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05章:三江之争

 
第五章:三江之争 天光大亮,房内四朵海棠花依然春睡不醒。 林风雨无奈地摇摇头,昨日的盘缠大战真是惊心动魄无比激烈,五人都是筋疲力尽却心满意足。 繁忙的事务,如山的压力之下能够偷得半日闲情,对大家应都是一个不错的放松调整。 而且应该是实在被压抑得太狠,昨夜的放纵是那么放荡形骸,毫无顾忌,连秦冰都不外如是…… 林风雨悄无声息地搬开依旧紧紧纠缠在他身上的曹慧芸与南宫紫霞。 暗自叹息着」从此君王不早朝「实在是有些道理,来到院子里耍了一套剑法。尽情尽兴的放松之后,心里还是有不少的郁闷,如今自己不能抛头露面,在形势上自己的把控能力依然是不入流,除了尽力提升修为,当好南宫世家最重要的王牌,似乎也没什么事情可做…… 方玄明最近很有些意气风发。 统领太玄门已有三百二十年,门派的局面从未像今日这般明朗,这般前途一片光明。 魔岛之战的硝烟逐渐散去。 顶尖的门派世家冲锋在前,实力多多少少都受到削弱。 天元子在与黑白郎君的对决中一败涂地,至今身受重伤无法复原;名声卓著的天机子也不过堪堪打个平手,曾经名列第二的修真门派声势顿时大不如前。 更糟糕的则是岭南霸主南宫世家,不但庄主南宫剑河身陨,连基业之地都被夷为平地,偌大的家族不得不暂时栖身于聚宝集。 养心殿方丈五鹿大师在聚宝集一战中身受重伤,第一高手五方大师与玉面童老两败俱伤,半途又遭截杀至今生死不知,亦是声势大减。 至于曾为天盟六道之一的福源洞,随着洞主的叛变加入魔界,早已人去楼空。 可是太玄门却没有在大战中受到任何损​​失。 门派中大部分弟子都留守天盟大本营未曾参战,六名元婴后期的高手虽深入战场,却一个个安然无恙。 方玄明的族弟,太玄门天赋最高的门人方玄衣归来之后即刻闭关,很有希望一举突破达到元婴巅峰的境界。 如此一来,太玄门缺乏的顶尖高手空缺即可补上。 这一家传承数千年的门派底蕴深厚,法则之力的防御阵法,顶尖的功法,深厚的积累一样不缺,如今再拥有一名顶尖高手,那么替代衰败的南宫世家成为最顶尖门派已经近在眼前。 「南宫世家一战元气大伤,连长老都阵亡了一多半。顶尖高手只剩下个初出茅庐的林风雨。若是二弟能够成功晋阶,那么三江之地,又有何人能与我太玄门抗衡?」方玄明心中得意地想道。 「门主,谷虚真人已距山门不足百里。」前来通报的是副门主华长安,元婴中期修为并不突出,但是打理内政能力出色。 方玄明站了起来道:「好,有昆仑派支持,何愁三江之地不可得?」 一行人迎出山门,立在地上等候。 环珮叮当,谷虚骑乘三彩仙鹿飘飘荡荡来到太玄门外。 方玄明赶忙越众而出拱手道:「谷虚真人大驾光临,玄明未曾远迎还请勿怪。」 谷虚也不落下坐骑,只是一甩拂尘半欠身子道:「本座奉盟主之令前来,有劳方掌门「。昆仑派中谷虚的身份地位仅逊谷元,魔岛一战与西华魔宗护法噬魂激战虽未取胜却占据上风,面对方玄明实在无需太过表现出礼节。 对于太玄门来说昆仑派二号人物的到访均觉得与有荣焉,自然不会对谷虚的倨傲有所意见。 将谷虚迎入山门坐定,方玄明感谢道:「魔岛一战,盟主对太玄门照拂良多,玄明代表太玄门上下深感大恩。」 谷虚细长的双目扫了他一眼道:「方掌门此言差矣。一来魔岛之战各司其责,二来太玄门自身实力使然,不存在照拂一说。」 谷虚意似不满,实则两人都心照不宣。 太玄门得了昆仑派的特殊照顾明眼人一看便知,方玄明称谢并不不妥。 至于谷虚,说点场面话撇清昆仑派也是情理之中。 方玄明忙道:「是玄明孟浪了,还请真人恕罪。真人从魔岛赶来,不知魔界近况如何?」 谷虚道:「魔界为我天盟诸般重宝压制焉能翻起风浪?盟主亲自坐镇自是滴水不漏。待天盟整顿完毕必然一举而克,无需多虑。」这话说的就不尽不实,神州与魔岛充其量就是各自对峙,位面大战,哪有短期就能结束的道理。 方玄明当然也心知肚明,不便说破恭维道:「有盟主亲自统领,万无一失。真人今日前来可有号令?」 谷虚捋了捋胡须道:「方掌门整合三江一事可有进展?盟主心忧天下欲毕其功于一役,各家宗门均需不遗余力,此事亦可保存我神州生灵,马虎不得。」 方玄明道:「三江一地无不尊盟主马首是瞻。唯独南宫世家始终我行我素,玄明几番前往声明大义,却难以说动。」 谷虚点了点头道:「南宫世家历来不识时务!方掌门可有计划?」 方玄明向左右使了个眼色屏退众人,传音道:「正欲如此如此。只是南宫世家有林风雨坐镇,舍弟尚且闭关未出,恐怕难以应对。」 谷虚道:「甚好。本座既奉盟主之令,便暂时留在太玄门助一臂之力。早一日完成整合,便早一日完成盟主嘱托击退魔界。」 方玄明大喜道:「得真人相助,又何惧林风雨?」 直到午饭时间,四女方才懒洋洋地从春睡中起身。 想起昨夜的肆意放纵,互相之间都有些害羞。 待她们梳洗完毕来到厅堂,林风雨已整好了几样小菜,在餐桌前笑吟吟地等待,只是那平日里阳光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有些猥琐暧昧。 午餐并不丰盛,味道也称不上可口,但一家人在一起的温馨比一切都重要。 林风雨极是享受这一刻,偷得浮生半日闲,不知午餐之后,一家人要坐下来一起吃顿饭又要过多少时日。 一家人都不说话,只是甜蜜的你给我斟满酒杯,我给你夹一筷子菜。 互相传递的眼神里尽是浓浓的爱意。 这一刻短暂的时光,丝毫不下昨夜癫狂时的浪漫旖旎。 酒足饭饱,林风雨就要动手收拾碗筷却被南宫紫霞按住道:「夫君,几位姐姐稍座,紫儿收拾好了就回来。」 看着大小姐自己动手清理残羹冷炙,大家都知道一会儿她有话要说,便也不多推脱。 这般氛围却让一家人心中温暖。 南宫紫霞收拾好了碗筷,笑眯眯地坐下道:「紫儿虽是南宫世家的家主,也林家的夫人,夫君虽然不爱管事,庄子里的事情也都该让你知晓。冰姐姐,你昨日有事情要说,咱们便在家里先行商议吧。」她做事分得极清楚,对自己身份的拿捏也是妥当得很。 秦冰道:「还是太玄门的事情。从目前搜集的情报来看,天盟给予的支持力度相当大。他们也基本将三江的势力整合完毕,最近对山庄也是几番逼迫,怕是不久之后便要用些强硬的手段。慧芸,你去出使情况如何?」 曹慧芸道:「方玄明根本不肯见我。与副门主华长安谈了一回,对方要求很明确,南宫世家加入天盟,此后归三江分舵统一调配。我没应承什么,只说会将话带到。」 林风雨还未听说过太玄门的事情,皱眉道:「这家门派什么来路?什么阿猫阿狗也敢跑来挑衅?当我不存在吗?」 南宫紫霞笑道:「咱们林大仙人不是正重伤未愈的嘛。既然要从心,有些事情不得不先委屈一下。」 说罢又特地将太玄门的情况向林风雨说明一番,特地重点提及了方玄衣这个人物。 方玄明与方玄衣出身的方家也是修真世家,祖上出过不少不得了的大人物,家传的功法也自不俗。 兄弟俩天赋都高,尤其是方玄衣,据说出生之时,方家的祖传至宝「七妙玄衣「自动认主,裹在刚刚呱呱落地的方玄衣身上。 其后方家归顺太玄门,两兄弟也同时拜入门下,也一同成了太玄门的顶梁柱。 方玄明成了太玄掌门,方玄衣则成了修为战力第一人,据说魔岛之战后也得了感悟,极有可能突破元婴​​巅峰。 林风雨皱着眉头听完,心里满满的不服气道:「切,就凭这个?」 南宫紫霞道:「当然不仅仅是这些。太玄门底蕴深厚,护庄大阵具备空间法则之力非同小可,咱们山庄现在对这可没什么办法。太玄门可谓立于不败之地方才有恃无恐。另外我听说,数日前昆仑派谷虚进了太玄门便没离开。这俩才是他们最大的依仗。」 话音刚落,探灵罗盘便响了起来,苍剑豪急急忙忙传讯道:「庄主,太玄门在我这里闹事。」 众人听在耳里都冒起一个想法」欺人太甚「。南宫紫霞重重吁了口气平复下心境,轻松展颜笑道:「这么沉不住气,是不是有点高看太玄门了? 」说罢便要起身出去。 秦冰阻止道:「妹妹去没得辱没了身份,还是我去罢。」 南宫紫霞道:「也好,姐姐小心些。」 看着秦冰出门离去,林风雨暗暗皱眉。 这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处理起来极是麻烦。 南宫世家自从来到聚宝集之后,处处忍气吞声。 之前购置店面与地皮便遭到诸多刁难,均以高于行市三成以上的价格方才成交。 由于南宫紫霞对天盟采取的不理会,不敌对政策,事实上还保留了蓝剑山庄独立的地位,可是由此受到的排挤,甚至针对时有发生。 庄里的弟子多有不愤,甚至对南宫紫霞的领导也有些怨言。 这些事情,南宫紫霞选择了时间换空间来应对,强力弹压了山庄弟子的怨言,对定下的「从心「政策不遗余力地推行。这一举措虽说为南宫世家恢复元气赢得了时间,却让山庄内弟子的怨气更大。这股怨气正如压抑的火山,一旦控制不住爆发出来,足以将南宫世家炸的四分五裂。 摩擦和排挤一直存在,像太玄门这般明目张胆挑衅的还是头一回,如果处理不好,对南宫世家的士气又将是一次巨大的打击——南宫剑河曾统领蓝剑山庄力抗天盟不落下风,如今到了南宫紫霞手里,连一个太玄门都无力对付了吗? 南宫紫霞看出了他的忧虑,宽慰道:「夫君不必担忧,冰姐姐定能应付得当。」 林风雨叹息道:「我不是担心冰姐姐,我是担心你。」 南宫紫霞笑道:「有什么可担心的?人家的智商高多了好吗?嘿嘿,还愁着缺一个机缘呢,这就送上门来。」 林风雨目光一亮欣喜道:「紫儿有何妙计?快给我说说。」 南宫紫霞得意洋洋道:「不可说,不可说。山人自有妙计。」 「剑阁「是南宫世家在聚宝集上最大的商铺。在这里,低到练气期,高到元婴初期的修者都可以买到适合的宝剑,第一剑修世家打造的锋锐宝剑极受欢迎,向来生意红火。 不过今早剑阁迎来了一群恶客。 太玄门三名金丹后期,两名元婴初期的修者前来采购法宝。 领头的胡西林是太玄门副门主华长安的贴身护法,地位尊崇。 太玄门近期与南宫世家的冲突极多,负责接待的剑阁弟子难免不耐烦些,五人立刻借题发挥大吵大闹。 今日在剑阁当班的苍剑豪听闻出了事,铁青着脸出来了解了事情经过,明白己方弟子虽有不当之处也不至于把事情闹得如此之大,摆明了就是来借故找茬。 苍剑豪忍气吞声,对着五人中领头的胡西林道:「胡真人,此事是我家有过,还请恕罪则个。」 胡西林眼角上挑傲慢竟显道:「你算是什么东西?让你家家主出来说话。」 苍剑豪怒极反笑,心中暗道你又算什么东西? 竟敢要家主出来? 如今他已是蓝剑山庄核心层弟子之一,自然对南宫紫霞的盘算心知肚明,强压住心中的怒火道:「胡真人,区区小事犯不着如此。您又何必跟后生小辈计较?家主事务繁忙未必腾得出手来,这里在下尽可做主,还请胡真人示下。」话里或多或少带了点火气。 胡西林嚣张至极道:「做的了主?那好!小子你给我听清楚,今日本座至此是为天盟剑阵挑选称手的法宝,如今你等误了大事,凭你担待得​​起?让南宫家主出来随我向天盟解释清楚,否则别怪本座如实上报。」 苍剑豪微微眯了眯眼,冷笑连连道:「既然如此,还请胡真人稍待片刻。在下立刻禀报家主。」 秦冰闻讯前来,心中暗赞苍剑豪识得大体应对得当。 有道是女要俏一身孝,她一身素衣更显淡雅如仙,一现身便让整个剑阁为之一亮。 秦冰面带微笑不卑不亢道:「胡真人,有失远迎还请恕罪。都是为神州安危出力,剑豪,速去三楼取四十柄宝​​剑下来,奉送给天盟。再去取百鸣剑来,向胡真人赔罪。」如今她的身份已是南宫世家长老之一,可做主的权限甚大。 剑阁三层的宝剑都是供金丹后期修者使用,四十柄可不是小数目。 百鸣剑更是名闻遐迩的神兵,元婴初期的修士使用起来如虎添翼。 南宫世家的弟子见区区一个太玄门的护法,打着天盟的旗号欺上门来,族里便付出如许巨大的代价,个个脸上露出不忿的神色,却又不敢违抗秦冰的命令,只得将宝剑取出。 胡西林见秦冰如此退让,满意地点点头。 掌门下令前来挑事,虽说目的并未达到,不过这些法宝名剑拿回去足可交差,再说了,南宫世家如此不济,今日挑衅不成改日再来便是了。 看见秦冰风姿绰约明艳不可方物,忍不住心痒如麻道:「秦仙子识得大局本座甚慰,天盟的嘱托如此尽可交差。只是,蓝剑山庄弟子冒犯本座之事,还请秦仙子奉一杯茶,咱们就此揭过。」 得寸进尺! 秦冰心中不悦也不发作,好整以暇地在椅子上坐定,淡淡笑着盯视胡西林,一声不吭。 胡西林还待相逼,忽觉蓝剑山庄重重防护的听风观雨阁处,一股惊世骇俗的真元升起,庞然大气笼罩了整个聚宝集。 这股真元怒意滔天,气势汹汹向剑阁扑来。 胡西林面色苍白如纸暗道不妙,原本想着借秦冰示弱,再度探一探蓝剑山庄虚实,若能占点便宜更是妙不可言。 不想竟然惹来林风雨的怒火,这位后起之秀早已跻身绝顶高手。 无论是不是如外界传言重伤在身,都不是他元婴初期的修为可以抵挡的…… 真元铺天盖地般落下,却偏偏毫无征兆地重重一顿,滔天气势消散了大半,随即又凝聚起来,可是大不如前且越来越弱,不多时便消散于无形。 秦冰之前见林风雨含怒出手,心中还埋怨他怎地如此沉不住气。 此刻见他故作不支,心中笑翻了天,好悬没笑出声来。 听风观雨阁内,南宫紫霞朝林风雨竖了竖手指,大赞他演技出色。 胡西林原本被唬得魂不附体,见林风雨根本就是力不能支顿时喜不自胜,心中讥笑秦冰之前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根本就是惺惺作态,冷笑道:「林真人似乎对在下有意见?也好,还请林真人出来与本座当面对质,到底孰是孰非。」 秦冰暗叹一声演戏演全套。 脸色变得通红似乎谎言被戳穿,眼角瞬间凝出泪光道:「我家夫君正在闭关举世皆知,胡真人又何必苦苦相逼。」 胡西林更加不依不饶道:「本座眼里向来容不得沙子,有些事情,还是说清楚的为好。秦仙子,奉茶赔礼还是请林真人出来,还请早做决断。」 秦冰脸上更是委屈,一对儿凤目盈满了泪水,似乎几经挣扎拿不定主意,那模样儿真是我见犹怜。 胡西林还待相逼,剑阁门口响起清冷悦耳的声音道:「冰姐姐在这里呀!」 这一下令胡西林大为不悦。 他正志得意满,能令南宫世家吃瘪,在从前当真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此刻却实实在在地发生在眼前。 得意之下胆儿越加肥了,想着今日若是再行逼迫,说不定可以对秦冰这位名扬天下的大美人儿一亲芳泽。 美梦被人打断,当真难以忍受。 胡西林回手下了一道法诀要将来人定在原地,口中怒道:「没见本座正有要事么?给本座等着!」 哪知这道法诀如同泥牛入海消逝无踪。 来人也不动怒,只是清冷道:「冰姐姐,剑阁今日本宫包了,还请给个面子。无关人等就滚出去罢。」 胡西林大吃一惊,回头看去一名女子在三人簇拥之下,轻移莲步聘聘婷婷地向秦冰迎去,那绝色风姿令人自惭形秽。 ——正是天魔宗圣女易落落。 天魔宗的势力太玄门惹不起,胡西林暗道晦气,天赐良机便这么被搅和了,朝手下使个眼色便想离去。 簇拥着易落落的一人冷声道:「圣女说滚出去,你是没听见?还是不会做?」 胡西林紧咬牙关敢怒不敢言,见那人不顾其余旁观者,摆明了针对自己。 众目睽睽之下实在丢不起着面子,嘴硬道:「易圣女做得过了,本座领教易圣女高招!」 易落落头也不回弹出一方红色的丝帕,浑不当一回事道:「对本宫无礼,拿去倒吊起来,让方玄明来领人。」 胡西林左右腾挪法宝尽出,支持了一盏茶十分终于黔驴技穷,被丝帕重重包裹成了一只粽子倒在地上,被易落落的随从拿去聚宝集上天魔宗的产业「魔草斋「门口倒吊起来示众不提。 「剑阁「内的弟子们都松了一口气,可是想起太玄门闹事,却要天魔宗帮忙出头方才解决,心里更是失落。对林风雨之前表现出的伤势也更加担心,南宫世家没了南宫剑河,如今林风雨若是扛不住,前途又该是如何的渺茫。蓝剑山庄能够支撑到南宫紫霞成长起来的那一刻么…… 听风观雨阁内南宫紫霞道:「你的红颜知己帮忙解围来了,这我得出去,不理你啦。」 看着她揶揄的笑容,林风雨颇为无奈挥手让她快去。 南宫紫霞刚出门口,就见到许玲儿一脸焦急在院门口等候,此处如今已是禁区,她也不敢随意进入,再说想进也进不去。 见南宫紫霞出来,许玲儿急急道:「庄主,属下冒昧。林大……真人没事么?」 南宫紫霞不置可否道:「怎么了?你找他有事情?」 许玲儿面色微红低头道:「林真人昔日颇为照顾属下,只是有些担心。」 南宫紫霞拍了拍她肩膀道:「安心。」皱了皱眉头又道:「本座还有事情要做,晚间你再来议事堂一趟。」 许玲儿欠身道:「遵令!」 风雨情缘 , 林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