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二集 第七章 世家底蕴

 
【风雨情缘】第二集 第七章 世家底蕴 作者:林笑天 2015年8月15日发表于:sexinsex              第七章  世家底蕴   纸片在慕容千罡的敕令下无火自燃烧成灰烬,只留下几个大字在空中闪着金 光,那枚印记则是被玄奥的符文包裹,红光灿烂,号令天地一般。   林风雨无暇再顾及扶语嫣,隐匿身形收敛心神细细观看,却看不出什么名堂。   敕令的光芒越发刺目,庚金山庄数百里范围之内的山川河流仿佛得到了召唤。 山川低语,河流崩腾,似在应和这道神秘的敕令。   荒山的林木无风自动,林风雨所处的位置大地忽然龟裂,无数手臂粗大的树 根破土而出,蜿蜒如蛇向林风雨卷来。   这些树根平平无奇,林风雨只消一剑就能将它们斩成飞灰。可他不愿过早暴 露身形,忙起身腾起空中躲避,心里顿时明白过来这山河印竟可调动山川生灵为 其效命,真是一件盖世奇宝。   林风雨心中思忖不定之间,冷不防一朵云彩从天上坠落,向着他隐匿身形的 方位裹来。他恍然明白,阴阳门隐匿之法虽然高绝可以瞒过元婴期的修者,却无 法躲避山川生灵对于天地气机无处不在的探查。他在庚金山庄四周活动了数日, 早已留下气息在天地之间。云彩本为水汽凝结,亦是山川之数。在山河印敕令笼 罩的数百里范围之内,天地虽大却无他容身之地。   一念至此,林风雨索性现出身形随手挥散云彩。身下一道溪流又凝结成一道 水龙,张开大口径直咬来。   这些小把戏伤不了林风雨,却将他的方位迅速锁定!   挥剑打散云彩,远远看见第二道敕令又在慕容千罡手中发出,几个金字熠熠 生辉:「擒拿阴阳门林风雨!」林风雨皱了皱眉头,这是要消耗他的真元么?光 靠这些小把戏即使自己重伤之身不打上三五个月怕是也消耗不了吧?   随着慕容千罡第二道敕令的发出,山川河流再次发生了变化。   身下的小溪流忽然干涸见底,溪流凝聚成一个小小的水人,只有半人高长有 双手,下身却是一团漩涡连接着溪流上游不住流下的溪水。   荒山亦是发出仿佛亘古的低吟,无数岩石不断凝聚成黑光透亮的石人。而那 些高大的林木树根纷纷破土而出纠缠在一起,组成一只枯龙。   水人下身的漩涡一转,在溪流的推动下朝林风雨电射而来;与此同时枯龙亦 是一声低吟,龙口大张咬向林风雨;石人身形笨重,却有巨石不断在它脚底凝结, 形成一只粗大的石柱推动石人亦是袭向林风雨。   林风雨身形电闪避开枯龙与水人,朝着最为笨重的石人一剑斜斩。石人不闪 不避,张开两只蒲扇般的大手抓向林风雨两胁。但它还未碰到林风雨,就被纯钧 一剑从左肩到右腰劈成两段。   只剩半个身子的石人去势不绝仍然带着千钧巨力撞来,林风雨早有预料—— 三物都是山川精气所化,精气不绝,三物不亡。他侧身躲开钻入石人身下,一脚 将石柱踢断想要断绝山石精气。   果然石柱断裂,石人现出溃散之势从空中跌落,只是石柱又迅速凝结要和石 人连接在一起。林风雨连连闪开枯龙与水人的攻势,拳脚不停将石柱打得寸寸断 裂,不让它和石人连接在一起。   可惜大地之力在敕令范围内最为强大,地面上忽然升起数百根石柱,顶端相 连铸成一个平台和石人牢牢连接在一起。这一招失效之下,林风雨只能闪身避开。   庚金山庄的天空中又升起第三道金字敕令:「风动,云落,山摇,水腾!」 三道敕令组成一个品字形状,不断相互替换着方位圈转。   林风雨深切感受到一股奇异的束缚,似乎在这片世界里,原有的天地规律全 部失效而被新的法则所替代。   「法则之力?」林风雨心中有些惊慌。慕容千罡手持山河印,他就是这一方 世界的主宰,所有的规则都由他来制定,万物都听他号令。   空中风起云涌,林风雨不断击散水人复又凝聚,放出天阳掌火蒸腾水人,蒸 汽又聚集成云团,天上的云层黑压压的一片越发浓重,彻底隔绝了阳光,且有缓 缓压低之势。   只有三道敕令的金光依然照耀这片世界!   山林疯狂的摇晃之下,凛冽的山风愈发狂暴,形成无数风龙卷逐渐汇聚在一 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龙卷风,飞沙走石。   以荒山为中心,四周群山轰鸣,数百里土地的石之精华远远不断涌向石人, 它的的躯体已如百炼神兵般结实,林风雨拼尽全力的一剑斩击,只能砍入半尺不 到。   而那道风龙卷停在溪流之上,本应顺流而下的溪水,此时以风龙卷底部为中 心,上游顺势而入,下游溪水倒流。水人此时正站在风龙卷顶端,在水之精华源 源不断的汇集之下,浑身散发出夺目的光彩,犹如星光碧玉。   林风雨感觉着身上越来越沉重的压力,暗道不好。见几个山川精元凝聚之物 越来越是厉害,情知不能坐以待毙,强忍着重伤之身抢先发起攻击。   石人太过坚硬且大地之阔补给源源不断,林风雨直接放弃。溪流最弱暂时构 不成威胁,也不去理它。云层压力渐增却也没有好的处理办法。只能先对付风力。   不得不说林风雨的天赋还是惊人的。风力正是山川之力中的关键,一方面凝 聚水人,另一方面在它的催动下,笨重的石人都变得轻盈灵动速度极快。若能摧 毁风力,真是击碎了联系石人,水人之间的纽带。   林风雨闪开石人一拳,纵身扑向风龙卷,咬着牙关任由狂暴的风力击在身上, 法衣放出光华抵挡了大部分伤害,他一鼓作气破开外围进入暴风眼。明清灵目四 下张望阵眼所在欲要一举破坏。   淡蓝的目光之下,风暴中心尽收眼底。林风雨手持纯钧浸染了阳血,朝阵眼 重重一击。纯钧发出一道电光,却被风龙卷底部升起的石人挡住。   林风雨暗暗叫苦,大地之力无处不在,石人进入风暴眼阻挡他破坏阵眼。纯 钧光华连闪,虽然数度击碎石人,却总是迅速重生,偶有几道剑光突破石人落在 风暴阵眼处,威力已不足以破坏阵眼。   与此同时,那水人也从风龙卷顶部落入风暴眼中,与石人一同合力,更是让 林风雨不得寸进。   天地之威,非人力所能抗衡!   林风雨脱出风龙卷,舞动风雷二翅一声雷响想要遁离。可是身周的空气都已 变得黏稠无比,且刚刚遁出十里地,在山川法则之力的束缚之下瞬间被发现身形。 一道目不能见的气墙挡在身前,生生将他的身形弹了回去。这一下对本已重伤的 林风雨而言更是雪上加霜。   石人发出一声沉闷的吼叫扑来,原本笨重的石人在风力的驱动下变得快如闪 电。星光碧玉的水人亦是发出一道冰箭,当冰箭在空中划过甚至将空气都凝结成 冰。在空中停留许久的枯龙张嘴一喷,形如端木世家神木龙王鼎曾经使过的龙息, 只是这道龙息充满了死意。   林风雨刚想躲避,空中的黑云忽然往下压了一压。天地仿佛都被压缩了一般, 林风雨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置于肩头,一个踉跄从空中掉下十丈之多。石人,冰 箭,龙息瞬间到了面前。   林风雨勉力祭起虚灵炉,炉火烧化了冰箭,烫红了石人,却被龙息正面喷中 打得华光漫天。他一声闷哼,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丹田里北极星光大放,却抵 抗不了天地法则的束缚。   抬头看天,厚重的云层几乎要压迫得林风雨落向地面,遑论突破云层而去? 他哀叹一声勉力凌空盘膝而坐,放出苍青环拱卫虚灵炉,看着石人的巨手一拳一 拳地轰击在苍青环上。随着石之精华的凝聚,石人每挥出一拳,都带着更大一层 的力量,苍青环被打得在空中乱颤,眼见也支持不了多久。   林风雨心中烦乱无比,凭着最后一口真元殊死抵抗法则之力,脑海里一幕幕 涌过三年来发生的一切。秦冰,宁楠,秦薇,南宫紫霞,曹慧芸,还有刚刚离他 而去的扶语嫣。   回不去了,我就要死在这里了吗?终究还是太嫩了啊!一时的冲动,换来的 却是让慕容世家当枪使了一把,然后命丧庚金山庄么?   他抬起头暗暗凝聚气息,大地无法突破,那么这片黑云或许是最后一丝脱逃 的希望了吧?只是望着那片铺天盖地的厚重黑云,心中还是生起从未有过的绝望。 ——世家底蕴岂容小觑,这就是自己轻敌,仗着风雷二翅想要打游击的代价么? 慕容世家如此,那么更为恐怖的昆仑派呢?又将是如何的强大,莫可抵御?   林风雨调匀了气息准备殊死一搏,心中默念道:「冰姐姐,楠楠,薇薇姐, 紫儿姐姐,慧芸姐,小风对不住你们,只有来世再见了!语嫣姐,对你的承诺恐 怕办不到了,真是死了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的家人。到了阴曹地府再给他们磕头 赔罪罢!」他牙齿咬在舌尖上,准备喷出精血浸染风雷二翅,换取最后一丝生机。 心中一片苦涩,只盼望冥冥之中,诸女能够听到他的心声。——连最后的道别, 都是一种奢望吗?   黑云压城漆黑一片的天地里,忽然一声震天的雷响,一道橙黄的宝剑从九天 之外降临,带着雪亮的剑光在空中矫若游龙地兜了个圈子,划破云层停在林风雨 面前。   宝剑停在空中,如同另一个世界的王者驾临,和金色敕令分庭抗礼。雪亮的 白光将林风雨笼罩,隔绝了敕令的金光。林风雨只觉身上压力骤去,身周又恢复 了正常,而手中的纯钧一阵欢鸣,有向橙黄宝剑叩拜之势。   蓝剑山庄镇庄之宝,威仪无双剑中之王——神剑泰阿!如此威势,除了剑修 之首南宫剑河,更有何人?林风雨心中大喜,险死还生之下浑身汗如雨下。   宝剑第一震,风停!宝剑第二震,云散!宝剑第三震,山止!宝剑第四震, 水息!   蓝剑山庄庄主南宫剑河从空中缓缓落下,笑呵呵地道:「慕容兄与小辈置气, 连山河印都动用了何至于此啊!」慕容千罡凝视那道伟岸潇洒的身影叱道:「林 风雨屠戮我慕容家子弟,南宫剑河,到此时你还要庇护于他么?」南宫剑河好整 以暇道:「哦?那你慕容世家的人打伤我女儿又如何说?慕容家子弟宝贵,我女 儿天生凤体便是土鸡瓦狗了?慕容兄,你想要玉成贤侄一辈子呆在庚金山庄之中 么?」这话暗藏威胁,意思是你动我的女儿,林风雨杀你族人就算扯平了。你要 再动林风雨,也行,回头你家的继承人就废了罢。   语态明显,慕容千罡岂能不知?他叹息一声道:「你南宫世家也始终压我慕 容世家一头,我敬你修为高深心服口服。今日在山河印法则之力下,你还要袒护 林风雨,可就莫怪我得罪了!」南宫剑河道:「慕容兄何必欺我?山河印乃是你 慕容家愿力所成,用一次就伤一次。真要杀我南宫剑河,只怕没个三五百年山河 印都用不了了罢?」他一抖衣袖,三十五柄小剑从宽大的袖袍中鱼贯而出,见风 而涨!以泰阿为天魁星位,组成三十六天罡星,剑尖齐指慕容千罡,剑阵中紫电 交错,雷声隐隐。   南宫剑河淡然道:「不过要杀我好像也没那么容易!山河印有山川法则,我 南宫世家三十六天罡紫雷剑阵也有雷霆法则。慕容兄,孰强孰弱是否要比试一番?」 庚金山庄中十二道人影破空而起,正是慕容世家十二位元婴后期修为的长老。大 长老银发虬张怒喝道:「南宫剑河欺我慕容世家无人乎?今日必杀林风雨为我族 人报仇雪恨。若不识抬举,连你一同收拾了又如何?」南宫剑河哈哈大笑,左手 一抬一柄短剑带着九天龙吟腾飞空中,剑身如登临高山而俯视深渊,缥缈深邃犹 如巨龙盘卧。   林风雨心中剧震,七星龙渊剑!   南宫剑河右手一抬又是一柄宝剑现身,形容古朴,与泰阿,龙渊,纯钧的耀 眼夺目一比显得朴实无华。那宝剑的剑柄奇长,约有剑身的一半。   林风雨操持一柄纯钧剑这样的顶级法宝便倍感压力!如今南宫剑河不但主持 剑阵,还操控泰阿剑对抗山河印,此时又拿出二柄神兵在手。林风雨简直不敢想 象南宫剑河的修为,若要他同时发动虚灵炉,苍青环,纯钧剑也可以,但绝不能 做到南宫剑河这般举重若轻,更何况除了虚灵炉,苍青环和纯钧剑和这三柄神剑 一比,都稍逊了半筹。且看南宫剑河的声势,要让三柄神剑都发挥出最大威力只 是随手的事情。   似乎不想让众人的震撼停下,南宫剑河吐气开声道:「干将已出,莫邪何在?」 干将剑极长的剑柄中又飞出一柄小剑,干将风声厚重,短剑呼声细细,两剑似有 灵识一般,仿佛生来就是一对,如此的合谐!   林风雨心中震撼得无以复加,慕容世家底蕴之深厚差点要了他性命,而南宫 世家更是不愧天下剑宗。   新出手的三柄神兵在南宫剑河身周飞舞,他面带微笑道:「来来来,今日便 让在下见识见识慕容世家以众欺寡的本事。」南宫剑河同操四柄神剑,又主持剑 阵,这一手神技堪称天人之作威震全场,顿时打消了慕容世家全力一搏的心气。 ——今日拼尽全力要斩杀南宫剑河与半残的林风雨并不是做不到,南宫剑河再强 也不过孤身一人,终有真元耗尽之时。可是代价呢?要有多大?   大长老回身四顾,今日若战,长老堂十二人还能活下来一半就是祖宗保佑。 但就此服软又心有不甘还待嘴硬,南宫剑河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吓了一大跳。   只见南宫剑河伸手一招,林风雨手中的纯钧飞出。纯钧与龙渊,干将,莫邪 替换了原本紫雷剑阵中四柄长剑,占据了天罡,天际,天闲,天勇四星的位置, 环绕在占据天魁星位的泰阿身旁。   紫雷剑阵气势顿时又暴涨一截,原本就和山河印分庭抗礼的法则之力,此时 隐隐压过山河印一头。   南宫剑河依旧笑吟吟的道:「慕容兄,听在下一句劝。咱们共同的敌人是西 华魔宗,窝里闹着没得让人笑话。咱们的恩怨不妨先放一放,待解决西华魔宗之 后,剑河奉陪到底如何?」他一出现便先声夺人,此时占尽气势之优,心里却明 镜似得真的要打起来绝对讨不了好。顺势给慕容世家一个台阶下,两家就此暂时 罢手才是最好的选择。   慕容千罡对形势也是心知肚明,扬了扬浓眉顺着台阶而下:「好!本座给南 宫家主一个面子,此事暂时作罢。待击溃西华魔宗之后,今日之辱必双倍奉还!」 南宫剑河仰天长笑,招呼也不打拉着林风雨化作一道长虹破空而去……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2集第27章 神木洞穴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