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2集第20章 百妖之国

 
             第二十章 百妖之国   昏迷之中,林风雨似乎进入一个奇异的梦境。   一条石板路延伸向远方,石板路的左右都是鲜嫩的青草地,一眼望不到边际。 他瞪大眼睛想要看清前方的道路,视线却越来越模糊,想要飞到空中将周围环境 看个明白,却怎么也飞不起来!   浑浑噩噩地向前走,穿过一片迷雾,眼前豁然开朗,小桥流水,奇花异果, 空气中都散发着花果香味。流水对面山脚处有一间茅草屋,烟囱正冒着袅袅青烟, 主人家正在做饭。   林风雨跨过小桥,秦家姐妹从茅草屋中走了出来。林风雨又惊又喜急忙迎上 去拉住二女道:「冰姐姐,薇薇姐,你们怎会在这里?」秦冰羞红了脸,急急一 把甩开林风雨拉住她的手道:「官人,妾身是良善人家,还请自重。」林风雨愕 然道:「冰姐姐,我是小风啊,你不认得我了么?」一旁的秦薇转身跑进屋去, 拿了一只笤帚照头就打,一边骂道:「哪里来的登徒子调戏我家姐妹?」林风雨 无奈想挡住笤帚,可是平日里看不上的东西打将下来,带着钻心的疼痛,痛入骨 髓。正欲争辩,二女便转身入屋,紧锁大门。   他不知所措,屋后山头传来一阵山歌声,歌声曼妙,南宫紫霞背跨竹篓出现 在山脚。林风雨大喜,边向她跑去边叫道:「紫儿姐姐,你怎么也在这里?冰姐 姐和薇薇姐为什么都不认我?」南宫紫霞见了他大喜,三步并作两步向他迎来道: 「当家的,你可回来了?紫儿采了好些蘑菇,中午咱们把家里猪杀了给你炒肉吃。 明儿可是秋收的时节,当家的快回去看看紫儿把家里的庄家养的好不好!」林风 雨怀抱南宫紫霞心中一片迷茫,只觉得怀里的玉人身躯温热,微微颤抖。正疑惑 间,怀中的南宫紫霞一把将他推倒在地,指鼻怒骂道:「大哥,你不好!家中有 了五位妻子,还想尽想着其他女人。我再也不要理你了。」林风雨甩甩摔得发昏 的头脑,定睛一看,眼前的女人变成了宁楠,忙忍痛爬起身来道歉道:「楠楠, 都是大哥不好。以后大哥专心疼你们,再也不想其他女人了。你原谅我一回好么?」 宁楠听了甜甜一笑,忽然面庞一阵迷糊,出现在眼前的是带着冷笑的扶语嫣质问 道:「林风雨你说什么?是不是忘了给过我的承诺?」林风雨大吃一惊,口舌打 结道:「语嫣姐……我……我不是那个意思……给你的承诺我……没有忘。」扶 语嫣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忘没忘有什么差别?看看你现在站都站不稳一副废人 的样子,还拿什么给我报仇?」说罢一拂衣袖,转身便走。   林风雨大急,咬牙前冲两步拉住扶语嫣哀求道:「语嫣姐,不要走,不要离 开我。你可知道这段时间,小风心里好痛!」扶语嫣一甩手臂欲要挣脱,林风雨 浑身剧痛,忍不住大声呻吟起来,哇地吐出一口鲜血咳喘不停。   一只温柔的小手轻轻捶着后背助他喘匀气息,耳边传来熟悉又陌生的女音: 「对不起对不起,是不是弄疼你了?我……我不是故意的……」林风雨迷迷糊糊 睁开眼睛,发现周边一片迷迷蒙蒙,视线所及不过十米范围。想要打开明清灵目, 真元刚一运转三焦六脉一片刺痛,又是闷哼一声。   身边的女子焦急道:「你伤很重,不要乱动。」林风雨方才听明白是许玲儿 的声音。微微回头看去,宁楠躺在身侧不远处昏迷不醒,面颊带着病态的酡红。 而他正握着许玲儿的一只柔荑,吃惊之下赶忙放开,尴尬不已。   不好意思与许玲儿对视,林风雨爬到宁楠身边轻触脉门,只觉得脉象微弱却 无性命之忧,方才放下心来。此时浑身又是一阵脱力,脑门打了个结又晕了过去。   星辰变幻,日升月落,林风雨才再次恢复朦胧的意识。脑海里天旋地转,口 中满是浓烈的药香,两片珠圆玉润的唇瓣正与自己四唇交贴,度来汩汩清水。   林风雨勉力睁开双目,眼前是许玲儿爱笑的脸庞。   见他醒来,许玲儿急忙向后一缩急道:「玲儿是在喂药,姑爷可不要误会。」 林风雨就着度来的清水狠狠一用力,吞咽下口中的丹丸,勉力动了动嘴角做出个 笑脸,气息奄奄道:「多谢许师姐。」许玲儿扁了扁小嘴道:「姑爷可就不要埋 汰玲儿了,喊人家小许就好啦!」眨了眨眼睛,又笑道:「若是姑爷不介意,还 是叫玲儿好了!」看着这天生爱笑的姑娘,林风雨心情也是为之好转,艰难地扭 了扭脖子,宁楠依旧昏迷不醒。许玲儿见他脸露担忧忙道:「姑爷别乱动,宁仙 子透支潜能昏了过去,性命无忧!」林风雨微微点了点头,一股无力感布满全身, 喘着粗气闭目养神了一会儿,才道:「玲儿今年几岁了?」许玲儿埋头在一对瓶 瓶罐罐之中,手掌托着下巴冥思苦想,随口答道:「再两个月就18岁了!」林风 雨道:「要是不介意,也喊我一声林大哥就好,姑爷听着怪别扭。咱们这是在什 么地方?」许玲儿选出两瓶丹丸,各倒出一粒边在药罐中碾碎边回答道:「苗山 云雾峡谷。」想了想又把碾碎的药粉取出三分之一不用,再取出一枚丹丸小心地 刮落一小半,将三种药粉混在一起投入丹炉烘焙。   林风雨想起苗山之侧那片神秘莫测的峡谷,问道:「你带我们下来的?」许 玲儿回过头无奈地摊了摊手:「你俩都晕了,我一个小丫头片子能有什么办法? 只好先躲下来再说了。反正在外面也是死。」林风雨抬头一望,朗朗晴天一览无 余。记得路过之时从上望下明明雾锁深谷,微微皱眉。许玲儿看出他疑惑道: 「这里有个奇怪的虚空阵法,简单来说,咱们困在这里出不去了。好啦林大哥, 你别拿凡人的身体,操元婴的心啦,赶紧想办法把伤养好了再说。」忆起之前两 人调侃的话,林风雨咧嘴一笑。   许玲儿全神贯注烘焙丹丸不再说话。林风雨也是神念内视己身,三焦六脉简 直千疮百孔。当时吃了拂尘重击,为了不伤及二女只得将劲力闭锁体内,终至重 创。如今真元都提不起来,一时之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静待经脉慢慢恢复, 等真元能够运转之时再说。   许玲儿扔在炼制丹药,林风雨看她手法流畅熟练动作精准,心中称奇,这份 本事他可没有。直到炉中火光熄灭,青烟袅袅,许玲儿又打了几道法诀才开炉取 丹。   三枚青翠欲滴的丹丸,药香扑鼻,饱含着滋养生长的乙木精气。许玲儿挑眉 笑道:「唤灵丹,激发肉身潜能,滋养经脉。不知道林大哥敢不敢服用?」林风 雨见她嘴角微挑笑面如花,念起之前以口喂药,心中难免一荡说道:「若不是玲 儿的灵丹妙药,恐怕我现下即便没死,也还昏着吧?」勉力想伸手接药,却软绵 绵提不起力气。   许玲儿摇了摇头,搭住他腋下轻轻扶起背靠山石坐好打趣道:「原来大高手 受了伤,也和咱们这种低手一个模样儿。」背靠的山石铺满了松软的青草,靠在 上面软绵绵的,想是昏迷之时许玲儿多次喂药,早已准备停当。林风雨心中感激, 也打趣道:「都是两个肩膀扛一个脑袋,有什么不一样的?」张嘴含入许玲儿递 来的丹丸艰难吞下,小腹中顿时生出一股温软的灵气,顺着血液的运行流遍躯体, 最后落入丹田滋养。   见林风雨苍白的脸上浮现一丝血色,许玲儿骄傲道:「看来有效,可惜玲儿 功力不够,炼不出更厉害的丹丸,否则伤势恢复还能更快些。」说罢又取出一颗 丹丸走到宁楠身边,撬开紧闭的牙关放入口中,皱眉一撇嘴对林风雨道:「医者 父母心,林姑爷可别见怪小女子占你家夫人的便宜。」林风雨知道她又得以口喂 药,微微摇了摇头表示无妨。   二女口唇相就,香艳无比。可惜宁楠服下丹药之后,许玲儿便直起身来,重 伤之际林风雨仍然颇有些眼福不足的遗憾。   许玲儿又细心观察了会儿宁楠的情况,面色凝重搭脉感受了好一会儿,才露 出放心的笑容,向林风雨道:「可不是故意要占便宜。你家阴阳大法太过玄妙, 玲儿不明白真元运行的门道,不敢贸然透入真元送药。」日夜流转,两个伤号, 一个医术高明却功力不足的医生就这么日复一日过了七天。幸好三日内功力修为 都已辟谷,饮食只是一种习惯而非必需品,否则饿也饿死了。   林风雨盘膝而坐,抽搐的脸上显示出正在承受多么巨大的痛苦,豆大的汗珠 不停从毛孔中渗出,直如雨落。   终于他睁开双目长吁一口气,抬起右掌一握拳,力量复生。   许玲儿原本一脸紧张,见林风雨睁目瞬间又是笑如春花,竖了个大拇指道: 「林姑爷真了不起,这等疼痛都忍得!恢复了多少?」林风雨甩甩手臂,扭了扭 僵硬的全身关节道:「两成多,嗯,不到三成吧。」说罢又对许玲儿深深一礼正 色道:「这段时间多亏了玲儿姑娘,林风雨感念在心,大恩不敢忘。」许玲儿咯 咯笑着轻巧往边上一跳避开:「哎哟,可当不起林姑爷这般大礼。要说起来还是 玲儿占了便宜,有大姑爷罩着,今后在蓝剑山庄可不是横着走?哼哼,什么苍剑 豪,陆超,南宫明礼,瞧谁不顺眼本姑娘就扁谁,看哪个敢多话。」林风雨伤势 略好本已心情大爽,听了这话也是开怀大笑道:「行,只要玲儿说一句,大哥帮 你扁他。」许玲儿登时跳起来,伸出玉手道:「那可说定了,君子一言。」林风 雨伸手和她一击掌:「快马一鞭!」说罢林风雨又探了探宁楠的脉门,但觉真元 微弱,或许是潜能透支过分,即使服用了许玲儿的丹丸,数日过去依然没有什么 好转。   伸手抚住宁楠丹田,想要透入真元助她恢复伤势,许玲儿却阻止道:「我建 议大哥最好不要这么做。」见林风雨露出询问的眼光,许玲儿解释道:「宁仙子 的伤与受了锐器或者钝器之伤不同,是透支潜能所致。例如一个小孩想要长高有 两种方法,要么自然生长,要么有什么灵丹妙药。若是强行拉长,可就是拔苗助 长毫无益处。现下也炼不出什么有效的灵药,宁仙子性命无碍,让她凭借自身机 能慢慢恢复也不是坏事。」林风雨想想也是。双修之法也非万能,之前林风雨力 斗阴煞老魔受伤,与诸女双修之后也是静心闭关了两年才完全恢复过来。如今宁 楠透支潜能,强行双修也不过是再次透支潜能,即使醒来也并无好处。至于南宫 紫霞在双修之中引来天劫,那是她本身修为已经到了,仅差一层窗户纸。二人初 次双修阴阳流转,才捅破窗户纸触发晋阶的契机。   许玲儿指指头上的天空又道:「咱们被这道虚空阵法隔绝在山谷里。本姑娘 是没那本事指望不上啦,倒是林大哥可得扛起这份责任,咱们能不能出得去全靠 你。而且这片阵法山谷这么大,有什么东西咱们一无所知。能保留一分实力便多 一分希望。」抬眼凝望不见边际的山谷,林风雨对许玲儿笑道:「玲儿师姐所言 甚是。师弟脑瓜子不灵光还需多多提点才是。」许玲儿眼神一亮,发现了重大秘 密似的说道:「早听说我家新姑爷天赋卓绝修为高超,可是不谙人事。这就是林 大哥化身入百剑堂做个普通弟子的原因么?」林风雨也不隐瞒:「都给冰雪聪明 的玲儿猜中啦,出去后千万可得帮我保密。」许玲儿啧啧两声:「看来要林姑爷 罩着还是得交点利息,行,放心,保证一字不说。咱们还能出去么?」林风雨道: 「当然可以,我就不信咱们一辈子困在这里。」念起家中娇妻,她们定是心急如 焚。而方才林风雨已经试过了所有的方法,神念都无法透出这片虚空天地。焦急 之下横抱起宁楠,招呼许玲儿道:「咱们往前走走看,能不能找到这地方的玄机。」 这处虚空阵法极是神异。林风雨甚至感受不到阵法的气息,只是飞空而起一段距 离,便被一股庞然伟力挡了回来。落在地上顺着山谷小道信步前行,也感受不到 什么危机杀气,倒是林木参天,鸟语花香,仿佛一片自成的世界。只是无论走到 哪里,都能看见一株巨大树木,树冠直入云雾之中,仿佛贯穿天地。   三人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小心谨慎又走了大半日,直到明月当空才穿出这片 山林。只见月如圆盘,正是满月之期。   山林之外又是一片深邃的细长峡谷,三人顺着谷边山道行走,前边忽然火光 冲天而起。林风雨与许玲儿对视一眼:「有人?」林风雨虽然功力未复,可是灵 觉依然灵敏,抽了抽鼻子又细细感应了一番,得不到任何反馈。想要放出神念, 却又感觉神念之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压制,大惊之下不敢再动用。只得隐匿身形 将许玲儿一同罩在其中,一步三回头向火光处走去。   峡谷细长的裂缝到了火光处便豁然开朗,竟是一片巨大广袤的平原,依然生 长着参天的林木。林风雨与许玲儿顺着山壁向下望去,只见冲天的火光处,一名 女子身着玄白两色宫衣,正领着一群人朝着满月跪拜行礼。离得远了,林风雨也 不敢擅自动用真元打开明清灵目看不清面貌,只能见她状若癫狂,一头齐腰长发 随着曼妙浮凸的身姿扭动之下,左右飞散飘扬。随她跪拜的人群则齐声用古老苍 凉的语言吟诵着什么。   温柔的月光在火光映照之下,射出一道刺目的光芒笼罩火堆,似乎在进行一 种古老而神秘的仪式。   领头的女子站起身来,左手举着一只铃铛,绕着人群舞动,即使相距甚远依 然传来叮咚的铃音。铃声时而轻缓时而急促,一会如哀怨倾诉,一会如焦急发狂, 一会如欣喜万分。她舞动一阵,又是领着人群朝满月大礼跪拜,五体投地。   直到火光渐渐熄灭,领头的女子才领着众人朝满月磕了三个响头站起身来。 林风雨看见火光熄灭之后,耀目的月华便烟消云散。   林风雨与许玲儿大气不敢喘一动不动,看着众人依然匍匐不动。而领头那女 子却向着两人的方向掠过山谷冲天飞起,立在三人面前道:「贵客既然到来,何 不现身一见?」一来行藏已露,林风雨大方撤去隐匿;二来被发现行踪之时,真 元外放已感知这女子大约元婴初期的修为,其余谷底诸人最多不过金丹,大多连 许玲儿都不如。虽然他只能发动不到三成真元,有虚灵炉等法宝相助倒也不惧。 只是暗暗纳罕,一向甚有自信的隐匿之法,也不知道这女子如何看破?   眼前的女子看上去和秦冰差不多年纪,杏仁大眼,鼻尖微翘,樱桃小口,眼 角边有一丝淡淡的鱼尾纹。左玄右白配色各半的宫衣甚是奇特,丝带束缚的丰腴 腰肢之上酥胸硕大浑圆,流垂的裙裾更是难掩肥满的翘臀,隐约之中足以占据半 身以上的长腿修长笔直,一对光着的裸足粉光玉质,雍容雅致的气度映衬之下, 竟是一名绝色熟妇。   林风雨虽不吝美色,情况不明之下也没那份闲心,依然紧抱宁楠微微躬身道: 「我三人落入此地迷了路,打扰夫人还请见谅。」妇人微微一笑道:「本宫朝拜 月神,得神引方知贵客到来。贵客身上有伤,不若随本宫回殿好生调理。」林风 雨微微皱眉,此地情况不明处处透着神秘,至于神引之说更是有些荒诞无稽,本 应小心一些。可是怀中宁楠依然昏迷不醒,也的确需要一处所在安心调理,那妇 人看上去也不像有什么恶意。细细思想把心一横,去他妈的,老子再休养几天功 力尽复,还怕你们这群跳梁小丑?以礼相待自然不忘滴水之恩,要有歹意不介意 收拾了你们。   于是向许玲儿示意了一眼对妇人道:「多谢夫人大恩,恭敬不如从命。」那 妇人微微一福,回身朝山崖下拍了拍手,转身之时目光中露出一丝说不明道不明 的奇妙神采,让林风雨双目一眯。   山崖下飞起四人,抬着一只足以容纳三人乘坐的轿子。妇人挥手一引道: 「请贵客上轿!」倒是礼数周到。   林风雨也不做作,带着二女登上轿子,任由四人抬着前行。   许玲儿悄悄传音道:「林大哥,你看这里有什么名堂?」林风雨摇摇头道: 「不知道,古里古怪的。说什么神引我压根不信。不过这些人奈何不了我,且看 他们玩什么花样。」许玲儿安下心来道:「一会儿万一起了冲突,林大哥不用管 我,保住你自己玲儿就不会有事!」林风雨笑着点点头道:「明白,我会看情况。」 说话之间,轿外渐渐有了人声,此时神念依然受到重重压制,林风雨只得拨开垂 帘四下观看。只见石板铺就的大道两旁跪了五六百余人,另有些美貌的女子手持 花篮将香花向天空洒落。道路两旁罗列着整整齐齐的房屋,俱是三层的小楼,建 筑得很是古朴精致。   大轿被抬着一路前行,越过跪拜的人群来到一处恢弘的宫殿门口。百余名娇 俏的侍女与全副武装的侍卫跪在宫门口齐道:「恭迎宫主!」轿门打开,那妇人 立在轿前道:「贵客请下轿随本宫进去。」林风雨抱着宁楠下了轿子,只见宽大 的宫门之上,一面牌匾用古篆文书写四个大字「朝月神宫」。忙向妇人一礼道: 「得朝月宫主援手,愚兄妹感激不尽。」侍卫宫女当先引路,妇人领先林风雨半 个身位道:「此处是朝月宫,本宫名唤月华,贵客若不介意直呼即可!不知贵客 如何称呼?」林风雨也介绍道:「在下林风雨,这二位是在下表妹,宁楠与许玲 儿。宫主,在下失礼一句,这处是什么所在?」至于什么直呼姓名的,被他直接 略过,礼多人不怪。   月华夫人笑道:「山谷自从被大混沌阵闭锁之后,已有三千余年没有外人来 过,林世兄不知也不奇怪。本宫与族人世代栖息于此,我们唤作百妖之国。」见 她大大方方承认不是人身,林风雨情不自禁又抽了鼻子,却依旧一丝妖气都感受 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