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 第03章:床笫之间 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03集~第03章:床笫之间   ◆ 第三章:床笫之间   情人的抚摸,像是微热的水流划过身躯,无微不至,柔和温暖。   南宫紫霞正趴在床上,洁白光滑的玉背,隆起的臀丘,修长的玉腿,无不展 示她绝代尤物的曼妙身段。若说之前林风雨双手十指轻重适中的按摩抚弄,让她 全身心地放松,排除了脑中一切杂念只是尽情享受着爱郎的温柔。此刻那只粗糙 的舌头像在寻找着什么,漫游于后背之上,似乎要把后背每寸肌肤全都舔上一遍 才满意。   而当舌头划过敏感的腰眼,攀上了丰隆的臀丘,落在那道深深沟壑之上的尾 椎狠狠一勾,南宫紫霞禁不住打了个哆嗦,肌肤蒙上一层细腻可爱的小疙瘩。即 便是这样,依然不影响美人肌肤温玉般的手感。   成婚十年,林风雨对爱妻的敏感部位自是了如指掌。舌头轻勾缓舔,即使是 这一条光滑的玉背便将大小姐伺候得情火旺盛。   南宫紫霞徜徉于丈夫爱意包裹的海洋,那似水的柔情将每一处敏感地带反覆 冲刷着。他的动作如此温柔,饱含着一腔热烈的爱意与深情;他的动作如此精确 ,每一下都搔在勾起欲火的痒处,挺拔的玉乳早已肿胀不已,嫣红娇艳的乳珠挺 立得像两颗诱人的红樱桃,而两腿之间凄迷的芳草早被丰沛的水流所浸润……   感觉到林风雨正在自己的臀丘上留下一道道吻痕与齿痕,南宫紫霞不安地扭 动着腰肢,两片丰肥软嫩的臀丘盈盈晃动,似在表达自己的欲火难耐,又似在勾 引着爱郎更进一步的动作。   她同样深知林风雨的死穴,自己的蜂腰翘臀正是夫君最爱。可是平日里百试 不爽的动作却并没有取到效果,爱郎依旧不紧不慢地啃着弹牙爽口的臀肉。   夫妻同心,南宫紫霞岂会不知林风雨心意?   翻过身来示意林风雨抱住自己,又在他脸上甜甜地吻了一口道:“夫君不必 如此……”   林风雨抚摸着她如云般的秀发在她耳边呢喃道:“紫儿的身体如此诱人,为 夫要多品尝几口要不得么?”   南宫紫霞捧起他的脸阻止在耳边的作怪,白了一眼撅起嘴唇道:“行啦,你 就不是个会骗人的。”一个翻身将林风雨压在身下,丰满弹滑的玉乳紧紧挤在他 胸口道:“夫君当真不必如此,难道咱们欢好之时还要思来想去么?”   林风雨被她说中心事,遂停下动作,诚恳道:“还记得当年你以身相许,我 曾发誓不再让家人受到任何伤害。可是多年过去依然做不到,总觉得亏欠你们良 多,也恨自己没用……”   南宫紫霞爱怜地看着眼前的男人,目光中却充满了骄傲,湖水般清澈的眼眸 透出浓浓的爱意道:“爹爹故去了固然伤心,可是咱们一定要没日没夜的沉浸在 这伤感之中吗?妾身可不是冷血无情,我也一定会为爹爹报仇,为南宫世家逝去 的族人雪恨。可生活还要继续,南宫世家还要寻回失去的荣耀,咱们林家,还要 在这场与魔界的大战中生存下来。无论南宫世家变成什么样,紫儿还是你的紫儿。 我南宫紫霞的夫君是天底下最优秀的奇男子!他聪明,坚韧。相比这些,我更爱 他一颗朴实的赤子之心。他修为那么高,却从不仗势欺人;他有很多缺点,却从 不推脱身上的责任,尽可能做到最好;他有时候像个小孩子,可是对家人总是宽 容大度,一心保护这个家。人力有时而穷,世事岂能尽如人料,爹爹修为盖世照 样有算不到的时候。我只知道夫君是我的骄傲,嫁给他是我一生中最正确的决定。 我相信我爹爹的眼光,他不会看错人。我更相信自己的眼光,我南宫紫霞,更不 会看错人!这不,天魔宗那位圣女出了名的冷漠,对我家夫君可不还是高看一眼?”   林风雨爱意如潮涌。听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此夸赞与倾心的表白,任何一个 男人都会无比自豪。不过此时还是心中一惊,这话说到最后有玄机!嘿嘿两声道 :“紫儿这话啥意思呀?”   南宫紫霞伸手掐住他腰间软肉道:“还给我装蒜,大战前夜谁在和那位冷艳 美女吟诗作赋来着?”   啊?这事儿都被知道了?当真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林风雨哭笑不得道 :“紫儿这就把我想歪了。夫君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么……”   南宫紫霞手上一发力打断他的话道:“得了得了,你什么德性谁不知道?见 一个爱一个的。说真的,觉得易落落怎么样?”   林风雨自然知道她心里想的是和天魔宗的关系更进一步,老老实实答道: “易圣女心底善良人又美貌,还和她并肩作战过,也算是我的恩人。要说没点好 感肯定是唬人的话。不过,紫儿啊,咱们和天魔宗加深合作未必要靠这等办法吧? 再说了,你这是让夫君牺牲色相不是?万一人家看不上被拒了,那多没面子。 “实则心中还是有些惧内,家中已有五位娇妻,再来个易落落,就算紫儿这关没 意见,宁楠和秦薇恐怕没那么容易放过他。   南宫紫霞吃吃笑道:“就你这性子,女孩子人见人爱,只要肯用心怎会被拒? 更何况我家夫君英俊帅气,紫儿每次见到夫君的身体,可都是忍不住想要那根又 粗又热的大肉棒让人家欲仙欲死,魂飞魄散呢!”   南宫紫霞的玉体本已足够诱惑,那挑逗的话语,盈满了春水般的媚眼,无一 不显出她勾人心魄的美艳。林风雨被勾引得难以忍耐正要再将爱妻压在身下好好 整治一番,南宫紫霞却不依地抵住他身体媚笑道:“人家想要吃大肉棒。”   钻入林风雨下身,狰狞的肉棒此刻看来却是最诱人的物体,那股浓烈的男子 气息,更是熏得她情欲如拍岸的潮水,心中爱意无限一发不可收。眼前这根狰狞 的怪物在心里的地位,实是不下于本命法宝紫青宝剑。   南宫紫霞抛着媚眼伸出香舌,无限诱惑地盯着林风雨的双眼,在龟菇沟壑之 间细细舔了一圈。缓缓蠕动的艳红舌尖,温柔而甜腻,舔在粗硕如龙首的肉棒之 上,在南宫紫霞做来不仅淫靡万端激起情欲亢奋,更有一种震慑心神的美感。那 粗犷与柔情的映衬,交错在一起如此惊心动魄。   林风雨喉间艰难地发出一声野兽般的低吼,肉棒传来的软糯触感,挑逗着每 一分情欲的敏感神经。而当南宫紫霞张开弧线优美的小嘴将半根肉棒吞没,灵动 的舌尖依然舔舐着每一寸肌肤,收缩的双颊紧紧裹住棒身,呼吸之间灼热的气息 带着甜香,为早已燃烧的欲望再添上一把柴……   精心的口舌侍奉排除了林风雨脑海中的一切杂念,只想着和眼前深爱的女人 尽情的欢好,掀起快感的惊涛骇浪将两人一同淹没。南宫紫霞娇喘着转过身子, 分开笔直修长的玉腿,将胯间神秘的芳溪桃源展露出来,林风雨急不可耐的仰起 头一口将它整个含住。   握住肉棒下半段的玉手抽搐般紧了一紧,随即南宫紫霞浑身瘫软。粗糙的舌 头分开两片柔嫩的蝶翼,重重的点在凸起的小肉粒之上,引发了滚滚春潮。汩汩 流出的蜜汁仿佛带走了浑身的力气,嘤嘤轻喘的美人更显人比花娇。   随着爱欲的弥漫,夫妻俩的动作都变得逐渐狂乱起来。   南宫紫霞鼓起不多的力气卖力吞吐着粗大的肉棒,次次深喉!香涎浸润之下 ,肉棒与口腔肌肤摩擦发出的叽咕声述说着欲望的强烈与爱意的浓情。南宫紫霞 虽还是不能将肉棒整根吞入口中,也让林风雨在一片柔嫩的包裹紧缚中欲望更加 猛烈,肉棒生生地又涨大一圈。   与此同时,林风雨也没让爱妻光付出不得回报。粗糙的舌头分开茂盛的芳草 ,顺着南宫紫霞腿间的缝隙与沟壑上下来回舔动。舌尖对着柔嫩的肉蒂儿左右挑 逗一番,又将它向着肌肤内里顶入进去,逗得南宫紫霞难耐地不停扭动着腰肢, 偏偏又似在加力地迎合。   粉嫩的蜜穴儿,两片如蝶翼般的花唇总是最诱人的形状。林风雨将两片花唇 分别含入嘴中吸嘬,这一招儿南宫紫霞向来极爱,果然娇躯颤抖不已,大股大股 的花汁如同潺潺的溪水流出。两片花肉亦像是蝴蝶振翅在林风雨口舌舔舐之下不 停地开开合合。   南宫紫霞娇躯酸软无力,急促的呼吸都难以填平身躯对于空气的需求,对那 根粗大的肉棒更是无可奈何,一张樱口无力含吮,只得伏在林风雨身上,将一双 玉手环着棒身撸动。等到林风雨顺着神秘的肉缝重重一舔,舌尖再划过敏感的会 阴,分开丰腴的臀肉点中后庭花口扫刮着细密的褶皱,南宫紫霞更是如同中箭的 天鹅一般浑身瘫软,发出如泣如诉的娇吟。   下身传来的电流将全身都麻得酥酥的,全身上下轻飘飘的提不起一丝力气, 仿佛只有爱郎舌尖触及的那一点才是魂灵儿飘归之所,尽显弱不胜衣,无力抵抗 的娇态。   林风雨感到肉棒缺了口唇的包裹却实在顾不上了。南宫紫霞臀型优美,臀肉 丰腴肥满,此刻高高在眼前撅起,满眼都是白花花的肉光,那道幽深的沟壑裂谷 足以让人发疯。他不停地用舌头从幽谷舔到后庭,时不时还用嘴紧紧吸住,将爱 妻胯间两处妙穴都伺候得周到。   南宫紫霞身躯一抖小泄一回,从林风雨身上爬下来偎依在他身边,娇喘着道 :“夫君,紫儿忍不得了。”林风雨也自难耐,爱妻有求怎能拒绝?正待一个虎 扑将南宫紫霞按在身下好好蹂躏,大小姐咯咯娇笑着一个翻身下床躲开。   在林风雨疑惑的目光中,南宫紫霞挥手一弹指,室内光线被遮蔽了大半变得 朦朦胧胧。无双的玉人摇曳着完美的身姿走到窗棱前踮起脚尖,齐腰的长发顺着 修长脖颈的左侧垂落,一对儿形状优美的蜜桃玉乳自然吊着,折下身躯高高撅起 丰翘的隆臀,微分的双腿之间露出娇艳鲜嫩的肉花。昏暗的光线之下仿佛在跳她 最美的舞蹈,迷濛的媚眼传递着无边的春情……   林风雨瞳孔狠狠地一缩,颤抖着身子一步一步地挨过去,他分明听见自己心 跳的声音如同擂鼓,跪下来,吻一吻那朵水津津的肉花,分外香甜。   当女人展现出最美的身姿,对男人就是最好的春药,南宫紫霞还火上浇油一 般道:“夫君,这是紫儿最爱的姿势。快快狠狠地干紫儿,紫儿想要……啊……” 通体火烫的肉棒破关而入,一枪直贯水草丰茂的神秘花道。膨胀硕大的龟头,狰 狞缠绕的血管摩擦着南宫紫霞肉芽丰富的蜜穴儿,林风雨一阵哆嗦,南宫紫霞更 是抑制不住地尖声高叫。   林风雨一边耸动着腰杆,将肉棒密密频频地在花道之中狠狠抽送。一边从后 抓住南宫紫霞一对悬吊的嫩乳揉搓挤压,还像雨点一般亲吻啃咬着光洁的玉背, 一切的动作都反应出他对南宫紫霞倾心的爱意。   南宫紫霞享受着丈夫无边的宠爱,那股雄性的气息将她从外重重包裹,而粗 大的雄根又一次次地深入体内,将她从内到外尽数地占有。泥泞不堪的花户不住 收紧又放开,细密的肉芽像是一张张小嘴,对着侵入的肉棒或是亲昵摩挲,或是 重重啃咬,又或是紧紧吸嘬。   肌肉结实的小腹疯狂地撞击在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臀肉之上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显示着男人冲刺的雄浑力道,肉棒的侵入一次比一次重,一次比一次深,沦陷 的花心汩汩倾泻着爱欲交融的蜜汁,带走了南宫紫霞一身的力气。   苦苦挨棍的南宫紫霞只觉得随时都有魂飞魄散的可能,火烫的肉棒在自己柔 嫩的蜜道里肆虐,每一次插入都似将身体的每一丝缝隙填满,每一次抽出都似带 走了身体的力量。她纵情地呼喊,呻吟,那眉目间满含的春意,轻启樱唇飘荡的 透骨媚情。她想要将撅起的丰臀更加高高地翘起,好迎合肉棒更深地开采,却用 尽浑身力气依然不能阻止娇躯顺着墙沿缓缓地滑落,最终趴伏于地,只是勉力用 双腿支撑着丰臀高高挺翘。   感受着爱郎极深且重的抽插,娇躯被顶送得扭摇不已,幽谷更是被肉棒撑得 满满当当。在幽谷中去去来来的肉棒,去时仿佛将五脏六腑都带出了体外,来时 仿佛深深地剜进了心里。幽谷最深处那粒敏感至极的软肉此次都被硕大的龟头狠 狠顶撞,本已让她欲仙欲死,偏偏爱郎还不满意,非得再重重研磨一番方才退去。   南宫紫霞娇弱无力地呻吟着:“好夫君……紫儿快要……死了……花心都被 刺……穿了……又要丢了……丢了……”魂飞天外的当口儿,林风雨作怪地放缓 动作,只是慢慢地将龟菇浅浅探了几下道:“紫儿如此辛苦,要不喘口气儿咱们 再继续?”   南宫紫霞顿觉被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难捱至极,这感觉简直比死了还难受 ,一边扭送着腰肢想要将肉棒再度尽根吞没,一边抗议道:“夫君你坏……不行 这样……啊……”高声的尖叫正是林风雨趁着她焦急难耐的当儿,又是一记狠狠 的插入直抵花心。南宫紫霞娇躯剧烈颤抖,只因肉棒仿佛在幽谷花道之中安了家 再也不离开,圆润火热的龟菇死死顶在幽谷最深处,以肉穴口为轴心狠命地旋转。 这夹杂了按摩,扫刮,搅动的剧烈感觉让南宫紫霞如升云端。紧窄柔嫩的花道, 随着肉棒指引的方向变形,牵扯着每一根快感的神经……   高潮的来临如同九天雷降,轰轰烈烈地动山摇,两人喘着粗气同时舒服地呻 吟着。南宫紫霞收紧蜜穴里充满弹性的肌肉,死死夹住林风雨的大肉棒,身躯失 控般放荡地摆动着翘臀,迎接着肉棒肏弄之下欲望的高峰。   花心坚如鸟喙般凸起刺入了龟头马眼,香甜润滑的花汁如雨水洒落,林风雨 死死抓住南宫紫霞不堪一握的柳腰,狠狠地一顶,硕大的龟头涨大到极限,滚烫 的精液排山倒海一般喷射而出,像要灌满爱妻的身体……   南宫紫霞昏迷过去一般,浑不知身处何地,高潮的顶端像是一颗炸弹,将自 己的身体炸的四分五裂。只能感觉到痉挛不已的幽谷里,那根要人命的肉棒没有 丝毫的疲软。好在它正在慢慢地退出身体,给了自己一丝喘息之机。   当林风雨将肉棒抽出泥泞不堪的花户,南宫紫霞发出一声满足轻松的呻吟, 这种欲仙欲死的感觉,真是要把她折腾得要没命了。   火烫的肉棒顺着肉花的裂隙口缓慢地摩挲却不探入,让南宫紫霞在高潮的刺 激之后尽享温柔甜蜜。刚舒服地哼了一声,不防肉棒忽然上移了两寸,狠狠向下 一压直采嫩玉般的菊蕾。   南宫紫霞从胸腔里发出哭音,强忍着满胀酥麻正要埋怨夫君不懂怜香惜玉, 就听林风雨在她耳边魔音贯脑道:“小骚货,快把屁股翘高些!”   忽如其来又恰到好处的调情话语让南宫紫霞的意识完全崩溃,她不顾一切地 挺起翘臀向后一迎将肉棒吞没在紧窄的后庭妙穴,上身弓起双臂后绕紧紧搂住林 风雨,又回首吐出丁香小舌吻得如痴如醉。   那弓起的身体让一对儿娇乳春光怒放,任由林风雨一双魔掌握住揉捏把玩。 刚刚平复的呼吸声骤然急促,肉体撞击的啪啪声再度密集地响起……   【新年即将到来,祝书友们开春大吉,性福满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