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2集 第19章 苗山深谷

 
【风雨情缘】第2集 第19章 苗山深谷 作者:Lovelytooth 2015/09/01发表于:SexInSex              第十九章 苗山深谷   飘扬的云彩遮挡住炽烈的阳光,轻柔的海风让风景秀丽的小岛更加舒适。   鬼面人背着双手绕着海滩信步而行,沉稳的步伐却没在沙子上留下任何痕迹。 他边走边说,面具遮挡之下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有那双精光四射的双目透出一丝 得意。   身旁跟随的女子莲步轻移,恬淡的表情不像被药物迷惑了心智,只是一双漂 亮的大眼睛里透着无限的迷茫。   鬼面人停下脚步问道:「岳姑娘,本尊所说句句属实,这一次赌约可是本尊 胜了。」岳翎轻轻摇头道:「我不信。」鬼面人也不动怒呵呵笑道:「本尊还来 骗你一个小丫头不成?」说罢双手凌空一抹放出一道光幕。   光幕播放电影一般,将日前岭南与苗疆之事一一展现,从老五以佛印击杀南 宫世家百剑堂两名弟子,到巨剑怪客对正天阁与福源洞三名弟子动手,又是百剑 堂与天玄子的对阵。随后天玄子对阵百剑堂,南宫紫霞出现,岳翎双目忽然瞪大 喃喃念道:「紫儿妹妹!」鬼面人笑道:「南宫大小姐很是不错,也安全得很, 岳姑娘且宽心往下看。」之后老大与老五击破大七剑阵,南宫紫霞负伤,林风雨 忽然现身击退二人。与此同时,刀剑怪客屠灭后土巫门,鬼面人与盘蛇怪客全歼 天玄子一帮人,才告结束。   鬼面人问道:「本尊所言不差吧?六道天盟就是个笑话,一切都是为权欲之 心所找的借口。岳姑娘来我天涯海岛将近三年了,且看看那些所谓的正道门派除 了争权夺利之外,又做了些什么?」岳翎恨恨道:「那是你这个魔头暗中挑拨的 缘故,可不要强词夺理。」鬼面人摇摇头:「错了,本座也不过是他们争权夺利 的一枚棋子。要对付本座也是权欲使然。你看天盟所作所为,可有多少要除魔卫 道的意思?即使南宫大小姐还记挂岳姑娘,也不过因为与你是朋友而已。」见岳 翎低头不语,鬼面人继续说道:「若本尊所料不差,天盟受此打击必然争吵不休, 谷元老道会委派慕容千罡主持岭南苗疆之事,岳姑娘,可否愿意再与本尊打一个 赌?」岳翎目光更显迷茫,似乎也受到重大打击,思虑良久摇了摇头:「不赌!」 鬼面人饶有兴趣道:「哦?看来岳姑娘也已明了现实形势。那么咱们之前的赌约 可作数?」岳翎紧咬银牙目露痛苦道:「愿赌服输,既然岳翎输了自当尽心服侍 你这魔头一回。」鬼面人哈哈大笑:「岳姑娘果是信人。本尊亦必不负当日所言, 只要本尊料错一回,便放岳姑娘回去。」他巨掌一伸横抱岳翎,顺势将娇乳握在 手中抚摸,大踏步向地宫走去:「岳姑娘安心,待本尊铲平这帮道貌岸然的老狗, 便请南宫大小姐来与你作伴。」岳翎浑身颤抖面庞发白,不知是胸乳落入魔掌的 难熬,还是担心南宫紫霞的安危。   出云山上一片喜气洋洋,大管家来回奔忙指挥,喊得声音都有些嘶哑。   看着日渐当头,林风雨一家人已是穿戴整齐。今日宴席为了庆贺南宫紫霞突 破元婴,一家人都是精心打扮,却都不抢主角风头。   林风雨见诸女准备停当,便招呼大家赴宴莫要误了时辰。   曹慧芸阻止道:「当家的慢点,咱们不能这么早去的。」林风雨一愣随即明 了,挠挠头道:「哈哈,夫君太笨,正是正是,咱们晚点再去。」又过了大半时 辰,一家人方才出发。   百剑堂人山人海,蓝剑山庄子弟齐聚一堂。一众高层在厅堂内等候,普通弟 子也在露天之中有一席之地。   大管家立于藏剑山脚,见林家一门姗姗来迟高喊道:「南宫大小姐到!林风 雨到!」南宫紫霞盛装在前,林风雨在后。随即二人停步,秦冰率诸女先行上了 藏剑山,被柳若鱼招呼着立在身边等候。   南宫剑河挺立堂口食指一弹,百剑堂日常供养的百柄宝剑飞空而起,剑指青 天发出嗡嗡轰鸣声。   紧接着一声凤鸣,元婴小人骑乘紫凤,手握紫青双剑傲视剑群。双剑在空中 一震,发出紫雷缭绕,百柄宝剑顿时肃穆噤声,微微侧过剑身做俯首状。   南宫紫霞俏丽的身影现身堂口,紫凤一声清吠顺着她身躯环绕,林风雨侧立 左后方做护法状。   顿时众弟子齐声发出雷鸣般的声响:「恭喜大小姐凝结元婴!贺喜蓝剑山庄 再添元婴高手!蓝剑山庄万世威武!」南宫紫霞向众人欠身一福:「紫霞能有今 日,全仗蓝剑山庄深厚底蕴,蓝剑山庄万世威武!」南宫剑河侧身让出正门抬手 相迎,让南宫紫霞第一个入席坐定主位。林风雨本想躲在一旁,却被南宫剑河一 把拉住,携手步入厅堂。林风雨反应也快瞬间明了,也不做作大方随后步入。   大管家声震四野:「贺宴开席!」林风雨这桌共二十人,南宫紫霞居中而坐, 南宫剑河与大长老分坐左右,林风雨在南宫剑河下首坐下。其余十一长老,百剑 堂主,藏剑峰主,内事堂主,还有南宫剑河的长子南宫明诚,次子南宫明麟,二 人都是元婴中期修为。柳若鱼陪着秦冰诸女与一干女眷在边上一桌坐了。   酒已打开菜还未上,南宫明诚向南宫剑河拱了拱手道:「父亲,请恕孩儿多 言。林风雨毕竟与妹妹尚未成婚,座位是否有些安排不当。」南宫剑河接过大长 老递来的酒杯道:「林风雨尚不是南宫世家正牌的女婿,却是本座亲口认的兄弟。 若是梨花洞的王洞主在此,孩儿也觉得不当么?」南宫明诚忙向林风雨施了一礼 道:「小侄不明所以孟浪了,还请叔叔恕罪。」林风雨颇有些手足无措,被大了 自己一百多岁的未来大舅子叫声叔叔,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对答,只是连称不敢。 心中想着南宫世家莫非都是这么些直肠子?八长老质疑过,大公子也来质疑。南 宫剑河这一句当众而发,算是平息了这些争论。只是他目光闪烁,不知心里在想 些什么。   酒过三巡,南宫剑河道:「刚刚传来的消息,一好一坏,紫儿想听哪个?」 原本在庆贺宴席上说这些并不适当,不过想是消息重要,南宫剑河也不避讳这些, 打趣让女儿选择。   南宫紫霞露齿一笑撒娇道:「女儿晋阶的大喜日子,当然是先听好消息了。」 南宫剑河爱怜拍拍她的头道:「天盟失利苗疆,天魔宗易天行公开质疑谷元盟主, 碧云宗云蕊也是如此。听说吵得不可开交!」大长老等人显然都已知晓,闭口不 多言。南宫紫霞接道:「那倒真是个好消息,父亲攻略苗疆此时正是大好时机。 坏消息呢?」南宫剑河目视林风雨道:「天盟令慕容千罡镇守苗疆,呵呵,真是 针尖对麦芒。」林风雨表情一僵,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见众人都望着他,思虑了 一会说道:「魔宗屠灭后土巫门,苗疆各大门派都已猜测是在下所为,没有证据 百口莫辩。此时派来与在下有仇怨的慕容千罡,苗疆巫门必定同时倒向天盟以求 庇护。倒是小弟连累了大哥。」说的南宫剑河满意点头,南宫紫霞嫣然一笑。这 一下分析对形势把握极准,若是林风雨从前的性子,只会想到扶语嫣之仇,一门 心思想着怎么收拾慕容千罡。之前的挫折对他的触动确实很大。   南宫剑河拍拍他肩膀道:「贤弟勿忧。慕容千罡与你我兄弟这仇是结下了。 苗疆之地山庄又不可放手,管他慕容老儿所来何为,总要叫他栽个大跟头。」他 只说仇怨仅限于兄弟两人,也是公私分明,林风雨不愿将此事多与蓝剑山庄牵扯, 增加南宫剑河的压力道:「此仇小弟一人扛下,徐徐图之便可。大哥,大局为重。」 南宫剑河冷笑道:「天盟欲染指岭南苗疆根基之地,本座岂可轻易让出?不让他 们呕出几口血,当我蓝剑山庄好欺么!」南宫明诚当即道:「父亲,请容孩儿前 往苗疆整肃诸门,扬我山庄之威。」南宫剑河摆手道:「不急,本座自有安排。」 酒宴散去,林风雨送南宫紫霞入琅缳仙府闭关,二人依依不舍腻了好久,南宫紫 霞放平定心境,闭关稳固修为。   当日晚间,百剑堂数道命令齐发准备攻略苗疆。   次日一早,林风雨告别诸女又化身木枫来到百剑堂报到。之前与西华魔宗拼 斗受伤的弟子都是真元消耗过大,几日休养下来大都伤势尽复。宁楠也是伤好回 归,顶替了原小组中陆超的位置,想是南宫剑河刻意安排。副堂主南宫剑飞重伤 未愈,南宫紫霞闭关,不过此次出行长老堂加入带队,南宫明诚,南宫明麟等都 在其中,倒是不缺高手。   人员组成分派下来,林风雨所属人马里共有五组人,领队的竟是柳若鱼。见 他面露惊讶,柳若鱼眯眼一瞪,那意思似乎是:「怎么?瞧不起嫂子?」一行人 各自出发。林风雨颇想找宁楠搭讪两句,却换来不理不睬,好生失落。   许玲儿传音过来道:「喂,这些天你跑哪去了?都没瞧见你!」林风雨随口 答道:「师傅给我疗伤没在百剑堂里,昨夜伤才好。许师姐你伤没事吧?」许玲 儿笑面如花:「能有什么事?剑飞堂主和紫霞小姐把压力都扛下来,咱们不过是 功力损耗过渡罢了!」林风雨心情不佳,哦了一声不再说话。许玲儿也觉得无趣, 撇了撇嘴。   柳若鱼领着众人来到后土巫门。自从被灭门之后早已人去楼空,掌门腾天宝 也被接去昆仑派。天盟与蓝剑山庄先后来了几波人探查,都查不出什么头绪。   只见此地一场大战甚是惨烈,空气中至今弥漫着血腥味三日不散。破损的阵 法,毁掉的法宝散落一地。昔日繁盛的宗门变得破败不堪,后山峰顶供奉的后土 娘娘也被削去了一半。   柳若鱼向林风雨悄悄传音道:「小叔和西华魔宗交手过多次,试试感应一下 可有发现。」这组人马大都曾参与数日前一场大战,派他们来也是如此目的。   林风雨凝神感应一番皱眉传音给柳若鱼道:「嫂子,感应不出什么。小弟总 觉得西华魔宗构成复杂,两年前的阴煞老魔,三日前那两个魔头功法之间都没什 么相连,这种方法怕是查不出结果来。」柳若鱼回道:「当家的也料知如此,可 是不来探查一番总是不甘心。」其余弟子陆续回报,均是没有进展。   这种情况都在意料之中,柳若鱼也不啰嗦,果断带着众人向西侧进发,直指 距离最近的帝江巫门。   苗疆祖巫均是上古大能,修为通天彻地。林风雨初次打量苗疆,见深山密林 人迹罕至,整片土地沦为虎狼争抢的美食,又想起自家阴阳门也是破败,连一片 地盘都没有,还不如后土巫门,心中不免有些凄凉。   途径一座高山,林风雨见云雾缭绕,山侧另有一面峡谷深不见底混混蒙蒙, 不免多看了几眼。柳若鱼却微微有些紧张,高声嘱咐众人保持阵势,远远绕着高 山飞行。   许玲儿见林风雨一脸迷茫,讥笑道:「新来的就是没见识吧?师姐提点你一 下,那地方稀奇古怪神秘得很,千万不要靠近了。」林风雨连忙出口询问:「师 姐,那是什么地方?小弟确实没见识还请多多提点。」许玲儿解释道:「这里是 苗山,传说是苗疆先祖发源之地。峡谷那片云雾里有很厉害的虚空阵法,探不清 虚实,而且据说陷入阵法之后从没人能回来过。生死不知。」林风雨惊叹道: 「这么神奇?」脸上露出思索的神情。   许玲儿笑道:「好啦傻师弟,别拿你筑基的修为,操元婴的心啦。赶紧跟上!」 帝江巫门正在苗山神秘山谷的山背之处,掌门人名叫欧益波。柳若鱼的到来让他 直接面露敌意,手下的弟子也是颇为紧张。   柳若鱼飘在半空也不落地,身后两名容颜秀丽的婢女一人持花篮,一人奉宝 剑伺立左右。她宫装高髻,衣裙飘飘,尽显高贵排场与绝代风华,居高临下对欧 益波道:「欧掌门,见了本夫人便是这般阵势吗?」身后南宫家弟子气势不凡, 暗合大七剑阵法站定。林风雨这一组人马立在最外围,他心中好奇,探头探脑地 观望。   欧益波咬了咬牙,苦笑着拱了拱手道:「夫人莫怪,实是后土巫门被屠灭之 后苗疆风声鹤唳,招呼不周还请海涵。」嘴上这么说,却没有任何迎客的意思。   柳若鱼冷笑一声:「区区苗疆巫门,不在我南宫世家眼里。欧掌门,不客气 说一句,我家姑爷要向后土巫门下手用不着藏首藏尾,直接拿下便是!蓝剑山庄 对你帝江巫门千年庇护,可挡了多少你灭门之危?一朝祸事临头便是这般模样? 可让本夫人甚是伤心哪!」欧益波脸如黄莲,沉默了良久终于硬气道:「夫人, 南宫世家庇护巫门千年,本人甚是感念。只是后土巫门一事若无确实证据,林风 雨难脱嫌疑。本人日夜防备只是为了保一门安危,并非针对夫人!」柳若鱼云淡 风轻摆了摆衣袖,淡淡道:「好!欧掌门这般说,本夫人也不来计较。此番来意 想必欧掌门也是心知肚明,且给个痛快话罢!」林风雨听得暗暗点头,南宫紫霞 手段高超,轻易平定南海诸门,倒是颇有大世家的遗风。柳若鱼一出现便气势逼 人,与南宫紫霞之前的平易近人完全相反。一来她身份不同,庄主夫人更为高贵; 二来形势也有别,如今苗疆巫门全部倾向六道天盟,犯不着低声下气的说话。   柳若鱼一出现便盛气凌人,压得帝江巫门抬不起头,又提起往日恩惠让对方 服软,最后一针见血,完全不给欧益波东拉西扯的机会。   欧益波低头不语,在门人之前颜面尽失也顾不得了。片刻之后狠狠咬牙抬头, 面部竟然有些狰狞。   柳若鱼一看表情便知他的决断,素手一扬平地起了一阵大风。   欧益波顿感气息一窒,一肚子话说不出口。   柳若鱼纤指连弹出九道光团浮在空中,光团排成九宫图形,向四面八方射出 七彩光线环环回回密如蛛网,瞬息之间便将帝江巫门整个罩在其中。——正是南 宫世家吞雷剑阵。   柳若鱼一声娇笑道:「欧掌门,帝江巫门虽有不义,南宫世家却无不仁。本 夫人再亲口告诉你一遍,后土巫门灭门一事乃西华魔宗所为,与蓝剑山庄无关。 家主百忙之中仍是顾念苗疆安危,特着本夫人带来吞雷剑阵增强防御之力。只是 吞雷剑阵不能落于外人之手,还请欧掌门委屈一段时间。」林风雨见大嫂简简单 单便布下繁复的吞雷剑阵,虽是之前定有充足的准备,仍然尽显高明的阵法之道, 心中暗暗惊叹。此时吞雷剑阵罩定帝江巫门,阵眼却掌握在柳若鱼之中,虽是加 强了巫门防御,却也形同将他们软禁。言下之意更是明明白白,合作,则吞雷剑 阵归你所用;不合作,则软禁你们。   欧益波憋了半天终于服软道:「夫人,有话好商量!」柳若鱼瑶鼻冷哼一声, 不理不睬,显然要拿帝江巫门立威。   此时异变陡生,又是一道阵法光幕罩在吞雷剑阵之外迅速成形反将百剑堂弟 子困在里面。所幸众弟子本就为了预防偷袭站位较为分散,那道阵法的范围也无 法困住所有人。   柳若鱼脸色一变喝到:「众弟子速速退入剑阵之内!」随即从婢女手中抽出 宝剑朝天抛起。   阵法来得好快,布阵速度丝毫不逊柳若鱼。飞空的宝剑剑气纵横,却被一枚 小印架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随即一双大手从云端下压!   林风雨脸色大变,原来两只大手一只清扫尚未退入吞雷剑阵中的弟子,另一 只却朝着宁楠抓来。柳若鱼又祭花篮,繁花满天抵住小印娇叱道:「慕容千罡你 欲何为?」花篮一起,宝剑顿时脱身,朝两只大手削来。   云霞之中又落下一柄金色小锤抵住宝剑,慕容千罡的声音传来道:「南宫剑 河果然妙算,惜乎一切都落入本座所料。柳若鱼!今日且不与你计较。本座拿下 这小丫头,唤林风雨来领人。」话音刚落,阵法已然遮蔽将南宫世家众人困住, 与此同时大手一张握住宁楠,手掌如此巨大,连站在她身旁不及躲入剑阵的许玲 儿一同抓住。   慕容千罡从虚空中现出身形,一双大手正从他袖中伸出,盯着宁楠目露恨意, 重重哼了一声!   虚空之中又是一柄长剑啸空斩来,剑身满刻星宿深邃罗列,光芒绽放若芙蓉 出水,正是纯钧宝剑。   慕容千罡怒喝道:「林风雨!」他右手递出,手臂之上金芒一片不闪不避紧 紧抓住纯钧剑身,不得寸进。   林风雨也是浮现身形,虚灵炉祭起头顶,苍青环缠绕身侧,风雷二翅在背后 扇动,大骂道:「狗贼!」虚灵炉火光燃起,他借势一绞纯钧将金手搅散,冰凤 炎龙盘旋而出奔袭慕容千罡。同时风雷二翅一展,雷声中遁至宁楠与许玲儿身旁, 口吐霹雳附于纯钧剑上,一刀斩向大手。   慕容千罡被偷袭打得措手不及,又被冰凤炎龙缠得手慢脚乱之际,任由林风 雨斩断大手救下二女。许玲儿惊愕之中咦了一声:「原来你是林姑爷!」林风雨 见宁楠遇险,一门心思都在应敌之策上,还是木枫的模样没有变回本身。   大敌当前林风雨哪能顾得上她?迅疾回身挡在二女身前,向宁楠关切道: 「楠楠没事吧?」宁楠甜腻的声音终于响起:「大哥我没事。你小心些!」林风 雨面对劲敌依然难掩欢喜:「放心!大哥保护你。」一如两年多之前,他从屋顶 冲出,救下那个未成年的弱女子。宁楠心中泛起温柔,和他并肩而立。   慕容千罡推出一掌逼开冰凤炎龙喝道:「本想诱你前来,既然出现就一并收 拾了!」林风雨大闹庚金山庄,光元婴高手就为此陨落五人。为了解决后患连山 河印都动用却被南宫剑河救走。慕容千罡被谷元重责不提,慕容世家也沦为大笑 话,叫他怎能不恨。   身下覆盖柳若鱼的法阵响声隆隆,显然南宫世家众弟子正在破阵,看这形势 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   林风雨对他也是恨之入骨,深吸一口气道:「狗贼,欺负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有种的就跟小爷单挑。」目光随即朝着虚空一闪。   「咦?林小子当真有两下子,连本座也瞒不过!」虚空中又浮现一道人影, 正是昆仑派谷凡道长,曾在金翎岛上见过,也是元婴巅峰修为。他与慕容千罡一 前一后钳制林风雨,道:「林小子,后土巫门灭门一案你脱不了关系。且乖乖随 本座回天盟总坛协查,莫要逼本座动手。」言语虽然客气,语气却是不容置疑。   林风雨一直故作镇静,心中却焦急万分。自己有风雷二翅要脱身不难,可是 带着两个小丫头运转雷遁,她们修为不够非要了她们命不可。想要拖住两大高手 让她们逃命?一个都打不过,何况两个。这也不现实。   既然逃不得也只好拼力一搏拖延时间,待柳若鱼脱困之后才能解决目前危机。 林风雨静下心来凝神应对,即使仇敌当前也无半分冲动,苍青环与金钟砖盘旋飞 舞身侧,冰凤炎龙怒瞪来敌,一副稳守的意思。   谷凡朝慕容千罡说道:「慕容家主,以大欺小已是不妥,林小子既然不肯就 范,此阵就劳家主动手。本座掠阵便是!」林风雨心中暗喜,仿佛窥到一线生机。 慕容千罡却是脸上露出一丝狰狞道:「道长此言差矣,林风雨乃是嫌犯,我二人 出手自然算不得大欺小。」根本不给林风雨一点机会,看这样子连许玲儿都不会 放过。   谷凡略略一想:「那倒也是!」话音未落,一抖手中拂尘,万千尘尾向林风 雨三人卷来。拂尘或分或合,分为万千丝线,合为一只长鞭,玄妙万端。   林风雨口喷一片霹雳,只将拂尘阻了一阻便被搅散,顿时心有所感:「此人 功力不在端木家主之下。」背后慕容千罡同时悍然出手,金锤无声无息地靠近。 林风雨左手苍青环箍住尘尾,右手金钟砖化作盾牌抵住金锤。两大高手同时夹击 之下,几乎一瞬间真元便被耗去一小半,脸如猪肝。冰凤炎龙虽在身侧盘旋飞舞, 却腾不出一点力气操控迎敌。   林风雨已是天赋卓绝,战力强悍,换了其余同等修为的人来只这一招便得重 伤,他能支持片刻已属难能可贵。此刻心中难免哀叹一声,生出螳臂当车之感。   一只芊芊素手从身旁伸出握向金锤手柄,虚灵炉也感受到主人的危机自行发 动,一凤一龙吐出冰火双炎焚烧拂尘。宁楠对着林风雨凄婉一笑道:「大哥快跑!」 她已知自身在此,林风雨绝对不会抛下她逃走,这一下已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只 想着:「我死了,大哥就没了累赘,要跑不是难事。」二人虽是嘴上闹别扭,宁 楠使着小性子对林风雨发脾气,可是生死关头,均将自身安危置之度外。   宁楠目中白光连闪向金锤射去,竟用浑身真元发动「破法叱目」助爱郎脱困。 林风雨瞬间明了她心意,金锤被「破法叱目」神光一射,顿时一阵颤抖光芒闪烁 不定。可惜宁楠修为不深,耗尽全力也只能支持到此,金锤反震之力瞬间袭来, 胸口一闷,一抹鲜艳的朱红在空中逸散。   林风雨悲呼一声:「不!」丹田之中北极星光运转到极致,运起浑身力气扭 住尘尾一折,又挥纯钧剑劈斩金锤,终于将金锤打飞制止了对宁楠的伤害。   全力一击之下林风雨头脑一阵恍惚,尘尾瞬间恢复精神击他后心。   林风雨转身不及,宁楠在怀里伤势沉重,转眼又瞧见手足无措的许玲儿。哀 叹一声只能将二女一同搂在怀里,收回虚灵炉挡在背心。   失去真元的支持,虚灵炉被尘尾打得阵阵哀鸣火光大减,顿时无数的尘尾突 破冰火二炎封锁打在林风雨背心。   百忙之中收回虚灵炉,林风雨背心遭受重击喉头一甜,哇地大口鲜血喷出。 许玲儿吓得魂飞魄散,心想这股大力击中林风雨,必然传导过来让她一命呜呼陨 落于此。   不想林风雨一口鲜血尽数喷在她肩头,顺流而落饱满的胸膛,强悍劲力却没 有一丝传来。许玲儿瞬间明白林风雨承受了所有的劲力牢牢锁在体内,死里逃生 后也是心中一暖。   只是三人均被这一击打得晃晃悠悠远远飞去。宁楠人事不省,林风雨重伤昏 迷,只是本能地牢牢抓住二女不放,许玲儿见谷凡与慕容千罡尾随而至又要下杀 手,咬咬牙借着重击的前冲之力,带着二人向苗山悬崖云雾迷茫的山谷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