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2集~第35章:天盟点兵

 
第三十五章:天盟点兵 聚宝集的守卫力量仍被压得抬不起头,只是南宫剑河带着林风雨与宁楠支援,汇合了五鹿大师在顶尖战力上已不落下风。 慕容世家在聚宝集产业也有两名元婴中期的客座长老坐镇。 魔宗大举来袭其中一名已经陨落,剩余的防御阵法也是千疮百孔。 扶风葫芦在与万灵血珠相争之时颇有损耗,仍不是驻守聚宝集的慕容世家阵营能够抵挡的。 怨灵的撕咬,让本就摇摇欲坠的防御阵光滑连闪看着便要崩溃。 宁楠与林风雨夫妻一心,哪会不知道夫君的心意,此刻摆脱了玉芒的纠缠,杏眼中光华连闪,破法叱目可破世间万法,瞬间将防御阵打得彻底消散与无形。 夫妻二人并肩而立,牢牢将剑意锁定在玉面童老与玉芒两魔身上,任由怨灵吞噬收割慕容世家修者的生命。 玉面童老摇摇头指着林风雨对玉芒说道:「这小子当真是了得,从万灵血珠中脱身而出,此刻还要本座替他背这黑锅​​。」他们也不阻止,反倒对林风雨的所作所为大感兴趣。 ——这等炼制法宝的方法的确有违天和,修真界里几乎无人敢尝试。 即使玉面童老这等凶顽之辈也只敢搜集精血,对吸纳饱含怨气的魂魄也是不敢碰的。 心中所想,均是这小子迟早被怨灵所累产生心魔。 林风雨亦是冷冰冰地道:「慕容家反正都要死,你杀我杀还不是一样。」 玉面童老瞥了一眼南宫剑河那边,见四位护法战南宫剑河一人不住,挥手又让玉芒前去帮忙。 忽而聚宝集又现出一股庞大至极的真元气息,丝毫不在南宫剑河之下。 玉面童老眉头一皱叫道:「是五方秃驴,神宗撤退。」 他手中取出一颗霹雳缭绕的圆珠,充满了毁灭性的天地气息。 南宫剑河沉稳的面色突变吼道:「天盟弟子小心。」干将莫邪剑柄相对形成双锋宝剑急速绕着相对的剑柄一点旋转,仿佛一面盾牌。 不待他出声,林风雨早早带着宁楠一边飞退,一边讲能放出的防御法宝一同放出,苍青环,金钟砖,虚灵炉无一落下。 五鹿大师口宣佛号降落地面,叹息一声双掌并拢掌心举天,一道巨大的金轮遮蔽了大半聚宝集。 玉面童老道:「养心殿无上防御法门,大悲金轮?大师慈悲之心令人钦佩,可惜过于迂腐。动手吧!」霹雳圆珠被他抛落,而那一句动手吧之后,正处五鹿大师身后的养心殿弟子忽然出手,用一柄黑漆漆的短剑扎入五鹿胸腔…… 五鹿一门心思全在霹雳圆珠上,哪能料到自家弟子在此关键时刻出现了叛徒。 他修为高深并非来不及反应,只是圆珠威力无穷,坠落时机更是与叛徒弟子配合得天衣无缝,此刻若是收回法轮或是闪躲,圆珠威力将波及天盟所有弟子。 只得强提一口气忍住心肺重创,大悲​​金轮光华反而涨了一涨。 惊天动地一声巨响,金轮破碎,五鹿大师倒在地上生死不知。 而爆炸威力依然波及了整个聚宝山,除了大悲金轮庇护范围之内,其余各处无论建筑阵法还是修者,均化为齑粉。 「妖孽!」五方大师终于破关而出,眼见师兄倒地不知生死,天盟弟子死伤无数,真是睚眦欲裂。 」速将方丈师兄带回宗门疗伤,告知谷元盟主。 贫僧去追魔头。 」他化作一道金光,势如奔雷直直向西华魔宗众护法追去。 临行之前手中弹出一柄木鱼将叛徒弟子牢牢钉在地下…… 「好厉害,大哥,这是什么东西?」虚空之中林风雨带着宁楠,墨麒麟现出身形,向南宫剑河问道。 「劫雷珠!西华魔宗手里怎地还有这等东西?」南宫剑河今日一人逼退五大护法,却丝毫得意不起来。 」跟上去去看看吧。 」南宫剑河领头,林风雨与宁楠紧紧跟随。 三人不紧不慢远远缀着五方大师的金色遁光。 五方大师修为之高这一刻便显现出来,他后发先至不断缩小与西华魔宗众护法的距离,显然更在五鹿大师之上。 南宫剑河也道:「这秃驴的修为深得紧哪,不在我之下。」也不知为什么,剑神始终对养心殿没什么好感,言语之中鲜有尊重。 西华魔宗护法修为也有差别,此番前来的玉面童老最高,啸天玉芒等人就要略略逊色一些。 五方大师看看赶上,隔着三里地取出一只禅杖,九颗金环从杖头脱体飞出直取玉面童老。 玉面童老又是身形诡异地一阵变幻闪开,朗声道:「大师一人前来非我等敌手,还是速速退去吧。」 这么阻了一阻,南宫剑河身形陡然提速道:「若是加上本座呢?还是请童老留下罢!」只见空中一道电光,剑神的吞雷剑诀铺天盖地而至。 帝刀霸剑巨大的刀剑齐出,漫天剑光化于无形,二魔同时退了五步,脸上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南宫剑河又发一招「千雨「,稳稳压制帝刀霸剑。林风雨使出」神焰九转「,一声爆喝喷出玄黄天心阴阳五雷,阻隔想要上来帮忙的玉芒与天鹰圣者。手持纯钧剑正待发招,空中忽然扫下两只巨大的狐尾,庞然威压令林风雨猝不及防之下,不敢直面其锋,忙不迭地躲开。 白云中一声娇笑,让林风雨身躯微颤,那日思夜想的音貌容颜不想再此时出现,而这两道狐尾一摆更让他心寒。 扶语嫣在云彩后现出身形,她挽着发髻,身着月白长衫做男子装扮,英气勃勃,却难掩闭月羞花之色。 她轻轻摆了摆手,又是三道狐尾从天而降,将五方大师逼退。 林风雨见她身后站着四人,其中之一正是当日见过的有苏连城,面色发苦道:「语嫣姐,你这是做什么。」 扶语嫣嫣然一笑道:「二护法且安心退去,本宫替你阻拦追兵。连城,不用管那秃驴,挡着他们三个即可。」 有苏连城脸色木然道:「谨遵母后令。」 南宫剑河瞧瞧扶语嫣,又瞧瞧林风雨,也是一脸无奈。 双手一摊问道:「贤弟,到底打不打呀?」剑神倒不是拿天狐们没办法,只是形势不明自己追过去也不合适,三人还是不要分开的好些。 至于要对天狐出手拿下……看林风雨那模样,真把扶语嫣伤了也不合适。 林风雨见五方大师追着魔宗护法,越追越远,咬了咬牙道:「冲过去!」 扶语嫣咯咯一笑,身形从空中消失挡在林风雨身前问道:「你要打我么?」 林风雨眼睁睁看着她挑了挑眉毛一脸玩味地笑,扬了扬下巴示意你动手呀。 二人鼻尖几乎都要贴在一起,那股子淡雅的幽香冲鼻而入。 扶语嫣进一步,林风雨就退一步,茫然无措。 林风雨反身退开两步拉开距离,顺势怀抱怒不可遏要出手的宁楠,叹息道:「语嫣姐,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扶语嫣道:「知道呀,西华魔宗要灭天盟,我要灭慕容世家报仇。这有什么不可以合作的?」她身后现出四条狐尾微微摆动,血脉觉醒之后那股天狐特有的惊人魅力让她美得不可方物。 林风雨心神悸动甚至不敢直视,拍了拍宁楠后背略作安慰,偏头向一边道:「要灭慕容世家没必要这么做。西华魔宗,是那么好合作的么?」低头又道:」而且,你还有我。 」 扶语嫣嗤笑一声,美目流连道:「你?等你和天盟开战是那年那月了?还不如选择西华魔宗。而且你有什么?就靠你家那几个人?至于南宫世家,保你可以,真要和天盟开战,小风肯,不知道南宫庄主肯不肯?」 林风雨低头无言,张了几次嘴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扶语嫣又道:「回去吧!别让姐姐难做。」瞥了他一眼,见昔日爱人剑眉紧蹙一脸悲苦,心中柔情难掩又传音道:」从前是我昏了头,给你道个歉。 现在……青丘国主对我很好,不用担心。 」 林风雨摇了摇头道:「我不想和你打。今天我走!」忽然展开风雷二翅遁至青丘国四名高手身前左掌炙热右掌冰寒,阴阳相济的冰火双焰势不可挡。 四只天狐俱是元婴后期修为,更有一名长老柏秋白已是元婴巅峰,却均不敢正面直掠其锋,纷纷怪叫着躲开。 林风雨也不追击道:「好好保护夫人,若是出了意外我拿你们青丘国是问。」虽有扶语嫣亲口所言,他还是不放心。 这一下既是警告青丘国不要亏待了扶语嫣,也是提醒西华魔宗那边诡诈莫测,务必保证心上人的安全。 有苏连城与他有过一面之缘,接口道:「母后身份尊贵,青丘国尚有自保之力,还不劳林兄费心。」 林风雨点点头,深深又看了扶语嫣一眼,心中有万般疑惑想说想问,却只能叹一口气与宁楠,南宫剑河一同离去。 回到蓝剑山庄,林风雨与玉面童老大战一场虽都有所保留,身上毕竟带着伤。 南宫剑河交代一句先去歇着调养,回头再有事情交代。 在外人面前宁楠表现很是得体,回了家便再也忍不住一肚子气,骂得林风雨狗血淋头。 说到后面又是生气又是委屈,又是心疼自家夫君,忍不住嘤嘤哭泣,掉头回了房间闭门不出…… 南宫剑河回了议事厅屏退左右,向大管家吩咐道:」取青峰门,夜雪观,天龙寺,阴冥宗,无极宗的资料来。 全部! 」 大管家心中一凛,这四家门派全是千年之前与西华魔宗牵扯上,而遭到灭门斩草除根的门派。 嘴里不敢多言,急急取来相应的资料。 南宫剑河细细地观看,没有落下一个字! 资料看完之后,南宫剑河又是细细思虑良久到了夜深之时,又吩咐大管家去请林风雨与南宫紫霞过来。 林风雨心情不佳,接过南宫剑河递来的资料仍是认真地看了几遍。 南宫紫霞与父亲对望了一眼,暗暗叹了口气。 「玉面童老,青峰门;啸天,天龙寺;帝刀霸剑,夜雪观。阴冥宗和无极宗我看不出来。这些人只是挂了个西华魔宗的名头,实际,是来向天盟各大门派寻仇来着。」林风雨面目表情道。 南宫剑河点了点头道:「这件事情贤弟怎么看?」 林风雨叹了口气道:「事出反常。西华魔宗那边一直鬼鬼祟祟的行事,这一番大动干戈还故意留下尾巴,让五方大师追着去不是故意把老巢漏出来么?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天盟大兵压境决一死战便罢了。只是修真界四大仙集,偏偏选了聚宝集摆明了针对蓝剑山庄,要诱使大哥与小弟出手相助。又安排下扶语嫣这一手给小弟看,天盟若与西华魔宗决战,蓝剑山庄不能置身事外,这是要逼着小弟前往参战啊。小弟担心西华魔宗对蓝剑山庄另有所图。」 南宫紫霞面露赞许关切道:「不仅如此,特地选了养心殿两位大师坐镇之时动手。五鹿五方修为高绝,人却迂腐不堪。这也是要逼得天盟跳进坑里。夫君准备如何应对?」 林风雨摇头道:「这一次不冲动了!我只能想出来这些,如何应对就不知。还是请大哥与爱妻安排吧。」 南宫剑河道:「我也不明西华魔宗到底何意。只是此前十年的挑衅之后,天盟明知是个坑也只能跳进去,这一战不可不接否则人心涣散后果难料。嘿嘿,魔头们这一手玩的还真是漂亮。」 天盟驻地乱成了一团,无数人影奔走着探听消息。 西华魔宗终于露出了狰狞的面目,对于整日提心吊胆的中小门派而言,却是一件好事。 里头并不乏有识之士品出了不同寻常的味道。 可是不管怎么说,正面打一架总比整天受被偷袭的窝囊气好。 西华魔宗那边显露出来的高端战力足够骇人,可是天塌下来有高个子顶着,天盟高手也不是吃素的。 这一战不打,无论如何说不过去。 高层那边却都是一脸的凝重。 五方大师还被西华魔宗护法们带着兜圈子,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 像玉面童老与五方这种顶尖高手,若非在特定的环境下,想要杀死对方无异天方夜谭。 西华魔宗人数众多,想要拿下五方在这种遭遇战里也是毫无办法。 五方虽然满腔怒意,人却不傻,见自己落了单也就打定主意紧紧咬住,务必探查出魔宗据点。 无论几大门派抱着什么心思,都得承认目前天盟的局面来之不易。 综合修真界全部力量面对实力强大的西华魔宗也是最好的办法,毕竟这一次魔宗露出的高端战力的确不容小觑。 只是就这么跳进坑里,在对手设定的时间,设定的战场交战,实在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可是不打,又该怎么对天盟各个门派解释? 以大义之名整合修真界,事到临头来句再看看,怎么都说不过去。 谷元闭着双目沉吟良久道:」这一战打是必须要打,关键是怎么打。 贸然进攻魔岛定然踏入重重圈套,慕容家主可有良策? 」 慕容千罡回道:「西华魔宗必有诡计确认无疑。可是就此退缩恐怕不妥。一来天盟整合多年战力已成,敌人主动挑衅而我方退缩,于士气大有损伤;二来在下以为对手实力不宜过分高估。昔日西华魔宗全盛之时也逃不过灭亡,如今集正道之力若是打不过一家魔宗,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这话说完,倒是全面分析了必打的原因,至于怎么打的问题,谷元又目视慕容千罡,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慕容千罡道:「在下认为,天盟进击魔宗需得步步为营,决不可贪功冒进。前中后三军各依号令分进合击,首尾联环兼顾方才不得落入圈套。西华魔宗纵有阴谋诡计,天盟以堂堂之军,正正之兵,稳扎稳打,必可将魔宗赶尽杀绝不复世上为患。」 这些话说得堂堂正正,确实是当前形势最佳的选择,倒也没人有什么话说。 一众高人议论一番都觉得可行。 谷元微微眯眼道:「慕容家主之言,正和本座心意。本座与诸位同道坐镇中军以防不测,后军还请慕容家主统领以为臂助。前锋由何人统领,家主可有高见? 」 慕容千罡拱手道:「剑修战力超群,两军对决破阵之能无出其右。在下保举一人为前锋定可战必胜,攻必取。前锋军非出云山蓝剑山庄不可胜任。虽说南宫世家与六道天盟素来不睦,如今大敌当前,还请盟主放下昔日成见,亲自拜访蓝剑山庄央请南宫剑河出山,共襄义举!」 云蕊听了皱了皱眉头,慕容千罡这番话说出来大义凛然,说白了就是让蓝剑山庄前头踩雷探路。 此情此景,身为碧云宗主也说不出反对的话来,暗暗焦急…… 谷元一拍椅子扶手赞道:「好!慕容家主果然高见。本座这就亲往蓝剑山庄恭请南宫剑河!来人,传我号令!」 昆仑山上各式各样的命令不间断地传了出来。 大战的紧张气氛一瞬间凝结了整个修真界,人​​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不知道这一战过后,能有几人生还,结局该是悲是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