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2集 第6章 青丘之狐

 
【风雨情缘】第2集 第6章 青丘之狐 作者:林笑天 2015年8月14日发表于:sexinsex              第六章  青丘之狐   慕容世家里发生的明争暗斗是林风雨所不知道的。他隐匿好身形向慕容世家 进发,只觉得一路飞来有些浑浑噩噩,脑门子里阵阵发晕,胸膛像压了颗大石头, 闷得难受。   他刚刚品尝第一次恋爱的滋味,可那份甜蜜的美好感觉瞬间被撕扯得支离破 碎。扶语嫣的冷言冷语,还有那冰冷的目光,让他透不过气来。那一夜,两人像 小夫妻一样共进晚餐,随后徜徉于夜空,一切都是那么美好。转眼之间,扶语嫣 待他就如讨债人。这怪不得扶语嫣,因为受到林风雨的牵连而遭遇灭族惨祸,又 怎可能要她像从前那样对待自己呢?   或许,永远都回不到过去了罢。想到这里,林风雨的心口隐隐作痛,一腔怨 气全转移到慕容世家身上。这一切的根源,都是你们,都是你们无穷的权力欲望 所致!那么,就付出代价罢。   已是晚霞漫天的傍晚时分,庚金山庄不见任何人影闪动,安静得诡异。慕容 世家底蕴深厚不可小觑,林风雨早就打定了一击不论中与不中,立即远遁千里的 打算。之前也是顺利斩杀四人,只是今夜被扶语嫣逼迫得心情烦躁,刚刚爱上一 名女子,却遭到这般对待,心中一股怒火无处发泄。   林风雨深吸一口气强行摒除杂念定下心神,扶语嫣已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他 却深知自己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   耐心地隐匿身形浮在空中,林风雨静静地等待。慕容世家不可能永远将所有 弟子收缩于山庄之中,他专找落单,有能力一击必杀的下手,把握性还是很大的。 又有风雷二翅和新得的几件法宝垫底,自保无虞。扶语嫣的仇恨虽大,与他自身 而言并不急迫,最主要的目的还是打怕这些对阴阳门心怀不轨的大世家,大门派。 让他们明白阴阳门势力虽弱,只要我林风雨不死就不是好惹的。有胆你就动我家 人,回头就准备接受我林风雨的报复吧。   更何况家中还有五位娇妻等着他平安归去!为了报仇先把命丢了殊为不智。   林风雨等待了一个小时,庚金山庄里飞出十个人来,为首的一人震天吼道: 「阴阳门的小贼,竟敢偷袭我慕容世家族人,够胆的就现身一战,爷爷在此接着。」 林风雨也不答话,一边耐着性子听他们叫骂,一边细细观察十人的修为。只见十 人俱是金丹期境界,排列成一柄宝剑的形状,显然是组成了阵法。   林风雨心中微微一哂,吼得震天响,其实怕得要命。   他们既然敢露头出来,显然是吃准了林风雨难以在阵法之下迅速结束战斗逃 遁,必然埋有后招。   摸清了情况,林风雨隐匿身形悄悄后退有五十里之遥,从怀中取出一件法宝 来。这法宝一片迷蒙,只能朦朦胧胧看见一片五彩的云霞——正是林风雨从新的 宗门宝库之中取得新法宝,五彩锁仙云。   林风雨心情烦躁之下,暗骂一声这法宝长得如此娘炮,一边悄悄将五彩锁仙 云祭在空中。这法宝在空中敛去宝光如同一片寻常的云彩,飘飘荡荡向慕容家十 人战阵处飞了过去。   那十人浑然不觉,五彩锁仙云的妙处正在于此,不像其余顶级法宝拿出来就 是声势骇人,和慕容世家之前对付林风雨的天罗地网倒有异曲同工之妙。   庚金山庄中忽然传出一阵粗豪的大吼:「小心那朵云彩。」林风雨心中一个 秃噜,当即发动五彩锁仙云,那云彩化作一只布袋模样,遮天盖地向十人罩去, 同时云中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   原本慕容世家组成的阵法也没那么容易被破去,只是在那粗豪的声音大声提 醒的同时,林风雨瞬间发动法宝。那十人有反应快的刚想抵抗,又被那股强大的 吸力迫不及防地扯了一下,阵势顿时七零八落。   只见五彩锁仙云将十人同时凌空摄去。林风雨连打法诀将法宝召回,与此同 时,庚金山庄之中一道金影如电闪缀着法宝紧紧追来。   林风雨藏身之地较远,运气明清灵目细细打量之下,见慕容世家只出一人, 心中暗暗纳闷。谨慎之下风雷二翅早早张开,一声雷响前冲接回法宝,又当着追 来的金影再次施展雷遁逃开。   那金影气得哇哇大叫,手掌张开,掌心之中立着一物耀如烈日,万道金光将 方圆百里尽数遮蔽。林风雨现身之时,全身都笼罩在金光之下,那金光威力极强, 林风雨被打得像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那金影大喜电光般追上大吼道:「林风雨,叫你狂妄!」手中一柄大如长枪 的利剑带着金属剧烈摩擦的声响势如奔雷一剑斩下。   大剑堪堪斩中林风雨,金影忽见林风雨眼中一道厉芒闪过,心中一惊已是不 及收招,运气全身真气一去不回。   林风雨身形变换在空中扯出一道虚影,拉开和大剑的距离手一扬,抽出一柄 神光湛然的宝剑。   宝剑出鞘带着一团清冽额光滑如同出水芙蓉,剑柄上雕刻着周天星宿忽闪着 深邃的光芒。   此前林风雨所用的纯钧血阳剑是自身血液所凝,说白了还是一柄「虚剑」, 如今这柄得自宗门密库的宝剑却是货真价实的「纯钧」。   金影手中的大剑见了纯钧,竟然通灵一般微微颤抖,与大剑心神相连的金影 大吃一惊,分明在这一刻感觉到大剑的恐惧。   林风雨的宝剑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光,不闪不避与金影硬拼一记。叮当 一声大响,金影身形剧震,手中大剑发出阵阵哀鸣拿捏不住脱手飞出,剑刃之上 满是裂纹。林风雨亦是口中闷哼一声,身上却放出一股莹白的光滑护住了他。   原来林风雨的内里穿上了一件法衣,看来防御力极强。   林风雨向后飘开数丈距离凝视来人道:「你是什么人?」一边目光蓝芒连闪, 扫视四周。   金影道:「本座慕容世家战堂堂主慕容千通,你不必看了,就本座一人来收 拾你。」林风雨压根不信!慕容千通的修为明显已达元婴后期,比起端木恩赐还 远远不如,但也在他之上,即使手中拥有数件绝顶法宝,胜负也在两可之间—— 战堂堂主岂能没有几件顶级法宝?况且在庚金山庄附近大打出手,一旦被缠住了 后果不堪设想。他一震手中宝剑又是一道弧光闪过,驾起遁光向扶语嫣所处位置 的侧方逃遁。——风雷二翅虽然厉害,真元的消耗却太过剧烈不可频繁使用。   慕容千通深吸一口气浑身金光大放,肌肉贲张变作一个金人硬生生地扛下纯 钧划出的光弧。一阵牙酸的金属摩擦声过后,光弧仅在他身上留下浅浅的一道白 印。   他哪能放过林风雨?又化作金影紧紧追赶。   林风雨一边驾着遁光一边思忖:慕容千通居然是个体修?他的身份高贵,若 能杀了他今日也能给语嫣姐一个交代。可我总觉得心神不宁,这是怎么回事?   慕容千通的修为较林风雨要高,两人的距离不断拉近。情知这样下去也不是 办法,两人一追一逃又跑出百里的距离。   林风雨算算和庚金山庄的距离,自觉已是足够遥远。忽然回身平举纯钧剑, 身体滴溜溜一转画了个圆弧。莹白的圆弧上充满了玄奥的符文,隐隐透出吟唱之 声。他双手如抱圆球,一股真元正在不断地积聚压缩,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纯 钧剑凌空立在双手中央直指慕容千通,在那股强大真元的力量催动下,正在急速 旋转带出风雷之声。   慕容千通面色凝重再次化作金人,又取出一道符印往身上一拍,浑身又披上 了一层黑黝黝的铁甲只露出两只眼睛,左手持一面一人高的盾牌,右手持刀。   林风雨这一下也是拼尽了全力以图速战速决,依然抱定了一击不中远遁千里 的打算。纯钧剑已转成尖锥型的残影,他大喝一声合身运起宝剑刺去。   慕容千通道一声:「来得好!」将盾牌护在身前不闪不避硬生生地迎去。   纯钧带着破空的厉啸刺在盾牌之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大响声,刺目光芒里盾 牌被纯钧刺中的部位为中心,弥漫出密如蛛网的裂痕瞬间化为齑粉。慕容千通怒 吼声中左手抓住纯钧剑,右手大刀狂劈而下。   林风雨见大刀来势猛恶,张口吐出五道霹雳,电得慕容千通浑身僵直了一瞬, 趁机纯钧剑发力再刺,对大刀也是不闪不避硬生生吃了一击。   急速旋转的纯钧剑破开手掌刺在慕容千通胸口,千万道剑气透体而入,将他 的一身盔甲斩得支离破碎;与此同时,慕容千通的大刀也重重劈在林风雨肩头, 亏得那件法衣防御强悍才没将他一刀劈作两段。饶是如此,林风雨口中也是狂喷 鲜血笔直地向地面坠去。   慕容千通浑身刻满了恐怖的伤痕,一只左手完全消失不见,鲜血狂涌之下金 人变成了血人,一身金光黯淡无光,看着就要散去。他咬了咬牙强提起一口气向 林风雨追去要将他彻底击杀。   林风雨身受重伤脑门中一阵混沌,赶忙咬了咬舌尖才清醒过来。忽然一股极 大的危机感浮起,竟不是来自面前追击的慕容千通,而是来自背后。   明清灵目一闪,四周景色尽收眼底。只见背后一张红色的大网无声无息向他 罩来。——又是天罗地网。   只是这一招他已领教过,哪能再次吃亏?丹田中北极星光大放,风雷二翅连 连扇动之下一声雷响,林风雨在空中消失,又在五里开外的虚空中浮现身形。身 上的宝衣浸染了鲜血,倒是宝气更足。   慕容千通先是一呆,随即大喜道:「大长老,快助我擒拿此小儿。」话一出 口,心中却是闪过一丝不妥。天罗地网为何不是从林风雨头上罩下而是反包而上? 这一下岂不是冲着我来了么?他下冲速度极快,而天罗地网笼罩林风雨扑了个空 却去势不停,慕容千通没有林风雨那般奇妙的瞬移遁术,一下被包了个严严实实。   在远处不停咳血的林风雨也是惊得目瞪口呆,只见一个白眉老人从虚空中浮 现身形,一手拎着天罗地网任由慕容千通如何挣扎。   慕容千通又惊又怒:「大长老,你这是何意?快快放我出来,林风雨这贼子 扎手得很,我们一同擒拿他。待我登上庄主之位立刻奉你做太上长老。」他心慌 之下竟是方寸大失。   白眉老人呵呵笑道:「庄主?做白日梦去吧。若不是仗着你这一支祖辈余荫, 焉能由得你在慕容世家为非作歹?」慕容千通大声吼道:「死老头竟敢对我下手? 屠戮家族子弟你可知是何罪吗?」白眉老人好整以暇:「可不是我杀的你,慕容 世家战堂堂主慕容千通死于阴阳门林风雨之手,我慕容世家上下必会为你报仇。」 林风雨一头的雾水,大长老和战堂堂主内讧?对大长老的污蔑倒是不在意,慕容 世家已是生死仇敌,只要人死了,死在谁手上都一样。略一思量也反应过来,多 半是慕容千通在家族中不受慕容千罡待见,找了这个机会顺手除掉。只是他又被 人当枪使,心中难免郁闷。   此刻他已身受重伤,也顾不得那么多。大长老隐匿身形的本事连明清灵目都 看不穿,他心中略有些慌乱,急忙运足目力死死盯着大长老,徐徐向后退去。   明清灵目之中,大长老专心对付慕容千通无暇顾及林风雨。慕容千通先和林 风雨拼得两败俱伤,又落入天罗地网之中。大长老的修为接近端木恩赐,也是元 婴巅峰。慕容千通虽奋力抵抗,却渐渐不支。林风雨看着他在天罗地网之中慢慢 融化成一滩血水……   眼见大长老对自己毫无兴趣,林风雨急忙隐匿身形悄悄回到扶语嫣藏身的荒 山。   重重的落在地上,扶语嫣见他脸色苍白浑身浴血,满是仇恨的心房也是吃了 一惊,柔情又起,赶忙扶着他坐下,又急急忙忙地拿来湿巾擦干林风雨嘴边的血 迹。   林风雨心中一甜,觉得自己受伤也是值了,嘴里却说道:「语嫣姐,你不能 再呆在这里。慕容世家非同小可,我带着你躲不下去迟早要被他们找到。」扶语 嫣柔声道:「先不说这些,怎么受这么重的伤?要不要紧?」林风雨摇摇头: 「杀了十个人,又和战堂堂主慕容千通打了一场,休息几天就不碍事了……」说 到这里眉头一皱咬着牙站起身来四处打量,他布下的阵法明显有被动过的痕迹, 忙向扶语嫣问道:「有人来过?」扶语嫣愣了一下目光躲闪,随后点了点头道: 「有!」林风雨大吃一惊,拉起扶语嫣就要离去之时,一名男子从山头急速飞来 道:「林道友莫要惊慌,在下冒昧打扰并无恶意。还请恕罪。」那男子面色白皙 身材高大,立在空中如玉树临风散发出不可抵抗的魅力,林风雨见了都有那么一 瞬失神的感觉。   林风雨眯了眯眼,一边调匀呼吸道:「道友何人?来此何意?」见他风采过 人心中也是微有醋意,同时也是暗暗警惕,此刻他身受重伤实在没有多大能力再 战,心中盘算着脱身之策。   男子双手连摆道:「道友无需如此戒备。在下有苏连城,来自青丘之国,只 是顺路而过发现了扶姑娘而已。」林风雨皱了皱眉头,不敢确定地问道:「青丘 国?天狐一族?」有苏连城微笑道:「正是。」林风雨道:「在下与妖族素无来 往,有苏道友有何见教?」有苏连城道:「我妖族一脉人才凋零,青丘国亦是人 口不多历来避世修行。今日在下路过此地发现了扶姑娘,察觉到她有我天狐一族 血脉才就此逗留,用我青丘国秘法之下果然察觉不错。扶姑娘,接下来的话是你 来说还是我来说?」林风雨大吃一惊,愕然回首望着扶语嫣,只见她臀后尾椎骨 处长出一支狐尾,顺着裙摆拖在地上。狐尾毛色纯白油光水滑散发着淡淡的妖气, 优雅的弧线极是诱人。显示体内隐藏的血脉被有苏连城激活了。   隐藏血脉玄之又玄,通常因为多种原因深深埋在体内,不是同族之人完全无 法察觉。林风雨之前也一直把扶语嫣当做凡人看待,如今看来,扶氏家族不知是 青丘国哪一支流落在外。扶,可不就是狐么?   林风雨喉头干涩已是猜到了什么,目不转睛地盯着扶语嫣。只听她对着有苏 连城道:「还是我来说吧!」有苏连城微微一笑道:「二位慢聊,我在山头等你。 不过提醒一句尽量快些,慕容世家的山河印一出我也抵挡不住。林道友,此中利 害关系你当晓得。」说罢化作一道白光立于山头,远远向庚金山庄处打量。   林风雨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苦涩道:「语嫣姐,你不和我在一起了?」扶语 嫣脸色凄迷茫然,愣了一会神才道:「你给我家族惹来灭族惨祸,我们还能在一 起吗?」林风雨脑门嗡地一声炸雷响起,鼻头微酸:「我在尽量弥补了……慕容 世家太强了,我……我真的尽力了!」扶语嫣摇了摇头,眼泪滚滚而下哽咽道: 「我……我知道……我也不想怪你,……可是换了是你……你会怎么做?我真的 不知道怎么和你在一起!」林风雨胸口发闷哑口无言,一种爱情离之而去的感觉 在心中升起,悲伤之下眼泪也是止不住落了下来。   扶语嫣继续道:「我要跟族人一起走。呵呵,真是想不到我竟然是个妖怪。 若是从前一定会难以接受吧。如今知道世上还有我的亲人,对我而言也是一种安 慰。我不想怪你,今日之后咱们恩断义绝!」林风雨深吸了一口气止住泪水,倒 不是他性格软弱。只是一名平常的男子初尝情爱滋味,转瞬之间就撒手而去,实 在是难以忍受的难过。他正色道:「语嫣姐,是我对不住扶氏家族。无论如何, 我对你的承诺依然有效。」扶语嫣惨笑一声道:「随你了。从此形同路人你要怎 么做和我无关。慕容世家,有生之年我扶语嫣定要灭之。」说罢取下脖颈上的碧 玉葫芦随手抛落。林风雨看得胸口像只被不断敲击的大鼓闷得透不过起来,这只 葫芦她都不愿意留着,这是……彻底结束了吗?这么努力,豁出命去想要挽回这 段感情,终究还是无用功么?   有苏连城忽从山头飞速而下叫道:「山河印已出,林道友速速离去。」一把 拉起扶语嫣向天边飞去。林风雨本能地伸出手拉住扶语嫣,犹豫之间却不敢发力, 只能任由有苏连城带了扶语嫣飞去,五指之间只留下那一丝滑腻的触感。   远远地只听见扶语嫣最后说道:「救他……」天地之间忽然充满了威严的肃 穆之意,慕容千罡身着黄袍凌空而立,如神王巡天。他在一张纸上迅速写了几个 字,又取出一方大印在纸上盖下一个鲜红的印章。那张普通的白纸盖上印章之后 立在空中,如同天地之间至高无上王者的圣旨,上书几个大字:「搜寻阴阳门林 风雨,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