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2集第29章 大榕树王

 
第二十九章大榕树王   帝江的速度林风雨生平仅见,百忙之中急忙扇动风雷二翅闪开。刚刚在虚空 中显露,帝江身形一晃又到了他面前。   即使是山河印也只能限制风雷二翅,林风雨还是第一次遇到仅凭速度就能跟 上自己的雷遁。   又是一记雷遁,现身之时纯钧剑已拿在手中,帝江快得让他甚至念不出法诀。 苦修一年多的明月法则之力匆忙放出,微弱的法则之力在帝江的冲击下一触即溃, 好歹将帝江的身形缓了一缓,短暂的间隙才得以施展天罡剑诀。   林风雨和帝江硬拼一记,又手忙脚乱地闪躲开他身后五花八门的术法攻击。 又施展天罡剑诀,凝聚这片星空的星光将帝江阻在原地,才喘了一口气。   精石,巨木,奇金,洪水,烈火,天风,狂雷,紫电,暴雨,阴云忽然都化 为人形兽身立在帝江身后。林风雨暗暗皱眉,苗疆十二祖巫?   帝江主速度,句芒主木,蓐收主金,共工主水,祝融主火,天吴主风,强良 主雷,弇兹主电,烛九阴主时间,奢比尸主天气,玄冥主雨,还有林风雨最为痛 恨的后土娘娘主土。   十二祖巫腾立空中不动,林风雨却能感觉到那股翻滚的战意。抬头再看那副 对联「尸山有路杀为径,血海无涯骨做舟」,这是何等战天斗地的信念?   刚降墨麒麟,又战十二祖巫,林风雨的战意比起他们来丝毫不弱。一来他下 定了决心要闯出大混沌阵,心里挂念的娇妻已分别将近两年,不能再让他们等下 去;二来宁楠与许玲儿不知所踪,不闯过十二祖巫的封锁,如何能寻得到她们?   手持纯钧剑,头顶虚灵炉,苍青环与金钟砖左右飞舞,玉阳掌火的漫天火光 与玄黄阴阳天心五雷在身侧缭绕。手段尽出之下让十二祖巫也是露出诧异神情。   十二祖巫操控者天地间最原始,最纯粹的各种元素,相传他们不尊天道,只 尊开天辟地的盘古巨神。巫,一横顶天,一横立地,一竖与人共同顶天立地。他 们是神州最早的修真者,最早的天赋异禀者。他们带领着神州上卑微的普通人, 与天斗,与地斗,与创造世界的洪荒大神们斗。   林风雨不知道他们经历过怎样的腥风血雨,经历过多少为了生存的一席之地 拼死血战,「尸山有路杀为径,血海无涯骨做舟」,这群尸山血海中冲出来的最 强者,只是让林风雨屏息凝神稳稳守着道心,他战意滔天不意味着莽撞行事。经 历了慕容世家一役,时时刻刻都提醒着自己冷静。   面前的十二祖巫显然不是真身,或许是幻象,也或许是一丝残留的精魂。但 是无可置疑的是,在那一颗颗生命不死,争斗不止的心中,林风雨正被巨大的压 力包围。他不知道宁楠与许玲儿将面临怎样的困难,只知道自己突破了这一关, 才能够解救二女。   十二祖巫鱼贯而行组成一个圈圈,将林风雨包围在圆心。   林风雨以不变应万变闭目凝神宝剑指地静待第一波排山倒海般的进攻。   奢比尸与玄冥同时抬了抬手,天空密云不雨雷光隐现;强良弇兹神念透出开 始操控雷电;蓐收身边泛起无数尖细的金光,句芒凝聚乙木之精;后土共工水土 相济;祝融天吴风助火威;烛九阴跃动的手指打着法诀,时间像是因此而停止; 而这一切配合在掌握这空间速度之极限的帝江手中,势不可挡!   当帝江的身形陡然模糊了一下,林风雨同时睁开双目,火狮族血液法则与啸 月天狼的弯月法则同时迸发。他周边的虚空同时产生了一股奇异的禁锢,即使烛 九阴的时间控制之力也大打折扣,帝江无可探查的动作也露出了一丝马脚。   血液法则让林风雨喉间蹦出野兽般的低吼,祭起纯钧剑,虚灵炉,金钟砖, 苍青环化解风雨雷电金木水火土。他双手畸张,凭借血液法则大幅提升的肉身之 力与帝江恐怖的鸟爪狠狠撞在一起。   混沌无面的帝江发不出任何声响,六足四翅连连舞动。刚架开两只鸟爪,精 铁一般的翅膀又横向扫来,林风雨纵身腾跃闪过想要落在帝江后背。帝江身形一 阵恍惚让他扑了个空,翻滚之间四只鸟爪又是带着破空的厉啸抓来。   从双方出手的一瞬间开始,就没有了退路。祖巫战天斗地不杀敌人不会停手, 林风雨不肯束手就擒也是直接提起浑身真元竭力相抗。   这是林风雨第二次手段尽出的拼力一战,诸般法宝在法则之力的加持下力抗 十一祖巫,又用赤裸裸的肉身与帝江展开贴身肉搏。不过一会儿,诸般法宝伤痕 累累,十一祖巫气势大减。   林风雨与帝江更是惨烈无比,林风雨浑身浴血似乎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帝 江折了三翅一爪,白溜溜的身躯也满是伤痕。   此时帝江仅剩的三只鸟爪正牢牢抓住林风雨的身躯,尖利的爪尖扎入身体之 内要将他活活捏死。林风雨正扳住帝江的翅膀用力撕扯,同时一口白牙全啃在翅 膀上。   这是最原始最血淋淋的厮杀,没有防守,没有退路,只有不断地向前,进攻, 进攻,再进攻。只有先杀死敌人,才能让自己活下来。   林风雨真元布满身躯抵挡刺入体内的爪子,咬住翅膀的嘴喷出神焰九转焚烧 帝江身躯。此时的神焰九转与冰凤炎龙一般,也是阴阳相济,威力大增。   帝江身躯痛苦地颤抖扭动,那边祝融共工一同施以援手,祝融抽吸神焰,共 工喷水灭火。他们分了心,虚灵炉冰凤炎龙顿时气势大涨一同急扑二神让他们手 忙脚乱。   两边相互僵持,十二祖巫占据上风,林风雨也能保持不败。不过这不是一场 无所谓胜负的较量,而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拼死的厮杀没有一刻间断,两边都是毫不留情时常以伤换伤。这样的全力拼 斗真元消耗极大。   林风雨不多的法则之力迅速见底,失去法则之力的牵制绝不是十二祖巫的对 手,只得拼死一战。   奇异的星空弥漫着保存许久的七情天女,仅存的血液法则,明月法则,弯月 法则全部放出。纯钧剑尖顶着虚灵炉,金钟砖化作护体的铠甲,苍青环紧紧箍住 握剑的手掌,不让宝剑被击飞。   蓄满了星光的纯钧剑带着一身苦修的真元,带着四大法则之力,带着无坚不 摧的锋利,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就像多年之前林风雨义无反顾地扑向阴煞老魔。 在奇异星空之中像是一颗飞蛾扑火的熊熊燃烧的流星。   十二祖巫同时收回所有的术法震天狂吼,化作十二道光华合身扑来。没有花 巧,没有闪避,只有拼尽全力的一击。   像是天地初开的剧烈爆炸,十三道光团撞在一起,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响。   光芒散去,林风雨像是一颗尘埃在星空中飘荡,浑身是血已经失去了知觉。 十二祖巫同时消失了身形不知去向。   林风雨在空中沉浮,星空中忽然出现一道暗门将他吸入。迷迷糊糊之中又是 一阵天旋地转,随即一片清凉之意包裹全身,很快便苏醒过来。   又是一座大大的厅堂,宁楠正陪在他身边甜甜地笑着。林风雨大喜急忙拉着 她左看右看问道:「楠楠你没事吧?」宁楠身姿飘然转了圈道:「没事,这一次 可是我先出来,比林大哥还厉害呢。」身上一丝伤痕也无,林风雨自己也是,仿 佛刚才受过的伤全都不存在一般,脑门里灵光闪过:「幻术?」忍不住冷汗涔涔, 这等真实的经历简直已经超出了想象,完全真实感受的幻术是何等的厉害?   宁楠指了指右上方道:「许姐姐好像有点麻烦。」厅堂高出挂了三块显示屏 一样的东西,正播放着他们三人的战斗之处。宁楠与林风雨顺利脱困而出,许玲 儿的情况却有些不妙。   小姑娘从未经历过如此严峻的考验。上一次生死之战是在百剑堂对抗魔宗护 法,那时候一方面人多能组成剑阵互为依仗,另一方面她和魔宗护法实力差距过 大,实在和战意没什么关系。   这处星空幻阵巧妙无端,十二祖巫的能力就比陷入阵中之人高上那么一些。 让你胜不了,却又一时半会儿不至于落败。这种感觉更加让人绝望,眼看着自己 的真元被一点一点地耗尽,精神上的折磨就像是凌迟处死一般。如果没有必胜的 决心与拼死一战的意志,根本不可能突破出来。   许玲儿就陷入这种患得患失的状态,那面青旗迎空招展,吞雷剑诀全都用来 化解攻势,一味地防守拖延缺乏必胜的信念。——终究不是像林风雨和宁楠这般, 一路历经多少生死艰难孤立无援闯过来的,蓝剑山庄给了她太多太好的庇护。   林风雨皱着眉头一脸忧虑,眼看着许玲儿被点点滴滴地消耗,心想这小姑娘 若是闯阵不成,留在妖国修炼倒也不是坏事。筑基的修为闯荡外边的乱世,还不 如呆在这处世外桃源来得安全得多。   许玲儿身陷幻阵之中一片迷茫,真元越耗越多,压力越来越大。面对强横的 十二祖巫一筹莫展,一点一点地后退让步,一点一点地被逼至绝望的死角。一年 多来的相处,已让她不知不觉地形成了对林风雨的依赖。此刻这个好相处,总是 把一切尽量安排周到,不让她背负压力的大哥哥不在身边,许玲儿一下子像失去 了主心骨。   机械地挥舞着宝剑,不住地退缩,一直到退无可退。心中惨然一笑,剩下的 唯一念头便是想着若是林风雨在这里,他会怎么做呢?   嗯,他一定会收起平日里那副笑嘻嘻无所谓的模样,挺身向前把一切都扛在 身上。面对危险的时候,他精光四射的双眸,坚定刚强的身影,还有义无反顾的 信念,每一次都是如此,即便面对强大得多的慕容千罡与谷凡,他都没有退缩过 半步。   深吸了一口气,许玲儿提起浑身真元,嘴角边带着一丝骄傲的微笑——林大 哥,和你们比起来我太弱了。可是即使失败我也不想被你们瞧不起,玲儿不是天 之骄女,可我和你们一样坚强,勇敢。   屏幕之中许玲儿收起青旗,剑光闪烁向十二祖巫扑去。林风雨皱着眉头忽然 舒展开,暗道一声天意,情不自禁握拳一挥喊了一声:「好!」片刻之后许玲儿 也现身厅堂悠悠醒来过来。林风雨没半点气质地蹲在身边,朝她竖了个大拇指赞 道:「许师姐不愧南宫世家百剑堂弟子,了不起。」许玲儿羞红着脸笑了一笑, 这一笑极甜极美,饶是林风雨身边艳色缭绕也呆了一呆。   形势颇为尴尬,一声苍老的咳嗽声想起。三人回身望去,木墙上浮现一尊流 金辉煌的王座,一位须发皆白的老者端坐其间,带着高高在上的王者气质向下审 视着三人道:「林风雨,宁楠,许玲儿。」林风雨歪了歪嘴,怎么走到哪儿都被 人摸个底透?略带警惕地道:「尊驾何人?」刚刚被教训过的墨麒麟还是赤裸的 小孩模样忽然窜了出来,光着屁股扑腾扑腾跑到王座之下,尚未成长的小鸡鸡一 甩一甩,混不要脸。   墨麒麟向林风雨呵斥道:「见了大榕树王竟敢还不下跪?树王,请批准小莫 揍他们。」大榕树王脸上现出揶揄的神情,淡淡地说了一声:「好啊。」墨麒麟 愕然之下甚是踌躇,鼓着腮帮子想了一会儿底气不足地挑衅道:「林风雨,有本 事和小爷单挑,别找帮手。」林风雨哪有功夫和它耍嘴皮子,见大榕树王虽年岁 苍老,却仍是威风凛凛,此刻正玩味地看着三人一兽,像是垂髫老人看着年幼的 子侄胡闹。   墨麒麟见林风雨不答话顿时胆气大增道:「来啊,林风雨,怕了不成?哼哼, 若不是有那个太阴之女帮忙,小爷早把你揍得满地找牙。」林风雨不屑地哼了一 声:「要打一会儿我奉陪。」又向宁楠使了个眼色,情况不明被个小毛孩这里胡 搅蛮缠,闹心。   宁楠平日里对林风雨耍刁蛮就惯了,这时候对着墨麒麟使出降服爱郎的瞪眼 绝招,端的是凶威赫赫。小毛孩顿时后背一凉,缩起脖子不敢吱声。   林风雨向大榕树王恭恭敬敬行了个晚辈之礼道:「不知树王来此何意?」大 榕树王苍老的声音呵呵笑道:「来此何意?你们在我身上爬来爬去,又抓又打让 本王一身痒,居然还问来此何意?」三人汗了一把解释道:「并非有意冒犯树王, 实是想要通过大混沌阵重回人世。」大榕树王戏谑道:「本王能让你们进来,便 能让你们出不去。小娃娃待要如何?」一副你们不服气就动手试试看的样子。   林风雨苦着脸道:「晚辈的妻子还在家中苦苦等待,兄弟正面临外患还需晚 辈尽绵薄之力。还请树王高抬贵手,放我三人出去罢。」大榕树王摇了摇头道: 「放心,你家里几个老婆一没改嫁二没变心,一个个踏踏实实地修炼做事,南宫 剑河那小娃娃也是潇洒得很。放你们出去干什么?难得见到两个好苗子,放出去 送死么?莫非还要本王困守此界不得飞升么?」林风雨听得不明所以,只得又拱 手道:「还请树王明示。」听着大榕树王娓娓道来方才知晓。神州原有十方妖王, 个个修为通天彻地,大榕树王现下已是化神中期修为,早已不该在这方世界里存 在。   只是三千余年前,天蛇龙王精通卜算之术,料得人族大兴妖族将无立锥之地, 未来或有机缘巧合之人能带妖族走脱困境,却又算不出是何时,权衡之下做此选 择。十方妖王共同布下大混沌阵闭锁妖谷,又封印十二祖巫精魂在此,留待有缘 人领妖族出山。   十方妖王逐一飞升,大榕树王当时修为最低留守云雾山谷主持大混沌阵。修 炼到化神境界又实在放不下一干在眼皮子底生活多年的妖族,只得放弃了飞升困 守于此。离不开这方世界,修为便无法提升,活得极是苦恼。   大榕树王气生根布满神州大地,一举一动都逃脱不了他的通天法眼。只是他 早不该存在于这方世界,只是做一名旁观者从不干预,只怕一出手之下有违道法 自然。   直到许玲儿带着林风雨与宁楠坠落云雾山谷,大榕树王便来了兴致。这二人 天赋惊人,但是世人何其多,大榕树王从前也不可能把精力都放在他们身上。于 是悄悄打开大混沌阵放了三人进来方便细细观察。   一年多下来,两人让它很是满意。性子温和能包容,又是不怕担责任,很有 点卜算中天选之子的味道。这个念头一动就再也止不下来,早早想把担子撩了飞 升仙界去看看更广阔神奇的世界。当然这话绝对不会说出来。   林风雨与宁楠也不负所望,大混沌阵中的木头人纯粹是测试天赋之用,林风 雨与宁楠不愧当世最天才的人物。至于之后的苦难煎熬也是游刃有余,一一过关。   说到这里,林风雨无奈道:「树王抬爱了。只是晚辈自问实在没这个能力。」 大榕树王揶揄道:「小娃娃自我感觉太也良好了罢。本王说过要选你了么?」林 风雨愕然道:「既然如此,树王还请放晚辈们出去,另选贤明罢?」大榕树王笑 呵呵捋了捋花白的胡须道:「本王原也认为林小朋友是不二之选,就你那性子即 使不能带着妖族飞黄腾达,至少能善待他们。不过旁观一年之后,本王觉得宁小 丫头才是最合适的选择。」听到宁楠要背负这么沉重的负担,林风雨顿时不乐意 了,大着胆子道:「树王这是强求了,楠楠年纪幼小修为也不够,这副担子怕是 担当不来。」大榕树王似乎对做出的选择极其满意,自得其乐道:「选了你这家 伙,定然又是所有事情一肩挑。林小朋友虽然不错,总是精力有限。若是选了宁 小丫头,嘿嘿,小丫头固然跑不掉,林小朋友也是牵绊一生被本王牢牢锁定。哈 哈,此计不但得太阴之女,更有阴阳门高足相助,大妙,大妙。」林风雨与宁楠 一脸的黑线,这是赤裸裸的绑架。可是这还没完,两人刚一抗议,立刻引来大榕 树王脸一沉:「不答应?好,那本王宣布大混沌阵考核不过关,你们都给我回妖 国里去。」完了,绑架带要挟,人家不讲道理打又打不过,这还怎么好好玩耍?   无奈应承了下来,大榕树王呵呵大笑,有这一种重担解脱的畅快。心情大好 之下又指点修为之中的关窍,连许玲儿也跟着沾光。   林风雨法宝法术颇为庞杂,宗门功法又缺失甚多很难融会贯通在一起。大榕 树王学贯古今,天下之事无有不知,当即指点道:「小娃娃的玉阳掌火堪比离火 之精,又有凤女冰焰,虚灵炉火也是极品真焰,不如试试这道术法。」又取十二 祖巫精魂,让三人一同感受其中滔天的战意。因为宁楠已然确定了百妖之主的身 份,十二祖巫便便宜了林风雨。至于许玲儿修炼不了那么高深的功法,便给了她 一颗智慧果实,可以大大提升天赋悟性。   修真无岁月,一转眼又是五年的时光。   林风雨口一张,一只融合着三种真焰银白色的火鸟从嘴里飞出,寒热相间威 力无穷。双肩一阵晃动,背后又浮现十二祖巫化形分身。终于神功大成,林风雨 极是满意。   回头望去,许玲儿五年内连续突破,不但凝结了金丹更是达到了中期大成。 宁楠更是得到大榕树王青眼,修为火箭般蹿升将阴阳大法修到了第三层,不逊林 风雨昔年击败阴煞老魔的功力。这五年来墨麒麟就遭了秧,宁楠每每练功闲暇之 际便是以欺负小毛孩为乐,随着修为日深,墨麒麟越来越是无法抵抗认命一般任 由欺负。   三人修为大成,大榕树王也是放心交予重担。   这一日里大榕树王带着三人献身百妖之国,当众宣布宁楠太阴天命之女的身 份,传为妖主。众妖之前早被传送回洞口,又久久等不到三人甚是自怨自艾。此 刻仿佛天亮了一般,与宁楠林风雨相处日久,对这一决定均是心悦诚服地接受。   大榕树王卸下重担又嘱托宁楠,众妖受大混沌阵束缚,神念极是薄弱。如今 妖主重现世间,对妖族的束缚也就没了存在的必要。他即将飞升做点小动作也不 怕引来天道反噬,特地传授了一套特殊的神念修行之法,让妖族可以在大混沌阵 束缚之下修行神念。随后便自回本体之内准备飞升。   宁楠与林风雨商量了一番,觉得此刻妖族都有致命的弱点,贸然重现世间未 必是件好事。遂下令妖族刻苦修行神念,待得和修为匹配之后自会带它们离开云 雾山谷。墨麒麟小孩子脾气发作,一定要跟着离开。它肉身强悍,在外修行神念 倒没什么问题。它也有个人名,叫做莫非凡。   将后续事宜交代个清楚,其间林风雨又和两名妖妇胡天胡地,给她们留下了 足够今后修炼的真阳。三人在妖国又住了五天,才与五妖王惜别飞离云雾山谷。   望着脚下依旧迷迷蒙蒙的山谷,三人百感交集,这一番奇遇带来的好处真是 数之不尽。就像脚下的大混沌阵一样,看不清的未来在这一刻忽然清晰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