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2集~第33章:母女并蒂

 
第三十三章:母女并蒂 多久没有过四肢冰凉,全身不受控制颤抖的感觉了? 即使初嫁之日也没有如此紧张过。 当年那个坏男人早已在记忆中变得无限模糊,甚至想不起他的样子,记不起相处过的背上岁月。 可是此刻在身边的男人,好似比他更坏,竟然……竟然不客气地把自己和女儿一起抱上了床,要唱一曲母女双飞燕。 他的大手紧紧搂着自己,抚摸着披肩的长发。 耳边传来他让人浑身酥软的呼吸,又热,又痒。 鼻子里钻入的是他熟悉的气息,很浓烈,很好闻。 躺在他的臂弯,很温暖,很安全。 八年来午夜梦回,又何尝不想念和他呆在一起的激情夜晚? 可是日思夜盼的时刻到来,偏又如此禁忌,如此羞人。 秦冰依旧埋首不敢抬头,心如小鹿乱撞,剧烈起伏的胸膛让坚挺的玉峰不时顶在林风雨身侧,两颗红樱桃般的乳珠不知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情欲的弥漫,早已高高站立,而她浑然不觉。 林风雨捧起秦冰脸颊,见她紧闭着双目,长长的睫毛如同两把梳子垂盖着眼帘,线条流畅的脸庞那么柔美娴静。 越看越爱! 轻轻在她额头亲了一口,秦冰鼻尖里轻轻吟哦,却又吓得身躯颤了颤。 安慰地拍着后背,回头又望向宁楠。 小魔女目光迷离也是情欲满面,略有些躲闪的美目里亦有一丝不易察觉的羞涩。 母女俩长相并不十分相似,宁楠眉眼倒像秦薇更多些。 可是那对儿肉唇都是得天独厚,丰满得诱人恨不得狠狠吃上一口。 林风雨情动地吻住双唇品尝,丰满,润泽,充满了弹性。 好一阵亲吻后方才松开,回过头寻到秦冰双唇,一样含在嘴里。 与女儿的不同之处在于,宁楠双唇更加结实秦冰的则绵软如水囊。 不同的触感,一样的好滋味儿。 爱郎的亲吻让秦冰感到温暖。 那重重的力道仿佛要把自己吸入嘴里吞下,而顶开牙关闯入的舌头正搜寻纠缠着自己的丁香小舌,怎么躲也躲不过去。 一切都是曾经熟悉的爱意,都是曾经熟悉的温馨。 可是熟悉的滋味里偏偏夹杂着女儿口中如兰似麝的芬芳,正是爱郎带过来的,这分禁忌太也羞人,秦冰畏缩着,躲闪着,只是羞涩地承受,只怕自己一回应便落在宁楠眼里。 只因女儿正伏在爱郎身上轻轻佻逗着他的耳朵,睁大的杏眼直勾勾地看着自己。 正紧张得大气都喘不过一口,身上得衣衫却被林风雨瞬间剥了个干干净净。 雪白赤裸的身子暴露在烛光下,始终紧闭着不敢睁开的双目也由于吃惊而睁开。 宁楠见林风雨又开始猴急,恨恨地咬了他耳朵一口,怒视的眼神似乎在说:」你又在急什么? 」又似乎在说:」怎么在我这里不见你那么急不可耐? 」 说实话,对秦冰的了解林风雨要比宁楠深得多。 在床上若是依着她的性子,两人单独相处时还可能做些大胆的举动,多了女儿在身旁是无论如何不可能自行放开。 此时他不主动,还叫男人么? 更何况逗弄这个羞涩的娇妻,向来也是他的最爱,总是逼得她无处可躲,才有可能放开心中层层包裹的矜持。 秦冰惊慌失措的眼睛里,看着林风雨与宁楠眼神交流了一番。 她看见平日里爱郎对女儿是百依百顺,丝毫不敢忤逆,到了床上女儿虽仍是刁蛮,却被林风雨反客为主。 此刻自己全身赤裸正蜷缩着不敢动弹,眼睁睁看着女儿替爱郎除下衣物,露出赤裸结实的男体。 目光所及的肌肤散发着古铜色的光芒,一身的肌肉棱角分明,胯下那根让自己屡屡欲仙欲死的肉棒狰狞如龙,正散发着丝丝逼人的热气。 男人会被女色所迷,女人同样会痴恋于男色! 何况这具如同雕塑般的男体正是自己的丈夫。 想要闭上眼睛,却怎么也合不下去。 又羞又急得满面通红,急促的呼吸也不知是紧张羞怯,还是心底压抑许久的欲望开始升腾。 女儿雪白丰腴的赤裸身躯也从爱郎身后冒了出来,那对儿让自己都嫉妒的玉乳硕大丰满,像两只倒扣的玉碗,那抹柳腰倒是和自己像个十足十,又挺又翘的丰臀白净晶莹,诱人犯罪。 秦冰不自觉干咽口唾沫,心中又冒起禁忌的想法:初识林风雨之时,他与女儿的感情就极好,若不是自己横插一脚两人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可是此刻三人都在一张床上,自己无力抵挡,也不愿抵抗,很快便要一同在爱郎胯下婉转承欢…… 林风雨像是在欣赏面前娇羞的美妇,目光上下逡巡着不断扫视着侧身而卧的秦冰。 宁楠目光也有些痴迷,俯身躺在秦冰身后紧紧挨住。 后背感受到女儿傲乳的丰弹温热,耳边传来她的呢喃声,一如小时候她躺在自己怀里,正哼着儿歌哄她入睡。 爱郎也躺倒她身前,两人像夹三明治一般将自己夹在中间。 双唇又被爱郎吻住,挺立的娇乳被他结实的胸膛用力挤住,更加粗大的肉棒也抵在并拢双腿的缝隙上。 他很贪婪,吻得那么用力,搂得那么紧,胸膛正磨蹭着两颗敏感的乳珠,大肉棒也在双腿缝隙里难耐地耸动,火烫般炙热。 很舒服,却不敢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怕那羞人的娇吟被身后的女儿听了去。 可是下面也开始湿了,多年压抑的欲望也如涨潮的大海不可抑止。 好想要他好好的爱我! 可以深切感受到爱郎心里的焦急,可他动作却极尽温柔。 或许之前他猴急了些,但此刻还是在展现着男人应有的耐心。 除了甜蜜的爱意,禁忌的紧张之外,秦冰也有一丝暖心。 他没有一上来就不管不顾地发泄欲望,给了足够的时间让自己放松,让自己适应……这份刺激到极点的禁忌。 情欲涌,心弦动,禁忌生。 林风雨已吻向秦冰两只玉乳,宁楠正舔着母亲晶莹剔透的耳垂。 若说林风雨的动作让自己情动,女儿的动作则让自己羞不可抑。 她正趴在自己身上,一对儿硕乳紧紧挤压着身侧,柔腻,傲挺,偏又绵软。 之前也曾与曹慧芸和秦薇这般接触过,可那份复杂的心情怎与女儿相提并论? 爱郎好生抚慰了玉乳一番,把她的两颗乳珠又吸又舔肿胀得像两颗葡萄。 此刻又缓缓地沿着身前一路向下舔动。 秦冰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舌尖在自己身前划下一道水迹,连接着敏感的两处,画出欲望的踪迹。 林风雨移动了身子,宁楠就翻了过来,从背后来到秦冰身前。 别看小魔女百无禁忌肆意妄为,今夜母女连床也是她提出来的。 可是事到临头难免仍有一丝慌乱。 此刻更有些想像小时候一般,缩回母亲的怀里寻求庇护的拥抱。 「妈妈,你真美。」满含依恋的一句话让秦冰又打了个哆嗦。 可是宁楠正紧紧缩在她怀里,自然而然的母性让她本能地将女儿拥住。 母女俩胸乳相贴,四颗涨大的红樱桃对在一起,各自倒陷回乳肉。 异样的麻痒与禁忌同时浮现二女心头。 林风雨一边挑逗着秦冰的情欲帮她放松身心,一边始终留意观察着。 初心只是想着根据秦冰的表现调整自己的动作。 此刻突见母女俩同时露出羞态,秦冰更是顺势把宁楠搂在怀里,此等良机千载难逢,他也不是从前的初哥,焉能不把握? 分开浓密的芳草一口含住秦冰的嫩蕊蚌珠,手指又在宁楠的肉蒂儿上,让母女俩同时受到欲望的刺激。 秦冰身躯一软无力动弹。 饱含着情欲的花户空旷了八年,此刻突然被袭,只觉得娇艳的花肉无一处不敏感,无一处不想要。 紧闭多年的欲望一旦释放开来,那如同潮水一般袭来的快感,让她再也生不起半分抵挡矜持的心思。 宁楠口欲极重早已被林风雨拿捏得清清楚楚,轻轻搔她敏感的肉蒂儿,果听小魔女娇吟一声,和母亲吻在一起。 林风雨目光一抬便再也移不开来,舌尖的勾挑不敢停,又放出「玄光尽照「。 五面镜子犹如一只梦幻般的水晶屋将三人扣在里面,将发生的一切映照得纤毫毕现。 在女儿香舌的进攻之下,秦冰反倒成了守御的一方。 纵是禁忌之心未去,面对着宁楠也不好拒绝,那股美妙的滋味更是不愿拒绝。 她们微张的媚眼也在对视,似乎都惊诧于现在发生的一切,一对平凡的母女莫名其妙来到了修者的世界,又同时嫁给一个男人。 母女俩两张极为相似的肉嘟嘟丰唇贴紧,美艳得令人窒息。 林风雨的身躯微微颤抖着,浑身的热血都涌上了脑门,目瞪口呆着看着眼前的美景,一时竟停下了所有的动作,忘了身边的一切。 不仅是情欲,林风雨的目光中饱含着对美丽事物的赞赏与震撼。 两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体,此刻散发出更加光辉绚烂的魅力。 那精致的线条,精心雕刻的每一处浮凸与凹陷,融合在一起完美无瑕。 原本的计划是趁着她们吻得不可开交之际,将肉棒偷偷塞进两张丰唇之间,一品母女俩共同吹箫的无上美味。 此刻在烛光的映照​​下,圣洁完美的女体却生出不可亵渎的感觉。 他只是呆呆地看着,双目一眨不眨,甚至自惭形秽。 感受到他的目光,母女俩停下动作。 秦冰羞涩的目光没有回避,半含嗔怪,半含暧昧。 宁楠嘟着嘴似乎在责怪:」这下你这坏人满意了没? 」 钻入二女之中,一手一个紧紧拥住。 呼吸越发急促却么有任何动作。 察觉到爱郎的异样,秦冰轻声问道:「小风,你怎么了?」 林风雨叹息一声道:「你们太完美了。我林风雨何德何能,今生得二位娇妻?」 秦冰瞬间明白了爱郎的所思所想,感动又羞涩之余,也有一丝小小的得意,娇怯道:「夫君,我们母女俩都是你的。冰姐姐想要了,想要夫君好好地爱我。」 多年来发生的一切瞬间浮现,他任性,冲动,有时候还很幼稚。 可是为了这个家,身边的男人扛住了所有的一切,用他的肩膀,用他的双手,用他的……命! 尚未等林风雨有任何动作,秦冰已主动献上双唇,饱含着情与欲。 她疯狂地吸吮着,啃咬着,吻过他的面庞,吻过脖子,吻过胸膛,吻过腹部,在肉棒前停了下来。 林风雨呆住了,秦冰从未如此主动,从未如此热情。 待听到她柔媚地道:「楠楠,过来和妈妈一起。」林风雨浑身的血管几欲炸裂。 眼睁睁地看着两张丰润无比的艳口各对着肉棒的半边,一同含住。 性感莹润的丰厚香唇行此口舌服务本就不可抵抗,更何况是四片唇瓣? 这滋味销魂得如在云端,林风雨并未闭目享受,他依然睁大的眼睛注视着,舍不得眨一下,生怕错过了半分眼前香艳的丽色。 二女时而张开香口相对,像一只柔润的小圆环将肉棒套住;时而一同吐出香舌在龟菇上绕着圈,时不时两条红艳艳的舌头还纠缠在一起;时而宁楠将整个龟菇含进嘴里勾挑吮吸,秦冰则是上下逡巡吻着棒身;时而又是一口一个,一同含住春丸轻嘬。 秦冰迷媚的凤目,宁楠勾魂的杏眼,不时对望一眼,饱含着羞涩与骄傲,不时又同时望向林风雨,似在询问爱郎是否满意? 是否舒服? 配合越发默契,母女连心,甚至不需要眼神的交流,就知道要怎么做。 她们一同直起身形,四颗乳丘对在一起将肉棒夹在并拢于一起的沟壑中间。 两对红樱桃紧紧相贴,随着她们上下起伏的动作,丰弹柔润的乳脂摩挲着肉棒的身周,那四团乳肉,四颗乳珠也在互相磨蹭着。 林风雨浑身像置身于幸福的海洋,肉棒高涨硕​​大得越发狰狞。 当母女俩再度对着穿出沟壑的龟菇龙头献上玉口香舌,林风雨再也忍不住哆嗦起来。 欲望的狂潮在香舌同时舔舐龟菇的沟壑时不可阻挡地喷发,肉棒脉动着激射而出。 母女俩同时凑口相就,将精液全数接入口中,一滴不漏。 持续足有一分钟的喷射终于停止! 母女俩唇舌交换着,纠缠着,将精液全数吞下才意犹未尽地唇分,下唇瓣还各自牵着一根晶亮的银丝。 羞涩的秦冰如此激情主动,林风雨心中感动万分。 可这还不算完! 秦冰拍了拍林风雨的屁股,仰面躺下道:「姐姐也想要了,夫君别偷懒。」 林风雨完全沉浸于眼前美景与灵肉合一的情爱无法自拔,犹如提线木偶浑浑噩噩,似乎变回两人初次欢好之时那个毛手毛脚的小伙子。 秦冰嗔怪地阻止了他毛躁的动作,羞红着脸呐呐道:「姐姐好久没有承受小风的……肉棒,怕受不了……楠楠……来帮妈妈……」说完这句话,一张脸殷虹如血,双手捂住面颊,再也不敢看。 女儿温润丰腴的身子又靠了上来,和她面对面紧贴在一起。 花汁泥泞的蜜壶正在爱郎轻轻含嘬,粗糙的舌尖正顺着神秘的肉缝上上下下舔动。 嘤咛一声,高耸的乳珠也被女儿含在了嘴里贪婪地舔舐。 上身的女儿像是襁褓之中正吮吸着乳汁,下身的爱郎却在做着羞人的房事,禁忌的冲击让如潮的情欲更有别样的刺激。 心态适应之后,身体从未感觉如此渴求,那份渴望甚至强于身中欢淫散之时。 她知道,这是一次灵肉合一的交欢,母女同床的禁忌早已将一切条条框框都轰击干净。 会有羞涩,会有难为情,可是没有矜持,没有放不开。 秦冰抵受着难耐的快感,颤声道:「小风,要了姐姐吧。姐姐,忍不住了。」 林风雨直起身子,目光犹如实质盯着秦冰,似乎在说:「冰姐姐,小风来了。」 花肉仍是那么艳红,蜜道仍是难耐的高温。 肉棒一寸寸地慢慢塞入花汁丰沛的蜜道,熟女的肉穴儿充满了弹性的紧致。 肉棒可以轻松地推开花肉没入花房,随即刚刚撑开突破的甬道又收缩回来紧紧包裹。 他的动作那么慢,那么温柔。 秦冰只觉得自己久旷的身躯还是被生生地撕裂了。 不是痛苦地撕裂,而是灵魂仿佛被快感撕成了两半,要离体而出,魂飞魄散。 花户再深​​,终有尽头;动作虽慢,仍有穷时。 鸡蛋般大小的龟菇抵住了花心,犹如一颗烧红的铁蛋炙住了嫩肉。 秦冰娇喘着,呻吟着,一口一口深深滴抽着气,像是濒死的鱼儿。 只是轻轻的一个抽插,秦冰便抽搐起来,她高高弓着腰,双手死死地揪住床单,贝齿紧紧咬着丰唇。 林风雨九浅一深,慢慢逗弄着秦冰,又时不时给她又重又深的狠狠一击。 与此同时,他也没有忽略了宁楠,将她的丰臀抬高,低下头去一口一口地吃着小魔女的花户与后庭,让她不安地扭动着腰肢,想要更多。 爱意缠绵,母女并蒂,秦冰连连呻吟之中​​幽泉火云洞已是花汁喷涌如潮水。 像小手般的花心更是不知第几次狠狠地抓住纵横开阖的龟菇,任由爱郎把最敏感的那一点像要抽出体外一般。 林风雨的动作逐渐加快,每一下都顶到最深,每一下都比之前更重,舌尖也像肉棒一样刺入了宁楠的蜜壶,正舔弄着神秘的G点。 嘤嘤呻吟着,除了爱郎不遗余力的肏弄,还有母女俩一同发出羞人又甜腻的呻吟,脸上同是销魂的肉欲表情。 这般的禁忌刺激加剧了身体的快感,秦冰的高潮即将再度降临,已是浑然忘我:「好弟弟……姐姐飞起来了……唔……好深……姐姐又要泄了……又要泄了……唔……啊……泄了……再重一点……飞了……飞了……」 这一次欲望的宣泄如此剧烈,温柔如小手的花心忽然化作一只利爪,死死掐住了顶着它研磨的龟菇,林风雨也是闷哼一声,火烫的精液深深射了进去。 高潮过去的余韵仍就甜美,肉棒还在蜜道里轻缓地小幅度抽送,似一只小手安抚着痉挛的花肉。 秦冰脸上泛起满足的笑容,感受到肉棒没有一丝疲软,又惧怕似的说道:「姐姐不行了,夫君让楠楠替一回罢?」 林风雨爱怜地看她一眼,又泛起一丝戏谑道:「岳母大人有命,小婿自当遵从。」 秦冰嘤咛一声捂住了脸,羞得灵魂出窍…… 肉棒再探入小魔女洪水泛滥成灾的玉壶,二人八年来始终生活在一起,对各自的喜好早已了若指掌。 背对着爱郎的她直起身子后背贴在宽阔温暖的胸膛,双手向后环住,这样的姿势让蜜道更加紧致。 小魔女还回过头,撅着肉嘟嘟的丰唇索吻。 初行母女同床,林风雨不敢太过分,硬生生吞回让宁楠叫爸爸的话语吻住她,大手同时捧住鲜嫩的傲乳。 小魔女苦熬了许久,口舌舔舐固然滋味美妙,可是对于欲望的高潮总有些隔靴搔痒难以十足十地尽兴,此刻三处敏感点同时受袭,方品巅峰之乐。 秦冰正晕乎乎的,神念中忽然传来林风雨的话音道:「冰姐姐,不来帮帮楠楠?」 秦冰身子又软了,却没有拒绝。 颤巍巍地直起身子,爱郎的肉棒正在女儿娇艳的花房中抽插,将花肉带得进进出出。 一对儿白嫩硕乳被他大手从乳根处紧紧握住,推挤得乳肉向前凸出,两朵粉嫩的红梅更加傲立。 双臂将两人一起环住,伸出香舌轻轻在女儿的乳珠上点了一点,又温柔地含在嘴里吸嘬。 林风雨的冲刺很凶狠,宁楠鼻腔中的呻吟也越来越急。 禁忌的刺激弥漫三人之间,镜屋反射的春色艳丽无边。 见爱郎的肉棒杀得女儿毫无还手之力,心惊胆战之下真怕他把女儿给肏坏了。 知晓林风雨高超的身手,秦冰放开宁楠傲乳来到爱郎身后,将一对儿娇乳紧贴着他后背摩挲,又献上丰唇轻轻逗弄着耳朵和肩胛敏感点。 母女双娇入怀同时献媚,林风雨不再忍耐也无法忍耐。 宁楠的层峦叠嶂刮刮蹭蹭之下,精液激射花心,亦引来小魔女高潮回应,花心嫩肉跳动如舌,剧烈舔在龟菇之上…… 初次挑战禁忌,三人都没有索求无度,回味着相拥而眠。 因为! 来日方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