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2集~第37章:魔岛之战(上)百里烽烟

 
◆ 第三十七章:魔岛之战(上)百里烽烟 回眼一扫,南宫世家前锋营反应极其迅速,此刻已是聚拢兵力摆出全力防守的态势。 南宫紫霞带着六大长老升在空中主持法阵,秦薇设计的阵法有多么厉害林风雨一清二楚。 宁楠跨坐墨麒麟闭目凝神,这对儿组合亦是战力极强,足以与西华魔宗护法争雄。 眼见南宫世家应对迅速,方针精准,足可稳守一时无忧,林风雨心中大定之下也是精神一振。 林风雨朝易落落道:」易圣女这道空间法则能支持多久? 」 易落落无悲无喜道:「至多一刻钟,林真人还需另想办法。」 林风雨双目一眯道:「足够!圣女勿忧,在下拼着一条命也要带圣女脱离险境。」 西华魔宗修者冲在前头的已陷入易落落法则之力范围,那片折叠的虚空明明没有任何阻碍,偏又变作重重高不见顶的山峦。 西华魔宗修士在山峦的羊肠小道里艰难跋涉寻找出路,却怎么都转不出来。 那些丛林山地反而时不时地伸出怪手般的枯藤,尖刀般的叶片,一些修为较低的抵挡不住,被枯藤抓住撕碎,被叶片切成两段。 林风雨将大部分注意力集中在忘年樵老身上! 庞大的神识扩散到身周五里方圆,随手挥洒着玉阳掌火将前排的敌人烧成飞灰,助易落落减轻身上的压力。 魔宗一位护法已经现身,那么另外的几位又隐藏在哪处角落虎视眈眈? 易落落以元婴中期的修为能够施展法则之力简直匪夷所思,不过面对西华魔宗护法仍是力有未逮。 前军数量不下万人,她全力施为阻挡冲锋之势已很艰难,短短的时间里洁白饱满的额头已是布满了汗珠。 可林风雨知道自己身上的担子更重,在修者的世界里,顶尖战力永远是决定正面交战胜负的关键。 若说易落落能够施展法则之力一刻钟的时间,那么林风雨面对魔宗护法,又能够支持多久呢? 艰难的一刻钟过后,反应过来的天盟,那位坐镇中军的谷元又会派来哪几位高手增援? 忘年樵老面无表情地看着西华魔宗修者成片成片地陨落,一双死灰色的眼瞳左右扫视,不知在等待什么。 林风雨敌不动我不动僵持着。 时间,对他而言才是目前最重要的东西。 等挨到南宫世家牢牢布下防御阵势,天盟中后军前突,到那时只需要寻机脱身即可。 他有风雷二翅,也身兼数种法则之力,真要下定了决心逃跑天下间难有一人能留得住他。 脱离身后大军战阵在这里和西华魔宗硬拼到底? 那真是脑门里进了水了。 至于易落落修为精深,必然也有保命脱身的秘法,实在不行就用风雷二翅带着她逃跑,空间撕裂的伤势也总比送命在这里的好。 林风雨目光如鹰隼般锐利扫视着敌军,也一直在想西华魔宗根本不予接触试探,直接倾巢而出一决生死,也绝不会是拍脑门的决定。 六道天盟与南宫世家都在担心对手诱敌的行为,担心这里的可怖陷阱,可是这般大喇喇的行为似乎稳操胜算? 难道说西华魔宗早就探明了六道天盟的实力? 那么他们又将谷元,天元子,易天行这等绝顶高手置于何地。 庞然神念忽然一紧,林风雨朝空中凝视。 「啧,稍微喘了口大气就被发现,这小子当真不得了!」虚空中现出擒龙客与天鹰圣者的身形,他们一挂奇形战甲,一批诡异法衣。 林风雨瞳孔微微缩了缩,淡淡道:「既要决一死战,又何必鬼鬼祟祟。」他尽力放松着身体每一寸肌肉,体内丹田处的混沌天地,北极北斗星早已大放光芒,一团极度压缩的真元带着重重金色电光缭绕,似乎一旦施展便是毁天灭地的雷霆一击。 西华魔宗三位现身的护法却均不着急,只是牢牢锁定林风雨的身形。 那些冲锋的修者见一时拿易落落的法则之力无可奈何,阵型如同波浪般分开绕过林,易两人,继续向南宫世家阵势冲去。 林风雨不去管这些修者,他自然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方才已阻隔了一小段时间,而只要拖住西华魔宗顶尖高手,剩余的元婴中期以下修者南宫紫霞身上的压力要减轻许多。 眼睁睁看着魔宗战阵一路冲到南宫世家阵势前,眼看便要短兵相接。 林风雨向易落落传音道:」易圣女请当心魔宗护法。 」双掌朝天一立,足底凌空踏定滴溜溜转了个圈子,掌心飞出一只银色的火鸟,正是与大榕树王体内苦修而得,凝练了三种真焰的弑神火鸟。 林风雨在易落落法则之力的边缘处画了一道长长的光弧,大喝道:「越此线者死!」这是看第一波敌军已与南宫世家站在一处,那么阻隔其后的追兵,即使又只是一小段时间,已足以让紫儿将贸然深入的敌军全数吞掉。 牢牢钉在此处的意义,不正是在于此么! 西华魔宗修者哪里来理他,冲锋的动作丝毫不停瞬间便越过了光弧。 弑神火鸟发出一声震天的清鸣,一对翅膀以极快的速度振了几振,抖落无数火羽漫空飞舞。 光弧以内的虚空登时化作一片恐怖火海。 陷入其中的敌军大半在火海中翻滚惨嘶,另有一些则诡异地周身被冻结成深蓝色的冰块,随后化为飞灰。 林风雨锐利的目光扫视全场,敌军人人都有一瞬间被看了个通通透透的感​​觉,情不自禁停下了脚步。 元婴以下的修者在这等绝顶高手面前犹如纸糊,可是自家知道自家事,林风雨体内真元的消耗亦是巨大。 易落落松了口气,她修为只是元婴中期,勉强施展大面积法则之力,一身真元犹如溃堤的洪水倾泻而出,林风雨这一出手等于接过她身上的重担。 回目望去,南宫世家阵势已成,当即收回」地狱天堂「恢复体内真元,为一会儿的撤退做准备。二人初次配合作战,倒是很有默契。 这边法则之力刚撤,忘年樵老立刻暴起,双臂如同一对儿怪蟒盘旋朝二人缠来,口中怪叫道:「留下罢!」 易落落看都不看一眼,香风缭绕身形向后电射而去。 与此同时,擒龙客取出一柄五股托天叉,天鹰圣者祭起一面蓝湛湛的旗幡。 黑叉绞出五道黑气,旗幡放出一派蓝色的异香,他们不理林风雨目标直指易落落。 林风雨纯钧出鞘抖出两道剑花。 第一道剑花如同夜空繁星点点,第二道剑花直如突破天际的连绵山峦。 一剑两招,第一招阻住了忘年樵老的身形,第二招将黑气与蓝香隔绝于外。 易落落身形将将便要突破重围,天鹰圣者食指连弹,旗幡上一阵阴风飞出一只四翼八尾的怪鸟。 怪鸟四只翅膀朝着易落落连连扇动,八道龙卷风环旋飞舞,就这么阻了一阻,擒龙客身形一晃挡在她身前手捧一只烟壶重重吹了口气。 绿色的烟雾瞬间吞没了易落落! 林风雨扇动风雷二翅,霹雳一声脱开忘年樵老的纠缠。 刚在虚空中现出身形,擒龙客手中的五股托天叉便劈出五道黑色的电芒,准确地落在他现身的位置。 林风雨大喝一声,纯钧抖手发出一招」百花「,雷霆对黑电斗了个不分胜负,心里却是大急!擒龙客肩头的怪蛇毒信喷吐见之可怖,这一道毒烟连他自己都有些闻之欲呕。易落落陷在其中也不知如何了。 五股托天叉连连劈出黑电,忘年樵老早已贴了上来,空中那只怪鸟翅膀挥动如狂,无数道龙卷风向着他扑来。 以一人之力迎战三名元婴巅峰高手,饶是林风雨神通广大一时也是手忙脚乱,更腾不出去援助易落落。 眼见绿色烟雾范围越来越小,浓缩的毒烟更加渗人。 林风雨也顾不得暴露实力! 他手臂齐肩平举纯钧,身体一转剑尖画出一道圆形的符文圈住宝剑。 宝剑随着圆形符文滴溜溜地旋转,林风雨手捏剑诀吐气开声:「剑气纵横,身剑合一;天地罡气,随我剑意!」 天罡剑诀伴随着深邃如渊海的剑意,四道剑光弯成弧形,在林风雨身周形成一个弹簧般的螺旋向外扩散。 这一剑如此可怖,擒龙客,天鹰圣者与忘年樵老均觉身形被牢牢锁定。 四道剑光看似漏洞极多,却又偏偏觉得无论怎么躲也躲不开。 弑神火鸟又抖落一片火羽阻挠敌军,长鸣着掉头向怪鸟扑去。 三名护法同转守势! 托天叉在擒龙客手中急舞;旗幡飘于头顶,幡边现出赤红色的流苏将天鹰圣者裹在其中;忘年樵老放出一口玉钟将全​​身罩定。 林风雨手掌一合一张,剑光陡然加速势如匹练,将托天叉打得几乎拿捏不住,将旗幡流苏搅得七零八落,又将玉钟打得嗡鸣乱响。 与此同时,只听一声清冷的娇喝,罩定易落落的毒烟像是遇到了空气漩涡被一抽而空。 天魔宗圣女身披一条魔气泠然的丝带,手捧一只紫色的酒杯。 毒烟漫空乱窜全被丝带挡住,浅浅的杯底却又深不见底,杯口长鲸吸水将毒烟全数吞没。 擒龙客苦苦架开剑光,见易落落脱身而出也是惊叹一声:「神君带?苦海无垠杯?」 林风雨大喜,见机不可失召回弑神火鸟,双肩摇动化身帝江法相一把拉住易落落,两个眨眼的时间便脱身而去。 原本天罡剑诀已占据先机,可他心里也知三大高手各有绝技未出。 何况易落落看似无恙,实则为了配合林风雨雷霆一击,在毒雾中苦撑许久方才脱身而出。 本就所余无几的真元更是消耗一空,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天鹰圣者皱眉道:「这小子当真名不虚传,稍稍托大就让他杀了出去。老十徒儿死在他手上倒也不冤。」 忘年樵老也道:「天盟那帮老家伙一个个腐朽不堪,倒是年轻一辈不可小觑。天君带,苦海无垠杯,这等魔道至宝都能掌控使用,更是以元婴中期修为掌控法则之力,天赋比起姓林的小子还要更高,姓易的小丫头自在修罗体也是了得。」 三人侃侃而谈,似乎对林风雨脱身而去,以及率先冲入南宫世家阵势的前锋军团正被蚕食剿灭浑不上心。 剑修与魔修爆发出震天的呐喊声厮杀,陨落的修者发出嘶声惨呼,无数的断肢还有焦臭的尸体,像是渺小的沙丁鱼一般浮满了整个海面。 还有一些人死后变成了随风飘散的飞灰。 战争的惨烈与残酷无论是凡人还是修者都是一样的。 笼罩前锋营之外的」非凡御「是秦薇毕生心血所凝聚,实是最顶尖的防御大阵。可是西华魔宗亦有攻击阵法,两边实打实的对撞之下很快就千疮百孔。秦薇拼力运转阵法,一刻钟多些的时间便是香汗淋漓,朱颜傅粉。 可是南宫世家东奔西跑修补着破损的阵法师们,看向她的神情却是充满了敬佩。 若非这一道非凡御,南宫世家的战损起码要增加三成以上。 碧云宗在前锋营中的一百名修者皆是女性。 此刻她们齐齐单膝跪地低声婉转吟唱,朝天的双掌撑开如花瓣,掌心之间现出一朵洁白的莲花。 莲根摇摇晃晃之间弥漫出奇异的熏香。 正在拼力死战的南宫世家修者在异香之下均觉得体内真元流转更加流畅,动作更为迅捷。 冲破重围,易落落心神一松再也支持不住晕迷过去。 林风雨回眼看去,见她神情安宁娴静,无法想像前一刻还在倾尽全力做生死相搏,清丽脱俗的脸蛋更是令人生不起一丝亵渎之心。 林风雨不敢造次,取出金钟砖变成一个圆球将易落落包裹住,又在附在背上系好。 这才双掌燃起火光开始冲阵,与南宫世家一同前后夹击被隔断的敌军前锋。 西华魔宗闪出五名元婴中期的修者,手中掌着一只蛛网法宝,五人分别拎着一角拦阻。 若被这种大高手突入阵中,原本就难以支持的大阵必然一击而溃。 南宫紫霞身在高处看得真切,忙连连挥动令旗。 宁楠跨骑墨麒麟,一声娇叱当先而出,带着个大七剑阵朝林风雨突阵的方位冲来接应。 西华魔宗一个百人队突出阵型合围阻挡,宁楠手掌一翻取出一把宝剑,奇异的是居然只见剑柄,不见剑身。 她玉手挥舞,空气中几道虚影划过,登时飞起八颗人头。 领头的西华魔宗修者惊呼道:「南宫世家承影剑!大家小心!」 这修者也有元婴中期的修为,为了阵型不被冲散只得咬了咬牙顶了上来。 宁楠承影一展挥出点点星光,星光如同银河倒悬。 常年在蓝剑山庄修行,她的剑法虽是火候不足,也已初具大家风范。 魔宗修者反应极快修为不凡,取出一柄紫光缭绕的巨斧迎空一晃,横过兵器以斧面格挡星光。 宁楠柳眉一竖,承影剑又是一抖,青色的剑气化作长江大河。 魔宗修者只觉得劲风扑面,目力所及全是无坚不摧的犀利剑气铺天盖地。 心中骇然之下将巨斧祭在空中旋成一片光影,叮叮当当的剧烈爆响过后,剑气破碎,巨斧也是千疮百孔彻底损毁。 拼着法宝损毁抵住这一击,他刚刚松了口气,旋即一股巨大的危机感升起,剑气之后一股高温炽烈的火球迎面而来。 正是莫非凡的麒麟真火。 火球来得好快,魔宗修者本已受伤这一击万万躲不过去,被真火烧成了飞灰。 宁楠抬眼望去,林风雨被西华魔宗的蛛网牢牢缠住不得脱身。 心中焦急,双手各掐法诀,又分别吹了口气。 左手大小二指翘起,中间三指并拢扣在掌心。 真元随着大小指头所指的方向幻化出一张弓。 右手大小二指扣在掌心,中间三指平举,指尖又现出三道绿油油的箭羽——阴阳门」星光弓「与」碧玉箭「。 宁楠深吸口气,右手虚搭。 原本空无一物的弓弦处又泛起灵光流转,左右手真元贯通一处,虚空中现出一张由精纯的至阴真元凝聚而成的弓箭。 战场混乱,喊杀震天! 却在这一刻似乎停滞了下来,有一半人停下手中的武器,呆呆地看著名满天下的「太阴之女「立在墨麒麟背脊上,抬起右足顶住弓梢,柳腰款摆,双手奋力扯开弓弦。以她目前的修为似乎还略有不足,拉弓动作相当吃力,可曼妙至极的姿势,纯以真元却不借力任何法宝的术法,以及足以撕裂虚空的气势,都令人神摇心颤。 「怪道宗主非要打散蓝剑山庄不可!林风雨已然足以与我等抗衡,这小丫头再给她十年定然也是一方豪雄。这等藏龙卧虎之地,不先行扼杀,终将是我神宗心腹大患。」天鹰圣者阴着脸说道。 玉面童老忽然现身拍了拍他的肩膀,从容道:「老八不必担忧,成长不起来的天才就不是天才。蓝剑山庄终究是以南宫剑河为首,这一阵宗主亲自出马,只要杀了剑神,林风雨等人还不足为虑!宗主的能耐你们还不知吗?几位贤弟,局布的差不多了,咱们速速做好准备罢。」 三魔齐齐拱手称「是!」一同在虚空了隐去了踪迹。 林风雨被五名元婴中期的高手困在蛛网中。 他并非不能破网而出,只是一方面须得小心再小心地化解身周激荡的各种真元,以免伤到昏迷中的易落落。 另一方面他已发现蛛网法宝与昔年慕容世家的「天罗地网「极为类似。这样一来就不急着脱困,反倒是牵制着五名高手不断压迫。 无名高手各持蛛网一角,心里泛起怪异的感觉。 总觉得再加把劲就能拿下林风雨,却无论如何鼓动真元都总是差着一口气。 而略微喘息松劲,随即就是排山倒海般的压力反击而来。 他们随即了然,这是林风雨根本拿他们当靶子,要吸引更多的魔宗修者前来围攻,分担南宫世家的压力。 可到了这一步也是骑虎难下,只得不停召唤友军前来相帮。 林风雨神识惊人。 宁楠使出「星光碧玉「震慑全场,他自然也是第一时间感知。眼见小魔女术法完成蓄势已毕,林风雨也不再磨蹭! 右掌虚抓,掌心爆出一颗金光刺目的光球急速旋转——阴阳大法「灵漩神光「。 光球旋出一道空气漩涡带着剧烈强劲的吸力! 西华魔宗五名元婴中期的修者顿觉手中的蛛网法宝难以拿捏,急急同时怒吼发力一扯稳住。 「嗯?」林风雨夺宝不成怒哼一声,左掌也爆出一颗光球,浩如渊海的丹田真元疯狂涌出,一把将蛛网法宝抄在手中。 与此同时宁楠玉指一松,三支碧玉箭如流星赶月突入敌阵。 箭支急速旋转在敌军中斩波劈浪前行,元婴修士不敢掠其锋,金丹筑基修士更是被一箭洞穿陨落。 「挡住它!挡住它!」西华魔宗统军将领嘶声大吼,急忙调集十名元婴修者阻挡碧玉箭。 眼见这十名高手撑起光罩将碧玉箭挡住不得前行,林风雨手中「灵漩神光「脱手飞出在空中与」碧玉箭「遥遥相对。 强劲的吸力加持之下,西华魔宗登时挡不住碧玉箭,十名元婴修士怪叫着施展身法闪开,仍免不了一死一伤。 防御被破,加持了灵漩神光的碧玉箭耿如热刀切牛油,在敌军阵中开出了三道血槽。 夫妻二人配合亲密无间! 林风雨见一击得手也不多做纠缠,身化白光从血槽中穿过与宁楠汇合在一起。 虽是有惊无险,宁楠绷紧的心神此刻才放松下来。 林风雨在她额头一吻,夫妻俩一同断后随着大七剑阵缓缓回归南宫世家前锋营。 「大哥,楠楠打得好不好?」战况激烈,小魔女仍不改娇憨。 似乎对刚才自己的表现也很是得意。 「不愧是妖主娘娘。这一招星光碧玉加上众生风华,使得天衣无缝!」林风雨不敢当众揭破爱妻的妖主身份,这件事情除了林家,整个蓝剑山庄也只有南宫剑河一人知晓。 至于宁楠在使星光碧玉之时,那绝代风姿迷惑了战场多人,当然不仅仅是她花容月貌与曼妙身姿带来的无边丽色,也是使出了媚术的原因。 林风雨汇合了南宫紫霞,先将昏迷的易落落交给天魔宗幻影小队照顾交代道:「真元消耗过大,并无大碍。」 幻影小队一名金丹巅峰期的女修向他跪下谢道:「多谢林真人相助,天魔宗上下感念于心。」 战况危急,林风雨也顾不得客套道:「不必多言,你们速带易圣女后撤。」又对南宫紫霞道:」紫儿,情况不对。 」 南宫紫霞柳眉始终蹙在一起,微微摆了摆手打断,取出令旗道:「林风雨,宁楠听令!」 作为统军大将这番做派没有任何问题,林风雨与宁楠急忙拱手垂腰。 南宫紫霞又道:「我军鏖战良久已是困乏,令你二人带二十个大七剑阵,扫荡敌军前部。务必令我军大阵有喘息之机。」 林风雨与宁楠同声道:「得令!」转身下去点兵之际,又听南宫紫霞下令道:」速速唤秦薇与南宫敬来见我。 」南宫敬也是一名阵法大家,林风雨心知南宫紫霞已看出其中的不妥,也就不再多言专心完成将令。 号角如长歌,先锋大将回归本阵南宫世家前锋营气势大涨! 阵门一开林风雨一声怒吼如青龙长啸,纯钧承影二剑齐飞,莫非凡加上三口真火。 三大高手一同出招势不可挡,西华魔宗闪躲不及的修士纷纷陨落。 南宫世家这边的绝顶高手已出,西华魔宗却没有相应修为的高手截击,林风雨领着大七剑阵绕着「非凡御「边缘绞杀敌军,如同摧枯拉朽一般! 南宫紫霞看着爱郎神威凛凛,脸色却更加凝重。 秦薇与南宫敬已经来到身边,她疑惑地问道:「二位可曾看出什么端倪?」 南宫敬回道:「真元波动很是怪异!似乎有什么阵法束缚着,只是在下眼界有限看不出来。」 秦薇亦道:「不仅如此!主将您看,敌军前锋攻势甚急似乎要一举投入兵力决一死战。林风雨隔断中军之后,敌军反倒不着急了只是徐徐推进,战斗至今敌军先锋部队战损已达四成,如今林风雨大杀四方,他们死战不退也就罢了,连一个同级对手都没派出来接战,这实在不符合常态。主将,属下感应到不仅是真元波动,敌军阵亡修者的血气始终凝而不散,属下担心这是一种血祭之法!」 南宫紫霞重重地点了点头道:「其中必有大阴谋。来人,传令大阵有序后撤。令林风雨与宁楠尽可能逼退敌军,拉出纵深空间。敌军若追击,务必阻住。大长老随时准备接应。」 林风雨在阵前冲杀,接到将令之后立刻施展道法,法决一掐召唤四圣兽助战。 四圣兽如今都是金丹巅峰的修为,可是神兽圣体,战力堪比元婴修士,天然的威压更是可怖。 宁楠从莫非凡背上跃下,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分站四方,墨麒麟居中统御。 五神兽一齐冲锋,当者披靡。 林风雨与宁楠各使神焰九转,真阳与真阴之火形成两道火焰锁链,尤其是宁楠的纯阴之体,这一道阴焰精纯至极威力无穷。 二人背后又有大七剑阵助威,虽是人数稀少却是战力超群,一群人杀到哪里,哪里便是人仰马翻。 天盟左中右军也已整军齐备,南宫世家牢牢在前线站稳给了谷元充足的准备时间。 三军用命正有条不紊地赶来汇合。 西华魔宗的后手尚未可知,天盟这边亦是高手如云人才济济,就此决战亦是可以接受的做法。 南宫世家缓缓后撤与天盟主力汇合,林风雨见状也是断后带着大七剑阵回归本阵,这一战大涨天盟士气,引来震天的欢呼声。 谷元跨骑白泽背上升空而起,沉声道:「西华魔宗余孽残害苍生,今日本座汇合同道诛杀尔等,替天行道!」 黑白郎君轻蔑地笑着,骑在只异兽身上越阵而出道:「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徒逞口舌之利非大家风范。谷元掌教,不妨先试试邪魔外道的手段如何?」那只异兽雀头鹿身,头有两角,蛇尾豹纹,林风雨看了皱皱眉头,异兽飞廉! 两军对元,各自蓄势,大战一触即发! 天盟军中响起苍凉雄浑的号角声,角声悠然于天地间久久不绝! 咚,震天的战鼓一响,林风雨血行加速! 咚~震天的战鼓二响,林风雨战意勃发! 咚~~~震天的战鼓三响,林风雨真元鼓荡不绝。 昆仑派至宝——玄都战鼓! 三军鼓噪前进。 西华魔宗十大护法只有黑白郎君主持阵势,其余九人消失不见,而神秘的宗主更是从未现过身。 林风雨早被调至天盟中军等候命令,见此​​情形心知南宫世家乱军混战死伤必重,却也无可奈何。 只得一心关注战局,天盟若能早些确立胜势,南宫世家也可减少损失。 西华魔宗修者的实力通过此前一番接战,已是了然于胸。 林风雨自己感觉实在不比天盟修者更加高明,至多双方战力也就是半斤八两。 兵力上天盟原本就占优,多过敌军近两成。 此前双方前锋一轮混战又大占便宜,如今整体有了三成的优势。 双方的顶级高手都未出动。 对于大多数由元婴中期以下修者组成的大部队而言,任何一名元婴巅峰高手加入都将是无可匹敌的存在。 堪以抵挡的元婴后期高手都零散分布在各处,想要阻止也是有心无力。 只是林风雨也知道,元婴巅峰修者的战斗才将是决定此战胜败的关键。 南宫世家这里有宁楠和莫非凡坐镇,又有天生凤体的南宫紫霞,战力极强,林风雨倒不至于过多担心。 又是惨烈无比的混战,天空映满了五光十色的法宝与术法光华。 乱军之中人命如纸,即使在凡人眼中已堪称神仙中人的筑基,金丹修士也如蝼蚁一般。 湛蓝的海水被染成了鲜红色,而无数尸体真就像漂浮在水面的蝼蚁。 天盟人数优势发挥了大作用,一点一点地占据了主动。 而诸多高层脸上没有一点喜色,首恶不除,此战就算剿灭再多蝼蚁也没有太大意义。 黑白郎君左手五指不停掐动,绞杀过了大半个时辰,他双掌一拍大笑道:「成了,传令众护法动手!」 天盟紧紧收缩的三军四周翻起九道光华,此前凝聚不散的腥浓血气全集中向天空。 其势极快! 金色的烈日忽然晕染上了赤红的血色。 烈日中央又出现一道裂缝,裂缝随即睁开如目,现出一只血红的魔眼。 林风雨一直凝神观看,若说西华魔宗血祭之法能够侵染烈日,实在太过匪夷所思。 忙运动明清灵目,才看清并非烈日化作魔眼,而是这只魔眼正好遮蔽了烈日的光芒。 魔眼诡异的眼珠上下左右打量扫视战场,随即放出一片淡红色的光幕笼罩了整个战场。 魔眼光幕之下,整个战场仿佛变成了一处独立的空间。 西华魔宗修者金丹以下的修为凭空拔高了一截,而天盟这边除了天魔宗这类魔修以外,全数受到严重压制。 西华魔宗十护法一同现身,手中各取了两只储物袋打开,放出六十只巨大狰狞的尸魔。 每一具尸魔均有元婴后期的修为,这股力量加入战局,足以毁灭一切。 林风雨曾在天泉堂与尸魔交过手知道此物的可怕,心中略有些焦急。 回目向谷元望去,对手已亮出手中大牌,天盟这边又要如何应对? 谷元面沉如铁,先挥舞令旗传令道:「各家宗主与家主暂不动,其余人等入阵助战。嗯,林风雨也请留下。」目光又向战场一处望去。 那处正是鬼王宗所在地。 鬼王宗是一家中型门派的鬼修,其宗主感受到谷元的目光,深吸一口气拱手道:「谷元掌教,望您信守承诺。」 鬼王宗修者十名靓丽的女子与宗主脱离战场来到后军。 女子们各自取出一只玉盘,又割破手腕任由鲜血滴落在玉盘里。 鲜血流淌不绝,女子的身形逐渐干瘪。 鬼王宗主各自沾了些玉盘里的鲜血,绘制出一个奇异的法阵。 林风雨曾听鬼王宗有血祭召唤的秘法,眼见这邪异的阵法不断吸纳十名女子与鬼王宗主供奉的新鲜本体血食,阵眼处泛起耀目的红光,一股邪恶强大的力量正在积聚。 一张长着锐利如长刀般指甲的巨掌撕开阵眼,爬出一只双角独眼恶鬼,磅礡流淌的真元竟不逊元婴巅峰修者。 恶鬼跃出法阵侧着耳朵聆听了一阵,木然点了点头。 鬼王宗主舒了一口气,打出一道类似契约的符文被恶鬼吸入手掌。 那恶鬼两把捞起十名女子与鬼王宗主塞入巨口中吞下。 它独眼一亮朝着尸魔露出狞笑,狂吼一声扑了上去。 林风雨心中唏嘘,任何一家宗门数百年的传承下来,都各具底蕴。 而阴阳门从巅峰没落至今,又遗落了多少奇异的术法。 谷元见强援到来,掌中取出一面小旗滴溜溜地旋转,越转越大。 林风雨心弦颤抖,这件法宝蕴含的简直不是真元气息,而是仙灵之气。 黄色的小旗迎风而涨变得顶天立地般巨大,旗面放出百朵金莲熠熠生辉。 林风雨双目张大心中震撼不已,传说之中的昆仑杏黄旗! 昆仑派二十一名元婴修士布成阵法祭起杏黄旗,射住了空中的魔眼,一时争执不下。 而有了独眼恶鬼与各宗门世家的高手助阵,天盟逐渐稳住了局势。 黑白郎君领着众护法飘飘来到天盟一众高手面前道:「昆仑杏黄旗名不虚传,可惜到了今时今日,传说中的金莲万朵,诸邪辟易,万法不侵只剩金莲百朵,可悲可叹。」 谷元冷冷地不答话,他自重身份,西华魔尊未曾现身,凭黑白郎君一个大护法的身份还不足以让他低声下气地接话。 慕容千罡道:「血祭魔眼好大的名头,也就不过如此!魔头呢?藏头缩尾不敢露面么?」 黑白郎君笑道:「慕容家主何出此言?宗主另有要事不便现身!谷元道长,下面都是些小孩子的把戏,这里随便下去一人都可轻松应对。不若咱们捉对比试一番如何?」 这话不能不接,谷元冷冷道:「正要向尔等讨教。一边挑选个对手如何?」 天盟这边福源洞主福随生还在压住后军未到,剩下的五大门派,四大世家顶尖高手均在。 昆仑派还有谷虚道长,正天阁除了阁主天元子以外,天机子也未动。 虽然人数占优又是战场之上,西华魔宗都敢提出一对一,天盟不敢应战显然要弱了些气势。 黑白郎君双掌一拍赞道:「道长不愧天下第一人颇具豪气,本座还料你等不敢呢。既是如此,还请道长先挑如何?」 谷元道:「既是魔尊当了缩头乌龟,本座就向大护法讨教一番。」 「咳,咳!」两声苍老的咳嗽声响起,喊杀声震天的战场之上依然清晰入耳。 天边飘来两朵彩云,两人飘飘荡荡地落下身形隔在谷元与黑白郎君之间,一男一女。 男人是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时不时发出微微的咳嗽声,女子娥眉杏目,猪胆鼻,英气勃勃,正搀着老者的右手。 林风雨心肝一抽,双拳紧握指甲已经掐进了肉里。 女子正是扶语嫣,那么身边的老者,必然是那位青丘国主有苏不言了。 语嫣姐,你还是来了,为什么不听我劝非要来趟这浑水! 有苏不言向谷元拱手道:「谷元真人有礼!老夫此来想要讨个说法。」 谷元道:「国主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可是投靠了西华魔宗?」 有苏不言道:「你两家的仇怨与青丘国无关。只问真人一句话,慕容世家滥杀我天狐一族扶氏满门,老夫欲要慕容千罡抵命,你交还是不交? 」 谷元嘿嘿冷笑道:「国主既有兴致不必拐弯抹角,想要慕容千罡不妨从本座身上跨过去。」大敌当前,这种说法与挑战无异,没人会在这时候服软交人。 有苏不言叹息一声道:「哎,既然如此,老夫不得不向真人讨教几招了。」 林风雨神色复杂地深深看了扶语嫣一眼,见她嘴角边挂着神秘的微笑也瞟了他一眼。 急忙闭上双目屏息凝神平息心中的惊涛骇浪…… 谷元对战有苏不言,黑白郎君便挑战正天阁主天元子。 五方大师朝玉面童老道:「施主下辣手伤贫僧师兄,便由贫僧向施主讨教如何?」 玉面童老凌空玉立衣带飘飘,甚是潇洒道:「自无不可。」 接下来帝刀霸剑言道:「我二人从来并肩子齐上,易宗主,云宗主可敢一战?」 易天行与云蕊一言不发挺身迎战。 林风雨忽然睁眼插嘴道:「谷元盟主,小子斗胆占个先。」天盟众人无论之前有多少龃龉,此刻颇有些同心协力的味道。 谷元点了点头表示应承。 林风雨朝忘年樵老道:「阴煞老魔昔年对我家人动手,我也曾发誓要干他全家。怎么样?咱们做一场如何?」 忘年樵老狠厉笑道:「小子狂妄作死,便留下命来。」 接下来啸天战端木恩赐,擒龙客战慕容千罡,玉芒战上官文辰,天鹰圣者战天机子,还有一位从未现身过的西华魔宗护法噬魂战谷虚真人。 高手相争天地变色,各自选定战场避免互相干扰。 林风雨傲立空中面色冰冷,怒瞪忘年樵老的双目喷射着满腔怒火,不知是为了昔年阴煞老魔触犯林家的仇恨,还是扶语嫣现身之后满心的醋意与不甘…… (◆ 原本打算四章一起发,可是进度有些慢,还差一章半左右。为了避免书友们久等这一章先发,我尽量。)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3集~第05章:三江之争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