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2集 第15章 终获蜕变

 
【风雨情缘】第02集 第15章 终获蜕变 作者:Lovelytooth 2015/08/26发表于:SexInSex              第十五章 终获蜕变   自从踏入苗疆之后,林风雨心头一直有一股怪异的感觉,似乎虚空之中总一 双阴毒的蛇眼暗中窥探。暗暗打开明清灵目四处查探,又始终看不出什么端倪, 心中感叹:「若是楠楠在此,她的破法叱目加上我的瞳术应该能找出些东西来。」 恰在此时,南宫紫霞也是悄悄传音过来:「夫君,我心里很不舒服,总感觉有什 么事情要发生。」林风雨赶忙回道:「我也是如此!咱们多多戒备,小心驶得万 年船。」南宫紫霞思量一番道:「待会儿若是有什么意外发生,我和剑飞叔叔正 面抵挡,夫君务必隐忍以求一击制胜。」林风雨也是沉吟了一阵:「若来敌太强, 你俩在明,我在暗伺机而动。紫儿勿忧,夫君在此出不了大事。」南宫紫霞与南 宫剑飞互相计较,同时挥手令众弟子落在地上,南宫剑飞发号施令:「结大七剑 阵。」众弟子迅速反应七人一组,六组人马各自站定位置。之前死亡的两名弟子 空缺由南宫紫霞与曹慧芸站定,尚缺的一角由南宫剑飞独自一人填补,但见他祭 出七柄宝剑盘旋飞舞,竟要一人操控一个小七剑阵。   林风雨见曹慧芸站位就在自己身侧,朝她微笑示意。突然心有所感斜望东南 天空,紧接着南宫剑飞一声厉喝:「哪来的妖魔鬼鬼祟祟,给我滚出来。」声浪 滚滚化作一柄长剑朝林风雨所望的天空刺去。   「镇!」一声狮吼般的浩荡大音,音波在空气中凝结成一个球体击散了长剑, 朝南宫剑飞袭来。   南宫剑飞双手飞舞,七剑连环或攻或守将音波斩得粉碎。   虚空中现出两道人影,黑布遮面只露出两只眼睛看不清容貌。只是一人身材 高瘦淡淡地看着南宫世家诸人,一人气势威猛,刚才那一记狮子吼正出自他口中。   林风雨暗中小心谨慎地打量二人,他身躯微微颤抖神色紧张,尽量将自己表 现得如普通弟子一般。只觉得二人俱是元婴后期修为,深不可测,更隐隐觉得那 身材高瘦之人给自己带来的威压不在端木恩赐之下,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南宫剑飞惊怒交加,来敌修为之高远超他想象之外,沉声道:「佛门狮子吼? 可是阁下杀我蓝剑山庄弟子?」威武雄壮之人声如雷震:「是又如何?不是又如 何?佛魔本一体,何来佛门狮子吼之说。」南宫紫霞娇叱道:「大胆邪魔,竟敢 侮辱正道佛门?」威武雄壮之人哈哈大笑,一字一句道:「正道?佛门?哈哈, 不过几条狗互相撕咬罢了!」音浪翻动天地,百剑堂弟子个个面色发白,更有修 为略低的数人呕出鲜血。曹慧芸只觉得入脑笑声如同魔音入耳,回荡不绝,脑门 里有一口大钟不断敲响几欲晕去。忽然一股火热的气息包裹躯体,脑门的钟声化 作呢喃禅音,身周顿时压力一轻,心知是林风雨出手解围,芳心甜蜜。   南宫剑飞七剑横空发出嗡嗡剑鸣抵消入脑魔音,下令道:「七剑灭魔!」百 剑堂弟子纷纷发动,四十九柄长剑飞起,或攻或守互相配合斩碎魔音,更有十四 道剑光向敌人射去。   高瘦之人淡淡道:「南宫世家果然有些门道!」随手一挥将十四道剑光打散, 单掌趁势下压化作一片黑云向剑阵压来。飞空的长剑被黑云压得阵阵哀鸣。   南宫剑飞手掐符印口念咒决,七柄宝剑青光大放牵引着剑阵气机左冲右突斩 碎黑云,不料高手之人双掌再翻,又是两朵黑云出现,将飞空的长剑尽数裹挟在 内。   百剑堂弟子均觉得法宝有被束缚的感觉,操控起来粘滞迟缓运转不灵,甚至 有些彻底失去感应。正在此时狮子吼又至,百剑堂弟子各自手心互抵,真元互相 运转在身前撑起一道光幕抵抗。   音波多如暴雨,光幕也是起了变化升起七道剑光凌空飞斩音波,却让黑云往 下又压了一层。南宫剑飞功力最高,一副重担大都压在他身上,可惜修为与敌手 还是相差太远,支持了一阵之后率先脸色一白喷出一口鲜血。   百剑堂弟子纷纷支持不住,林风雨见许玲儿涌来的真元一阵恍惚,旋即口吐 朱红神色黯淡,倒是曹慧芸和林风雨双掌相贴护佑良多,未有受伤。   形势危难,林风雨不急不躁沉稳防守,心知来敌太强如非出其不意,难以退 敌。南宫紫霞与夫君心意相通,她心神一动夜空中紫凤清鸣,口衔紫青宝剑镇于 光幕之上,几近溃散的光幕顿时稳定许多。   紫凤连连喷出紫火没入黑云之中左冲右突,驱散黑云,但凡遇见被困在其中 的宝剑,火光便将宝剑包裹助其突破重围。   百剑堂弟子身上压力骤减,宝剑逐渐又与自身心神相连,急忙催动真元召回, 剑阵又成。   高瘦之人回身对威猛之人说道:「天生凤体果是不凡!」二人并未继续发招, 好整以暇任由紫凤驱散黑云。   南宫剑飞脸色苍白,强行趋使七柄宝剑拱卫紫青宝剑。百剑堂弟子夺回法宝, 却个个带伤。见功力最强的南宫剑飞如此行事,已知紫青宝剑是今夜逃脱性命的 唯一依仗,纷纷变阵四十九柄长剑驻立紫青宝剑身周,紫凤化作一道火光圈在剑 阵外围,顿时大七剑阵气势又涨,甚至比众弟子状态完好之时犹有过之。   高瘦之人看着大七剑阵重组完毕,从怀中掏出一颗润白耀眼的珠子向下一抛, 又是一道法诀打在珠子上。白色的珠子被黑电缠绕来势猛恶,南宫紫霞双掌一托, 紫青宝剑亦是带着电光向上一迎,剑尖直刺珠子,发出惊雷般的一声爆响。   那珠子黑雷被击散向空中弹回,大七剑阵中清冽的剑光不散,但是紫凤火光 却黯淡了许多。   这一次法宝对撞让百剑堂弟子心神震动,一阵恍惚之间,只感觉飞舞的长剑 剑势一紧,盘旋走位都流畅准确了许多,似乎有一股庞然伟力在冥冥之中将大七 剑阵联系在一起,变得浑然天成。   不想南宫紫霞竟有如此能为,百剑堂弟子精神大振,有意无意地放松对宝剑 的操控,转而全力注入真元,分担南宫紫霞身上的压力。   高瘦之人收起珠子,拍了拍威武之人的肩膀道:「五弟,陪我到剑阵中走一 遭。宗主之令已是办的差不多了。」威武之人哈哈大笑:「正是!五弟就陪大哥 走一遭。」两人化作一道黑光冲入大七剑阵。紫青宝剑带着南宫剑飞的七柄宝剑 当先迎来,高瘦之人手指弹出一道赤霞正中剑身,紫青宝剑被打得嗡嗡作响颤抖 不已。威武之人也是随即手结法印,打出一道卍字佛印正中剑身。   南宫紫霞胸口如遭锤击,忍不住闷哼一抹朱红从口鼻流下,衣带染血,耳边 传来林风雨鼓励的话音:「紫儿撑住,成败在此一举。」南宫紫霞深吸一口气娇 喝一声:「剑飞叔叔助我。」双掌一分,紫青宝剑一分为二交叉凌空,紫凤再次 化形纵身一跃没入双剑交点之中。   双剑回旋,百剑堂弟子众剑在双剑带领之下交叉回旋形成繁复的阵法,如同 一朵巨大的剑花。   高瘦之人弹出赤霞漫天,同时一个巨大的卍字佛印随后而至。   林风雨此时屏息凝神,早已撤回大部分真元蓄力,任由百剑堂弟子凭借自身 功力对抗如潮的压迫。   但见赤霞与卍字佛印层层突进,搅碎外围剑光。百剑堂不少弟子法宝被毁身 负重伤,却是强忍着一口气咬牙将真元灌入紫青宝剑殊死一搏。   南宫剑飞强提浑身真元,七剑先出击散一片赤霞,无奈赤霞仿佛无边无际, 七剑在霞光之中逐渐黯淡阵阵哀鸣,剑身密布裂纹随时都要溃散。   南宫剑飞无奈叹息一声,黯然放弃对七剑的控制,将最后一丝真元凝聚在紫 青双剑之内。   卍字佛印突现左右两道,威猛之人双掌一合,两片卍字顺着紫青双剑剑身夹 住,赤霞之光又融成一只大手将双剑牢牢捏住。   威猛之人仰天狂笑:「几个小娃娃也想和爷爷抗衡,不自量力。」高瘦之人 似是赞赏,又是轻叹:「南宫世家剑阵果真非同小可。五弟,日后若遇剑阵不可 轻敌。若是换了蓝剑山庄长老前来,你我二人也只得退避三舍。」百剑堂弟子真 元全数凝聚在紫青双剑之中,被二魔所控,连连发力之下抽不回来,二魔攻击紫 青双剑便如同攻击百剑堂所有弟子一般。只见威猛之人手掌发力,卍字佛印一阵 挤压,百剑堂弟子十余人双目一翻纷纷失去知觉软倒在地。   威猛之人洋洋得意:「杀一半,伤一半,若不是宗主有此严令,今日便要你 们全都交代在这里。」南宫剑飞怒发冲冠:「魔头休要张狂。」勉力支撑身体口 念法诀,夜空中降下一道惊雷被紫青双剑吞噬,双剑连连震动想要挣脱束缚。   高瘦之人呵呵笑道:「强弩之末,又能如何?」赤霞大手也被黑电包裹,对 着双剑又是一阵连弹,登时在剑刃上留下几个缺口。   紫凤哀鸣连连回归体内,紫青双剑在空中黯淡无光被紧紧擒拿。南宫紫霞本 命法宝负伤,心神相连之下咕咚一声双膝跪地,一丝力气都提不起来。而其余百 剑堂弟子尽数倒在地上晕去,连曹慧芸也是一般。   南宫紫霞意识模糊,脑门如锤鼓般响声连连,心中默想:「小风,姐姐真的 撑不住了!你千万别再做傻事,敌不过便逃命去吧……」嗡鸣乱想的耳中又传来 高瘦之人的声音:「紫霞小姐命好,宗主特意交代留你性命。今日伤了你便到此 为止罢了!」南宫紫霞隐约迷糊之中,二魔又祭起赤霞与卍字佛印,铺天盖地绞 杀而来向百剑堂弟子下手。   南宫紫霞凤目中落下一滴清泪,忽觉一股沛然真阳顺着后腰冲入体内。臀丘 之上伤痕累累的紫凤再度清吠,体内纯净的凤体真阴被真阳一激,源源不绝向丹 田流淌,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紫儿动手。」二魔正准备杀掉一半百剑堂的弟 子,漫不经心地弹出赤霞与卍字佛印。突见昏厥多时的一名弟子猱身而起,电光 般一掌拍在南宫紫霞腰间,二人相互拥抱飞空团旋。   一只三足两耳的青色小炉浮出虚空,两耳恰好架住紫青双剑剑柄,炉口打开 龙吟凤鸣之声同时大作。那相貌平凡的弟子一手搂住南宫紫霞,一手持纯钧声震 四野:「剑气纵横,身剑合一;天地罡气,随我剑意!」铺天盖地的雷光如同天 降牢狱,又汇聚在纯钧剑中。南宫紫霞后背紫凤再次离体而出缠绕宝剑化作重重 紫火,同时紫青双剑光芒大涨,冰凤炎龙从缺口中涌出盘旋交叉如阴阳鱼罩定二 魔。那相貌平凡的弟子挥剑一指,星光点点直奔二魔。   二魔猝不及防之下手忙脚乱正欲躲避,虚灵炉却泛出一派红光,空气如同泥 潭二魔身形一窒,冰凤炎龙同时嘶鸣扑下,二圣兽轮转之间阴阳鱼化作四象八卦 如重重迷宫,二魔连连躲闪却只在原地绕了两个圈子。   天罡剑诀瞬息而至,一片炸雷似的响声过后,二魔身周起了一阵风漩涡,随 即剑光消散不见!   威猛之人左臂齐根而断,一双眼睛饱含着怨毒之意;高瘦之人面纱破碎,满 面血迹恨声道:「林风雨?」林风雨攻了二魔一个措手不及,小占优势。一手搂 住爱妻,一手持定宝剑,虚灵炉照耀夜空,冰凤炎龙生生不息。见高瘦之人面涂 油彩,半黑半百看着狰狞可怖,如同黑白无常临凡,皱眉道:「西华魔宗?」南 宫紫霞靠在爱郎胸前,二人真元互转,感受那股温柔的暖意与丹田内源源不绝的 真阳,正甜蜜万分,心中忽地想起一事向二魔问道:「天泉堂岳翎在哪里?」高 瘦之人道:「紫霞小姐勿忧,岳翎在宗门享尽宗主宠爱,日子可滋润着呢。紫霞 小姐不久之后便会与岳翎重聚,同享宗主荣宠。」听他口吐侮辱之言,林风雨并 不动怒,双目低垂凝视纯钧道:「口舌之争无益。不是大言不惭要杀一半人么? 林风雨再领教二位高招!」高瘦之人失声一笑,威猛之人也是嗤之以鼻:「小娃 娃的把戏也拿来爷爷面前使?不过是拖延时间等待后援罢了!爷爷今日不与你计 较,下次再见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林风雨被看破心思,还是没忍住脸上一红。 二魔要走自问也想要阻拦也是无能为力,对二魔重创曹慧芸心有怒火,却只得眼 睁睁看着二魔飘身而去。   林风雨与南宫紫霞同时松了口气,同时奔向曹慧芸查探伤势,幸好二魔之前 颇有留手,伤势虽重性命无忧。   修为最低的曹慧芸熬了过来,其余百剑堂弟子也是不在话下,不过个个伤势 沉重,若不及时医治恐怕要伤及修为。先帮助曹慧芸稳定了体内翻涌的真元,稳 定住伤势后,两人忙着给昏迷了一地的同门喂服疗伤丹药,又推宫过血促使体内 真元自行运转疗伤。   走到许玲儿身前,见她俏脸煞白朱红满面,似乎昏迷之中也掩不住身上的痛 楚。林风雨手掌抚住她丹田气海轻轻按摩,真阳之气徐徐流入……   许玲儿晕迷之间,只觉得一股浑厚精纯之极的真元抚慰丹田气海,真阴复生 之下浑身痛楚大减,那道真元绵绵泊泊好似无穷无尽,舒适得浑身像被热水浸泡 一般,忍不住微微张开香唇呻吟了一声。   林风雨见她伤势稍缓,即刻露出洁白整齐的贝齿,嘴角挂着一丝笑容,心中 暗笑:「这姑娘,笑容真是停不下来!」见自己隐忍之下,终于庇佑众多弟子生 命无忧,心中也是高兴。   天边飞来一道惊虹,须臾南宫剑河落在地上。林风雨正待答话,远远见到又 是数道惊虹破空而来,无奈地耸耸肩膀道:「大哥,小弟装死去了。今日紫霞小 姐大发神威逼退强敌,可与我无关。」说罢顺势一倒闭气装晕。南宫剑河在他腰 侧踢了一脚笑骂道:「混小子,这么就想蒙混过关?」说罢扛起林风雨在肩头, 又指挥随即赶来的南宫世家五位长老带上受伤的众多弟子回蓝剑山庄。南宫紫霞 背起曹慧芸紧随其后。   小半日之后回到庄口,南宫剑河没时间理会肩膀上这个装晕的傻鸟,随手抛 给大管家自顾自处理事情去了。路途中陆续有弟子从昏迷中醒来,四十多人受伤, 其中还有百剑堂副堂主南宫剑飞,众人只想着大管家要亲手给自己的子侄疗伤, 便也没多插手。   行至僻静处,林风雨从福伯身上跳了下来,行了个弟子礼:「麻烦福伯了!」 大管家面带微笑道:「初次出行便立下大功,姑爷当真了得!老奴不打扰姑爷和 小姐了!」南宫紫霞扁了扁嘴道:「福伯再夸他,尾巴又要翘到天上去。爹爹那 边相比事情多得很,福伯快去帮忙。」大管家躬身一礼:「小姐凤体带伤不可大 意,还请静心休养,老奴告退。」说罢弓着身体退了五步才转身离去。   回到观风听雨阁,秦家姐妹早已迎了出来,宁楠躲在房门口,见林风雨横抱 曹慧芸龙行虎步,才悄悄掩上房门。可是这一切早已落在林风雨眼里,心中喜忧 参半:「楠楠还是关心我的嘛。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肯让她消下气去。」曹慧 芸依然晕迷不醒,林风雨又给她运功一番激活体内真阴之气,才扶她躺下,又盖 好被子,轻轻掩上房门来到前厅。   秦家姐妹和宁楠,听着南宫紫霞叽叽喳喳,早把事情经过说了个遍。宁楠见 林风雨出来,不给他任何机会立刻转身回房,弄得林风雨连连跳脚叹息。   秦冰温柔扶他坐下关切道:「小风没受伤吧?」林风雨摇摇头:「冰姐姐我 没事,放心!紫儿姐姐,你伤势怎么样了?」南宫紫霞趴在桌沿唉声叹气:「三 焦六脉全伤,真元枯竭,我怕是过不去了!」这副马上要断气的模样,惹得秦家 姐妹扑哧一笑,秦薇一掌啪地拍在她翘臀上:「死相没个正经!」南宫紫霞立刻 哇哇大叫:「哎呀,我都要死的人了。薇薇姐你还这么用力打我。完了完了,死 的更快了!」秦冰忍着再给她来一下的冲动笑骂道:「紫儿别胡闹。咱们一家人 谁都不许提这个字。」大姐发了话,南宫紫霞坐直身子道:「我的伤没大碍,真 元消耗得多了,闲暇再慢慢恢复。」说着偷偷瞄了林风雨一眼,知晓这话得隐晦 之意,惹得林风雨心脏一阵乱跳。   秦冰向林风雨道:「小风这次听说进步很大,南宫庄主都夸你做了最佳选择 呢!」林风雨如同一只骄傲的公鸡昂首挺胸:「那是当然,也不看看你夫君天资 多么出色。这点小作为算得了什么?」说罢又是气势一泄叹息:「终究还是修为 不够,护不住大家周全。慧芸姐也受伤了!」秦冰在他发根抚了抚,像是安慰受 挫的孩子一般:「已经很好了。西华魔宗手段厉害,猝不及防之下只能两权相害 取其轻。我还是认为这是最佳选择。」见她一脸溺爱,南宫紫霞白了秦冰一眼道: 「我的好大姐,你可千万别再惯着他啦,都宠成什么模样了!咱们家这会儿可是 有大麻烦啦!」林风雨不解,听着南宫紫霞说道:「回来的路上爹爹说了,天玄 子那帮人无一幸免,天玄子自爆当场元婴都没能逃出来。另外后土巫门除腾天宝 外,鸡犬不留,全死在凌厉剑势之下。和咱们遭袭几乎是同一时刻。」一股寒意 涌遍林风雨全身!   阴阳门与后土巫门的矛盾天下皆知,林风雨更是放出过话要与后土巫门不死 不休的。更糟糕的是,虽然在金翎岛林风雨曾说过大局为重不愿多生事端,偏偏 不久之前大闹庚金山庄,根本没点大局为重的意思。你林风雨刚回蓝剑山庄才几 天,后土巫门便鸡犬不留,不是林风雨干的谁信?   至于天玄子所带领的天盟弟子更是和蓝剑山庄发生过正面冲突,只这一节南 宫世家便脱不了干系。   百剑堂遇袭,南宫世家都知道是西华魔宗干的,可是口说无凭。百剑堂弟子 人人带伤,为什么不可以是袭击天玄子一组人马受的伤?   秦薇打了个寒颤,又不解地问道:「为什么留下腾天宝不杀?又不是貌美的 女子!」林风雨痛苦地闭上双眼道:「那是要让神州修者都认为,我留下腾天宝 给慧芸姐来杀。」忽地心中一动睁开双眼,与后土巫门的冲突都发生在金翎岛凌 云楼上,两家结仇这事情传播迅速很是正常,可是细节不可能传得天下皆知。就 是各门各派的宗主至多也就让身边人了解事情的经过。寻常两派结仇无非是你杀 我,我杀你,绝没有留下一派掌门的道理。而阴阳门这么做理所当然,你林风雨 亲口说的:「他日曹慧芸修炼有成必然亲手报仇雪恨!」屠灭后土巫门,单单留 下腾天宝,各派宗主一定会认为这是林风雨留给曹慧芸功力大成之后,亲手报仇。 只要他们这么认为,那么天盟的意思就很明显了,这门学案必然套到阴阳门与南 宫世家头上。西华魔宗手段却如此精准,留下腾天宝不杀之意,显然是对凌云楼 上发生的一切知之甚详。   林风雨骇然与诸女对望,众人都是一片惊愕,不约而同脱口而出:「有内奸!」 与此同时南海宽阔的海面之上,鬼面人带着盘蛇怪人静静等待。   率先到来的是那对行动一致的刀剑双客,只听他们一同说道:「宗主,幸不 辱命!属下擅自做主留下腾天宝未杀,请宗主责罚。」鬼面人眯眼微微一想,赞 道:「妙,妙,如此做法乃是大功一件,本尊只有褒奖何来责罚。」盘蛇怪人问 道:「三哥四哥,怎地没带回几个女娃子给兄弟们乐一乐?」刀剑双客齐声骂道: 「老六你又精虫上脑了不成?带回女娃子岂不是留下线索是我西华神宗所为,宗 主大计怎生实施?」盘蛇怪人见鬼面人瞪了他一眼,缩缩脖子干笑了两声,也不 答话。   片刻之后袭击百剑堂的两人也来到,同时下跪称罪:「属下未能完成宗主令, 请宗主降罪。」鬼面人齐道:「哦?且将经过细细说来。」高瘦之人将经过纤细 诉说一遍,鬼面人点头道:「不想林风雨竟然隐身普通弟子之中,连本尊也未看 出来。都起来罢,此次本尊也有过错,老大老五罪责暂且记下,日后戴罪立功。」 二魔同时松了口气道:「多谢宗主!」鬼面人领着诸魔飞起空中,遥望岭南之地 笑道:「虽不完美,接下来足以让那帮自诩正道的老狗忙活一阵子了。哈哈!」 说罢当先向群岛方向飞去……   林氏一家骇然心惊,终是秦冰最先定下神来道:「小风这么快就想到这一节, 可见庚金山庄回来之后终于动脑子想事情,开始蜕变了。只要咱们当家的成长起 来,天下千难万难,又有什么过不去的关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