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2集第22章 威慑群妖

 
第二十二章威慑群妖   明月的法则之力与山河印的煌煌天地之威不可同日而语,却胜在距离太近。 林风雨其实一直心中暗自提防,仍然躲不过这近距离的明月法则。   月华夫人又朝明月虔诚跪拜,双手合十喃喃道:「先祖在上,月华实是没有 办法才得罪贵客,还请先祖宽恕月华之罪。待我族危机过后,月华再以肉身向先 祖请罪。」跪拜祈求完毕,月华夫人站起身来似是不放心,向林风雨四肢一弹, 四只铁箍又将他手脚困住。   林风雨虽惊不慌,一边慢慢感应身体真元,一边说道:「宫主,在下自问没 有得罪之处,为何如此相待?」月华夫人神情痛苦,似乎内心极度挣扎道:「此 非月华所愿,林世兄到了阴曹地府切莫责怪。两位妹妹月华自会好生相待,绝不 加害分毫。」林风雨默运丹田真元,北极星光急速闪动,又问道:「宫主准备如 何处置在下?」月华夫人抬头望月,又在庙宇四周布下一个隔音阵法道:「月华 会吸尽林世兄纯净的真阳之气,助月华突破修为,救全族于火坑之中。」忽然面 色扭曲,一张如花俏脸变得狰狞可怖,恶狠狠地道:「事已至此不必多言,快把 你的真阳之气献给本宫。没有时间了!」林风雨淡淡道:「宫主有本事,就请自 己来取。」心中却是大怒,好个妖妇,竟敢像紫儿姐姐一样要来强奸我。   月华夫人褪去华美的宫衣,露出雪白丰腴的胴体,波峰溪谷浑然天成,倒让 林风雨气息一窒。方才林风雨胸有成竹的语气让她略有困惑,可是事已至此无暇 他顾,她挺起高耸的双乳跨坐下来,掏出林风雨的肉棒在蜜穴处磨蹭。   林风雨纵然全力控制真元,美色当前肉棒依然不争气地峭立朝天。月华夫人 脸上一阵痛苦扭曲忽又浮现出惊喜的媚态,口中喃喃念道:「好痛,好粗,好热, 好精纯的真阳气息,虽非先天真阳,也已足够本宫所用。」在磨蹭中花房渗出带 着淫骚的汁液,随着月华夫人下蹲的动作一点一点吞没肉棒。   月华夫人紧致的腔道之中带着一股奇异的吸力,紧箍腔肉,配合着法则之力 竟然将林风雨丹田中的真阳气息一点一点吸去。而在硕大火热的肉棒进出之下, 月华夫人也是媚态尽显,白光光的滑嫩肥臀上下翻飞,湿淋淋的艳红肉穴吞吐巨 棒,发出扑哧扑哧的声响,淫态横生。   她口中发出快美的娇吟,硕大的双乳如同装满浆液的皮囊,随着身躯晃动之 际时不时咣咣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肉响。   林风雨真元被闭锁于丹田,肉棒传来的感觉亦是舒爽难当,只觉得妖妇肉穴 奇紧,强劲的吸力更是让他忍不住要一射如注。却知道妖妇正在采集阳气,若是 射出精液必然要活生生被她吸成人干。生死存亡的时刻,林风雨意守丹田,尽可 能延缓真阳之气的逸散,北极星疯狂转动。   这已是他第二次面对法则之力,不复在山河印之下的惊慌失措,束手无策。 这道奇异的明月法则竟然慢慢地与丹田内混沌迷蒙的北极星相合,仿佛夜晚时分 明月当空,却总有星光相伴。明月法则闭锁丹田,却在不知不觉中被北极星暗暗 吸纳,原本空洞的北斗七星在这股力量充实之下,亮起一点点微弱的光芒。   不知是月华夫人沉浸于肉体的欢快,还是无力掌控明月法则,完全没有查觉 到林风雨的变化,甚至供奉的那轮明月光芒忽然一暗都没有发现。   随着月光一暗,明月法则之力通灵一般发现有异,自行扩张了一圈不敢紧贴 丹田,露出一丝缝隙。林风雨大喜,腰腹已然恢复知觉。在明月法则隔绝庙宇, 这片天地莫名的庞然伟力效用大减之下,道心之中原本高人一筹的神念也可略微 放出。   他凝神静心,尽力压制下身传来的快感,耐心等待反击时刻的来临。   月华夫人身躯的耸动越来越快,口中发出失神的呻吟:「好贵客,你的肉棒 好粗好大……让妾身舒服死了……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妾身快要泄了……快要 飞了……贵客……快快射给妾身……把妾身的花道灌满……射的妾身要死掉……」 林风雨紧抽心弦,眼前白花花的丰腴肉体实在太过诱人,又无法运转阴阳大法闭 锁精关,忍耐许久也是射意满满。忽然月华夫人一声高亢的呻吟,原本紧箍的蜜 道连连抽搐,花浆翻涌。   林风雨心知妖妇已是高潮泄身,千等万等就是这一刻,用浑身力气狠狠向上 一耸腰杆,肉棒带着炽烈的火热直窜蜜道最深处,顶得妖妇一声带着哭音的呼号。 艳白的肉体像被一瞬间抽空了浑身力气,缓缓软倒在林风雨身上。二人胸腹相缠, 额头相贴。   此时林风雨一身精纯浑厚的真阳之气已被妖妇吸走五分之一,即使妖妇幽幽 的体香从鼻尖窜入,依然怒发如狂。庞大的神念从识海爆射而出,顺着交贴的额 头侵入妖妇道心之中。   令他意外的是,妖妇空有元婴初期的修为,神识却聊胜于无,简直连宁楠都 不如。这可真是意外惊喜,想来也是那股庞然伟力的压制之下,百妖国里神念无 法修行。林风雨强大的神念轻松压制月华,虽然身躯依然被法则之力压制,二人 神念相交,林风雨气势汹汹道:「我数三下,放开我身体禁制,否则立刻毁你道 心,大不了玉石俱焚。」随即在她识海里一通乱搅,月华夫人识海翻波震荡不已, 当即脑门一阵剧痛,几欲晕去。   其实此刻林风雨已给妖妇神念下了禁制,心念一动之下便可让她乖乖就范。 只是法则之力何等繁杂,保险起见还是让妖妇自行解除为妙。也是看这妖妇如此 紧张族人,确信她不敢与自己玉石俱焚,拿住了痛脚。   月华夫人识海里传来信息连连求饶:「月华不知好歹冒犯了大仙,还请大仙 看在朝月宫危在旦夕,饶了月华一条贱命吧。」林风雨压根不理,直接数道: 「一!」月华夫人识海震动,似乎扔在犹豫。   林风雨冷笑一声,神念又是一顿重重的搅动,月华夫人如同被一根长鞭狠抽 脑髓,疼得面无血色,汗如雨下。林风雨施为一番又声色俱厉道:「我改主意了。 三下,破你识海,留你道心,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二!」识海与道心紧密相 连,识海被破道心留存不致丧命,却必然一身功力尽散,形如废人。月华夫人若 是死了反倒一了百了,但想到自身失去功力之后,被四族协同欺侮的惨状,登时 打了寒颤求饶道:「大仙饶命,月华这就撤去禁制。」林风雨这一下把握极准, 仅仅是略微知道些百妖国的纷争,便直接捏住了软肋。   林风雨警告道:「最好不要耍花样,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月华夫人许 是被吓得怕了,又或者忌惮林风雨强大的神识,乖乖撤去明月法则之力,又想收 回箍住手脚的铁环。   林风雨身上一松,立刻运转双修大法,真阳透入制住妖妇丹田,将被吸取的 真阳硬生生地抽回。月华夫人丹田受制动弹不得,身上充沛的真阳之力如潮水般 退走,连着一身妖元真阴也是如大河决堤,泛滥倾泻,吓得连声求饶。之前想把 林风雨吸成人干,此刻反遭此命运,也是报应不爽。   林风雨吸回真阳,立刻腾跃而起,箍住手脚的铁环脆如薄纸,一扯便碎,顺 势一脚踢倒妖妇赤裸惹火的娇躯暂不理睬。   运起神识内视己身,不但伤势恢复了大半,丹田吸收了明月法则之力,北斗 七星亮起微弱光芒。虽不能与遥相呼应的北极星相提并论,也让他修为大涨,真 元更加充盈。   抬眼一瞪,只见月华夫人吓得簌簌发抖的身躯跪伏,连头都埋在地上,含混 不清地连称饶命,恭敬如同前夜朝拜满月。妖妇这般姿势,白嫩的肥臀朝天耸起, 腰臀结合处还有个深色的鞋印。想是方才暴怒之下被踢得甚重,剧痛难忍与惊慌 失措之下身躯剧烈颤抖,悬吊的硕乳与丰肥的臀肉晃个不停……   林风雨真阳满溢!之前败在慕容千罡之手还受重伤,多日来本就心情郁闷至 极,此刻差点被妖妇吸成人干,更是暴怒。丹田真阳一冲,心头冒起一股燥热的 邪火,两步跨到妖妇身后掰开白光晃眼的隆臀。只见茂密的耻毛尽是一片雪亮的 纯白之色,更映衬得丰满成熟的蜜穴娇艳如鲜花,林风雨邪火难熬,面对妖妇也 无半分怜惜,操起高耸的肉棒狠刺而入。   月华夫人颤抖更加剧烈,脸上露出惊骇与欢愉交杂的神情,不知是肉壶之中 满胀的快感更强,还是之前被抽吸真元的惧怕更多,只是口中含混不清道:「呃 ……大仙……还请宽恕妾身……不识好歹……饶了妾身……一条贱命罢……唔… …啊……好深……大仙饶命……」林风雨邪火如狂根本听不进去,只知一味将肉 棒在蜜道之间抽插。妖妇丰肥的白臀柔软如绵,每一次重重插入之下,两瓣大白 肉都被结实的腰腹挤得向外侧分到最开,随着肉棒的退出臀瓣犹如装满汁液的皮 囊向内一合,「咕咚」一声撞在一起,夹杂着林风雨插入之时小腹撞击白臀的 「啪啪」声,肉棒摩擦布满汁液的「咕叽」声,分外淫靡。   月华夫人脸上的表情说不出是哭是笑,她双眉紧蹙,修长微翘的睫毛轻颤如 蜂鸟的翅膀,紧咬着牙关,似乎在忍受巨大的痛苦。可是迷蒙的双眼,向上弯起 的唇角,求饶之际发出的妖媚淫声,分明诉说着肉体的欢愉。   林风雨并未运起阴阳大法,但觉这妖妇肉孔紧缩,腔肉也是绵软如泥,大异 家中娇妻。兴起之时摇摆腰杆,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这一下却苦了月华夫人, 樱口张大如同即将窒息的鱼儿,下身粘腻的汁液更是倾泻未停,不知是欢愉还是 痛苦的呻吟声从喉咙最深处发出,带着一丝嘶哑。   肏弄了一炷香时分,林风雨被销魂的肉壶逼出射意。对这要把他吸成人干的 妖妇实在半点好感也无,纯粹为了发泄内心燥火,也不忍耐狠狠一挺腰挤开水臀, 顶住花心便是一顿潮水般的喷射。月华夫人被一通粗暴的发泄折腾得气息奄奄, 肉壶之中仍是一阵紧缩,也泄出淫汁。   燥火稍减,林风雨一屁股坐在左侧椅子上喘息。月华夫人跪趴在地不敢稍有 动作,以头顿地仍在求饶。   林风雨本非残忍暴虐的性子,发泄了一通也冷静下来。见妖妇一脸凄惶,心 中略微升起一丝不忍,淡淡道:「滚过来。」初次行此强奸之事,又是在妖族庙 宇之中强暴族长,心头也有一点变态的快意。   月华夫人跪地膝行到林风雨面前,抱着双腿亲吻鞋面。他本就性子随和不耐 礼节,此时皱了皱眉头。转念一想,妖族本就崇尚强者为尊,百妖国闭锁三千年, 更是充满了丛林法则,也就随她去。   月华夫人卖力讨好,战战兢兢等着林风雨发话,窒息般的沉默之后,终于传 来他冷冷的话音:「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她心弦一抖,声泪俱下道:「大 仙,妾身此前并无半句虚言。初见大仙那夜确是以本族秘法沟通先祖,先祖指点 大仙所处的方位,又屡次郑重嘱咐务必好生相待,方能解朝月宫危机。妾身本是 一番好意迎大仙回宫,又悉心照顾宁仙子,真是全心全意……」林风雨打断道: 「给宁仙子的七香丹,可有做手脚?」又一把扯住妖妇秀发拉到眼前恶狠狠道: 「给你机会说话,千万莫要骗我,后果你朝月宫承担不起。」再一甩螓首将她按 回地面。   月华夫人当即指天发誓道:「月华若有半句虚言,即刻死在雷霆之下。」修 道之人一般不轻易发誓,林风雨略放下心道:「继续说。」妖妇接着道:「初见 大仙之时,妾身已感受到大仙身上从未见过的精纯真阳之气。可又失望大仙身受 重伤,一身功力仅能发挥两成。大仙莫怪,妾身只是据实而言。」林风雨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一身功力仅剩两成?」妖妇又吻了吻他的鞋面答道:「我族天赋 便是岐黄妙术,大仙身上之伤妾身一看便知。当日妾身怀着满腔希望,见大仙重 伤,非短时间能复原,又……又失望得很。大仙莫怪,大仙莫怪。」林风雨烦躁 道:「让你说便说,啰嗦什么?」月华夫人赶忙连连磕了几个头,壮着胆子道: 「妾身日前的修为也是突破在即,见大仙真阳纯净又是重伤之身,便起了些歹念, 想要夺取大仙真阳突破修为,换取朝月宫一线生机。又顾忌先祖嘱咐,极是矛盾。 但无论怎么说,先祖之言不敢忘,只得先迎大仙回宫。」林风雨这才明白,当时 这妖妇奇怪的眼神到底意味着什么,又问道:「夜里你让人在房外窥视,又是何 意?」月华夫人被这一句吓得不清,求饶道:「妾身冒犯大仙,罪该万死。实是 我族危在旦夕,妾身……已知……已知大仙与两位仙子并非兄妹关系,刻意…… 刻意安排一间屋子。只想夜间大仙与两位仙子欢好,藉由阳精确认大仙真阳之力, 并非有什么歹意!不想被大仙识破。」顿了一顿,见林风雨没有回音,月华夫人 接着道:「日间为宁仙子疗伤,实是诚心诚意。妾身耗费真元炼制七香丹殊为不 易,知大仙信不过妾身,本想通过七香丹换得大仙好感与信任,再为大仙炼制丹 药医治伤病,以求得大仙出手相助。大仙真阳之火纯净浑厚,妾身本事欣喜至极。 不想四族忽然逼上门来,只给妾身一夜的时间,天明便要动手。妾身炼制七香丹 真元大损,更加无力抵挡!大仙又是伤重之身,恐也难……难挡四族族长之力。 实在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想要吸取大仙真阳,殊死一搏!」林风雨将她所言 细细想了一遍,倒没什么不合理的地方。可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随便几 句话就能骗取信任。略一思量道:「我可以不杀你,但有个条件。」月华夫人精 神大振,连连磕头道:「多谢大仙不杀之恩,多谢大仙不杀之恩。」林风雨皱了 皱眉道:「哼,先别急。你这妖妇想要害我,信你不过。若要保命就放开神识, 我要给你下奴印。」奴印是一种神识相连的奴役方法,条件苛刻。为主的一方神 识要强过为奴的一方,另一方面为奴的也要心甘情愿放开神识,过程中不可有丝 毫的抵抗。若是为奴的不愿意,为主的要强行下奴印最终结果就是识海破碎,和 直接杀了他也没有区别。当然回报也很丰厚,为奴的一方不但潜意识里绝对服从, 若是有任何剧烈反抗的举动,奴印立刻发挥效用,不免识海破碎一命呜呼。   月华夫人脸上阴晴变幻不定,似乎陷入两难。林风雨好整以暇随她去想,掏 出探灵罗盘,和许玲儿联系问明了宁楠的情况,得知伤势持续好转放下心来,又 说自己和宫主有事要处理,放心。   回过头来,月华夫人深吸一口气,又是以首顿地道:「大仙请恕妾身斗胆, 若是妾身甘心为奴,大仙能否出手相助朝月宫脱离火坑?」林风雨本就有这个意 思,不管怎么说这妖妇尽力帮助宁楠,他恩怨分明,这个恩情还是要还的。可是 现下是什么情况?顿时不爽道:「死,或者为奴,在你。之后怎么做,在我。你 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吗?」随着修为渐长,眼界渐宽,似乎脾气也大了起来。   月华夫人狠狠咬了咬牙道:「月华心甘情愿为奴,还请大仙垂帘朝月宫一族, 救我等出苦海。」说罢放开神识,闭目等待。   林风雨划破指尖滴出鲜血,凌空画了个符印,又注入神识在内,手掌一挥从 妖妇眉心打入。月华夫人只觉得识海翻腾,一股沛莫可当的神识霸道地入主道心, 在识海空中如烈阳高挂莫可逼视,生不起任何反抗之心。   林风雨才满意地点点头,片刻之后月华夫人回过神来,恭恭敬敬又磕了个响 头,甜甜地道:「月奴多谢主人宽恕之恩。」目的达到,林风雨放下心来。见妖 妇云鬓散乱,额头破皮出血,白皙肉体之上浅黑的鞋印刺目得很。此刻已给她下 了奴印,之前那笔烂账算是一笔勾销,心头还是传来一丝不忍心。   拉起月华夫人道:「坐下来说话。」月华夫人躬身道:「主人在此,月奴不 敢坐。」那乖巧的模样,简直比曹慧芸在床上还要百依百顺。躬身之际一对豪乳 垂下,惹得林风雨又是一阵邪火烦躁。   他本来就心烦这些礼节,眉头一皱微怒道:「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废话那 么多干嘛?」主人发怒,月华夫人识海顿时一痛,不敢违抗,在椅子上落下半个 屁股侧身而坐。   林风雨看这毕恭毕敬的样子,无奈摇摇头道:「百妖国是什么情况,四族又 为什么要逼迫朝月宫,说给我听听。」月华夫人道:「百妖国自三千年前被大能 以阵法困在山谷,世代居住于此。近两千年来就以五族最为强盛,统领百妖。近 五百年来朝月宫人才凋零逐渐势弱,本与花影宫结为同盟才能勉强站住脚跟。可 是近日里神木林洞口又到开放之期,原本该由五族平分名额。不知道另三族给了 什么好处,花影宫撕毁盟约,步步相迫要将朝月宫瓜分归顺四族,否则满门屠灭。 月奴前夫身故之后独力苦撑多年,实在是无力抵抗。」林风雨问道:「神木林洞 口是怎么回事?」月华夫人道:「主人当日正从神木林走出,那颗苍天巨木下方 有一处神秘的洞口,每三百年开放一次。众妖进入各有奇缘。近日里神木林频频 异动,又将到开放之期。」林风雨皱眉想了一想,又问道:「四族呢?又是些什 么名堂?」月华夫人面露痛苦道:「四族在百妖国日渐强盛,花影宫是五毒花蝎, 宫主唤作伊丽丝,一身剧毒无法抵抗;圣元天是火狮精,宫主施灵逸已修成三头 火狮,传言这一族修为到了最高处可修成九头火狮;曜角潭是巨蛟天蛇精,潭主 唤作奢华仓,已修出顶门两根龙角;朝月宫族人最怕的是天奎宫,宫主唤作肖朗, 原型是啸月天狼,实是我族天敌。肖狼主还要逼迫月奴与女儿委身于他,主人要 为月奴做主啊。」说罢哭的嘤嘤切切。   林风雨心中一软安慰道:「好啦好啦,别哭!反正困在这里也没个鸟事情, 伤好了活动活动筋骨也不错。」另一方面也想着收服百妖国,要寻找脱困的道路 也有更多的人手。   月华夫人大喜之下又是连连磕头道谢。林风雨一把将她拉起道:「以后没事 不用磕头,我不喜欢这些。」拉扯之下妖妇绵软的身躯又是一阵乳波臀浪,心动 之下又是童心大起问道:「那四族都是些洪荒异种,朝月宫却是什么种族?能与 四族相抗多年?」月华夫人感受到主人的冲动,脸红道:「月奴本体是拜月玉兔, 也是洪荒异种。可惜不擅正面搏杀,倒是对岐黄之术颇有天赋。」林风雨露出恍 然大悟的神情,怪不得朝月宫的图腾全是满月,这妖妇一身雪肉连耻毛都是白的, 身躯又柔软至此。不禁探眼瞧向她臀后,好奇地寻找毛茸的兔尾。   或许是得到林风雨承诺出手相助,又或许是明了主人意动不敢反抗,月华夫 人转过身体,撅起雪团般的大白屁股羞羞答答道:「月奴得主人垂怜相助,感恩 至极,恳请主人享用月奴的身子。」回首又是一记媚笑。   林风雨被勾得邪火又窜,但见妖妇丰满的臀肉左右摇摆,尾椎骨处慢慢生出 一丛软毛,变作一只绒球般的兔尾。   「兔女郎?」林风雨狠狠抽了抽眼角。半人半妖的姿态简直诱惑无比,骚浪 乖巧更可与曹慧芸比肩。他对曹慧芸的诱惑历来全无抵抗稚嫩,如此美肉当前顿 时意动不已。   强行忍耐住扑上去蹂躏的冲动,林风雨大马金刀坐在椅子上道:「骚奴又发 浪了,想要的话坐上来自己动!」月华夫人献媚地撅着肥臀慢慢后凑靠近,自行 分开丰满的臀肉,那隆臀肥硕好似熟透饱含浆汁的果实,油光水润,轻轻一捅便 要爆出浆液来。林风雨忍不住弹了弹毛茸茸的兔尾,又一掌拍在股肉上,打得咣 咣晃动。   掰开的臀瓣让深沟变浅溪,雪白的耻毛覆盖之下,丰满的肉壶像盛放的鲜花, 露出一抹艳红腻腻的花肉,尽显妖娆。股沟深处的臀眼更是圆润纤小,仿佛一颗 红豆便能塞满,暗红的色彩看着鲜嫩无比。   月华夫人摇着隆臀上下摩擦龟菇,搜寻能够填满空虚身体的销魂洞口,折叠 的腰肢之下,一双玉腿惊人的修长,比例不逊南宫紫霞。蓬松的兔尾更是轻柔地 摩挲在腹肌之上,麻痒痒甚是舒服。   妖妇也是极尽魅惑之能事,丰满的蜜壶轻吸龟菇钝尖一点,艳白的肥臀不住 旋动,螺旋一般慢慢将肉棒吞没。大约进入三分之一时,月华夫人一咬牙,浑圆 的肥臀猛力向后一沉。   伴随着沉闷嘶哑「呃」一声又痛又美的呼声,她媚光四射的双眼与樱桃小口 猛然张到最大,身躯僵硬。   狭小的肉孔堪比处子,似乎难当肉棒的粗大,过了片刻月华夫人才喘过一口 气哀声道:「主人恕罪,实在是主人大肉棒太粗太长了,月奴一时承受不起。」 林风雨笑骂道:「方才要吸取主人真阳的时候动作倒是干脆,怎没见你说承受不 起。」月华夫人脸色一白,随即不顾疼痛扭起丰腴腰肢,让肉棒以根部为圆心在 腔道内旋转,媚声道:「月奴该死,动主人的小心思。实是主人的肉棒太过雄伟, 方才惩罚月奴时整个骚穴儿都被主人肏肿了,现下才有一丝疼痛。」林风雨对妖 妇没多少感情,纯粹是为了泄欲,也没心思和她打情骂俏,索性闭上双目靠在椅 背上,任由她服侍,也无意闭锁精关。月华夫人腰肢上下左右起伏不定,尽心套 弄主人的肉棒之时也是淫性勃发,粘腻汁水泄个不停。过了一炷香时分,林风雨 肉棒一涨,精液喷射,妖妇勉力提起一口气运动脱力的身躯重重起落,水弹的臀 肉咣咣砸在林风雨身上,也是泄了个阴元尽出。   妖族真阴自然而然顺着淫液渗出被阳根吸纳,丹田一片欢腾,似是极喜欢这 股真阴。   林风雨咦了一声,急忙运起双修大法投入真阳,又命令道:「真元随我运转!」 月华夫人不敢违抗,强忍心中恐惧运起真阴气息,紧跟真阳运行一周天。   异族真元明显对林风雨的修为大有好处,丹田混沌之中初得异种真气,竟然 没有丝毫不适应和排斥。北极星光大放光明闪耀天际,大口吞吐。林风雨暗暗纳 罕:「妖妇还有这种好处?」他所不知道的是,阴阳大法本就兼容并蓄,如同自 成一片天地,自然需要万物充实。拜月玉兔擅长炼丹制药,以不高的修为天赋, 在这片闭锁的空间里修成元婴,也不知服用了多少灵丹妙药。真阴之气自然饱含 这些精纯的仙灵之气,简直就是一座灵药宝库。   月华夫人早已跪地连连磕头:「月奴多谢主人赏赐,月奴多谢主人赏赐。」 原来随着双修功法运转,她之前被林风雨强行抽走的真阴之气不但尽数回转,双 修之后更是修为进步了一小截。   天光放亮,林风雨发泄一番也是兴尽,心中挂念宁楠便道:「今日到此为止, 我先回去看看宁仙子。」月华夫人脸色复又惨白道:「主人,那肖朗半个时辰后 便会来朝月宫,还请主人垂怜!」林风雨道:「你先去罢,肖朗若来遣人通报一 声。」得了他的承诺,月华夫人千恩万谢,将林风雨送回住所,急急忙忙告退离 去。   林风雨一进房门便看见宁楠正绕着厢房踱步,喜出望外扑上去一把将她抱住。 宁楠亦是高兴道:「大哥,楠楠没事啦。」林风雨搭她脉门,刮了刮她鼻梁道: 「还说没事,只不过行动无碍,一身真元半分也动用不得。快好好躺下休息。」 许玲儿见自己完全被无视,无奈地掌捧额头,当做什么都没看见。   宁楠之前心结尽去,甚是娇憨:「昏了那么久,骨头都麻了,动一动都不行。 大哥抱我躺下。」忽然又抽了抽鼻子,瞬间变脸瞪着眼睛问道:「你身上味道哪 来的?」林风雨尴尬道:「楠楠别生气,大哥慢慢给你说。」抱她在椅子上坐下, 遂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当然强暴月华夫人与接受她服侍的事情掠过不提,以 免惹怒小魔女。   宁楠皱着眉头听林风雨无奈地说完,手指不着痕迹地悄悄挑出腰腹一小撮嫩 肉狠拧一顿,脸上却一脸心疼道:「真是苦了大哥,这事不怨大哥,楠楠原谅你!」 林风雨强忍疼痛一脸讨好之时,宁楠已是连连跳脚骂道:「这只骚母兔子,竟然 敢和本姑娘抢男人,本姑娘不抽死你!」说罢冲出屋去!林风雨和许玲儿赶忙跟 去,一路哀求:「我的小姑奶奶,您悠着点别摔着了。」若论心中地位,月华夫 人怎能与宁楠相比,小魔女真要抽妖妇几个耳光,当然由着她去。   宁楠一路气势汹汹杀到昨夜见到四族首领的厅堂,月华夫人正一人独坐紧张 不安。小魔女看这妖妇成熟妩媚,一脸忧愁之下更是我见犹怜的模样,心中醋意 更浓,冷哼道:「月华宫主是吧?」月华夫人见主人到来,心中安宁了大半。又 见宁楠一脸怒意,顿时猜到了八分,赶忙乖巧地施礼:「主人好,宁夫人好,许 夫人好,快快请坐容月奴服侍。」一句许夫人让许玲儿暗中啐了一口,宁楠眼珠 子一转大喇喇地坐下命令道:「过来给本姑娘捶捶腿。」正在此时,门口传来狂 妄的大笑声:「月兔子,有了决断没有?本王大军可是候在你朝月宫地盘边上了。」 两道人影大喇喇闪进门来,正是青面獠牙的肖朗与虬须满脸的施灵逸两只妖怪。   二怪见月华夫人恭恭敬敬在宁楠面前,乖巧得像只小兔子,不由讶异之下多 看了两眼。顿时被宁楠与许玲儿艳光所摄,施灵逸目露淫光道:「好娇俏的小姑 娘,老肖,咱们一人分一个如何?」话音刚落,人影电闪之下施灵逸脸上火辣辣 的疼痛,腾云驾雾一般飞出厅外。肖朗大吃一惊目露警惕,月华夫人却是大喜过 望,一张柔媚脸蛋笑如朝霞映雪。忽又想起昨夜惹了这么个煞星,顿时香汗冒出, 急忙跪在宁楠身前,力度恰到好处地捶腿。   施灵逸甩了甩发蒙的脑袋,他皮糙肉厚脾气暴躁,跳起对着林风雨大骂道: 「兔崽子敢偷袭你施爷爷。」巨口一张喷出火光熊熊,同时醋钵大的手掌也朝林 风雨扇来。   林风雨一手抓住拍来的巨掌,拧着指头反向一扭,又接着烈焰在手中把玩, 冷笑道:「老子是玩火的祖宗,在我面前喷火?」火狮精这一口真火其实不凡, 只是两人修为相差太多。几名妖王都是元婴初次修为,之多不过元婴巅峰。林风 雨吸收明月一丝法则之力,又得了拜月玉兔真阴之气,修为战力都是暴涨一截。 更何况玉阳掌火堪比离火之精,连端木恩赐的乙木精气也能正面抗衡,这口真火 根本就是小孩子玩的把戏。   随手将手中火焰拍在施灵逸脸上,把狮王威风凛凛的鬃毛烧得一干二净,硕 大的头颅像个光溜溜的熟鸡蛋。回头喷出一片霹雳钉在想要趁隙偷袭的肖朗脚前 地面上,警告道:「乖乖站着,不要动!」妖兽精怪最怕雷霆,肖朗见眼前的高 手神秘莫测,更是口吐霹雳,吓得浑身僵直,一动不敢动,疑惑道:「你……你 是人类?」施灵逸名字讨巧,脑瓜子却不太灵光,依然连声怒骂。林风雨玩味地 一笑,手掌发力就要将他雄健的身躯提起来,施灵逸暗中大喜,他妈的,敢跟爷 爷比力气。   正要发力将林风雨摔个跟头,一股庞大醇厚的真阳透体而入顿时半身酸麻。 林风雨像摔破布袋子一样将他提起砸在地上,将平整的地面砸出个大坑。   施灵逸又是破口大骂:「他妈的,跟爷爷玩阴的。」身躯腾云驾雾一般又是 迅疾飞起降落,把大坑砸的更加深了。   林风雨笑眯眯问道:「服气没有?」施灵逸摇了摇光秃秃的脑袋:「你耍诈, 老子不服。」身体剧痛之下,身份已经从爷爷变成了老子。   林风雨「哦」了一声,提起来又是一砸,心中想到:「毕竟是天性,啸月天 狼就狡猾得多,呆在边上一声不吭。火狮精一脑门子大便,愣头愣脑的样子简直 比自己以前还傻。」又砸了十来下,火狮精脏腑都要纠结在一起,终于开口服软: 「爷爷别再砸了,小施服了,小施服了。」一会儿功夫老子又变成了小施。   林风雨回头对肖朗问道:「你呢?」肖朗咬了咬牙,抱拳行礼道:「大仙修 为精深,肖朗不敢冒犯大仙威严。」恰在此时火狮精喘匀了气,傻愣愣的又犯浑。 眼瞅着林风雨露出后背空门,又是自己以为得计,一把抓向林风雨。   熟悉的手掌再度握住巨掌,施灵逸使出吃奶的力气,却被林风雨浑厚真元灌 注在双脚与手臂上,任由他高声连嚎,一张棕脸酱紫如猪肝,都如蜻蜓撼石柱纹 丝不动。   林风雨对施灵逸笑眯眯道:「用完力了?换我了吧?」亲和的笑容看在火狮 精眼里如同恶魔。随即像只提线木偶一般,被林风雨拎在手里左右飞舞狂砸,又 砸出两个深坑。   施灵逸被砸得七荤八素,浑身骨头都要散架一般,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求饶道: 「大仙饶命,大仙饶命,您才是我爷爷,小施服气了,孙子这回真服气了。大仙 饶命啊。」林风雨压根没瞧他一眼,玩味地看着肖朗。一只狼妖还想跟我耍鬼主 意?玩当面背后的把戏,正巧拿这个浑人先耍一场把戏立威。跟着南宫紫霞与柳 若鱼出门两趟,林风雨手段玩起来也是一套一套的。   抛下出气多进气少的施灵逸,林风雨飞腾空中祭出纯钧剑,剑光耀眼刺目, 剑气纵横。手持剑柄自上而下遥指二妖,肖朗与施灵逸顿觉全身被势不可挡的剑 气锁定,隐含煌煌天威,压得二妖趴伏于地不敢抬头,豆大的汗珠涔涔滴落润湿 了一大片地面。   「服了没有?」「服了,孙子(肖朗)心悦诚服,不敢违抗大仙半分意思。」 林风雨收起宝剑降落道:「既然服了,进来说话。」二妖如蒙大赦,身躯一软倒 在地上,对视的目光中尽是无限的恐惧。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2集第31章 大婚之日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