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2集~第36章:战地小诗

 
  第三十六章:战地小诗   蓝剑山庄很忙碌,天盟盟主,昆仑掌教,公认的修真界第一人谷元道长亲自来访,事先还做足了礼数,南宫世家也不能失了这份面子。   林风雨不愿去见谷元,宣称自己闭关,实际躲在听风观雨阁里。 自从再见了扶语嫣,连日来心情都不佳,宁楠又对他闹脾气,心里对折腾出这摊子事情的天盟更是厌恶。   至于谷元前来所为何事,林风雨也不是傻子自然猜的出来。 阴沉的脸色眉头皱的更深了。   也不知是不是修真界实力为尊,如今对立的双方大都以阳谋应对,逼得你不得不这么做。 林风雨想着若自己是蓝剑山庄之主,面对这种情况和要求也确实很难应付。   三天后谷元离去,林风雨也跟出来相送,只是心头不爽耍起脾气,跟在南宫剑河身旁冷着脸一言不发。   谷元也不来和他计较,当做了透明人。 他朝南宫剑河拱手道:「南宫家主务必念在同道之谊出手助战。谷元在此拜谢了。」   南宫剑河亦是回礼道:「真人勿忧,除魔卫道分内之事,南宫世家必当全力以赴。」   林风雨心中冷笑,场面话谁都会说,真做起来又是怎生一番情形? 南宫世家放心将后背交给这样的队友么? 波诡云谲,西华魔宗的情形也掌握了五六成,人家都是来复仇的,齐心协力。 天盟这边,呵呵,鬼知道安的都是什么心思。 更让他烦躁的是,若是青丘国真的和西华魔宗全面联手,战场之上遇见扶语嫣,又该如何面对? 躲起来不参此战? 又怎生放心的下!   送走了谷元,蓝剑山庄上下也紧张了起来。 高层人士日夜商议不断,南宫紫霞忙碌得几天都见不着人影。 林风雨本也该参与这类会议,虽说他在蓝剑山庄没挂任何名头,修为战力毕竟摆在那里。 可是南宫剑河看他失魂落魄的模样儿,也知他聪明有余,对这些阴谋诡计实在没什么兴趣,性格又太耿直,也就由得他去。   听风观雨阁内,林风雨独在厅堂枯坐一大口一大口地喝着闷酒。   秦冰手捧着放着几样下酒菜的托盘移着莲步闪身进来,又给空了的杯子满上道:「夫君,想不想聊聊?」   林风雨张开双臂将她拥进怀里,温柔的身躯让他心弦一松道:「心里乱得很,冰姐姐要说什么?」   秦冰偎依在他胸口道:「夫君可是要参与这场战役?」   林风雨抚摸着她柔顺的长发,在她额头吻了一口道:「要去的,不单是为了扶语嫣。」顿了一顿接道:」蓝剑山庄这里要说顶尖战力只有大哥与我两人,决不可倾巢而出。 西华魔宗意怀不轨,天盟那边根本靠不住,根基之地不容有失大哥必须在此坐镇,我不去,谁去。 」   秦冰搂住他腰杆的双臂紧了一紧道:「三年前夫君已经突破了阴阳大法第五层,修为战力不下当世任何一人。可是毕竟火候尚浅,对法则之力的掌控也远不如顶尖高手,法宝也略逊。此去当审时度势,万万不可冲动。」   林风雨双手一提将秦冰抱到脸前深深一吻道:「冰姐姐放心,此行紫儿也定要参与的,我会听她的话做好打手保镖身份即可。真要碰上顶尖高手,打不过总是逃得掉的。」   秦冰凝视眼前的男人,自从成家之后,他的确成熟了许多,懂得分寸,不再随便冲动上头,笑了笑道:「去找大哥吧,他应该等你很久了。」   林风雨一仰脖子将杯中酒喝干,点了点头大踏步离去。   百剑堂灯火通明,守在门口的弟子见林风雨龙行虎步而来急忙上前相迎道:「姑爷万安,家主已先行嘱咐若姑爷到来,无须通报!」   林风雨朝他点了点头,踏入百剑堂。   南宫剑河见了他示意坐下。 林风雨凝神倾听,几日来高层已将一切准备安排妥当,此刻也正在点兵备战。   南宫剑河从储物戒里取出一块黑漆漆的木牌,在上面写上名字交予大长老,商议一番后又取出一块,再填上名字。 林风雨知晓这是要制作本命牌,出征的弟子都要留下一丝真元在命牌内。   如此良久天色已到了第二日正午,南宫剑河忽然向南宫紫霞问道:「尚缺先锋大将一名,紫儿可有人选建议?」   林风雨精神一振豁然抬头,南宫明礼却起身道:「父亲,孩儿未能参与此战深感遗憾。先锋大将孩儿建议可由九长老薛无欲担任,薛长老经验丰富战力超绝,又与孩儿是至交,能稍微弥补孩儿不能参战之遗憾。」   林风雨撇了撇嘴,南宫明礼与南宫紫霞近年来竞争相当激烈。 原本南宫明礼作为长子,天赋修为均属出类拔萃是当然的家主继承人。 可惜南宫紫霞更是天纵之才,又有林风雨助威势头更猛。   南宫明礼也知道父亲这句话指的是谁,心有不甘还是想争一争。   南宫剑河微微一笑道:「礼儿不必心急,西华魔宗非一战可定乾坤。出云山根基之地不容有失,礼儿留守与此也是大功一件。先锋大将必得修为顶尖战力出群这不能胜任。九长老虽修为不凡,尚不足以担当此重任。」   南宫紫霞美目一飘,抿着嘴笑道:「父亲没见你家姑爷跃跃欲试?那位已是雏虎出笼,关不住啦。」   林风雨起身拱手道:「庄主坐镇出云山乃是上上之选。林风雨得南宫世家照料多年,愿往一行以报大恩。」   南宫剑河微微一笑,提笔在木牌上写下林风雨三个字!   出征之日转瞬及至,林家人除了林风雨外,南宫紫霞,秦薇与宁楠都要参与此战。   与秦冰,曹慧芸依依惜别互道保重,蓝剑山庄五千名弟子在南宫紫霞的统领下踏上了征程。   五方大师已回到天盟,魔岛的位置被牢牢锁定。 神异的西华魔宗阵法全数打开,团团黑气将魔岛遮蔽得目不能见。 天盟诸多精英弟子围绕在魔岛两千里之外日夜监视。   天盟进击阵地设在南海一座无名小岛上。 蓝剑山庄加入之后虽有一定的自主权,自然也得服从统一的号令。 大敌当前,之前的仇恨倒是被暂时搁置谁也没有多提,毕竟此时此刻击败西华魔宗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谷元纡尊降贵朝南宫紫霞拱手道:「南宫世家前来增援共襄义举,本座甚喜。」   南宫紫霞落落大方地福了一福道:「诛灭西华魔宗义不容辞。既是父亲首肯,我南宫世家定当遇山开路,遇水铺桥,履前锋之职一探西华魔宗虚实。 」   谷元道:「好!来人,传我号令。」   南宫世家打头阵! 天盟被分编为四队,正天阁主天元子统领左翼,天魔宗主易天行统领右翼,谷元坐镇中军,慕容千罡领后军。 福源洞主福随生稳守驻地以为后援。   分派已毕,易天行道:「南宫世家担当前锋之职固然锋锐无匹,可仍需提放西华魔宗阴谋诡计。本座手下有一只幻影小队,侦查测探之职可助一臂之力。 」   云蕊也接道:「碧云宗亦有神妙辅助之法,南宫世家当用得上!」   南宫紫霞明白这两家有意助力急忙连声称谢,这对增强前锋战力也是大好事自然无人反对。   自从出征之日起,林风雨始终绷紧着心弦。 行军布阵之事实在不是他擅长的,这些事情都是南宫紫霞与秦薇在打理。 秦薇的阵法天赋在此时展现得淋漓尽致,一个个玄妙的大小阵法加持防卫之下,蓝剑山庄也是增加了一分底气。   紧锁剑眉遥望着魔岛心潮澎湃,不知那些黑气翻腾里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扶语嫣,她是听了自己的劝在青丘国呆着,还是在这里?   林风雨心乱如麻,信步在前锋营地里穿行。 正是中秋圆月当空,修者的心态虽容易放得平稳,可前路危机重重,佳节之夜营地里也是丝毫没有节日氛围。   「夜穹皓白瓦云淡,院井梧桐影重重。嗯,夜穹皓白瓦云淡,院井梧桐影重重。接下来两句该怎生应和上呢?」一阵轻柔的女音喃喃传来,主人似乎正陷入了沉思。   营地之中颇有些高人随身携带着洞府,这一座别致的小院显示主人身份的尊贵,林风雨亦被吸引循声望去。   院门未关,抬眼处一名俏丽的女子曲腿坐在郁金香花丛边,左手架在膝盖上支着下颌,右手玉指轻轻敲击着地面,望着天空的满月出神。   这女子鹅蛋脸儿,峨眉星目,瑶鼻樱口,柔美无端,甚是娴静。 一身粉色流云裙即使坐着也衬得身段修长苗条,明艳不可方物。 纵是家中娇妻各个儿国色天香,林风雨仍不由得细细打量,颇有惊艳之感。   女子身边摆着一张石桌,桌上架着一面古琴,一管洞箫。 争杀之地突现这一份温柔静谧,林风雨纷繁绷紧的心思也不由自主地一松。   「夜穹皓白瓦云淡,院井梧桐影重重。」女子依旧在沉吟,念诗的声音极具韵味,似乎这两句发出之时正伴着身旁流水叮咚般的琴音。 看她的模样儿完全陶醉在自己的世界里,连被一个陌生男子打量了许久都未曾察觉。   「良辰到时花月夜,美景无边玉盘风。」林风雨略作思量,也顾不得唐突佳人,情不自禁地脱口接道。   「咦,公子这两句倒是工整接得上。咦,是林真人?想不到真人贵为后辈第一人,也喜欢吟诗作赋。」口中又极有韵味地吟诵了两遍,轻蹙峨眉道:」总觉得哪里欠点儿妥当。 还请真人指点! 」   林风雨道:「瓦云淡和影重重不押韵,而且影重重叠字,其他句子里没有。不若改成夜穹皓白瓦云蒙,院井梧桐深影重如何?」   女子偏头想了想吟道:「夜穹皓白瓦云蒙,院井梧桐影深重。良辰到时花月夜,美景无边玉盘风。唔,这样倒是可以!」   林风雨又笑道:「影深重?嗯,影深重是不是有些太压抑了?姑娘,用秋影重如何?正是中秋佳节之夜。」   女子鼻尖哼了一声道:「你写诗还是我写诗?就不改。让你指点,又不是让你指指点点。」一拂水袖在古琴合上新作的诗弹奏了一??遍,颇觉满意。 柳腰一扭自顾自地挪移莲步关上房门。   林风雨讨了个没趣! 小院牌匾上几个娟秀的大字「落花听风阁「映入眼帘。想起天魔宗主有个小女儿,闺名唤作易落落。江湖传言天赋高绝,身为天魔宗圣女偏偏喜好舞文弄墨,性子清冷得很,想来就是这一位了。落花听风阁,倒与自己居住的听风观雨阁颇有相似的情趣。   自嘲一笑,大敌当前的还在吟诗作赋,真是吃饱了撑的。 只是唱了这么一出,烦躁的心思倒是安宁平静许多。   天光大亮,天盟的一切都已筹备就绪。 西华魔宗将在今日扯??开神秘的面纱。 面纱之下,究竟是绝色美女还是可怖的骷髅?   大帐内南宫紫霞全副武装英气勃勃,令旗一挥下令道:「天魔宗幻影小队前出探路,务必隐藏身形,遇敌不可接战速回。」   易落落接过令旗应道:「得令!」   南宫紫霞又朝林风雨道:「林风雨负责接应。如遇强敌可现身阻之,护卫幻影小队脱离战场即退,不可多做纠缠。」   林风雨接过令旗,易落落星目一抬又道:「林真人还请离得远些,莫要干扰了天魔宗行动。」转身出了营帐自去召集准备。   林风雨撇了撇嘴,这冷傲的小妮子,好像会拖你后腿似的,不过刚才那双眼睛一扫,倒是风情美艳得很。   南宫紫霞分派已毕,前锋大营有序出击。   林风雨隐匿身形远远缀在幻影小队之后,给他的任务看似轻松,实则作为南宫世家这边最顶尖战力,肩上压力巨大。   南宫紫霞的令旗挥起,重重阵法笼罩着蓝剑山庄前锋军。 林风雨回眼一扫,其中至少有三个是秦薇设置的阵法,一个幻阵,一个防御阵,一个加持阵,个个效果不俗。   幻影小队在前已是化作了一片虚无,他们共三十人团团围在易落落身边,组成一个奇妙的阵法。   魔岛四周俱是战争迷雾,作为西华魔宗的主场既然敢亮出来,其中的凶险可想而知。 幻影小队行动很是小心谨慎,易落落手中不停打着玄奥的法诀,连林风雨都感应不到他们的存在。   一片看似什么都没有的虚空,忽然长出千万根丝线,闪着耀目的银光团团包裹成球体。 旋即一股漩涡状的黑气破开丝线而出,几乎在法阵攻击出现的刹那便将法阵破去。   林风雨双目一眯,倒不是惊异于破去阵法的速度之快,而是这个过程中幻影小队始终没有显露出半点身形,隐匿之术甚是厉害。   幻影小队破去阵法想要继续前行,西华魔宗那边立刻起了反应。 更多的丝线组成??巨大的银色光球朝幻影小队踩中阵法之处卷了过来,那处虚空却什么都没有扑了个空。   易落落蹙着秀眉,鼻尖微微泛起细密的汗珠。 一路潜行过来,她已经顺手破去了四十六个法阵,还记录下另外八十七个法阵的方位。 可是随着离魔岛距离越来越近,前突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饶是万分小心,还是触发了刚才的法阵中。 与此同时,一股磅礡的神念在同一时刻锁定了她的方位。   虽是紧急用秘术脱离了神念的锁定,并成功躲开了阵法的束缚,心中还是尤有余悸。   魔岛之上升起一道迅疾的灰光直奔法阵触动的地点,来人身形一片迷蒙看不清面目。 林风雨却第一时间感应到浓重的煞气,心中一阵触动,二十余年前的荒山恶战,阴煞老魔正是这般模样。 只是来人修为远比阴煞老魔要深得多。   灰光身形一定,手中掐起法诀身后现出六道真魔之影,正是当年阴煞老魔六极真魔影大成之相。 昔日阴??煞老魔不过能召唤三道,巨力,巨剑,巨刀。 如今灰光人多了三道巨枪,巨戟,巨斧。   魔影飞掠,巨剑魔头挥舞着巨剑凌空??急斩,似要将这一片虚空搅碎。 易落落一声惊呼喝道:「六极真魔影,速退!」随即也是手掐法诀,身后现出一道靓丽的粉色魔影,虽是面上涂抹着纹路彩绘,依然端正貌美。   粉色魔影双掌向天如怀抱日月,掌心之间亮起红色的光球向着巨剑一迎。   魔头现身林风雨本拟出手,见了易落落这一招又按捺下身形,心中暗赞天魔宗圣女果然不凡,修为竟不在秦冰之下。   巨剑与光球一拼之下,反倒是真魔退了两步,身形一阵黯淡。 灰光中人惊道:「自在修罗女?」   易落落大敌当前之际不慌不乱,神色依旧清冷,手中打出两道法诀带着幻影小队缓缓后退。   魔头狞笑道:「想走?」六极真魔影一齐晃动身形向幻影小队扑来。   自在修罗应对一道真魔影稳占上风,同时对上六道即刻显得吃力。 幻影小队一同祭起法宝形成阵法。 六魔五般兵器齐出,巨力真魔一对拳头像两柄硕大的铁锤。   易落落牙关紧咬,这惊天一击凭着幻影小队扛得下来,但是第二击,第三击呢? 正待运起自在修罗扛下大部分攻击,带领小队脱离战场。   天空忽然亮起一道势如雷霆万钧的金色刺目剑光,速度快得不可思议后发先至,抢在幻影小队之前截住了六极真魔影。   剑光闪烁,魔音呼啸。   一时间漫天都是炫目的光影,六极真魔影吼声连连,刀剑枪戟斧加上拳头密如暴雨。 而一道纤细但刺目的金色剑光穿梭其中,将无数杀招化解于无形。   易落落瞪大了星目,那道剑光仿佛带着天地间最纯洁,最质朴的光芒,却有着一往无前,不可阻挡的气势。 来人对于剑道的掌控已达世之巅峰,除了南宫剑河实在不知还有谁能与他比肩。   「林风雨?」灰光人收回六极真魔影问道。   「阴煞老魔是你什么人?」林风雨现出身形不理他问话,反而回问道。   灰光人眉间一皱,一问一答被占了上风很是不爽道:「正是本座的徒儿,本座忘年樵老,今日便要你偿命!」   林风雨哈哈一笑:「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本事了。」   与此同时,林风雨朝易落落传音道:「易圣女速退,追兵我自挡之。」碰上个喜爱诗词的女子,说起话来都有些文绉绉的。   易落落轻轻摇头回道:「林真人相助之谊,如今大敌当前怎能弃同伴而逃?」一边又吩咐幻影小队速退回去报信。   要问林风雨为何不尊南宫紫霞将令,阻住追兵不可纠缠? 只因忘年樵老身后无数魔气翻腾,铺天盖地的西华魔宗修者正在冲来,那强大气势甚至让林风雨战栗不已。 他深知此刻不能退,西华魔宗根本没有任何试探接触直接倾巢而出,似乎要在一瞬间将战场全面点燃。 他必须站在这里,给蓝剑山庄争取更多的时间。 否则这一股敌军掩杀过来,兵力不足的前锋部队会被瞬间淹没。 大哥将这些子弟兵交在自己手上,怎能任由损失。   他必须站在这里,不能退,也不能倒下,像一根钉子牢牢地楔在这里,让西华魔宗难受,让西华魔宗不敢肆无忌惮地放胆掩杀……   林风雨狠狠咽了口唾沫道:「易圣女,务必跟在我身边。」   易落落淡然一笑道:「林真人放心,落落并非您眼中如此不堪一击。」   她娉娉婷婷地凌空盘膝而坐,取出昨夜的古琴,似乎面前强大的敌人都是云淡风轻一般。   随着易落落玉手拂过琴弦,琴面泛起古朴的符文,翠绿的光芒照耀天际。   「天魔漱玉琴? 」不想被这清冷的才女拿来吟诗作赋的乐器竟是这般至宝。   易落落星目空灵如梦,左手一勾,右手一挑,琴音叮咚而出,那纯净又清亮的嗓音轻轻吟唱:「左手地狱,右手天堂;左指终止,右指起始;你听!我在弹童年的回忆,那时纯真得犹如山野的小雏菊;我在弹现实的哀愁,假的比真的更让人心慌情乱……」   粉色的自在修罗像若隐若现,左手一侧现出地狱般的凄厉可怖,右手一侧却是天堂般的鸟语花香。 易落落优美的唇角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轻声道:「地狱天堂,开!」   虚空中忽然现出奇异的空间折叠,林风雨双目一缩!   法则之力!   【第一首《关山月》是和风扬花会落妹妹合作的,她写了前两句,我写了后两句。 中间那段对话则是和她在sis论坛里的,是不是很有趣很有个性? 指点和指指点点,哈哈。 结尾的《地狱天堂》小诗则是风扬才女的手笔。 28号是她的生日,这一章便是送给她的生日礼物。 ps:秀外慧中的才女,很美很美。 】   风雨情缘 , 林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