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3集~第01章:魔界,从心

 
第一章:魔界,从心 魔岛大战如火如荼,天盟在林风雨杀死忘年樵老,易天行摆脱心魔之后占据了全面的优势。 碧云宗主云蕊倾尽全力的防御坚不可摧,此前一人力抗帝刀霸剑尚且支撑许久,如今有了林风雨相助,更显游刃有余。 易天行一身魔功登峰造极,摆脱心魔之后更是含怒出手。 黑白郎君能大败正天阁主天元子,本不在他之下。 可是之前一场恶战消耗极多,他再狂妄也不至于认为自己有能力连败两大顶尖高手。 事实上两人一交手,黑白郎君便被易天行牢牢压在下风,只有招架之功难有还手之力。 西华魔宗护法也有人占据了优势,却无法化优势为胜势,更何况天盟高手也自不凡,见形势于己方有利,落于下风的也就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尽可能地拖延时间。 见势如此,黑白郎君便下令撤退。 西华魔宗的撤退有条不紊丝毫不见慌乱,空中的血红魔眼虽有杏黄旗抵去了大部分威能依然非同小可,元婴之下的修者还是受到巨大的压制。 西华魔宗要退,天盟修者却不敢乱了阵势,虽有优势,却绝达不到胜势的地步。 帝刀霸剑虚晃一招退去,林风雨也腾出手来。 迫不及待先赶回南宫世家战阵,至于谷元真人投来不满的目光,他才不管那么多。 抬眼望去,蓝剑山庄长老也都大多带伤,林风雨昔年加入百剑堂之时同小队的队员们,郭淑仪与罗晨光均已陨落,让他一阵感伤。 来回扫视的目光和伤痕累累的许玲儿一碰,颇有些担心。 恶战一场,许玲儿依然笑颜如花朝他点点头示意无妨。 爱笑的姑娘手中也有血莲补天丹,一些外伤该是没什么大碍,回头又看见苍剑豪,几个要好的朋友均在兵荒马乱中保得性命,心中还是颇觉得安慰。 南宫紫霞坐镇中军虽完好无损,却是一身香汗淋漓,绝美容颜也多了疲惫憔悴,一双美眸中拉渣着血丝。 战斗未完,林风雨也只得拍拍她肩膀以示安慰。 大小姐握住他手道:「你去看看薇薇姐,今日大战多靠她法阵之功。」 秦薇身边被众多高手团团护卫,作为一名战略意义巨大的阵法师,一场大战充分为她赢得了尊重,这种依靠自己赢得的尊重才是根深蒂固的。 看着周围恭敬的蓝剑山庄弟子,林风雨心情大爽。 见林风雨到来,人群自动让开一条道路。 娇艳的秦薇此刻面容苍白,已经疲惫得笑脸都难以挤出,虚弱道:「总算多年的苦功没有白费!」到了这里便不像在南宫紫霞那儿需要如此多的顾忌,林风雨一把将她拥入怀中在额头吻了一口道:「好好休息,后面收拾残局的事情别管了。一时半会儿也结束不了。」 秦薇点点头,又推了推林风雨嘟嘴道:「快去忙吧。等事情结束再抱着我睡!」 林风雨将她抱起横放在一辆休息的香车上,又在她额头吻了一口。 回过身,蓝剑山庄弟子全都背对着他们,却没人发出一丝一毫的声息,怕打扰了这对恩爱夫妻。 林风雨不禁心下真是高兴又得意。 魔岛一战,林家彻底证明了自己的能力,南宫紫霞不必说,林风雨,宁楠,秦薇哪个不是战功赫赫,威震天下? 四处寻找宁楠的踪迹,小魔女正骑着墨麒麟赶回,两人远远四目相对,宁楠撇下墨麒麟一个乳燕投林投入林风雨怀抱。 莫非凡变回人身撇了撇嘴哼哼:「帮你挡了多少法宝轰击?问都不问一声,真真是帝王无情!」这话想想便罢,真要对着妖主娘娘说出来估计又是一顿胖揍。 他的身形也长大了些,大约像个十四五岁的少年。 宁楠得意的劲头直接写在了脸上,活像只骄傲的凤凰。 一言不发,星目瞥着林风雨显是等着铺天盖地的马屁。 林风雨也不忌讳,直接两掌拍在她翘臀上,打得啪啪作响,丰满的臀肉一阵晃荡。 小魔女这就怒了,刚瞪起双眼林风雨忙不迭地讨饶:「娘娘息怒,我这是拍马屁来着。拍的越响越好。」 两人紧紧相拥着耳语,倒也不怕人听见,宁楠抬手抓住林风雨要害眯起眼睛笑道:「可我现在抓住你的把柄。恩恩,宁仙子的承影剑来无影去无踪,若是这么向下一挥,嘿嘿。拍呀,怎么不继续拍了?」 虽知是闹着玩的,林风雨还是吓得胯下那根东西都缩了一缩。 「咳咳,林真人,打搅!」 宁楠不满地回过头去,见是易落落来此,知她刚才帮了不少忙倒也不好造次发作。 林风雨忙放开宁楠道:「叫易圣女见笑了。未曾迎迓还请莫怪!」 易落落欠身福了一福道:「我爹遣我来向林真人致谢,援手之义必不敢忘。」 林风雨笑道:「其实我也没帮上什么忙。若非易圣女相助,在下或许已陨落了呢。」 说到这里心中一动,天魔宗与蓝剑山庄向来关系不错,经此一役必然关系能更进一步。 易天行遣女儿过来怕也正有此意。 刚想这类事儿自己不擅长,想唤南宫紫霞过来,大小姐就笑盈盈地迎了上来,一脸亲切地拉住易落落道:「妹妹施展法则之力阻敌进击,又助我家夫君力斩劲敌,回头我爹当亲上摩天崖致谢才是。」 两女身份相当,年龄也差不了多少。 南宫紫霞一脸热情,易落落性子清淡也多说了两句。 各家各派都伤员众多事务繁忙,易落落刚要告辞,一名昆仑弟子持着天盟盟主令旗朝南宫紫霞一礼道:「南宫小姐有礼,谷元盟主请您即刻前往相商进攻魔岛。林真人,宁仙子也请一同随行。」林风雨自不必说,宁楠表现出的战力也得到了那干元婴巅峰修者的认可,南宫世家家主未曾出战,却有三人受邀参加这等高层会议,本身就是一种荣耀,更何况这三人都如此年轻,未来不可限量。 三人来到临时搭建的前线帐篷里,各家各派的扛鼎人物大部分都到了。 六道天盟一战与西华魔宗打得不分胜负,林风雨斩落忘年樵老,天元子与五方大师却被黑白郎君与玉面童老重伤。 会议尚未正式开始,一个消息却又将大家震惊了一番。 负责护送五方大师回大本营休养的五名元婴初期高手,被玉面童老半途截击陨落,五方大师更是下落不明。 刚刚胜利的喜悦在此消息之下冲淡了不少,昆仑掌教谷元真人脸色很是难看。 端木恩赐与上官文辰和林风雨在一旁寒暄。 端木恩赐感慨不已,昔年在金翎岛上手下留情,果然是结了一份善缘,短短二十来年的时间,眼前的小子已从拼死抵挡自己五招,成长到了可以分庭抗礼。 而且看这小子的性子,将来于端木世家而言受用无穷。 天魔宗主易天行带着易落落龙行虎步进入帐篷,冷电般的目光扫视了一眼,撇下所有人先向林风雨拱了拱手走近身来。 林风雨不敢托大忙欠身施礼。 易天行道:「易某人恩怨分明,小友援手之义与相救小女之恩,没齿难忘。」 林风雨道:「易宗主谬赞。今日多赖云宗主防御法宝坚不可摧,在下实在没帮上太多忙。易圣女今日先是大展神威以法则之力阻击魔宗妖人,又指点在下踏出千丝万缕法阵。最后又是靠易圣女的琴音在下才能稳住心神,不致被忘年老魔笛音击溃。该是在下多谢易圣女才是。」 南宫紫霞与宁楠见了这一幕心中都喜不自胜。 若说从前林风雨大多还是靠着阴阳门的余威与南宫剑河的羽翼庇护,那么今日起他已正式加入修真界最顶尖修者的圈子,成为其中与所有人平起平坐的一份子。 简单寒暄了几句,此刻也不是说话的时候。 魔岛周边的黑雾在天盟阵法师的努力之下已被驱散,整座魔岛现出了端倪。 帐篷里早已由阵法师施法模拟出了魔岛的地形​​,浮在空中的光幕栩栩如生,与魔岛分毫不差。 林风雨对战略战术一窍不通,只是静静地打量着整座魔岛,不时回头看看随着西华魔宗退却,如今笼罩着整座魔岛的那只血红魔眼。 此刻他对谷元的怨气也减少了许多,不论老道士之前的做法如何可恶,这场大战毕竟昆仑派出力最多,且今日若无杏黄旗射住血红魔眼,战役结局不堪设想。 进攻魔岛的布置有条不紊,天盟大军随着帐篷里一条一条军令的发出,已将魔岛团团围困。 南宫世家之前一场大战做了先锋军人困马乏,于情于理不可能再打头阵,于是攻城先锋军换成了正天阁。 不过围困之后怎么打却让这干巅峰人物起了争执,有说立刻进攻毕其功于一役的,有说慎重行事,先行围困再徐徐图之的。 此刻已经传来了魔尊现身,带领玉面童老进攻出云山的消息。 两种说法各有各的道理! 主张进攻的表态对南宫剑河抱有充分的自信,在根基之地即使魔尊亲自动手也不可能一鼓而下,以其被西华魔宗到处牵制,不如集中力量拿下魔岛。 而且看西华魔宗各护法的实力,魔尊战力的恐怖可以想见,若是等他回来,胜负实在难料;主张徐徐图之的则说对西华魔宗的情报几乎等于零,贸然进攻魔岛绝非上策。 同样作为西华魔宗根基之地,不是短时间能够拿下的。 林风雨心神不宁,时不时和南宫紫霞交换着眼神。 照说蓝剑山庄已经做了充分的准备,以剑神之能不至于出什么岔子。 可是他总是本能地觉得,魔尊敢做下这手布置也绝对经过了深思熟虑,有很高的把握才是。 而且作为昔年不知天高地厚,亲身经历过孤身一人独闯庚金山庄这一白痴行为的家伙,自然知道根基之地的可怕。 另外还有一层意思,西华魔宗战败,不知道扶语嫣离去了没有…… 进攻魔岛终于还是展开了,不论是强攻还是围困,总得先打一打看看再说。 林风雨没有动手,原本被委派进攻魔岛西北角​​,却被他直接拒绝了:「南宫世家前来助阵是庄主的意思,一切要听谷元真人指挥。我阴阳门纯粹是来帮忙的谁的号令也不用遵守,这一阵我不想帮,不想打。」直接把谷元气了个半死。 其实他的意思所有人也很明白,蓝剑山庄正被西华​​魔宗围攻,此刻还是保存一些实力的好,何况一场恶战本来损耗就大,还要面对那个神秘莫测的魔尊,此时不抓紧时间恢复真元,还冲出去不是脑残么? 其实按着他本来的意思实在想不管一切赶回蓝剑山庄。 可是魔岛这里南宫世家少了巅峰高手压阵,万一出些什么变故实在难以应付。 既然南宫剑河把这里交给了自己,不得不按捺下心头不安。 至于蓝剑山庄的战场,也只好信任剑神的能为。 魔岛的进攻算是顺利,一层一层的防御法阵被天盟攻陷,眼看着再破开两层防护法阵,又将是惨烈的短兵相接。 林风雨面无表情地看着持续不断的法宝轰击在防御光幕上,爆炸声震耳欲聋,各色光华也映照得他的脸色阴晴不定。 此刻的蓝剑山庄,也该是这样一幅光景吧。 最后一层法阵终于裂开了一个口子,紧接着无数法宝轰击在这道口子上。 失去效用的法阵像是海潮一般褪去,现出了魔岛的原貌。 谷元真人的令旗在中军高高竖起,天盟大军密密麻麻朝着魔岛逼近。 与此同时,始终笼罩着魔岛的血红魔眼连眨了三眨,一股冲天的黑气从魔岛正中的火山口喷出,将魔岛与空中的魔眼连接在一起。 魔眼忽然射出一道浓烈的血光,一直占据上风的杏黄旗被这道血光一喷,轰然巨响之后竟然晃晃悠悠被打落两朵金莲。 杏黄旗庇护的范围顿时缩小了一圈,冲在最前的天盟修者被血光扫中,消失于无形…… 惊骇之下林风雨瞪大了双眼,眼前风景秀丽的魔岛自那道黑气喷出忽然变了模样,草木不生,热气蒸腾,岩浆奔流,整座岛屿变作一片死地。 若说眼前的景色让他吃惊,那么秦冰传来蓝剑山庄巨变的消息则让他骇得眼前发黑。 谷元也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 蓝剑山庄的下场如何于他而言并不关切,可是福源洞的叛变也让他胸口发闷脑门发晕。 他甩了甩头迅速让自己镇定下来,南宫剑河与魔尊互咬先让他们去,咽了口唾沫润了润发干的喉咙问道:「易宗主,这可是……?」 易天行深邃的目光带着一丝惊慌,又带着一丝狂热道:「魔界,想不到这座魔岛是魔界的入口!」 寸草不生的地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吞噬者神州世界! 血色魔眼的范围以扩大到百余里的距离,除了杏黄旗金光庇护之下,周围俱是血色笼罩的空间,犹如一片天幕。 林风雨靠近杏黄旗的边缘,血色让他本能地感到畏惧,此刻他必须回到蓝剑山庄,却被困在此地。 易天行闪身来到他身边道:「林小友要回援蓝剑山庄?」 林风雨斩钉截铁道:「我必须回去。」深吸了一口气就要冲出去却被易天行一把拉住摇了摇头道:「这样不行,我送你一程!」 「爹!」易落落阻止的语声有些​​惊慌。 易天行回头冷厉地瞪了她一眼道:「爹从不欠人情。」他手掐法诀,也不知使了什么秘法,竟然硬生生地在血色天幕中开辟出一条通道道:「快走! 」 林风雨也不多言,张开风雷二翅几个闪身便出了血色天幕笼罩的范围。 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中央金色杏黄旗笼罩之下的天盟大军,毕竟南宫紫霞与宁楠都还在里面。 同时他看见正天阁升起了一面八卦镜,养心殿祭起一尊金佛,碧云宗祭起一朵纤尘不染的白莲……各家各派再无任何保留,这是界面与界面的战争,这是神州与魔界的角逐…… 心头一宽,林风雨拼尽全力赶回蓝剑山庄。 他不明白为什么两位大舅子会背叛,不明白为什么连福源洞这等宗门也会投靠了西华魔宗,可是他已经预料了到了结果,南宫剑河一定会吞下轮回丹。 是反败为胜? 还是饮鸩止渴? 理性地知道会发生什么,可是不敢去想! 直到他亲眼看见南宫剑河伟岸的身躯倒下,泪水再也止不住滑落…… 魔岛之战终究是个不分胜负的结局,魔界借由魔岛吞噬神州大陆被天盟各派的异宝死死压住,目前仍然争持不下。 蓝剑山庄的弟子也第一时间撤了回来,面对着出云山满目疮痍,欲哭无泪。 林风雨终究回来得迟了,而且以他的修为战力,也不能对剑神与魔尊的巅峰之战有任何的影响。 只是他的归来阻止了重伤的魔尊与残废的玉面童老彻底覆灭南宫世家的打算,引兵退去。 南宫紫霞脸色冷峻! 林风雨想要宽慰她几句,大小姐却摇了摇头道:「我没那么脆弱。去唤长老们来议事!」想了想又点了几个名字,苍剑豪也在其中。 蓝剑山庄乱成了一团,哀伤,低落的情绪笼罩了这里。 林风雨心疼地看了看爱妻,知道她现在背负着多么可怖的压力。 这份压力甚至让她到现在还不敢流一滴眼泪,不敢去探望一眼同样重伤的母亲柳若鱼。 或许紧咬的银牙才能看出一点点她内心的哀伤。 议事的内容很简单,时间也很短。 出云山的基业几乎摧毁殆尽,如今的形势下重建几乎没有可能。 擎天之柱的倒下对南宫世家而言是毁灭性的,匆忙的重建只不过又是一个随时任由西华魔宗予取予求的靶子,如何寻找一处安全的所在休养生息才是当务之急。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没有头绪! 而当南宫紫霞提出接下来南宫世家的对外政策有何看法之时,长老与堂主们均默不作声。 南宫紫霞叹了口气道:「林风雨,你说该怎么办?」望向他的目光甚至有些无助。 林风雨道:「南宫世家再也损失不起,也不能再和任何势力对着干了。今日起,从心吧!」 从心的方案很快得到了通过。 满目疮痍的出云山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整理与安排,会议也就简单地结束了。 林风雨走出临时搭建的议事帐篷,苍剑豪一头雾水地跟了出来问道:「姑爷,从心是啥意思呢?」 林风雨心情不佳,被这一问更是变得恶劣。 其实长老与堂主们都清楚,只是谁也不好说出来,只能自己当这个坏人。 抬手给了苍剑豪一个爆栗怒道:「两个字上下写,什么字啊?」说罢甩袖暴走离去。 苍剑豪伸出食指比划了几下,也是咬牙切齿道:「我就靠了!他妈的这是只能认怂了。西华魔宗,老子跟你们没完!」 风雨情缘 , 林笑天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02集~第33章:母女并蒂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