷虚道长的对手?至于蓝剑山庄余者,皆不足论。天盟可谓大势已定。」他是仙行宗大长老樊奇英,说出的话极有份量。 中年文士也道:「属下附议樊长老之言。补充一点,如今魔界与神州正面开战,南宫世家不可能置身事外,与天盟同心协力乃是唯一出路。林风雨再能耐又能与魔界抗衡不成?南宫剑河已陨落,南宫世家断无昔日之实力,可以独占一方另天盟奈何不得。」他是仙行宗二长老杨青。 苗若溪见年轻人默不作声,开口问道:「真儿可有话说?」 年轻人是苗若溪的爱子庾钟真,她丈夫早年亡故之后便未改嫁,和爱子相依为命。 庾钟真也争气,年纪轻轻已是元婴初期修为,更兼聪明伶俐洞察人心,也位列仙行宗长老之列。 庾钟真道:「属下暂无想法。」 苗若溪微微抿嘴道:「本宫再细细思量一番,先散了罢。」 三人告退之后,庾钟真不多时又返回,显然有事要说。 苗若溪道:「真儿方才欲言又止,此刻可以说了?」 庾钟真道:「母亲,孩儿认为太玄门不可能是蓝剑山庄的对手。仙行宗务必慎重行事。」 苗若溪来了兴趣,坐直身体道:「说说你的理由!」 庾钟真道:「其一,蓝剑山庄如今的态度,孩儿认为是一种故意的示弱。南宫剑河与六名长老陨落兼之基业被毁,蓝剑山庄虽然大不如前。好歹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依然是高手如云,称之一流门派不为过,绝不至于似如今处处退让人见人欺。」 苗若溪点头道:「这一点为娘也认可。蓝剑山庄又补充了三名长老,之前的高手仍有百剑堂主,藏剑峰主等人,即使林风雨重伤如此示弱确实不妥。」 庾钟真道:「娘您还忘了​​几个人,也是孩儿要说的其二。魔岛之战宁楠与墨麒麟联手,展现出的战力绝不逊色任一元婴后期高手,甚至比起元婴巅峰也不妨多让。传闻宁楠身负九阴之体,天赋之高堪称当世第一。林风雨的成长速度已属惊人,宁楠更是要超越林风雨。现任庄主南宫紫霞也是七阴凤体之姿,元婴天劫之时渡过紫雷天劫。同样的,不要忘了秦冰此女,虽说在林风雨与宁楠光环之下不显山露水,也绝不可小觑。这也是孩儿怀疑蓝剑山庄故意示弱的原因,只要给他们时间这几人成长起来,蓝剑山庄的实力甚至要超过南宫剑河在世的巅峰之时。」 苗若溪沉吟道:「成长不起来的天才,不叫天才。真儿这两个理由还不够。」 庾钟真道:「昆仑派扶植太玄门,想要将三江之地掌控在手中。天盟宣称各处分舵以实力为尊,本意应是想要保持公平,由实力强大的门派统领一地也是理所当然。可是这也给蓝剑山庄留下了机会!孩儿也认为蓝剑山庄迟早要加入天盟,共抗魔界。可若是蓝剑山庄力压太玄门,三江分舵可就由他们说了算了。」 苗若溪道:「这还是不够。太玄门的守护大阵威力无穷,可说立于不败之地,蓝剑山庄目前看来胜算当真不大。」 庾钟真道:「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但是绝对不等于太玄门立于不败之地。太玄门所打的算盘,不过是谷虚道长能够抵住林风雨。方玄衣若能顺利突破,便能力压所有人。娘亲想想,方玄衣纵然是太玄门不世出的天才,可他能强过林风雨和宁楠?方玄衣要时间突破,同样的时间给了林风雨和宁楠,这变数之大,不用孩儿多说了罢?所以孩儿的最后一个理由,则是蓝剑山庄远比太玄门靠得住。」 苗若溪皱眉问道:「为何如此说?」 庾钟真道:「这要从林风雨的性格说起。此人出道至今可说是毁誉参半。要说击杀魔宗高手,忘年樵老师徒都死在他手上,可说神州无出其右。另一方面,此人又是出了名的意气用事。孩儿认为从他的所作所为来看,此人极重情义,数次出手皆为他人倾力而为,与他为友之人又何曾在他手上吃过亏?正应了阴阳门天地有正气之言。孩儿相信长久下去世人定当识得他为人,这一份口碑难能可贵。他是蓝剑山庄现任庄主南宫紫霞的丈夫,又是故庄主南宫剑河的结义兄弟。虽说林风雨不管事务,可他对蓝剑山庄的影响之大绝不可小视,甚至在一定程度上能决定南宫世家的方向。孩儿认为,与这种人交好,绝无吃亏的道理。太玄门却没有这份口碑,也不值得咱们仙行宗信任。」 苗若溪沉吟良久方才道:「看来要麻烦真儿跑一趟聚宝集了。」 庾钟真行了一礼,大踏步转身离去。 林风雨被「软禁」在听风观雨阁,除了修炼实在没事可做。 一套剑法刚使了一半,一丝声响穿透了重重阵法的防护透进他的耳朵:「你一个人出来。」 林风雨愕然之后大吃一惊,听风观雨阁布置了数道阵法隔绝尘世,大多还是秦薇亲手布置。 这道声音视阵法如无物,来人之修为深不可测。 他飞空而起四下扫视,蓝剑山庄里弟子全无异状,显然这道声音全冲着他一人而来。 「快些出来吧,躲着有何意义?」声音再度传来。 林风雨深吸一口气,来人必定是世间最为顶尖的人物,聚宝集里虽有天盟十名元婴后期高手坐镇,但除了自己还真是无人能够抵挡。 既然已寻上门来,躲着的确无用。 无论如何,先去看看情况。 来人虽强也不可能将自己一鼓而下,惊动南宫紫霞她们徒惹担心。 这么一想,林风雨遂隐匿了身形潜出蓝剑山庄,一路上细细感应却始终不能发现可疑之人。 「出聚宝集,西方二十里的山头来。」声音再次传来指引了方向。 林风雨须臾便至,只见山头摆了一张石桌,两张石凳。 一名中年文士目射寒星,三绺长须,正微笑向他点头,又指了指空着的石凳示意他坐下。 林风雨满心狐疑,这人的气息甚是熟悉,可是他的模样又未曾见过。 既来之则安之,他也不推托在石凳上坐下。 中年文士看出他的狐疑,微微一笑默运玄功,刹那间一张面孔变得半黑半白,见之可怖。 随即又恢复了中年文士的模样。 「是你?」林风雨目光一凝暗自警惕。 来人正是西华魔宗大护法黑白郎君。 黑白郎君摆了摆手道:「不必紧张,来见见同门而已,绝无敌意。论起辈分来,你还要叫我一声师祖。」 林风雨默了一默还是起身施礼道:​​「林风雨见过师祖。」无论是否敌对,同宗之义不能缺了。 黑白郎君点了点头,也是起身行了个跪拜大礼道:「卫无涯见过掌门。」 林风雨受了这一礼,既然你称我掌门,那也不客气地问道:「师祖为何要加入魔道荼毒众生?师祖可是犯了天地有正气的门规。」 卫无涯示意他坐下道:「一来就质问未免太过不近人情。掌门可有好酒?还请赐下一些。」 林风雨自然知道卫无涯是打消自己的疑虑,才要喝他的酒。 当即取出一瓶佳酿两只酒杯,满上。 卫无涯美美地咂了一口,笑道:「掌门这般质问可就折煞无涯了。千年之前,无涯与掌门一般年轻气盛,可从未想过要加入魔道与神州天下为敌。至于今日为何如此,掌门真的想不到?」 林风雨低头沉默无言良久,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意态萧索。 卫无涯道:「掌门如彗星一般崛起神州,阴阳大法的好处当是知了。这等逆天大法,神州势力岂容于世?无涯自问天赋不逊于掌门,却没有这一份好运气。」 林风雨问道:「师祖,千年之前,阴阳门究竟是怎生没落的。」 卫无涯伸出二指点了点林风雨道:「你这掌门不仗义,一来就先质问我,这会儿又提起疮疤。哈哈。来,无涯敬掌门一杯再细细道来。」 两人喝干了杯中酒,卫无涯叹道:「我加入阴阳门的时候,宗门正是盛极而衰的时刻。说起来好笑,其他门派都是因为太弱而衰败,阴阳门却是因为太强而衰败。」 林风雨脸上又露出不解的神情,太强而衰败? 这话又从何说起? 卫无涯苦笑了一声竖起食指道:「一个月,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七名高手飞升仙界。那修为上涨压都压不住。阴阳门可不就是盛极而衰么。」 林风雨抽了抽面皮,七人几乎同时飞升,这可是真真正正的盛极而衰。 卫无涯接着道:「接下来就不用说了。咱们阴阳大法太过逆天,其余被压得抬不起头的门派自然是趁你病要你命,联手打压之下,元气大伤的宗门再也抬不起头来。南宫世家现在不也正是如此么?」 林风雨身在蓝剑山庄自然知道此时的艰苦,当年各门派打压阴阳门恐怕更要凶悍数十倍。 阴阳门就算再厉害,在毫无喘息时机的打压之下,也只能是逐渐没落。 卫无涯道:「当年我的修为战力差不多元婴初期,啊,差不多就是阴阳大法第三层后期​​。那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神州虽大也无立足之地。不加入魔界,难道掌门有更好的路子?」 林风雨想像着当年师门的惨状极是难过,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 心中对蓝剑山庄更是感激,自己出头之时,也不知道南宫剑河明里暗里帮自己当了多少灾祸。 阴阳门又冒出个出类拔萃的弟子,怎能容于各大门派? 又恰逢西华魔宗出山乱世转移了目光,否则自己的命运真是难说。 卫无涯道:「所以说本人没有掌门的好运气,当年可没有另一个南宫剑河遮风挡雨。加入魔界也是不得已为之,为了保存阴阳门这一脉传承,我容易么我?」 林风雨举杯敬了一杯道:「师祖今日来,是要劝说晚辈加入魔界么?」 卫无涯摆了摆手道:「非也非也。劝说何用?南宫剑河一死,掌门与魔界便不共戴天。今日纯粹就是来见见同门,想当年阴阳门选材严格,可也有三千来名同门,如今么,嘿嘿,一只手掌都数的过来。而且,掌门在神州,无涯在魔界才是最好的。」 林风雨奇道:「此话怎讲?」 卫无涯道:「和西华魔宗其他人不同,我至今没有飞升,唯一的理由就是要在下界留下阴阳门的道法传承,掌门应该也不会希望道统断绝罢?魔界如今进犯神州,两边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魔界许我平定神州之后,便能建立道统。咱们一人一边,总有一边能留下道统来。」 林风雨凝视着这位师祖,心中升起了敬佩之意。 昔年为了保存道统加入魔界,也不知道受了多少刁难折磨才能过关。 无论他效力于神州还是魔界,这一份对师门的拳拳之心,天日可鉴。 他不安道:「若是他日战场相见,师祖要晚辈如何自处?」 卫无涯敛容正色道:「该怎地就怎地。掌门若是以阴阳门道统为重,就不可有半分心慈手软。咱们之间注定只有一人能活下来,只有最优秀的那一位,才有资格将道统传承下去。莫非掌门认为无涯不堪一击?不须​​尽力便能击败?」 林风雨道:「绝无此意。只是同门相残……」 卫无涯打断他道:「道统为重,余者为轻。战场相见无涯不会有半分留力,也休想从我这里套出半分魔界隐秘。一切凭实力说话。」 林风雨点了点头道:「师祖若陨落,晚辈会按阴阳门祖法厚葬。」 卫无涯笑道:「无涯也一样。」他一拍双腿站起身来道:「言尽于此,日后也不会再有私下见面之日。听闻南宫世家近期焦头烂额,掌门可莫要让我失望。」 林风雨起身拱手道:「些许小事都无法应付,还谈什么传承道统?师祖放心。」 卫无涯从储物戒中取出一本典籍道:「掌门手中的法诀并不完善,这里可以将之补足。」 林风雨恭敬接过,感觉手中沉甸甸的。 这是阴阳门多少年累计的心血所在啊。 目送卫无涯离去,林风雨也抽身回了听风观雨阁,打开典籍细细钻研。 夜幕降临,许玲儿依着吩咐来到议事堂。 南宫紫霞屏退了左右起身来到许玲儿身边凝视着她。 那复杂的目光让许玲儿紧张了起来。 南宫紫霞正色道:「玲儿,山庄的窘境相比你也都看见了。太玄门仗着有空间法则的防御阵法欺人太甚,本座可是夜不能寐。」 许玲儿自是知道这位新上任的庄主身背多么大的压力,当即道:「庄主要属下怎么做?」 南宫紫霞示意她莫要着急接着道:「若仅仅是这些还不打紧,可是山庄内里连南宫明麟和南宫明礼都能叛变,本座不知道还能相信谁。玲儿,本座能信任你么?」 许玲儿点头道:「属下永远不会背弃蓝剑山庄。」 南宫紫霞道:「玲儿,你和夫君共同度过云雾山谷的时光,也可说他的性命是你救下,你的话本座信得过。如今山庄有难,玲儿可愿出一份力冒一次险?」 许玲儿道:「山庄培养我至今,林大哥也对我照拂至今,玲儿万死不辞。」 南宫紫霞道:「好!得了玲儿的话本座心中有数,不过这事情还要看你林大哥的意思。玲儿先回等消息吧。」 风雨情缘 , 林笑天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2集~第38章:魔岛之战~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