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04章:情挑四美

 
第四章:情挑四美 娇嫩菊蕾的感觉与幽谷大有不同! 南宫紫霞媚眼如丝,比起幽谷抽插的欲仙欲死,敏感神经密布的菊花洞口被穿梭的肉棒又拉又扯,则是一种通体的舒泰。 爱郎的肉棒如此粗大像是一根玉米棒子,进出之间,仅隔着一层薄薄皮肤的幽谷也受到压迫,真是两穴皆爽。 不但如此,一对饱满的蜜桃玉乳也落在林风雨手中被重重按揉,两颗涨大的乳珠在温热粗糙的掌心里反覆摩挲,真是全身上下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感到快慰。 林风雨挺动雄腰,坚实的腹肌撞击柔软臀肉的啪啪声不绝于耳,且越来越是密集,声音越来越大,伴随着南宫紫霞娇美的呻吟,奏出淫靡又悦耳的曲子。 相比起花穴的温柔包裹,紧窄的菊花洞口牢牢箍住肉棒的感觉,虽无那股温柔,却更加刺激。 这刺激的感觉让林风雨几欲疯狂,何况后庭之戏,更是占有了一个女人的全部。 疯狂的抽插撞击直到林风雨闷声低吼,南宫紫霞惊声尖叫方才暂时止歇。 旖旎的床帏,两人耳鬓厮磨悄声低语呢喃,享受着激情过后你侬我侬的柔情蜜意。 南宫紫霞像只小猫咪蜷缩着身体腻在林风雨怀里,她面泛红潮,犹带着些许疲惫的脸上散发着满足的春情。 迷离的目光化作千丝万缕将林风雨重重包裹,悄声问道:「紫儿美不美?「说着还骄傲地挺了挺胸,顺势扭了扭腰,配合着林风雨在臀肉上作怪的大手摩挲。 「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迷人!」林风雨毫不犹豫给了最高评价。 南宫紫霞不依不饶道:「可是人家胸没有楠楠和薇薇姐的大。」 林风雨得意地笑了笑,这事情他还特地研究过,赶忙把那套精心总结的理论拿了出来卖弄道:「不是说大就好,和身形契合才有美感。有些女人胖得很,那胸可大的惊人,可那能有什么好看养眼的?薇薇和楠楠的身材是葫芦形,当然一对儿大胸好看得很,紫儿修长苗条,胸部太大可就累赘了。何况这抹蜂腰翘臀,可是本人最爱。」 南宫紫霞及时制止了林风雨又在臀后作怪的大手,粗糙的手掌握住臀丘,手指侵入幽深的臀沟,又麻又痒的真是没法好好说话:「别打马虎眼,老实交代咱们几个你最喜欢谁?」 林风雨一脸老实像交代道:「当然是最喜欢紫儿乖老婆,这还用说吗?」 南宫紫霞知道他在打混混,但是心中还是甜甜的,忸怩了一会儿又问道:「那个……我好想知道欢好的时候,你更爱和哪个多一些?」 看到爱妻化身好奇宝宝,林风雨勾了勾她鼻子答道:「小色女不害羞么?」 「害羞,但还是想知道。」南宫紫霞笑得像只偷了鱼的贼猫。 林风雨笑道:「冰姐姐和楠楠的香唇丰厚,慧芸的舌头太厉害,要说一对儿胸乳,那肯定是薇薇姐的丰弹绵软,至于紫儿么嘿嘿,那朵后庭花最是娇嫩,而且这翘臀的肉感更是欲罢不能。紫儿更喜欢夫君怎么对你多一些?」 南宫紫霞脸色更红,声音更低道:「就知道你这个人!偏不说给你听。哼哼,其实,其实,人家最喜欢前后妙处一起被弄。就是可惜,没姐妹们帮忙可不成。」眼珠子转了几转,贼兮兮地爬到林风雨身上,低声耳语道:「冰姐姐是不是还那么害羞?」 林风雨耳边麻痒,又被问得有趣,笑道:「她不是一贯如此嘛,面皮薄薄!」 南宫紫霞扁了扁嘴又小声说道:「人家好想和冰姐姐一起试试。」看见林风雨脸上有些为难顿时不依道:「反正你要想办法,她们几个谁没和冰姐姐一起过?为什么就我不行?」 林风雨见她小性子发作,一边有些无奈,一边又心疼她近来身背重重压力,正需些释放的渠道,想了想道:「单独把冰姐姐喊来她肯定要觉得奇怪,要不,这个这个,我把薇薇姐和慧芸一起喊来好了。」 南宫紫霞眼神一亮顿时兴奋起来道:「那敢情好。平日你那么欺负我们,都怪冰姐姐没替咱们做主,哼哼,今日非要给她点颜色看看。」 林风雨抽了抽嘴角,这叫什么乱七八糟的借口? 这小色女今日色心大发,不知道一会儿要对秦冰怎生下手。 细细一想也有些兴奋,虽是成婚十来年,可一贯羞涩的秦冰除了极其偶尔与宁楠母女同事一夫之外,实在鼓不起勇气与其他姐妹一起同床淫戏,始终觉得太也羞人。 林风雨时不时与四妻胡天胡地床战不休,少了秦冰总觉得颇有缺憾。 今日借着南宫紫霞大发雌威,倒是个不错的好机会。 南宫紫霞自告奋勇前去喊姐妹们来,毕竟林风雨还在「闭关养伤」,实在没法抛头露面。 秦冰闭着双目背靠在椅子上,繁重的事务处理之中忙里偷闲。 曹慧芸站在身后,为她轻轻揉捏着太阳穴。 秦薇皱着眉头在纸上写写画画,时不时还在书案上堆积如山的文件中寻找些什么。 三女都已不是凡人,秦冰单从修为而论,也仅比南宫紫霞稍逊一筹,堪比元婴中期的高阶修者。 阴阳大法对神识的一处更是加成明显。 可是纷繁复杂的局势,一片废墟中需要重建的南宫世家,事务量之庞大都让几人感到不堪重负。 其实几人皆知如此而为虽是效率惊人,做出的决策却未必是最好的。 可是南宫紫霞红着眼睛一刻不停,再说自从南宫明礼与南宫明麟叛变之后,蓝剑山庄里未必没有残留的余孽,一时之间根本不及分辨,最信得过的反而是林家姐妹们。 将林风雨「雪藏「起来也正是出于这种考虑。 这般形势之下,秦冰几人作为好姐妹也想着多多分担一些,尽量减轻南宫紫霞身上的压力。 南宫紫霞背着双手步入堂内,见几位姐妹俱是疲惫不堪,感同身受自然知道她们身体并不疲劳,可是心神消耗之大难以想像,若非神识强悍,恐怕早已支持不住。 一念至此,心中也是感动。 环顾四周对一干侍者道:「你们先出去!」颇具庄主威严。 待众人退出房内关好房门,南宫紫霞忙歉道:「这几日真是劳烦各位姐姐了,紫儿心里好生过意不去。」 秦冰睁开双目晃了晃发晕的脑袋笑道:「自家姐妹,说这些话干什么?庄主大人可是有要务交代呀?」 南宫紫霞登时撒起娇来扯着秦冰嗔道:「冰姐姐就会取笑人,这里又没外人,哪来什么庄主不庄主的。」 秦冰心思不多倒觉得没什么不妥。 秦薇和曹慧芸一个身具玄阴媚体,一个经历丰富,见南宫紫霞大发娇嗔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均发现她眼角尤有春情。 二女对视一眼暗暗偷笑:这小色女内骚得很,定然是春情勃发想要拉林家大妇入局。 嗯,还真是有些日子没有和夫君欢好,如今心神疲倦若能好好放松一番,还有典雅羞涩的秦冰一起,确实值得期待呢。 南宫紫霞也知道自己的心思根本瞒不过她二人,朝她们做个鬼脸。 秦冰拿起案头的册子道:「紫儿你看看这几件事情妥不妥……」 话未说完便被南宫紫霞打断道:「好啦好啦,没日没夜地做事情,累都要累死了,好不容易偷个空过来找姐妹们说说话儿,还要说这些干什么。就不能体谅下紫儿,依着紫儿一点。」 这话要被林风雨听到,肯定又要惭愧不已。 秦冰拍了拍她的肩头道:「好,今儿不说这些,要干什么都依我的乖紫儿,这总可以了罢?」 秦薇低头叹了口气,我的天,咱们林家两位当家作主的都是缺心眼儿,这就上当了。 果见南宫紫霞顿时兴奋起来道:「冰姐姐这可是你说的啊,事情哪有做完的时候?再说了,总这么闷着头干活,做出的决策也未必是正确的。走,今天回家去,咱们可要好好放松放松。」 秦冰再缺少那方面的心计,也知道南宫紫霞春心动了,无奈地摇摇头招呼秦薇与曹慧芸一同回家,心中却想着:妹妹家中遭了那么大的变故,无论如何也要让夫君好好陪陪她,谁也不能抢。 四美同行,赏心悦目! 秦冰携着南宫紫霞的手走在前,秦薇与曹慧芸特意落后了少许传音窃窃私语。 秦薇道:「听说小风一大早偷跑了出去被紫儿抓了个现行,看她那模样,刚才定是被宠得不行,想拉姐姐下水。」 曹慧芸掩嘴笑道:「紫儿说起好多次了,就想看看大姐在床上究竟是怎么一份羞涩的模样。你说今天大姐会不会依着她?」 秦薇也是笑道:「紫儿就是这般,毕竟是大世家出身心气儿还是高的,总想着床上和大家比一比,你还记得那次非要和你比比技巧么?想起都觉得好笑。」 曹慧芸目光温柔满足道:「南宫家不管大哥还是紫儿,对咱们真是没话可说。紫儿也就在床上总想争个高下,平日里已经够不错啦。老实说我都想不到她能一点小姐脾气都不发呢。嫁给小风,有这样一个家,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秦薇打趣道:「咦,我们的曹大外交官也变得多愁善感啦?大姐今日估计也不得拒绝紫儿的要求。真是在劫难逃啊。」 曹慧芸嘻嘻笑道:「我也估摸着是,说起来也好久没和夫君欢好。近来可是把大家折腾得没一刻闲下来。」 秦薇道:「反正紫儿最大嘛,今天怎么也得先遂她心意。喂饱了再说。」 曹慧芸略带鄙视地瞄了她一眼道:「哼,说的就好听,一会儿请动起来还不知道是谁争着抢着要呢。」 四女刚回到听风观雨阁。 秦冰自从新的住所建好之后尚未回来过,如今蓝剑山庄不比从前,聚宝集也不像从前出云山有如许多的地盘。 听风观雨阁占地面积小了许多,陈设也是一切从简不如从前奢华,可是对诸女而言一样的暖心,这里是她们的家,这里住着她们的男人。 一股法力从天而降,和熙如春风,充满了暖融融的气息。 这道法力隔绝了整座小院。 林风雨青布长衫站在厅堂口,笑吟吟地看着爱妻们归来。 真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感受到林风雨用法力隔绝了小院与外地的联系,秦冰暗暗脸红,可还是当先迎了上去,悄声传音道:「难得紫儿闲下来,今日你可得多陪陪她。」 林风雨见她模样,自然猜到南宫紫霞此前未露出玄机,当即不动声色,故意大声道:「冰姐姐放心,小风心中有数。不过还是得看紫儿的意思,今天她最大。」 秦冰回眸一飘,点点头道:「那倒是的。」 南宫紫霞始终竖着耳朵听得真切,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朝林风雨挑了挑眉毛道:「本座近日忙于庄务甚是疲累!林风雨,可知本座心意?还不快快伺候。 」一副鬼样子惹得众人笑出声来。 林风雨忍俊不禁道:「遵庄主令。」 右手朝天举起,五色毫光从指尖蔓延笼罩住小院,巅峰高手随手一招便是气势惊人,若非之前林风雨已然隔绝了听风观雨阁与世界的联系,这一手「流云幻光」的威势定要惊动整个聚宝集。 只不过阴阳大法中困扰锁敌的大术被用来制造浪漫旖旎的氛围,也是令人哭笑不得。 见林风雨这等模样,秦冰啐了一口,正红着脸准备走开。 不防林风雨「流云幻光」罩下,将四女一同笼罩其间,裹着向房内飞去。 秦冰焦急地连打几个法诀解开身上的束缚嗔道:「你干什么呀?」 林风雨朝南宫紫霞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对秦冰不能硬来,想要剥开她羞涩的外衣,必须得相互配合才是。 南宫紫霞一本正经道:「今日难得忙里偷闲,自是要冰姐姐陪妹妹们一同尽享鱼水之欢。林风雨这次办得什合本座心意。」 林风雨带着揶揄的笑容朝秦冰摊了摊手,意思是刚才你也说了,今儿一切都听紫儿的。 秦冰羞不可抑,红潮瞬间爬满了全身。 此时此刻焉能不明白是他们串通一气? 虽说之前也曾与慧芸,秦薇,甚至是宁楠同床共枕,可是如此多人同时共侍一夫可是头一回。 想想那淫靡的情形,毫无心理准备之下一时之间实在是难以接受。 林风雨显然对大妇甚为了解,若是任由她忸怩下去可是要忸怩到天荒地老,从后环过秦冰腰肢轻轻含住了她敏感的耳珠轻轻吸舔。 南宫紫霞眼中异彩连连,偎依在秦冰肩头,一双柔荑却剥开了她的外衣,像是剥开羞涩的外壳。 三人均是跪在床上,各自享用各自的温柔。 曹慧芸轻吐丁香舌尖探入秦薇檀口中,二女时常作伴相戏,显得驾轻就熟。 狐媚子时而舌尖在秦薇口中搅动,时而又将她的香舌吸入口中吸嘬。 而她们互相褪去身上衣物的动作更是显得魅惑无比,修长苗条与丰满性感的两具玉体逐渐裸露显现,紧贴的四只玉乳与相互纠缠的手臂,形成一幅唯美的情欲画面。 秦冰急忙闭上双目,却止不住耳边传来慧芸与秦薇轻声吟哦的呢喃呻吟。 褪下的衣物让两颗微微上翘的乳房显露出来,林风雨与南宫紫霞一人握住一边。 那感觉却又不同。 一边的大手粗糙而温暖,正重重地揉捏着,另一边的小手纤细柔软,像是品鉴般轻轻把玩。 感觉不同,却同样的让人害羞不安,又同样的唤醒心底的欲望。 冰凉细小的舌头轻轻舔上了挺立的乳珠,那口中的喷香与乳房的肉香混合在一起,诱人迷醉! 秦冰闭着双目,依然能感受到那股敏感的刺激与温柔的抚慰,正在啃吻着秦冰肩颈的林风雨见此无边丽色,呼吸即刻变得粗重。 待到秦薇祭出双头假阳与曹慧芸一人吞没一端,那荡涤心魄的呻吟声随之响起。 秦冰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将胸前的南宫紫霞紧紧搂住,仿佛迫不及待要她吃得更欢,吃得更重。 南宫紫霞的舌尖顺着铜钱大小的乳晕打着旋,感受到秦冰热烈的回应,随即便是重重地一吸。 绵柔的乳肉被这股吸力带得向前一伸,一小半被吃入了嘴里。 」冰姐姐,你的乳儿形状真美。 」南宫紫霞称赞道。 秦冰低垂着眼帘羞道:「哪里……紫儿的才是最美的。哎,你们这些坏人。」 话音刚落,在身后那个最坏的人忽然将肉棒穿过紧闭的双腿,灼热的龟菇贴蹭在芳草浓密的花穴口,享受着莹莹花露的润泽。 秦冰难耐地扭动着身躯呻吟一声,那股热力顺着神秘敏感的腔道弥漫全身,任由她涌出再多汩汩的春水都无法浇凉。 而当肉棒缓缓后退,挑开两片臀肉陷入深深的臀沟,秦冰又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林风雨今日为虎作伥,加上有了同伙贼胆便壮,一上来就要探采后庭。 一者秦冰较少后庭之戏,偏偏那朵娇嫩菊花又肥又腻令人销魂,另外也是看南宫紫霞如此兴动,想将那只幽泉火云洞留给她品鉴。 「小风,别……别这样。」秦冰不安地扭动着身躯,回首望去满是讨饶的目光。 可是顾得了后头管不住前面,南宫紫霞正顺着平坦的小腹一路向下。 林风雨作怪地将秦冰抱起,两人胸背相贴躺在床上,玉腿被大大支开。 南宫紫霞分开萋萋迷迷的芳草,将花户展露在眼前。 如此羞人的姿势若是平时秦冰定然大声抗议,可是今日实在不忍拂了紫儿的意思。 只好又将双目紧紧闭上,颤抖的身躯表达着内心的羞涩不安,时不时踢动两下的双腿表达着小小的不满。 南宫紫霞凑了上去,那带着浓郁香气的潮湿液体又清又滑,殷红若血的花肉鲜艳欲滴,花唇顶端的肉蒂儿因为情欲激荡而充血胀满,晶莹剔透。 她轻轻碰了碰,又是一阵揉,忍不住伸出小舌头舔了一舔。 肉蒂儿本就敏感至极,秦冰如遭电击浑身一阵抖动。 女人比男人更了解她们的身体,南宫紫霞感同身受,香舌顺着肉缝上上下下一顿舔舐。 津液与淫液混合在一起,让本就诱人的花肉显得萤光透亮,更加可口。 舌尖借着这润滑顺势刺入花腔之内,南宫紫霞连连搅动勾舔。 与此同时,沾满了花汁的肉棒也破开菊蕾,向肠道挺进。 这情形分外淫靡,更让秦冰羞不可抑,可是前花蜜壶与后庭嫩蕊一同被挑开,菊花穴口细嫩的皱褶全被肉棒撑开碾平,花户处那根冰凉绵软的舌尖,亦是拨弄搅动着花腔里密布的嫩肉。 那股彻底释放的感觉也是直透心坎,真是抗议不是,迎合也羞人。 林风雨连连抽插,鼓胀的青筋刮蹭着菊穴嫩肉,一往无前,同时双手攀上盈盈一握的双乳揉捏得火热酥麻。 秦冰呜呜哀鸣,不知是在呻吟还是在抗议。 南宫紫霞见粗巨的肉棒进出在秦冰的后庭妙处,那朵肥美的菊花随着肉棒的动作,丰富的褶皱与粘膜被带进抽出。 那肉棒凶猛异常,在两片臀瓣只见触摸,而且越战越勇,将秦冰的身躯一上一下抛送着,让她一时之间竟是难以跟上。 幽怨地望了曹慧芸一眼,技巧上真是难以匹敌这狐媚子。 之前也时常这般淫玩,可是慧芸每次都能舌不离穴,每时每刻都照顾得完完全全。 眼珠子一转,南宫紫霞直起身来也取出一根双头假阳,先给自己带上,将另一头抵住花穴口。 秦冰正在畅美之间,忽觉一根熟悉的粗大之物顶住了自己花穴,却不似那般火热炙人,反倒颇为冰凉。 忙睁眼一看,只见南宫紫霞竟然带上那只假阳,登时吓得魂飞魄散。 莫说从未试过这种前后一同贯通,就算是那根双头假阳也只是听说。 不想这一次两种难以接受的羞事居然要一同刚刚扭动身躯想要挣脱,可是林风雨正巧一记深入仿佛要把她肚子给捅穿。 浑身酥软之下不及抵抗,被南宫紫霞顺势将假阳插入花穴。 「你们……呜呜……紫儿你太欺负人了……」毫无心理准备,秦冰情急之下颇觉委屈,被不情不愿的前后贯通,竟然嘤嘤啜泣起来。 「冰姐姐别生气嘛。紫儿还从来没和冰姐姐一起过呢!今日就让人家任性一回好不好?」南宫紫霞一边赶忙道歉安慰,一边讲秦冰胸前两只玉乳从林风雨大手指尖漏出的乳珠含在口中轻舔。 「那……那好歹也告诉姐姐一声……这么突然的……怎么受得了!」秦冰身体已是酥麻道了顶点,恨不得两人快些抽插几下止止痒,可是嘴上却说不出口。 另一边曹慧芸与秦薇见状,也加入进来。 秦薇知道姐姐面皮薄,林风雨又不会安慰人,南宫紫霞今日任性霸道,真要任由这么下去别一会儿真生了气,可就把好事办成了坏事。 秦薇贴着秦冰的耳朵道:「大姐,都是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我们几个平时也都这么玩儿,感觉可是真的不错呢。」 曹慧芸更加直接,施展狐媚子的功夫在一边玉乳上舔弄起来,那细长灵动的舌头上翻下卷,将整只乳房来来回回都舔了一遍。 秦薇趁热打铁接着道:「姐姐,是不是感觉挺不错的?你们在金翎岛上和慧芸一起,不是特别好么?嘻嘻,我们几个可都很喜欢呢!」 南宫紫霞今日霸气侧漏色心大起,明目张胆道:「就是,冰姐姐咱们是一家人,可是房事之乐你老躲着咱们多不好呀。被两根棒棒一起进入身体是不是很舒服?不瞒姐姐说,人家恨不得夫君长出两根大肉棒,把紫儿前后一起塞得满满的呢。」说话之间那细腰如同随风轻摆的柳枝,含着双头假阳在秦冰花穴里进进出出。 秦冰听得这般火热大胆的话语,羞得浑身都布满了粉红。 可是前花后庭的两根肉棒仅仅隔着一层薄皮进进出出,将两处腔道每一分敏感点都照顾得熨帖,那感觉真是欲仙欲死。 更何况后庭处那一只肉棒烫如烧红的铁棒,花穴里的那一只却又冰凉万端,真是冰火两重天。 熟美的妇人渴望的一面亦被深深滴激发着。 「你这小色女真是……哎……回头……恩……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轻些呀……坏小风,别,别那么重!」 秦冰嘴上虽还有些抗拒,却也透露出配合的意思,不是完全不愿意接受。 林风雨索性起身换了个姿势,将南宫紫霞压在最下,依然一前一后将秦冰夹在中间。 林风雨更是骑马一般将秦冰双手反向拉起,这么一来两根肉棒在腔道里贴得更加紧。 反向弓起的身体将柔美的身段完全展露,两只悬于空中正在林风雨与南宫紫霞的奋力挺动之下晃动。 她虽是羞不可抑,可是身体传来的快感却不得不让她尽可能地撅起翘臀,以迎合肉棒的抽插。 双头假阳一边进出秦冰的花穴,另一边也让南宫紫霞极是受用。 纵然比不上林风雨的那一只火热非常,炙烤花穴,可是眼前竟是美妇玲珑凹凸的身体,那一份婉转呻吟更有自己的功劳在内。 比起夫君在自己的强道理纵横驰骋,别有另一番风味。 秦薇与曹慧芸已是一人一边含住了乳房。 秦冰只感到脑门如同炸裂一般,还从来没有过浑身上下所有敏感地带全被占据的经历,快感如同怒涛拍岸,一波又一波地冲击着自己的脑海。 后庭中的肉棒不停地撕扯着菊蕾,熨烫着身心。 前花里的假阳下下到底,推挤着花心,而她自己也随着肉棒的抽插,前后摆动柳腰迎合着。 每次向后挺臀,便将林风雨的肉棒整根纳入菊庭,每次向前挺腰,那根双头假阳同时直达两女的花心,惹来哼哼娇啼。 而随着假阳在南宫紫霞花穴里的抽插,她的身躯越发酸软,反倒是林风雨的挺动越来越是凶猛用力,如此一来,变得像是林风雨一人同时肏弄两女一般。 南宫紫霞无力地呻吟着,将娴雅的秦冰也弄得沉沦于肉欲,真是身心俱足。 秦冰的身体被林风雨推动得幅度越来越大,连带着假阳抽插于自己的花穴之间越来越猛,忍不住娇吟道:「夫君……你干得好猛… …紫儿……都要泄身了……再用力些,把紫儿和冰姐姐一起……干飞起来……」 「你这死丫头……小风别听她的……哎哟……姐姐不行了……身子都要散了……怎么会……这样子乱来……」 语无伦次之时,胯间汁液横飞,那淫媚的香味清甜无比。 而随着秦冰与南宫紫霞的高声呻吟,林风雨感觉到深陷菊蕾的肉棒被紧紧地包裹。 二女浑身剧烈颤抖着,爽到顶点的高潮让她们浑不知身在何处…… 秦冰香汗淋漓气喘吁吁,浑身脱力地倒在南宫紫霞身上,这一刻的高潮满足感前所未有。 南宫紫霞虽也泄得稀里哗啦,却不如秦冰这样干净彻底,此刻嘻嘻笑道:「冰姐姐,这感觉可好?」 秦冰恨恨地在她肩头咬了一口,忽然一个翻身和她掉个个儿,促狭道:「感觉好得很,紫儿肯定也爱。小风可不能偏心,快些照顾照顾咱们大小姐。 」 林风雨摇了摇头,女人真是不能得罪,如此姿势自然是要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要给南宫紫霞来个前后齐开,魂飞魄散。 这就展开报复来着? 南宫紫霞闷骚内媚,哪里怕秦冰的报复,反倒是扭着腰道:「夫君快快来疼紫儿,那感觉可真是销魂蚀骨呢。一会儿还要再给冰姐姐来一回。」气的秦冰一巴掌拍在她丰翘的臀肉上,啪的一声脆响伴随着臀浪阵阵。 若论股肉之丰满,确实无人能敌南宫紫霞。 林风雨愣在当场,向秦薇与曹慧芸看去一脸的询问之色。 还是狐媚子办法多,见今日一番胡闹,姐妹们各自放开心神,那么不妨彻底地淫乱一番。 悄声的耳语让林风雨目中淫光大盛连连点头。 见曹慧芸献计,南宫紫霞和秦冰都不由得紧张起来暗道不妙,不知道这花样甚多的狐媚子又要出什么鬼点子。 两人刚想逃开就被林风雨及时按住动弹不得。 秦薇与曹慧芸嘻嘻笑着各自戴上一只双头假阳,秦薇扶起秦冰垫在最下,曹慧芸身材最是高挑,压在三女身上。 两人的双头假阳又分别钻入秦冰与南宫紫霞的后庭,四女胯间八处妙穴,已有流出被塞满,另有两处正任由自己采撷,那迷蒙淫靡的丽色让林风雨一阵头晕脑胀。 南宫紫霞两穴皆满正是她的最爱,虽是两根假阳,却隔着一层薄薄的嫩皮互相推挤摩擦,感觉也自销魂。 她难耐地扭了扭腰肢,似乎这么静静地带着更加难捱,迫不及待想要动起来。 一人动引起了连锁反应,四女一同发出娇媚的呻吟,每个人都情不自禁地扭动着腰肢。 那纤腰如风摆杨柳,臀浪如白浪滔天,撑开的蜜缝裂隙艳如朱丹,交贴在一起美乳玉背,真是美不胜收。 林风雨一时被丽色所迷惊的呆了。 四女毫无节奏地各自上下扭动着腰肢,秦冰与南宫紫霞的两处妙穴或被同进同出,或被一出一进,惹得二女浪声连连。 秦薇与曹慧芸两个花穴亦是被抽插得汁水四溢,一路淋漓而下。 他一时竟不知要从何处下手,只觉得哪处都爱,哪处都想要好好品尝。 正当此时曹慧芸回过头来,一双狐媚的眼睛迷离地望着他,细长的舌头绕着薄薄的香唇打转。 林风雨急忙从四女臀后绕到面前,这边的丽色丝毫不下于前。 南宫紫霞与秦冰舌尖缠绕交战不休,柔美的女性之吻美得如一场春梦。 四女的玉乳俱被身体相互推挤,压扁成了饼状,尤其秦冰与南宫紫霞四乳交贴,嫣红挺立的乳珠对在一起磨蹭,竟似互相逗弄,更增无限诱惑。 膨胀到极点几近爆炸的肉棒狠狠地送入曹慧芸的香口,狐媚子香舌迎合相就,只在龟菇的沟壑处旋转刮弄,吃的滋滋有声。 可这并不能满足林风雨,他索性将那张香口当做花穴,不停地进进出出抽弄着。 粗大的肉棒几乎将曹慧芸的小嘴全部塞满,幸好狐媚子口技着实了得,承受得下来。 不仅如此,她还收紧双颊的嫩肉,直将肉棒重重包裹得一丝缝隙也无。 「慧芸这张小嘴,真是让人受不了。」林风雨抽着丝丝的冷气赞道。 「只要主人喜欢,芸奴当然要服侍得您满意。」现场本就淫靡万端,狐媚子这句话简直是火上浇油。 南宫紫霞耸动的速度明显快了起来,一边和秦冰唇舌交缠,一边不甘示弱道:「好人……你的小母狗……正被你的冰姐姐……和芸奴一起……弄着呢……」 秦薇也在呻吟之中浪声道:「好弟弟……人家的浪屁眼儿可还空着……恩……还不快点……帮人家塞满……」 简直是没法忍受,这还怎么得了? 把肉棒从慧芸口中抽出,又伸入秦冰与南宫紫霞中间,让四片唇瓣两条香舌一同好生舔吮一番,急不可耐地蹦跶到四女臀后,对着秦薇的后庭菊穴便是狠狠一棍到底。 「哎哟……好重……都……塞满了……就是要这样……再……更用力……」秦薇最喜后庭之戏,那处「玉涡凝脂」又软又糯,情欲催动之下肠道中更是染上了一层蜜蜡般的油脂。 肉棒被紧窄的菊穴紧箍着,四女肥美白嫩的臀肉尽在前胸上下磨蹭,真是人间极致的享受。 一边狠狠地抽弄肥美的「玉涡凝脂」,一边低下头,将曹慧芸宽大的臀部细细品尝,时不时还伸出舌头逗弄两下臀沟深处不堪一触的菊花,身心畅快。 四女混杂在一起的花汁不断滴落进进出出的肉棒上,林风雨掬起一把清露润湿二指,温柔地顶入曹慧芸尚且空着的后庭妙处。 一朵娇美的「露水芙蓉」在眼前绽放,屋内淫声更大,更加悦耳…… 风雨情缘 , 林笑天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2集~第36章:战地小诗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