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2集第31章 大婚之日

 
 第三十一章大婚之日   收服巫门极其顺利,林风雨身具祖巫精魂,欧益波等人心悦诚服地尊他号令 无有不从。   解决了苗疆,林风雨回到蓝剑山庄安心准备婚礼。悲剧的是完全插不上手, 就他那个不懂浪漫的木讷性子,能为婚礼出什么主意?最终还不是南宫剑河怎么 安排他就怎么照做。   无聊之下只好在山庄里到处逛荡,今天到百剑堂坐坐,明天跑长老堂蹭茶。 好在立下了兵不血刃收服苗疆的大功,南宫族人对他都极是欢迎。加上这种年轻 的天才修者,刻意交好也不算丢脸面。   这日在百剑堂正巧撞上了许玲儿。回庄之后二人便再未碰面,可是云雾山谷 的看护之情林风雨不敢忘,故意高声道:「玲儿妹子也在?苍剑豪呢?要不要大 哥帮你揍他。」许玲儿扑哧一笑:「平白无故揍人家干什么,只怕你这一揍玲儿 可就在庄子里无立锥之地啦。」也明白林风雨故意这么说,是告诉自己他并未忘 记了昔日的恩情,心里也是欢喜。   苍剑豪皱着脸闪出身形道:「姑爷,没来由怎地扯到我身上来了?」两人接 触不多,虽然略有情敌的意味,只是如今婚礼在即大局已定,这点小小的龃龉林 风雨还不放在心上。苍剑豪当然明白面对这位绝世天才,自己根本没本钱争,那 份子心思也就彻底烟消云散。   林风雨挤眉弄眼道:「没办法,昔日重伤承了玲儿妹子的情,她说要揍你我 就揍你。最多回头让你揍回来就是了。」他这种没半分架子,有一说一的性格很 受蓝剑山庄中低层弟子欢迎。加上六年前化名木枫加入百剑堂的事情也早已公开, 人人尽知能从西华魔宗逃得性命,多亏了这位姑爷的庇护。   苍剑豪也没大没小道:「那行,许师妹一句话,姑爷要揍便揍。只是揍完了 能不能请教姑爷几个问题?」林风雨正百无聊赖,当即精神大振道:「没问题, 走,先请我喝顿酒,有什么问题只要我知道,必不藏私。」整天和弟子们厮混在 一起打发难熬的时光,也没人去管他。除了南宫明礼说过一句:「姑爷,无规矩 不成方圆!咱们庄子上下尊卑还是要分的,别老这么没大没小跟苍剑豪他们喝得 烂醉,传出去了不好。」「还有什么传出去的?整个山庄还有谁不知道这些破事 儿。我就这样没办法。」林风雨心下腹诽,未来大舅哥的面子也不好削,只好应 付几句搪塞过去。   婚礼的日子越临近越是紧张。林风雨时常搓着手忐忑不已,心中又饱含着期 待。   只是他没什么其他朋友,伴郎除了莫非凡还得要一个。   这日又在百剑堂厮混,林风雨脸红脖子粗,拍着桌面怒不可遏对苍剑豪道: 「咱哥俩喝了这么多顿酒,你也从我嘴里套走不少秘法。怎么?请你当个伴郎还 不肯了?不过让你帮着挡挡酒,能喝死人么?」苍剑豪被伴郎二字吓得面如土色, 顾不上许玲儿在一旁笑得东倒西歪道:「我的好姑爷,喝酒喝不死人,当伴郎可 是要死人的!这……这……我当个酒保成不成?伴郎还是另请高明罢?」林风雨 瞪着眼睛搞不清状况道:「这里有什么玄机?」许玲儿当即阻止了苍剑豪道: 「苍师兄你可是知道南宫家规的,嘴巴严实些。难得姑爷抬举你,再推辞是不是 有些不够意思了?」还是这小姑娘贴心,多懂事。林风雨揪着苍剑豪往他手里塞 了个酒杯道:「这事你不答应也得答应,哪,喝了这杯酒就算你答应了。」苍剑 豪唉声叹气地喝下杯中酒,感觉这杯美酒怎地如此酸涩难以入口……   婚礼前夜,压床童子当仁不让地落到莫非凡头上——麒麟送子,多好的彩头。   林风雨一晚上睡不着觉,也不知道几位玉人现下怎么样了。   高阶修者无所谓一夜睡不睡的问题,次日清早林风雨便精神奕奕。打开房门 涌进来一堆婆婆妈妈,嚷嚷着讨喜钱。这有什么可说的?早早备好的极品灵石流 水价一般派发出去。   换上大红新郎装扮,爵弁,玄端礼服,缁衪纁裳,白绢单衣,赤色履,一身 喜气洋洋地装备停当。坐上新郎官特有的官轿,莫非凡与苍剑豪护卫两侧当先开 路,身后跟着五顶花轿,一路上香花引路仙乐飘飘,端的是气派万千。   行至诸女所住的迎亲院子,门口张灯结彩却是大门紧闭。   林风雨从轿子上下来,一眼就看穿苍剑豪喜袍之下全副武装。心里嗤笑也不 知道这小子得罪了什么人,迎个亲跟拼命似的。   一马当先便要上前拍门,一脸凝重如临大敌的苍剑豪抬手阻止,硬生生挤出 个难看的笑脸道:「姑爷大喜之日,这等事情还是我来打头阵罢。」林风雨也不 明有什么规矩,边上围着的蓝剑山庄弟子也是憋着笑一个个看热闹的模样。南宫 剑河事先也没交代什么,只是说道这一流程时同情地拍了拍他肩膀。搞不明白状 况,听伴郎的没错。   苍剑豪屏息凝神仿佛生死交关,足踏罡斗,踩着玄妙的步伐挨到门口,好一 会儿才下定了决心轻轻一推院门。   一声震天价的尖叫响彻出云山:「抢亲的来啦,姐妹们快打他们出去。」棍 棒落如雨点,苍剑豪已是小心翼翼依然抽身不及,身上挨了十来棍子被打得衣破 帽歪,地上还丢了只鞋踉踉跄跄撤了回来。   南宫家四十九名女子从院门口鱼贯而出,个个手持花红大棍一副誓死保卫的 模样。领头的是南宫紫霞的五娘沐怜花,背后跟着的都是南宫剑河的小妾或是南 宫紫霞的姐妹。   我去,怪道苍剑豪事前推脱,今日又是全副武装,这可是真打,棍棍到肉, 连大七剑阵都搬出来了?林风雨吓了一跳,冷汗顿时冒了出来。这到底是娶亲还 是玩命啊?   都是南宫家的家眷,还手要打肯定是不可能。还是苍剑豪旁观过数次这等阵 仗,事到临头缩也缩不回去,挽起袖子发号施令道:「我和莫非凡打头阵,姑爷 跟紧我们。」回头又是强装笑容道:「姑爷动作务必快些,在下还能保一条命在。」 笑得简直比哭丧还难看!   莫非凡见势不好缩了缩脖子想溜,被林风雨一把拽住顶在身前。开什么玩笑, 这里就你最能抗揍,小毛孩溜了老子还娶什么亲?   三个人一步三停慢慢挨过去。   苍剑豪红着鼓胀的眼珠大喊一声:「冲!」当先扑了上去,大七剑阵下什么 吞雷剑法都是放屁,只有以血肉之躯抵挡铺天盖地的棍棒,被一顿乱棒打得嗷嗷 大叫,棒影这一次又强了几分直如暴雨,也不知一瞬之间吃了多少下,立扑……   莫非凡化出本相驮着林风雨,吼一声便向院门冲去。饶是皮糙肉厚,也被打 得连连跳脚,待得屁股上又挨了一棍再也支持不住将林风雨掀翻在地下。   纵有墨麒麟挡棍,林风雨也不知道自己吃了多少记重击,只好双手护住头脸 莫让英俊的面容挂彩。墨麒麟倒也灵性,这一掀正好将林风雨掀翻在院口门槛上, 抓住千载难逢的良机,连滚带爬越过门槛趴在地上喘息。   沐怜花咯咯娇笑道:「想娶南宫家的女儿,可得让你爬着进去。」好赖算是 闯阵成功,南宫家弟子震天价叫起好来。   噼里啪啦,冲天的焰火与响彻不停的鞭炮五彩缤纷热闹非凡,更有弟子飞在 空中劈出七色剑光,喜气洋洋。   此时的新郎官狼狈不堪从地上爬起来,扶正顶上爵弁,扯平大红礼服。幸好 院子早已打扫得一尘不染,不曾挫锐。苍剑豪与莫非凡双脚打着摆子跟上,陪着 林风雨步入厅堂。   厅堂口又是一群莺莺燕燕堵住了讨喜钱,草木皆兵的林风雨暗舒口气,这关 好过。   可是掏尽了身上的灵石仍然不得过关。领头的女子叫做南宫紫雨,吃吃地笑 道:「新姑爷今日除了一身礼服,别的都不重要。不如除下里衫,姐妹们便放你 过去。」这叫什么规矩?回头向苍剑豪看去,他低头捂脸,摆着手示意照做。   林风雨没奈何就要施法除去里衫却被阻止道:「诶……自己动手脱,不能用 法术。」脱就脱谁怕谁,林风雨瞪着牛眼脱了个就剩底裤,露出健美的身形。南 宫紫雨不依不饶弹出一团迷雾遮蔽了胯下道:「这里也脱了。」林风雨闭着眼尽 量优雅地脱掉底裤这才过关,诸女前后环绕又给他披上喜服道:「赤条条的进来, 表明对咱家没有二心。也叫你知晓娶我南宫家女儿的难,今后用心疼爱莫要负了 妻子。」林风雨才明白还有这层意思,向诸女行了一礼道:「敢不从命。」只是 一层喜服遮挡身形,缺了贴身里衣不免裆下有些凉飕飕的漏风。   将秦冰,南宫紫霞,秦薇,宁楠和曹慧芸依次背上花轿,一行人又在震天锣 鼓声中回到新建完成的听风观雨阁。   新建的阁楼面积大了数倍,共有三进庭院。南宫剑河与柳若鱼端坐主位,大 管家主持婚礼。   依次揭下五女红盖头露出如花娇颜。历经艰难同娶五美,林风雨百感交集。   各种礼节一一而毕,南宫剑河笑道:「贺客都已达到,南宫世家不必拘泥礼 法,今日迎客就请新人们一同前往。」到了这里伴郎便可有可无,莫非凡身子骨 结实还没事情,苍剑豪早就扛不住,一副人之将死的模样不知道躲哪里躺着疗伤 去了。   人群簇拥着来到前厅,林风雨抬眼望去,端木恩赐,上官文辰等重要人物都 已到来。迎客弟子还急匆匆地跑来禀报道:「天魔宗主易天行已至,还请家主亲 自迎客。」南宫剑河领着林风雨出了厅堂亲自相迎,朝易天行拱手道:「易兄大 驾光临有失远迎,礼数不周万万恕罪。」易天行顺手递上礼单道:「南宫家大喜 之日,林道友又是新郎官儿,易某不告而来,南宫兄可别小气你家的好酒。」一 同入厅堂坐定,宾主尽欢。   酒过三巡,人人都有了些醉意。南宫家一名弟子高声道:「姑爷今日小登科, 却是同娶五妻。不知姑爷爱哪位夫人多些?」林风雨听了皱了皱眉,这种话听着 像是表达不满,意思是为南宫紫霞不值。其实南宫世家抱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少, 平日里不敢说罢了。喜气洋洋的时候说出来,大多数人都不会介意反倒有一问究 竟的想法。何况酒后的话,也当不得真,登时有一群人跟着起哄要讨个说法。   林风雨却从中品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眼角的余光瞥向南宫剑河,他也是 略有不喜。   大有深意地盯着说话的弟子,此时林风雨已是当世最顶尖的人物之一,摆起 谱来自有一股威严。只是话都说出来了,即使无视那名弟子,给五女一个交代也 是有必要的。幸好他虽然人木讷些,但也不乏急智。   林风雨施施然起身来到曹慧芸身前,当众深深一吻,还毫不避嫌吸出她的小 舌头在嘴里一品,又用手指在她唇瓣沾了一小点香涎放进嘴里,寓意相濡以沫。 曹慧芸身世最为可怜,一番作态自是表明毫不嫌弃,今后道路相扶前行。   拉过宁楠与她额头相贴眉目相对,又互相磨了磨鼻尖,同捧一副托盘。小魔 女他最是宠溺,今日起她也将为人妇,便是举案齐眉,互敬互重。   又来到秦薇身边从背后将她拥入怀里,四手紧握持着一支竹筷子,又将风雷 二翅伸展到极致,寓意比翼连枝。两人也是心意相通,秦薇秀面粉红心甜如蜜。   才望向南宫紫霞,大小姐早已知他心意,取出沐月琴二人相对而坐,同抚琴 弦齐奏一首《风雨》:「……风雨如晦,鸡鸣不已;既见君子,云胡不喜?」正 是琴瑟和谐。   秦冰媚眼中已含泪花,将她放在最后自是向世人宣告大妇身份。林风雨取下 爵弁,拉过六年未剪的长发,又勾出秦冰鬓角的柔云小心翼翼地扎在一起。正式 宣布这位是我的结发妻子,林家大妇,绝不因南宫世家权势有任何改变。   南宫紫霞,秦薇,宁楠与曹慧芸顺从地立在两人身侧,不争,不抢!   一番作为并未回答那个刺耳的问题半句,却鲜明地表达了自己的态度,众妻 爱意或有深浅,但林家人一个都不能少。   南宫剑河啪啪抚掌,家主带头没意见,族人也就跟着大声喝起彩来。   雄壮的声音响起道:「紫丫头的琴艺越发高妙了。倒是被个混小子生生搅和 了一曲绝世琴音。」南宫剑河大声道:「王老哥自家人快请进来,小弟不与你玩 那些虚礼。」一名中年男子落在厅前,眉若卧蚕,目蕴神光,五绺长须,飘飘然 有神仙之姿。这人没见过,林风雨心里却默然想起一个名字。   中年男子摆手打断南宫剑河话语,向林风雨伸出手道:「紫丫头要嫁人,问 过老哥哥没有?」林风雨恭敬笑着也递出手去和他一握,两人真元鼓荡一阵碰撞。 中年男子撒手笑道:「准了,配得上紫丫头。」接过南宫剑河递来的酒杯与林风 雨一碰喝干道:「别的我不管,今日之后不可再与紫丫头同奏琴音。」林风雨也 是笑道:「今日迫不得已方才献丑。既然王洞主有令,敢不遵从。」来人正是北 海梨花洞主王天翔,一名方外散修也是元婴巅峰修为,历来与南宫剑河兄弟相称, 极是交好。南宫紫霞的沐月琴便是他相赠。如此极品法宝赠与幼女,可见两家情 谊。今日若是硬要以伯伯的身份代南宫紫霞做这个主,南宫剑河都不好说什么。 林风雨叹一声,果然打铁还需自身硬。   宾主尽欢闹到入夜,将新人送入洞房,其余的事情就不是林风雨该关心的了。   抬起头望向天边的月钩,心中默想道:「语嫣姐,我也成亲了。不知道你嫁 给青丘国主……过得好不好……」收起心里纷乱的思绪,站在院子里很是为难。 同娶五美自然风光得意一时无两,可是今夜便让人伤透了脑筋。   思虑良久还是先入秦冰房门。喝过交杯酒,秦冰心疼地给他擦拭身上棍棒打 过的伤痕埋怨道:「看看你,非得一起娶进门把人给得罪了。下那么狠的手。」 林风雨嘴硬道:「这算什么?苍剑豪那小子到现在还爬不起来呢。林家不用管外 人怎么说,非要分个先后干嘛?」秦冰想起今日迎亲苍剑豪那慷慨赴义的模样也 是忍俊不禁道:「那今夜怎么办?不终究还要分个先后么?」说完便飞红了脸颊。   这事情也是苦恼,林风雨皱着眉头道:「这不正来请教冰姐姐么。内事林家 的大妇做主。」今日婚礼之上林风雨一番心意为她挣足了脸面,秦冰在他额头一 吻道:「早帮你想好了。今夜去陪着薇薇,紫儿和慧芸罢。这么些年杳无音讯, 她们想念你得紧。」林风雨并不满意道:「怎能让冰姐姐和楠楠独守空闺?」秦 冰羞红着脸道:「楠楠这些年一直和夫君在一起。她虽然刁蛮些,也知道分寸的。 我……我不像她们那么色。一晚上都忍不了。」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心里又哪会 不知秦冰贤惠总是为着他考虑,调和后宫第一件事不是立威,反倒是把自己摆在 最后,一副贤达的模样。她越是如此,林风雨越是敬重道:「跟着我那么多年, 总是要冰姐姐担心又是聚少离多。真的苦了爱妻。」话音一转又道:「今夜便依 夫人所言!不像她们那么色?为夫可打从心底不信了。明夜要好好讨教讨教。」 秦冰不知想起了什么,满面飞红道:「明夜,人家……和……楠……楠……一起 ……陪你。」说到后面细不可闻,怕林风雨又说话急急推着他出门去,关上房门 背靠着,只觉得浑身都软了……   林风雨在门外淫光大放,秦冰话声虽小,他却是听得一字不落。小腹中一股 热火怒腾而起,冷月,明星,再美的夜色也不及这一刻的惊喜!   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不知道三女今晚是怎样一种心情,或许在想,会先来 找我吗?或许在想,会不会又拉着我和哪位姐妹一起呢?林风雨心中淫笑,双飞? 三飞才是王道!   房事有想法,先找曹慧芸!打开房门,狐媚子略有些意外,先是再来个相濡 以沫,又喝了交杯酒,忍不住又来个皮杯儿。老老实实把想法说了一遍,所谓内 事不决有秦冰,房事不决问慧芸,这话不是没有根据。   狐媚子脸红心跳,低声对他耳语一番,林风雨露出「然也」的表情,又在她 脸颊重重亲了一口,手舞足蹈地出门去。   跑去宁楠那边喝完交杯酒,柔声安慰一番,小魔女一通埋怨:「白白人家对 你那么好,拉着妈妈一起陪你,还是要排在后面,哼!」原来是小魔女的主意, 就说秦冰那怕羞的性子,怎会提出如此大胆的想法,也不知废了多少口舌才说得 她答应。心下感动之际,宁楠推着他出了房门:「反正妈妈就向着你,仍是娇憨 的性子。   再找南宫紫霞,小色女正情欲满满,听说还要去秦薇房里不乐意地撅起了嘴, 掐着他的腰道:「特地最后去薇薇姐房里,就是想留着不出来了是不是?」林风 雨躲开两根力道十足的小指头道:「乖乖等着,片刻就回。」南宫紫霞眼珠子一 亮春水盈盈,勾着他脖子献上个香吻道:「可别骗人家,等着夫君回来。」轻轻 点了点她鼻尖道:「我去带她们过来,晚上一起。」不待南宫紫霞抗议反对,一 溜烟地出了房门。强行忍住回过头去瞧小色女表情的好奇心,推开了秦薇的房门。   昏黄的烛火,大红的嫁衣更增媚态,这个媚到了骨子里的女人托着香腮,似 乎满心期盼地等着夫君到来。喝过交杯酒,娇颜更增一丝粉红,玄阴媚体的甜香 已充满了整间屋子。   搂她入怀,温热的娇躯柔若无骨,嘴上恶狠狠道:「现在想求饶还来得及!」 秦薇娇嗔道:「别想那么轻易就让人家求饶。」不安分的大手一把抓住丰满的臀 肉,隔着丝缎剪裁的嫁衣依然能感受到它的弹滑。秦薇嘤咛一声,浑身的力气一 瞬间都被抽空软倒在夫君怀里。   再也无法忍耐下去,搂起秦薇飞扑到曹慧芸房内,一手一个将两位娇妻抱起, 迫不及待两步跨进南宫紫霞房间。那速度,简直不逊展开风雷二翅。   将二女扔上床,回身抓住惊呼的南宫紫霞,在抗议声中一振夫纲,将三女并 排放好。   南宫紫霞挣扎了一阵,完完全全的欲拒还迎,反倒被林风雨一把压在身下, 只剩口中埋怨道:「哪有如此荒唐的夫君,新婚之夜就这般乱来。」曹慧芸作为 始作俑者的狗头军师,因势利导贴在林风雨身后帮他宽衣解带,嘴上还调侃道: 「还是夫君知道心疼大家,谁也舍不得冷落。紫儿妹妹要是不着急,不如让姐姐 占个先。」南宫紫霞羞红着脸嘟着嘴,要或是不要都说不出口。   不知不觉,大小姐与曹慧芸也已年届三十,秦薇更是四十岁冒尖。   将三女的额头各吻了一吻,翻过身让南宫紫霞趴在自己身上,双手又分别搂 住秦薇与曹慧芸。   闭上双目深深吸一口气,三女各擅胜场的甜香温柔入骨,荡涤神魂,身心皆 醉。情动之下难掩心中愧疚之情。   四人紧紧相拥,林风雨问道:「又是六年,总是聚少离多。这些年你们过得 可好?」由于秦冰下的严令,诸女都是躲着他闭门不出,回来山庄之后甚至没机 会好好说过话。   「能好到哪儿去。夫君不在家,妾身们都心慌得很。」南宫紫霞叹息了一声。 虽是新婚之夜,林风雨不想避讳,三女就你一言我一语,将六年来的点点滴滴细 细述说。   噩耗传来,在云雾山谷遍寻不着林风雨的踪迹,诸女日日以泪洗面。还是柔 弱的秦冰率先坚强了起来,紫儿还在闭关,她便担起了家中顶梁柱的职责。   日子一天天过去,林风雨杳无音讯,蓝剑山庄里也不时有些流言蜚语,对林 家无寸尺之功,却得到南宫剑河的关照颇有微词。秦冰严令家中不得与山庄弟子 争吵,南宫剑河也多次怒斥这种论调,可是林家多少都受到些白眼。   直到四年前南宫紫霞出关之后,才与南宫剑河一同公布了林风雨化名加入百 剑堂,从魔宗手里救下百名弟子的事情。自此这一说法方才偃旗息鼓。   秦冰统领林家后宫井井有条:曹慧芸主打外事颇得南宫剑河认可,时有些岭 南门派的交往让她随行;秦薇阵法之道天赋高绝,一道八门玉香阵竟可困住南宫 剑河半个时辰,当然,那是剑神不用蛮力破阵的前提。即便如此也已骇人听闻, 直接被点名参与岭南各地防御法阵的布置;秦冰协助柳若鱼打理山庄产业,堪称 强助;南宫紫霞在山庄里更是换上了新妇装扮,表明自己无论夫君生死,都是林 家的人。   林家才在蓝剑山庄里真正站稳了脚跟。如今秦冰的修为仅比宁楠稍逊半筹, 秦薇卡在第二层巅峰境界,也是冲关在即;曹慧芸闲暇之余日夜苦修,也修到了 《阴阳大法》第二层中期;至于南宫紫霞的天生凤体,元婴中期巅峰的修为在云 雾山谷一战体现得淋漓尽致。   林风雨静静听完三女的述说,一声不吭将她们翻了个身在床上趴好。先从曹 慧芸开始揉捏着她的玉背。情深意重不知如何出口,便为爱妻按摩服侍聊表谢意。   曹慧芸轻阖着狐媚的双目很是享受,爱郎的手掌轻重适宜,让自己周身舒泰 极是享受。而双掌抚过乳尖臀丘,那种六年不见的感觉更是让她情动不已。南宫 紫霞自也是如此,大小姐想保持矜持倒也不急不躁,安心享受爱郎的服侍,等待 着梦寐以求的一刻。   待服侍到秦薇可就不得了啦,玄阴媚体一碰就着,林风雨只是推拿着后背经 络,她便舒服得直哼哼,声音又娇又腻。被男子浓烈的气息一裹,胯下带着奇异 骚香的春水更是涟涟而出。   林风雨见她如此敏感,玄阴媚体本就需求量大,修习功法又需阴阳调和,也 不知这六年怎生熬过来的,遂打趣问道:「三位爱妻老实交代,这几年夫君不在 家是怎生渡过漫漫长夜?」三女同时红了脸忸怩着不说,林风雨一看就有异,自 然不会怀疑娇妻给他带绿帽子。但若说秦冰和曹慧芸能做到清心寡欲他还相信, 毕竟秦冰性子便是那般,慧芸么见识得多了估计也知道克制。南宫紫霞那个内媚 闷骚的小色女,秦薇更不必多言。好奇心顿时大起,一本正经道:「快快老实交 代,否则今夜家法伺候。」最终南宫紫霞从储物戒里取出件假阳,正是闭关之前 赌气时那一只。林风雨眼尖神识又强,指着储物戒道:「还有,都拿出来!我都 看见了!」南宫紫霞嘟着嘴万般不情愿,又羞不可抑。还是秦薇和曹慧芸更明夫 君床上心意,大大方方又从自己储物戒中掏出一根双头假阳。   林风雨顿时窒息,脑门子里热血上涌。在妖国里月华与伊丽丝也曾时常表演 二女之戏,可那种肉欲的发泄怎能与眼前心爱的娇妻相提并论?   飘眼一瞪曹慧芸,定然又是这狐媚子出的鬼主意。狐媚子也不否认,反倒示 威似的一把搂过秦薇,四瓣香唇贴在一起……   林风雨看着二女香舌纠缠着互相宽衣解带,两具胴体一者苗条修长,一者丰 满火辣,这是要人命了!可是,我喜欢!   果然知我者慧芸!   玄阴媚香一泄,屋子里骚香满溢,四人均是情动不已。不得不说曹慧芸还是 有心计的,拉上秦薇行起助兴之事固然是她更放得开,既要讨夫君欢心当然要彻 彻底底。也因为紫儿这几年对林家不离不弃真心实意,新婚之夜便让她占个先。 或许还有个小心思,林风雨兴动起来或许更快将紫儿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转而宠 爱自己更久呢?   龙精虎猛的男子汉此时除了精虫上脑还能有其他想法?耳听二女吻得唧唧啾 啾倾情投入,林风雨也是三下两下将南宫紫霞扒个精光,吸过嫩舌品尝得分外香 甜。   大小姐也已情动,那熟悉而久远的浓郁气息,温暖坚实的怀抱,还有顶在小 腹上的粗大火热。六年来的香闺春梦,还有与秦薇曹慧芸的假凤虚凰,哪有这一 刻真实?哪有这一刻令人意乱情迷?   双手套住肉棒,炙热的温度从手心直窜心头,南宫紫霞呼吸急促双颊酡红。 好容易挣脱林风雨的纠缠按他躺下道:「夫君快躺好容妾身服侍。」大小姐要行 妇道更是一种别样的享受,林风雨安心躺好,细细感受肉棒被紫儿纳入温热的甜 嘴儿之中轻嘬重吸,灵巧绵软的香舌扫动在龟菇之上更是分外销魂。   双手下探握住南宫紫霞两只玉乳揉捏把玩,入手香滑如丝缎。目光所及却是 秦薇与曹慧芸正一上一下六九交错着身子,曹慧芸长舌卷住秦薇颤抖的豪奶挑逗, 她的尖笋乳丘也正在秦薇嘴边被吃得香甜。   入目尽是丽色无边的淫靡,膨胀到极致的肉棒又陷入在细嫩的口中,被温柔 细致的吞吐服侍得舒舒服服的,林风雨仿佛身在天堂。   大小姐闷骚内媚,床笫之间无一不敏感,无一不喜欢。林风雨也是让她掉了 个儿,细品六年不见的蝶翼花唇,情欲的春水浓黏丰沛,香甜如蜜,再用舌尖逗 弄那颗粉嫩的肉蒂儿。   南宫紫霞难耐地扭动着身体,在林风雨腹部压扁的玉乳不停地揉搓,吞吐着 肉棒的香口时不时停下喘口气,似是下身的快感无法抵抗意乱情迷。   娇妻已兴动,鲜嫩的蜜壶更是空寂多时。扶起南宫紫霞的身子,示意她自己 坐上来。   一手扶住朝天的肉棒,一手分开迷蒙的肉花对准销魂洞口缓缓坐了下去。那 滚烫的火热入侵敏感的花穴,密布的肉芽被虬筋深深刮蹭,南宫紫霞颤抖着身躯, 花肉被刺激的一张一缩,口中发出销魂满足又难耐的吟哦声,欣喜又幽怨,如泣 如诉。   肉棒插入过半,林风雨忽然一挺腰杆狠狠刺入,让南宫紫霞一声惊叫浑身瘫 软倒在他身上,顺势紧紧搂住柔软的娇躯轻吻耳垂。   「紫儿,夫君回来了。又进到你身体里去了。」「嗯!」「大不大?」「很 大。好像,更大了。」「烫不烫?」「都要把人家烫死了。」「舒服么?」「好 舒服,夫君,快好好疼紫儿。」娇妻相邀动力十足,两人胸腹相贴吻在一起,林 风雨双掌捧住隆臀,轻轻抽送两下让久旷的身躯略作适应,随即重炮叩关狂抽猛 送。   忽如其来的刺激让南宫紫霞身心俱畅,神魂皆美。巨龙喷射着火热的呼吸, 在自己敏感的花穴里窜进拔出,扫刮着娇美的花肉,抽紧箍住的肉芽被它冲击得 东倒西歪,含苞待放的花心更是被连续不断地重击。她香口被紧紧吻住,只得在 鼻腔里哼哼着又媚又腻的呻吟。朝思暮想一朝如愿以偿,情欲爆发得更加炽烈。   南宫紫霞嫩藕般的玉臂紧紧搂着林风雨,拼死拼活地摆动翘臀上下套动着迎 合,狂涌的春水花蜜顺着抽插喷洒在腿间。每一次顶送又是如此剧烈,上下摇晃 的身姿让紧贴着爱郎胸膛的乳珠反复磨蹭,透体酥麻。   天仙般的美人儿在自己身上娇喘低吟,蕴含着满满思念的情意似乎也从胯下 结合处传递向两人。   双臂回环紧紧搂住一抹纤腰,让南宫紫霞挺翘的丰臀更加翘起,松开她的香 口头一低含住一只玉乳,大幅度挺动腰杆,誓要让娇妻六年来的空旷寂寞一扫而 空。   南宫紫霞就像一只大海波涛中的小船,无力抵抗地被抛起落下。娇挺的玉乳 陷入一张大口中被啃咬舔舐,仿佛坠落深渊,敏感的肉芽承受着爱郎掀起的狂风 暴雨填满无边的欲壑,呻吟之声带着哭音如泣如诉。   快感来得如此迅速,如此汹涌,就像压抑已久的火山,爆发出来无可阻挡。 南宫紫霞浑然忘了身边的一切,只想插进身体沟壑里的肉棒插得更深,更猛: 「夫君,再深一些,再重……一些……紫儿好想你……好想……夫君这样……狠 狠地插……狠狠地肏……让紫儿……飞到天上去……」迷迷茫茫的,觉得魂儿也 要飞了起来,似乎全身只有被塞满的花穴那么一个点有着落。   当那个点遭遇了连续的撞击,熟悉又万分期待的一刻终于到来,喷射着春水 的花心又钻入了细小的马眼被紧紧夹住。最敏感之处受此刺激,高潮更增一分热 烈火辣。汩汩而出的春水之下,南宫紫霞美目之中亦是泪水决堤……   激情又温馨的一战过后,南宫紫霞伏在林风雨怀里娇羞无限。温存了一会儿, 大小姐聚音成线道:「别老陪着我,快去她们那边。」林家的媳妇便是这般贤惠, 林风雨心中感动,却不依不饶地又狠狠抽送了两下,让南宫紫霞娇嗔不依。   一方面是调戏紫儿一番,一方面也是旁边的二女太过淫靡,没有吃饱的小兄 弟被勾引得昂然狰狞,饥渴难耐。   放开大小姐,此时秦薇与曹慧芸正同含着一根双头假阳厮磨,丽色无边。林 风雨一个虎扑,操起大肉棒便钻进了秦薇敏感的后庭菊花…… 【本章开始,本书会落后龙坛书网一周更新。书友们如果要追最新章节,请移步 龙坛书网。不知道地址的可以Pm我,麻烦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