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2集第30章 重回人间

 
第三十章重回人间   甫一脱离大混沌阵,林风雨心情舒畅想要高声呐喊。神念中便传来剧烈的真 元波动,心中一紧带着二女一兽隐匿身形悄悄贴了上去。   久已不见的南宫紫霞俏立空中,只见她领着六位长老布成七剑阵,玉颜含煞! 如今她的修为已达元婴中期巅峰,又是天生凤体,足以与南宫世家长老比肩。   秦冰,秦薇与曹慧芸也在其中,秦薇布下了一个奇妙的阵法三女一同主持。   高空之中南宫剑河身形傲立如山,手中提着慕容玉成。正是南宫世家与驻守 苗疆的六道天盟对峙。   六年多之前林风雨与宁楠被慕容千罡,谷凡击落云雾山谷。柳若鱼脱困之后 已是救助不及,对云雾山谷束手无策,南宫剑河得此消息之后在藏剑峰头默默无 言驻立一整晚。   秦冰诸女更是哭成了泪人儿,若不是心头冥冥之中有一丝感应林风雨并未死 去,也不知道她们要怎么活下来。   此事过后南宫世家偃旗息鼓只守岭南,对苗疆再无半分动作。世间俱是传言 蓝剑山庄已然服软。   这几年来慕容千罡逐渐将苗疆整顿完毕,家主继承人慕容玉成也于此时来到 苗疆。   今日南宫剑河一人一剑独上天盟驻地拜山,众目睽睽之中擒拿慕容玉成,又 安然脱身视天盟高手如无物。慕容千罡与谷凡统领高手与苗疆十二巫门一路追逐 到云雾山谷,遇见了前来接应的南宫世家长老。南宫剑河也不跑了,两边完全撕 破了脸皮对峙。   知道了这一切,林风雨心中热血沸腾,感动得无以复加。   南宫剑河悠然道:「慕容千罡,当日在庚金山庄已警告过你。本座言出法随 无有落空。既是不识抬举,就莫要怪本座辣手无情。」宝贝儿子落在他手上生死 不知,慕容千罡大急,强自镇定道:「林风雨是屠灭后土巫门嫌犯,本座奉天盟 之令擒拿乃大义,岂可惧你区区威胁之言?南宫剑河,速速将玉成交还,否则今 日你南宫世家玉石俱焚。」南宫剑河不屑地撇了撇嘴,嗤笑道:「是不是嫌犯你 说了就算?切,一只天盟走狗,也好意思放言与南宫世家玉石俱焚。今日便是谷 元亲来也要不回慕容玉成。」南宫紫霞悲愤道:「慕容千罡,要你儿子也行,还 我夫君命来。」事难善了,口舌之争全无意义,慕容千罡一声令下两边乒乒乓乓 打作一团。天盟人多,南宫世家这里却是精英尽出。   南宫剑河尽展盖世之威,一人敌住慕容千罡与谷凡。南宫紫霞统领七剑阵, 敌住了正天阁,福源洞的七名长老。林风雨见她功力大进,紫青双剑更是在雷劫 中淬火重生丝毫不逊纯钧宝剑,面对七名长老丝毫不落下风。   柳若鱼统领另一七剑阵,和秦冰三女与其余天盟和巫门弟子战在一起。小叔 子兼未来女婿在自己手中被人打得生死不知,这股怨气六年来憋得大啦。   南宫世家精英俱出,人数虽少反倒渐渐占据了优势。林风雨三人一兽见局面 可控,也不着急露出身形。   空中忽然一阵环佩叮当香风缭绕,谷元骑乘白泽一抖拂尘向南宫剑河击落道: 「南宫家主,本座已到,你待如何?」南宫剑河一剑逼退慕容千罡与谷凡,哈哈 大笑不闪不避,泰阿龙泉交剪拂尘道:「昆仑掌门亲临,幸何如之?」谷元心情 很不好。今日到来本是因慕容千罡整顿苗疆完毕,亲来巡查。慕容千罡也是已知 谷元今日便到,才敢追击南宫剑河。   谷元不想刚到苗疆驻地便知被南宫剑河狠狠扇了个耳光,颜面尽失。当即急 急赶来。   剑光铺天盖地与拂尘迎面一击,谷元上身一晃险些跌落坐骑,南宫剑河则是 踉跄了好几步才稳住飞退的身形。   白泽张口吐出苍白的电光,铺天盖地当真是雷动九天。南宫剑河身形刚稳又 是急忙躲避,一时之间有些手忙脚乱。面对公认的第一高手,更有神兽坐骑相助, 剑神也是不好应对。   林风雨本想再看看状况,怎奈自从白泽一出现,莫非凡便耐不住了,毛手毛 脚想要冲上去一较高下。   略有动作立刻被谷元感应,厉声喝道:「什么人在那里鬼鬼祟祟,给本座滚 出来。」白泽张口又是一道电光朝藏匿的虚空喷来。林风雨拍了拍莫非凡示意交 给你了。又提醒宁楠和许玲儿小心,这些都是当时顶尖儿的人物非同小可。   虚空中忽然浮现出一个光屁股的小毛孩在云彩中一滚,化出凶猛狰狞的本相, 巨口一张喷出一团火焰,将电光化于无形。随后三人浮现而出,宁楠跨坐墨麒麟 威仪出众更增丽色,许玲儿持剑而立。更有一人朝着慕容千罡合身扑来,那身形 奇快如电,一眨眼便冲到慕容千罡身前。   慕容千罡挥出金锤,人影不闪不避与金锤硬撞一记,嘭地一声大响,俩人均 是飞退。人影毕竟稍逊了半筹多退了两步,但是南宫剑河哈哈大笑,看着人影飞 到他身边狠狠一掌抽在慕容玉成脸上。   人影停下身子,剑眉星目,挺直的鼻梁,薄薄的双唇。正是拿慕容玉成出气 的林风雨。被人从驻地抓了人走,又当众抽了一耳光,这一掌像是直接抽在了天 盟一众高手的脸上。   南宫剑河一掌拍在他肩头道:「就知道你小子死不了。」大敌当前,林风雨 仍是回头对众娇妻一个飞吻。见他龙精虎猛修为大进,竟能和慕容千罡拼了个不 分上下,分离六年再见面,众女都是眼泛泪花。   谷元又见这个眼中钉,如今这模样显是在云雾山谷中得了大好处,怒火中烧。 胯下白泽口吐人言道:「林风雨,速随谷元道长回昆仑山查明真相,本神兽在此 必不叫你蒙受冤屈。」自从墨麒麟出现,白泽声势就弱了五分,不过这等通灵神 兽,说起话来倒是在理得很。   传说白泽德行高尚,圣主出世时才奉书而至。不过这只却是昆仑山圈养的, 鬼知道什么情况?林风雨还没答话,墨麒麟跳脱着迫不及待开口道:「去你妈了 个屄,小爷在这里还容得你放屁?再给装个屄试试?小爷干死你。」相较于白泽 的彬彬有礼出口成章,同为瑞兽的墨麒麟显得太过没有素质,果然缺乏爹妈管教。 跨坐其上的宁楠一头的冷汗,只觉得现场几百双眼睛全都盯着自己看,完完全全 无地自容。   倒是白泽被这一句呛得全身雪白的皮肤都泛出了青紫,显然气得不轻。   林风雨急于帮宁楠摆脱尴尬,当众道:「不必去昆仑山,我能证明后土巫门 之事与南宫世家任何一人没有关系。」谷元沉着脸道:「有没有关系,你说了不 算。本座给你个机会,证据拿出来。」林风雨胸有成竹淡淡道:「欧益波,腾天 宝,还有其余的巫门掌门,你们出来。」当众不能认怂,欧益波带着巫门掌门一 同现身,却不敢离天盟阵势太远。   林风雨高声道:「你们应该认得吧?」说着召出十二祖巫精魂。大巫现身, 战意滔天凶威赫赫。南宫剑河心惊:「贤弟何处习得这等大术?」林风雨向巫门 掌门问道:「我是不是屠灭后土门的凶手?」巫门供奉祖巫,对这些精魂之气熟 悉得不能再熟悉,巫门弟子早已齐刷刷的跪了一地。腾天宝连连磕头道:「林先 生能得祖先认可必非凶手,腾天宝确认无疑。」林风雨抬眼望向谷元问道:「谷 道长还有话要说么?」谷元脸色铁青,天盟击杀林风雨这个刺头,一统苗疆本是 他得意之作,果然安排慕容千罡主持苗疆之事乃是神来之笔。不想机关算尽,一 日之间便被彻底翻盘,不但颜面尽失,看这架势捏在手中的苗疆也即将失去。十 二巫门在祖巫精魂现身之后,绝无抗拒林风雨的可能。失去十二巫门,苗疆控制 权可想而知。想要嘴硬两句,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人家当事人都这么说了,又 没威逼又没利诱,他还能说什么?   林风雨又道:「谷道长既然没话说,晚辈可就有话说了。天盟未查清任何事 实真相,仅凭猜测便要捉拿晚辈,连一个分辨的机会都不给。又将晚辈打得身受 重伤险死还生。谷道长身为盟主必然不会行此无理之事,那么,还请谷道长严惩 麾下进谗言的小人,给天盟期待公平公正的人一个交代,给晚辈一个交代。」谷 元目光如剑盯着林风雨良久,慢慢道:「此事本座自当查明。」林风雨哈哈一笑: 「也可,还望谷元道长莫要让天下人久等。」又转头对十二巫门掌门道:「诸位 掌门且各归宗门,改日再来拜访。」这又是要当着天盟的面号令巫门,摆明了要 为南宫世家收复南疆控制权。   南宫剑河始终笑吟吟地不发一言,看着林风雨表演。秦冰秦薇与南宫紫霞, 曹慧芸见自己男人进退有据,手段纯熟,喜得心花怒放,迫不及待想要知道云雾 山谷里究竟有什么奇遇。   谷元一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留下慕容玉成也不管了,林风雨心中哂笑: 「昆仑派自大惯了,一切都觉得理所当然。可是这种做法置下属于不顾,天盟果 然就是个花架子。这么一来,虎视眈眈盟主之位的正天阁主天元子,怕是不会让 他好过。闹吧闹吧,闹得越厉害越好。」天盟众人离去,南宫剑河招呼家人道: 「走,咱们到帝江巫门做做客。」许玲儿也跟着前去,把这一片天地留给久违的 夫妻们。   南宫紫霞电一般闪过来扑进林风雨怀里,放声大哭。喜滋滋地闭关出来,却 得到这样的噩耗,若不是对自家男人的能力有着充分的信心,只怕当时便要道心 大损修为掉下一个大境界。无数次来到云雾山谷期望碰见爱郎,却一次次地失望, 苦熬的六年多,实在太难了。   林风雨轻声安慰,回眼望去,秦冰正拉着宁楠嘘寒问暖。那股子熟美的贤妻 良母气质迷得缺乏母爱的莫非凡心动神摇,眼珠子一转扭着光屁股卖萌,向秦冰 娇挺的胸前扑去:「阿姨,抱抱。」随即被宁楠一巴掌拍飞。   众人都看得忍俊不禁,瞧着粉嘟嘟的小孩,若不是事先见了他的本体模样, 差点要以为是林风雨和宁楠的孩子。   宁楠咬牙切齿地对众女道:「这家伙没有教养,而且都37岁了别把他当小孩 子看。」莫非凡揉着脸蛋龇牙咧嘴地抱怨道:「每次出手都这么重,就不能打轻 点?」宁楠骂道:「以后再乱说粗话给我丢脸,可就不是抽你这么简单了。这是 我妈,还想来占便宜。」太阴之女的母亲?莫非凡吓得缩了缩脖子,再也不敢动 歪脑子。   众人聚在一起述说六年来的所见所闻,妖国奇遇让诸女心旌神摇,收了两个 妖妇做女奴则让秦冰都瞪了林风雨一眼。南宫紫霞更是不依不饶地掐着他腰间嫩 肉,那意思老娘在家里守活寡,你在外面倒是风流快活。   嬉闹了一阵,秦冰道:「自从夫君出事之后,家里伤心了许久倒是没有意志 消沉。姐妹们都打定了主意,若是夫君不幸,我们定会为你报仇。现下平安归来, 真是……真是不知道怎么说的欢喜。」林风雨拉着她的手道:「这六年被困在云 雾山谷,时常想念你们。可是家有贤妻,我从来没担心过。」秦冰得他夸赞,嫣 然一笑。默了一默还是下定决心说道:「有件事情要告诉你,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林风雨不以为然地道:「家人安康,还有什么心理准备好做的。」秦冰摇了摇头 道:「三年之前,青丘国主送来请柬,国主迎娶扶语嫣……邀请我们前去赴宴。 该是顾念之前在天南的看护之情。」林风雨胸口如遭锤击,瞬间喉头被哽住了一 般。良久站起身来道:「走吧,别让大哥他们久等了。回家后再说。」经历了那 么多事情,虽然心神激荡,也很快冷静恢复过来。   南宫剑河高坐帝江巫门主位,志得意满,颇为昔年慧眼识人感到欢喜。就连 这帮不讲道义的巫门首脑此时看来也显得顺眼了不少。柳若鱼更是开心得笑若烟 霞,林风雨出事,最为自责内疚的就是她,真要出了什么事情,不说丈夫多么看 中这个兄弟,自己要如何给女儿交代?今日林风雨平安归来,也是心头一副重型 枷锁彻底地放下了。   林风雨一家人到来,南宫剑河心情大好,笑呵呵地问道:「贤弟大难不死必 有后福,哥哥打从心底里开心哪。」林风雨颇为感动道:「大哥常常告诫小弟莫 要冲动,今日又甘冒奇险,您万金之躯万万不要再那么做了。」南宫剑河笑道: 「哥哥这叫谋定而后动,六年未动麻痹天盟,今日摸透了苗疆分舵方才果断出手, 一击即中。哈哈,也是天数使然,此地又见到贤弟。」瞅了瞅莫非凡又道:「啧 啧,秦家当真是钟天地之灵秀,上古瑞兽都能遇见。」莫非凡朝他白了个眼说道: 「南宫剑河是吧?小爷听说过你。他奶……额……那个……你很了不起,比小爷 厉害。」南宫剑河莞尔一笑道:「倒是欢迎小兄弟加入南宫世家。」又问林风雨 道:「不知贤弟接下来作何打算?」自从准备脱离大混沌阵以来,林风雨便一直 在思考这个问题,南宫剑河问起便反问道:「大哥近期可有攻略之计?」南宫剑 河道:「以蓝剑山庄的实力,占据岭南苗疆二处已是极限,不宜过分扩张。拥此 两地纵深已足,进可攻退可守。此后休养生息稳扎稳打即可。」林风雨深吸了一 口气,看着诸女道:「如此,小弟已年近三十,想要迎娶诸位娇妻成家,还望大 哥代小弟做主。」南宫剑河双掌一拍叫一声:「好!」柳若鱼也是兴致勃勃。   早在金翎岛上便为这场婚礼筹划良久,却总是发生各种各样的事情。如今大 局已定,林风雨修为大进,诸女没名没分地跟着他多年,成家立业迫在眉睫。   南宫剑河长兄如父,当即扛起这份责任。一行人离开帝江巫门返回蓝剑山庄 筹备婚事不提。   接下来的时间对于林风雨而言甚是煎熬。扶语嫣的事情没人再去提起,可是 秦冰却下了严令,婚礼之前需得恪守妇道,不得与夫君同房。还大有理由,诸女 都已失身于他,此刻也是为了弥补之前的遗憾。   林风雨遭了秧!跑去勾搭秦薇被严词拒绝,恨得他牙痒痒,抱怨两句:「让 你装,哼哼,新婚之夜可要你求饶才行。」秦薇也不生气,反倒双目春水盈盈道: 「妾身可就身心期待了。」反遭一顿抢白,再看从来任由他予取予求的曹慧芸都 整日呆在房里,大门不出,林风雨彻底绝了希望。   这家没法呆,五女各个人比花娇看得见吃不着,还怎么混下去?掉头出门与 南宫剑河一同接收苗疆十二巫门去了。   远在南海的魔宗海岛上,十护法立在滩头各个神态恭敬。魔宗伟岸的身影电 射而来,魔宗弟子赶忙打开防护阵。   西华魔尊落在岛上一言不发,急急领着十护法向地宫走去。众人依位坐定, 若是南宫紫霞在此,一定会惊诧于岳翎带着淡淡的微笑随在魔尊身旁。   魔尊静静听着黑白郎君述说苗疆发生的一切,语音凝重道:「本尊已从天盟 获知一些讯息。不过谷元老狗死要面子话语不尽不实,如此说来,蓝剑山庄已成 心腹大患。」黑白郎君道:「蓝剑山庄一家之力势弱,尊主不必多虑。」魔尊闭 上双目思虑良久才道:「并非如此!天盟与南宫世家一切所为尽入本尊料中。林 风雨坠入云雾山谷生死不知,本以苗疆将成两家死战之地,我等可便宜行事坐收 渔利。不想林风雨重现世间更是辉耀苗疆,南宫剑河神剑盖世无双,得林风雨相 助兄弟俩同心一致,南宫剑河羽翼已成。比起天盟一盘散沙,天元子正借着谷元 失手苗疆发难,蓝剑山庄才是我宗死敌!」黑白郎君道:「如此依尊主之意该当 如何?」魔尊问道:「蓝剑山庄里暗桩可曾布置完毕?」黑白郎君道:「暗桩打 不进去核心层,倒是有意外收获。蓝剑山庄看似祥和,实则亦有暗流涌动,属下 建议可如此如此利用一番。」魔尊点了点头道:「传本尊宗主令,即刻进行折剑 之计。」「折剑」是数年之前便定下针对蓝剑山庄的计策,天盟虽乱,人多势众 想要一举剿灭几无可能。欲灭天盟,必先灭南宫,这是西华群魔的共识。   原本这个计划至少还要二三十年后才会推行,不想魔尊如此忌惮蓝剑山庄启 动。众护法也是面色凝重,急急离去布置。   众护法退去,岳翎嗤笑道:「你不是自负智计无双一切尽在所料么?这事情 又怎么说?」魔尊心情不佳,仍是柔声道:「这一次是本尊失算了。岳姑娘历来 言出必践,本尊也愿赌服输,就请姑娘离去罢。」岳翎脸上浮出复杂的笑容道: 「你们这帮人将来定是不得好死。反正我也无处可去,不如留在这里看着你们怎 生死无葬身之地。」魔尊笑道:「说到底岳姑娘还是舍不得离开本尊。好,既然 翎儿有心,虽料错这一阵,且看本尊如何翻云覆雨。覆灭南宫世家之日,便是翎 儿与南宫紫霞重聚之时。」岳翎摇了摇头道:「我没有你们那般本事。我只知道 失算这种事情,有了第一次开头,说明事情已经脱离了你的掌控,今后就会有第 二次,第三次。还是莫要小瞧了天下英雄,也莫要自作多情,一个藏头露尾面具 都不敢摘下来的小人,我是看不上的……」这话既是羞辱嘲笑,也饱含着善意的 提醒。和之前说出不想离开魔岛的话一样,岳翎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做。 难道真如魔头所言,舍不得离开了吗?   六年来,她亲眼看着这魔头玩弄天盟与南宫世家于鼓掌之间,每一个步骤都 如他所料分毫不差。林风雨坠落云雾山谷,南宫世家偃旗息鼓,魔尊便断言南宫 剑河必然不肯善罢甘休,只是在等待契机。所有人都不信南宫剑河会为了个死人 和天盟正面放对。结果在一个谁也想不到的时刻,向一个完全无关紧要的人动手, 南宫剑河只是为了兑现他的承诺,也印证了魔尊的预言。   而天盟所作所为更是让她失望透顶,满口仁义道德,却全无除魔卫道之心只 知争权夺利。谷元在她眼里更是徒有虚名权欲薰心,六年多的时间连魔岛位置都 找不到,也从来没有花心思找过。被擒拿的诸女被这帮正道自居的高人视若蝼蚁, 西华魔宗所做的一切在他眼里,只不过是他拿捏修真界大权的把柄。相比之下这 帮魔头虽是残忍狠毒,反倒是敢作敢为同心协力。岳翎从痛恨到抗拒又到迷茫, 根本不知将何去何从…… 【小林重回人间一家团聚,也祝书友们中秋快乐,阖家幸福】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2集第21章 妖国云涌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