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2集 第17集:双修破元

 
【风雨情缘】第2集 第17集:双修破元   喘息未平,情欲渐定。高潮余韵之下迷迷糊糊的南宫紫霞,只觉得滚烫的精 液夹带精纯的真阳气息涌入体内游走,丹田那颗熠熠生辉的金丹被真阳冲得颤抖 连连。   「紫儿姐姐,快运真元随我运转。」正是林风雨的声音。   鼓起真阴之气攀附真阳之上,犹如凤栖梧桐随风轻摆,游走于三焦六脉之中。 浑身像被热水浸泡舒适无比,经脉之中的暗伤随着阴阳真元游走快速愈合。   阴阳真元游走全身一周天回归丹田,却流转不回林风雨体内。南宫紫霞并未 修习阴阳大法,虽也是纯净的真阴气息但本质不同。   林风雨急忙向曹慧芸面授机宜。   曹慧芸运气真元于口,吻住南宫紫霞,将真阴之气渡入她体内,顺着三焦六 脉汇聚在丹田处。三股气息盘旋纠缠成一道漩涡,又慢慢融合在一起,终于功行 圆满。   知道双修大法运行了九个周天,三人才停下功法。曹慧芸顺势捉住南宫紫霞 香舌,南宫紫霞正是云里雾里,也不抗拒,觉得曹慧芸的灵舌细长香滑,与林风 雨的宽大粗糙大为不同,反而香舌轻吐纠缠不休。   二女胸乳相贴,唇舌相对,好一副春情百合图,端的是美不胜收。   林风雨就完全受不了这种刺激,肉棒重又怒发冲冠。花腔之内再度胀满,南 宫紫霞才从晕乎乎的状态中被吓醒,挣扎着摆脱两人的纠缠讨饶道:「好弟弟, 让姐姐休息一会儿。人家都给你弄肿了。」林风雨低头望去,果见两片蝶翼微微 充血红肿,想是刚才肏弄得太狠。抬头正迎上南宫紫霞羞怯嗔怪的目光,灵秀的 瑶鼻之下弧线优美的艳口甚是可人,刚想怎么让她再给自己口舌服侍一番。   曹慧芸迫不及待地争宠起来,俯下身躯翘起宽大的玉臀,螓首后看,双手自 行分开臀瓣扭着蛇腰呻吟道:「主人,芸奴屁眼儿好痒哦,求主人重重的给芸奴 来几下子……」林风雨被诱惑得五脏六腑都要抽在一起,才让南宫紫霞也来了个 颜射吞精,这会儿又要亲身示范后庭之爱,贴心如此怎能不爱?   南宫紫霞亦知后庭之道,却不太相信,那处羞人的所在奇窄紧箍,怎能拿来 交欢之用?耳听曹慧芸魅惑之言,顿觉五雷轰顶。一团乱麻之下眼见林风雨已是 俯身一口吻住骚蹄子肉菊肛口吸嘬。   金翎岛上也曾被林风雨这么挑逗过,回味起来尽是麻痒难当,不由得悄看一 眼爱郎胯下那只粗如儿臂的肉龙,脑中飞起一个令她满面羞红的念头:被这么大 的东西插进去,岂不是要插破了?   曹慧芸可不管南宫紫霞怎么想,一心魅惑之下又享受无比:「主人……在舔 芸奴的屁眼儿……好温柔……好舒服……芸奴想要了……好痒……」美人相邀岂 有不从?曹慧芸臀侧宽大,高高拱起之下更显楚腰纤细,不深的臀沟更能让臀眼 容纳肉棒毫无阻碍地插入。   火热的龟头顶在紧缩的菊花之上,曹慧芸本能地一缩后庭,又慢慢放松身躯 ,迎接粗大的肉龙。   肉棒缓缓刺入狭窄紧箍的腔道,敏感的臀眼被那股火热一烫,顿时渗出丝丝 露水,润滑腔道,扫门迎客。好一朵美妙至极的露水芙蓉。   熨平穴口密布的褶皱,继续向深处挺进,曹慧芸连连深呼吸,一边放松肛口 的肌肉,一边主动撅臀后迎。肉棒每插入一段,便让臀眼一阵收缩紧夹,妙不可 言。   曹慧芸只觉得一根烧红的铁棒贯入腹中,酸麻难忍,嘤嘤娇啼:「主人的大 肉棒……实在太大了……芸奴的屁眼儿都麻了……快些动两下……屁眼儿好想要 ……」林风雨依言摆动腰腹,满贯肠道的肉棒每次抽插都像把臀眼抽出体外,再 塞回那个销魂的肉孔。直肏的曹慧芸菊蕾不住颤抖,鲜嫩的肛肉内陷又反转,娇 躯抽搐,蜜穴内的淫水泄如喷泉,顺着大腿内侧缓缓下淌,流下道道淫靡之色。   「啊……」的一声惊叫,原来那根粗大的肉棒忽然提速,直插菊底不住旋磨。 曹慧芸尽情享受那股胀满的触感,口里呻吟连连:「主人……用力……再用力… …把芸奴的……屁眼儿戳到……烂掉……芸奴……太……舒服了……还要……还 要……」淫声浪语之下,林风雨欲望更加炽烈,双手紧紧扳住腰侧奋力穿梭那只 摇曳逢迎的隆臀。直插得曹慧芸股肉连颤,玉峰如被波涛推动,前后摇晃。如云 的秀发随着螓首飞散如瀑……   「泄了……芸奴泄了……」伴随着曹慧芸漫长高亢的呻吟,菊穴死死收紧咬 住肉棒,蜜穴之中的淫液像溃堤的洪水喷射而出……   放开浑身瘫软如泥的狐媚子,林风雨笑嘻嘻地飘眼南宫紫霞。吓得她条件反 射地捂住后臀连连摇头拒绝:「不要,姐姐不要……」林风雨哪里肯听,一把将 她搂进怀里,对着丰满的蜜桃香乳又吸又舔,让她娇喘连连,抵抗渐弱。   南宫紫霞从抗拒到迎合,双手紧紧环住爱郎脖颈,要他将自己的双乳含进更 多,吃的更用力。猛觉得后庭菊花处袭来一根柔滑绵软的香舌,在穴口轻吸勾挑 ,麻麻痒痒好不快活,便知道又是那狐媚子使坏。只是此刻双乳遭袭早被舔得浑 身酥软,后庭传来的麻痒感觉更是带着异样的快感,心里想要拒绝,身上却提不 起丝毫的力气。   又被两人折腾一阵,早已无力抗拒,乖乖地趴下身子再次摆出挺臀挨肏的姿 势,心中万分紧张之余,也不禁对那种异样的快感有一丝隐隐的期待。   热棒轻抵滑腻的股肉,只觉得饱满的玉臀弹性惊人,林风雨微微用力,竟将 整个龟头都没入股肉之内,被挤压的股肉向周围溢出形成一个深深的弧洞。他大 吃一惊,又将肉棒买入深深的臀沟,丰满充盈的股肉将臀眼紧紧包裹,肉棒仿佛 突破千军万马才来到臀眼之前。   秦薇的丰臀同样肉感十足,却向蜜桃一般向外发散,无她如此深邃的臀沟; 秦冰的臀沟深度不逊南宫紫霞,却不如她这般股肉丰盈,毫无缝隙。   林风雨心中没来由涌起一股燥火,用力一顶,肉棒破臀而入,痛得南宫紫霞 「哎呀」一声娇啼,泪满凤眼。   林风雨只觉得爱妻的肛口柔腻细滑,一股玉脂般的温柔瞬间包裹男根,细密 的皱褶如同无数的小嘴吮吸龟头,酥麻透骨,同时肠道深处涌出一股强劲的吸力 ,令肉棒不由自主地被吸入,好一只「凤吸牡丹」!   一声虎吼,林风雨并无半分怜惜之意,肉棒破开深邃腻滑的臀沟满入肛菊。 南宫紫霞只觉得后庭一阵胀痛憋闷,如欲裂开,而深入肠道的肉棒插得如此之深 ,腹中滚烫,又仿佛肉棒直透心尖要将它顶出胸腔。   臀眼一紧一颤收缩又放松之际,南宫紫霞嘤嘤啜泣,仿佛控诉爱郎不知怜香 惜玉,手段粗暴。林风雨赶忙伏下身躯,对着耳垂香肩一通轻吻,连连赔礼道歉。 曹慧芸也是乖巧地凑过来,纤长的手指在花房肉蒂之处轻轻抚弄,助她抵挡后庭 痛意,又在她耳边说道:「紫儿妹妹,来,试试放松屁眼儿,不要那么紧张,对 对,全身都一起放松……」「什么屁……那个……那么粗鲁……恶心死了……」 南宫紫霞一腔委屈无处发泄,本想狠狠骂爱郎几句,又怕他发狠抽送肉棒,那菊 穴儿可不就烂了么?只好朝着曹慧芸使脾气。身体却不由自主地随着她的教导, 尽力放松。   林风雨肉棒置身紧箍的菊穴却不能动,苦熬了一炷香的时分,才见南宫紫霞 眉眼渐开,呼吸渐渐急促。原来在曹慧芸的魔指不断挑逗肉蒂之下,淫兴又起, 就连后庭之中的胀痛也渐渐退去,一股奇异的麻痒感觉复生,甚是难耐。   曹慧芸一眼便知南宫紫霞的状态,忙向林风雨打了个眼色。   二人相处时间虽少,床笫之间却配合得甚为默契。林风雨立即会意,环住南 宫紫霞柔腰将她上身拉起玉背贴住结实的胸肌,林风雨向后一倒又搂着她躺下。 这么一来南宫紫霞被他架在身上,一对丰乳被回环搂住,后庭虽仍含着肉棒,却 是全身不许用力,放松之下胀痛感又去了许多。   林风雨架住南宫紫霞的双腿一同分开,水草丰茂的花房暴露而出。一边爱抚 弹手的玉乳,一边吻住晶莹剔透的耳垂温声轻哄之下,终让爱妻眉开眼笑。   南宫紫霞扭过螓首香舌轻吐与林风雨吻在一块,臀眼之内热烘烘的肉棒蒸熨 之下渐觉难耐。正在思量怎么把那句羞人的话说出口,那条恼人的细长香舌又凑 了过来,顺着肉棒与臀眼交合之处轻柔转着圈。   南宫紫霞不禁呻吟出声:「唔……好痒……慧芸姐你讨厌死了……」林风雨 闻弦歌而知雅意,早已难耐肉棒被紧箍的感觉,急忙双手离开丰乳,将玉臀轻轻 托起,摆动腰杆轻插慢抽。   这一下不敢造次,将初破的处子后庭轻轻开垦,只怕又惹得她胀痛反为不美 ,动作甚是温柔。又有曹慧芸灵舌相助之下,南宫紫霞终于适应了后庭之戏,渐 尝个中妙趣。   林风雨的动作逐渐激烈,南宫紫霞又美又羞,紧咬樱唇强忍呻吟。不防曹慧 芸一改之前在菊眼处的温柔舔舐,一口吸住花壶肉蒂,又吸又咬一番,长舌尽吐 像肉棒一般伸入蜜穴之内……   前后两穴同时被袭,后面的肉棒粗大火热仿佛撕裂身体,干得股肉颤抖,臀 眼圆张,前面的小舌软嫩温柔,轻抚肉芽,一股强烈的刺激涌遍全身,南宫紫霞 淫液如潮浑身瘫软,毫无抵抗之力任由两人施为,口中呜呜哀鸣:「你们两个坏 死了……呜呜呜……好……好奇怪的感觉……好弟弟……可以再用力一点了…… 好麻……怎么……怎么会这样……比前面感觉还要舒服些……」想不到南宫紫霞 后庭之内也是如此敏感,直追秦薇。林风雨兴奋异常,抽送之际只觉得吸力越来 越强,紧窄的菊道更加滑腻。一片柔软弹性的紧吸压榨之中肉棒越发销魂,于是 挺耸得更加密密频频。   南宫紫霞的后庭褶皱丰富,更兼褶肉极深,抽插起来像是无数细毛扫刮棒身 ,晶晶的菊蕾嫩肉温柔地顺着肉棒的每一寸肌肤,肉棒插入之时又像是无数小手 轻柔按摩。林风雨叹息连连,好不受用。   南宫紫霞前后遭袭,早已支撑不住,浑身瘫软任由玩弄,静待高潮来临。肉 棒又杵了几十下,她忽而全身紧绷,一摊子淫液喷薄而出,溅得曹慧芸一脸都是。 知她将达巅峰,曹慧芸毫不怪罪,反而将长舌奋力尽吐,深扎花房,同时玉指拈 住肉蒂轻轻揉捏。   这一下让南宫紫霞苦不堪言,语带哭音:「好弟弟……姐姐要来了……屁眼 儿都给你……塞满了……快点……再快点……狠狠地干……就要这样……就要… …哎呀……」南宫紫霞浑身抽搐,淫液潮涌却被曹慧芸香舌一卷,尽数吃下,还 不停地称赞道:「紫儿妹妹的花汁好香好甜呢!」抽搐的身体带动菊蕾紧紧收缩 ,妙不可言。本已被销魂的菊穴刺激得难以控制的林风雨,忽然感到一股真阴之 力顺着肉棒透体而入,仿佛一只小手无视肉体的阻隔直透丹田。而自己丹田之内 的真阳气息也随即感应,也伸出一只小手紧紧相握……   如潮快感袭来,精液一射如注满贯后庭妙处。那只小手似乎正在等待一般, 裹挟着这股真阳气息没入南宫紫霞体内……   九天之外忽然拉下两道雪亮的霹雳,直劈出云山,紧接着传来两道奇异的闷 雷,犹如亘古龙吟,震得百里余音不绝。   高空异像顿时惊觉了三人,南宫紫霞颤抖着声音道:「小风,我……我好像 要渡劫了……」林风雨急忙披起外衣出门遥望天空,夜色之下紫色的雷云又密又 厚,云心处形成一个漩涡,仿佛一股凝聚已久的庞大力量正待喷薄而出。   「雷劫?真的是雷劫?锁定的紫儿姐姐方向!」林风雨又喜又忧,喜的是居 然三洞齐开,尽情双修之夜终于触发了那道门槛,南宫紫霞终要朝着元婴之路迈 步。忧的是是这雷劫蓄势良久,威不可挡,不知道南宫紫霞撑不撑得过去。   忙闪身回到屋里,取出那件阴阳法衣给南宫紫霞穿上,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 什么好。   倒是南宫紫霞对他微微一笑宽慰道:「别担心,相信我!」林风雨重重点了 点头道:「紫儿快凝神调息,山庄可有专渡雷劫的地方?我即可送你过去!」南 宫紫霞在他脸上吻了一口,坚定道:「有!但这里是我家,姐姐就在这里渡雷劫!」 这个当然指的是林家,而不是南宫家。林风雨紧紧拥了她一把,带着曹慧芸又招 呼观雨听风阁内的诸女迅速离开。雷劫威力万端,若是范围还有渡劫以外的人存 在,会引来天地之威,不但渡劫之人要被天地之力化作飞灰,连这个外人也难逃 一死。   壮阔的天象早已惊动了整个南宫世家。劫云初聚之时,南宫剑河正与柳若鱼 享受鱼水之欢,惊闻雷劫之声赶忙停下交欢披衣出门。大管家飞也似的奔行过来 ,一个深不可测的高手身形居然有些踉跄,一改往日的谨遵礼数狂叫道:「庄主 ,大喜,大喜呀!紫雷天劫,是紫雷天劫,劫云直指观风听雨阁,大小姐要渡劫 破丹凝婴!」南宫剑河与柳若鱼也是又喜又忧,急急传令:「山庄撤开一切防御 阵法,所有弟子围绕观风听雨阁二十里范围紧密守护,一只蚊子都不能放进去。」 随即飞临高空直窜观风听雨阁。   林风雨带着诸女远远观望,元婴天劫本是难逢,蕴含着无数大道至理,能够 旁观渡劫更是难得,对修为可有莫大的好处。几人都是心情紧张,林风雨情不自 禁一把握住俏立身旁的宁楠,小魔女手臂微微一缩,竟没避开任由他握住。   无数条人影飞空而起将雷劫之地团团围住,一个个瞪圆牛眼,那阵势就是此 时闯进来一只苍蝇,也要被这帮凶神恶煞大卸八块。   南宫剑河御剑飞来,重重一拍林风雨肩膀,也是心情紧张。   天雷滚滚,大长老痴痴呆呆地凝望劫云喃喃自语:「紫雷天劫,紫雷天劫, 五百年一遇,大小姐真是了不起,苍天啊,你万万要开眼,保佑大小姐安然渡过 天劫。」南宫剑河闭上双目,在天劫之中细细感应女儿的气息,发觉她神闲气定 ,心如止水等待天劫降临,才安下心来向林风雨说道:「老子当年渡劫也只不过 是蓝雷天劫,紫儿当真是上天赐给南宫家最珍贵的礼物,哼,便宜你小子了。」 林风雨亦是兴奋,却忍不住脸上浓浓的担忧之色。劫云越来越厚,第一道劫雷却 迟迟没有劈下。他虽没有经历过渡劫,却知道劫雷来得越晚,积蓄越久,威力越 大。眼见劫云滚滚,不断压缩,又是不断生出,光是这焦人的等待便要让人发疯。   经过两个时辰的等待,远处没有劫云覆盖的天空早已阳光明媚,出云山依然 笼罩在一片阴霾之中,仿佛隔绝了天地。   沉闷的气氛终于被打破,一声响彻天地的「咔嚓」声,一道水桶粗细的惊雷 夹带着无尽的天地之威,重重劈下……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二集 第七章 世家底蕴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