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02集第13章 各有所长

 
第十三章各有所长   宁楠的不理不睬让林风雨一阵心酸,又是无可奈何。   叹了口气回过神来,柳若鱼正盯着他吃吃笑得花枝乱颤,一双媚眼时不时扫 过胯下,看得林风雨浑身不自在。见秦薇也是一旁轻轻捂着嘴,知晓她已把「本 命法宝」解释给柳若鱼知道。林风雨朝大嫂摊了摊手,没心情陪她们几个女子胡 闹,苦着脸回到房门闷坐。   小院西侧宁楠的厢房之内,南宫紫霞一边给宁楠的伤处上好药膏细细包扎, 一边问道:「怎地受了伤?这次出行不顺利么?」宁楠撅了撅丰唇哼道:「顺利。 只是回来的时候碰见后土巫门的人,一股子怒气全撒他们身上。不过里头有个高 手,我和慧芸都打不过,挂了点小彩算不了什么。」南宫紫霞皱眉道:「你这小 丫头片子也是一般的冲动,苍剑豪也真是,千叮咛万嘱咐看好你们。回头我就去 找他麻烦。」宁楠道:「是我不让他管,姐姐别怪他了。」南宫紫霞笑道:「打 了一架,心里这口气可消去了没?」宁楠鼓起腮帮子道:「做他的春秋大头梦, 这下子还挂了彩,心里火越发大了。」南宫紫霞在她鼻子刮了一下道:「就是, 不能轻易放过他。家里人就咱俩治得了他,可不能让他太得意了!这事情姐姐支 持你。」宁楠当即连连点头:「再不好好治治以后可怎生得了?呸呸呸,谁和他 是家里人了,姑娘不嫁给他!」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林风雨闷坐了一会终究放 心不下,又不敢直接闯进去,只好敲门求进。   宁楠还没答话,南宫紫霞抢着应道:「谁呀?进来吧!」宁楠白了她一眼, 谁不知道门口就是林风雨?问了等于没问,倒是顺口直接放他进房门来了。   房门已被林风雨推开,见南宫紫霞躲在一旁整理药盒,脸上挂着窃笑。宁楠 板着个脸看天,仿佛不知道有人进来的模样。   林风雨来到床沿轻声问道:「楠楠你伤没事了罢?谁打的我这就去收拾他!」 宁楠一副如梦初醒的模样道:「谁让你进来的?滚出去滚出去,本姑娘死了也不 要你管。」说罢起身就推着林风雨要赶他出去。   林风雨举手投降,只盼被狠狠揍上几下出口气。宁楠推了几下纹丝不动,脸 上怒意更甚,林风雨知道再呆下去恐怕没好果子吃,忙道:「好好好,我这就滚 出去,楠楠好好休息养伤。」宁楠一屁股坐回床沿,双腿发泄似的踢着被褥嚷嚷: 「快滚快滚,别来惹人心烦。」林风雨无奈摇摇头,伸展了下四肢,真的在南宫 紫霞目瞪口呆中趴在地上「滚」出了房门……   宁楠见他滚了出去,终于忍不住扑哧一笑骂道:「这死人,臭不要脸。」忽 觉南宫紫霞还在房里,赶忙又板起了脸。   「滚」出了宁楠屋子,秦冰,秦薇,曹慧芸三女都在院子里交头接耳,窃窃 私语,一脸看笑话的模样,柳若鱼却是已经离去。   见三女身着古装手持画扇,林风雨眼前一亮,愁眉苦脸地走过去叹道:「身 负重伤,心又再创,哎,谁来帮我双修疗伤啊!」秦薇一扇子敲在他头上嗔道: 「想得美!快进屋来,有些事儿要和你说。紫儿妹妹赶紧一起来。」出乎意料, 今日主讲的是曹慧芸。这狐媚子自从长出阴脉之后,因为修炼时间短,修为低微 在家里几乎不发声,说实话林风雨都觉得有些忽视了她。   曹慧芸先将这次与宁楠出任务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   原来诸女随着南宫紫霞来到蓝剑山庄之后,便各自寻找了出路。宁楠天赋高 绝,同级战力甚至可以力压南宫世家核心弟子,早已加入百剑堂;秦冰之前是经 济学的副教授,秦薇更是在凡间商海摸爬滚打日久,便辅助柳若鱼打理南宫世家 财政之事,如今已是接管了蓝剑山庄在聚宝集的生意;曹慧芸则是擅长交际,林 风雨不在家其间,对外的交道都是由她出面。   时值入秋收获时节,本是岭南周边各大依附南宫世家的门派纳贡之时。往年 都是各派主动将年贡送上们来,今年由于六道天盟之事,南宫世家被顶尖门派所 排挤,又有南疆十二巫门惹了事,却得不到南宫世家庇护一事传出,后土巫门掌 门腾天宝更是言之凿凿。这些依附门派便起了犹豫,年贡按时缴纳的不足二成之 数,其余门派则是各种借口拖延。诸如要防备西华魔宗,打造各类法宝,尽快提 升弟子修为,资源紧缺等等。   此事早在南宫世家意料之中,你不来贡,我便亲自来取。于是百剑堂弟子便 被四散派出,配合内事堂弟子上门收贡。   宁楠自然也在派遣之列,跟随从小被南宫紫霞欺负到大,如今已是金丹中期 修为的苍剑豪一组。   至于曹慧芸则是主动请缨一同前往。一来宁楠心神不定,陪在身边方便照顾, 二来林家既然已经投身蓝剑山庄,庄主又待林家极厚,光吃饭不干活可不行。曹 慧芸跟随出去看看岭南周边的态势,也好心中有数,即使发挥不了多少作用,出 些主意也是好的。   南宫剑河对林家的照顾确实周全,知道曹慧芸的事情后,特地亲自下令更改 了行程,让苍剑豪这一组只在岭南周边活动,不可踏入苗疆范围之内。   曹慧芸早已对修真界目前的形势了然于胸,但是出来转了圈还是吓了一大跳, 整体形势纷繁复杂一团乱麻。   西华魔宗作乱一事早经过天盟之口传遍修真界,岭南这些门派的共识是:南 宫世家不可能以一己之力对抗西华魔宗,或许自保有余,但是咱们这些门派却不 会纳入他们庇佑的范围。   更糟糕的是一句传言瞬间席卷岭南周边:「西华魔宗或许短期内不会与南宫 世家硬碰硬。但是比起六道天盟,南宫世家显然还是只软柿子,若是两边正式开 战,独立于两大势力之外的南宫世家或许不会被六道天盟怎么样,毕竟同属正道, 而且也是像西华魔宗宣过战的,好歹是同盟。但是必然先被西华魔宗开刀祭旗。」 这个说法有理有据,得到了普遍的认同。那么接下来的情况也就顺理成章,距离 蓝剑山庄近的一些门派还对南宫世家恭敬些,按时岁贡。距离远些不敢得罪南宫 世家,但是各种推脱之辞就少不了。   说完这些形势,末了曹慧芸还补充了一句:「南宫世家势弱,六道天盟若不 趁机收拢岭南各大势力,孤立蓝剑山庄,我就不信了。那些传言我敢保证是六道 天盟放出来的,而且各派不缴纳岁贡,天盟必定在背后给他们撑了腰。」秦薇问 道:「慧芸这次出去,没有顺手解决一些麻烦么?」曹慧芸摇头道:「没有,我 这次出去一声没吭只是观察形势。一方面不知道庄主的意思不好轻举妄动,另一 方面这事情太大,牵一发动全身,没有详细的规划动起来很难。」说完又把岭南 周边一些势力分布,实力如何详细说了一遍。这些情况南宫紫霞早已了然于胸, 不断将自己所知做着补充。   林风雨了解了情况,心中默算了一遍也接话道:「三十七家门派,元婴期高 手二十人,金丹期二百七十五人,这些势力集合起来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能掌握在蓝剑山庄手里还是尽量不要放掉的为好。」南宫紫霞点了点头:「爹爹 的意思也是如此。这事情不能光靠武力解决,若是他们不肯归附南宫世家,我们 也不能动手强抢。小风,你接下来准备安心修炼还是怎么办?」林风雨道:「你 们个个都有事情做,我一个大男人呆在家里像什么样子。今早和大哥已经商量过 了,我的修为短时间内难以突飞猛进,大哥意思是让我也加入百剑堂多锻炼心性 修为。」众人各抒己见,把整个岭南形势都刻在心里分析得透彻,午饭时间宁楠 也来到厅堂内,坐在林风雨对面隔得远远的。林风雨反正已经「滚」出她的厢房 面子全无,也就没脸没皮不断给宁楠夹菜,只是她一口都不吃,但凡林风雨夹得, 都被她运气元功送了回来。   林风雨也知道小魔女脾气,从前就是百依百顺,没脸没皮地任由欺负才惹得 她芳心暗许,如今要赔礼道歉自然也是任由她发脾气,总要让她回心转意才好。   无数次把菜肴夹进宁楠碗里,终惹得她烦不胜烦,媚眼一横之下带着火气, 目中闪过一道惊人的亮光扫在林风雨身上。   林风雨这等修为,也被亮光扫的身形一窒真元翻涌,心中大惊之下脱口而出: 「破法叱目?」这招阴阳门绝学据说练到最高深层次,可破解世间万法。阴阳门 内失传已久连林风雨都练不成,想起扶家庄园那日宁楠硬吃了尹玉菲一击,虽然 昏厥过去伤却不重。小魔女九阴之体的天赋当真骇人。   惊讶之下林风雨心中又有些黯然,看诸女的样子,林风雨分明是最后一个知 道的,若不是宁楠动怒不自觉使了出来,还不晓得要被蒙在鼓里多久。自己的家 人是不是关心得太少了。   宁楠气鼓鼓地三两口扒完饭放下碗筷,一声不吭就走。   秦冰倒是安慰道:「好了好了,看你那颓丧的样子。楠楠这一招也是来了蓝 剑山庄才突然练成,我们也是知晓不久。」林风雨自嘲地叹口气:「哎!欠债太 多这辈子还不清啦!惧内不也挺好!」诸女见他自承惧内也是忍俊不禁,南宫紫 霞像安慰小弟弟般拍着他头道:「小风乖,只消你一直这么乖巧,姐姐天天疼你。」 林风雨听了气不打一处来道:「好哇联手起来欺负我老实人是不是?小心为夫一 个心里不高兴执行家法,拿本命法宝打死你。」说的诸女吃吃而笑,南宫紫霞闹 个大红脸,不住埋怨捻起二指掐他腰上嫩肉……   众人嬉笑着用完午餐,大管家又来到观雨听风阁,仍是一副毕恭毕敬处事得 体的样子,但见他弓着腰行礼道:「小姐安好,姑爷安好,各位夫人安好。老奴 打扰万请勿怪!」之前和他见过两面,都是匆匆而过。此刻林风雨细心观察方觉 大管家神光内敛,修为深不可测,赫然也是一位大高手,赶忙站起身子也回了一 礼:「前辈不敢多礼,在下受不起。」大管家先扶着林风雨在椅子上坐好,接着 双膝一跪磕了三个响头,直起身来,又磕了三个响头。林风雨茫然无措,又不知 何意不敢拒绝。   此时大管家才说道:「主人有交代着姑爷挂老奴弟子之名,化身加入百剑堂, 老奴已安排妥当。只是日后在众弟子面前未免露出破绽,姑爷需对老奴执师礼。 老奴不敢受姑爷大礼,今日无外人在场老奴须得先将礼还了,日后的委屈还请姑 爷海涵。」南宫紫霞笑道:「福伯何须如此见外,拜您为师可是小风的福气,南 宫家那么多女婿,可没一人能入您老人家的法眼呢。」大管家连连摆手道:「姑 爷天赋高绝,老奴是愧不敢当。」言下之意,南宫家其他的女婿倒是不配做他弟 子了。   林风雨却不吃这一套,对着福伯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道:「虽是挂名,亦是 师傅。林风雨日后对福伯执弟子之礼,亦效弟子之法。」福伯总是谦卑的双目忽 然一亮,转了个话题问道:「不知姑爷何时入百剑堂?」林风雨踌躇一番说道: 「不如现在罢,我身子也没大碍了,早些熟悉情况总能为南宫家多做些事情。」 福伯道:「如此,且请姑爷易容,老奴在外等候。」林风雨转了个身,变做个相 貌平凡的青年。原本他外貌颇为英俊,修为日深之后更是英气勃勃。这一变身就 真元内敛,扔在人群里很难找出来。   诸女都较为满意,如此平凡一个人,总不能再出去拈花惹草了罢?   林风雨跟在福伯身后步入百剑堂,他早早进入了状态收起一身傲气,垂手而 立,一副没见过世面的弟子模样。   百剑堂主名叫南宫剑云,是南宫剑河的族兄,也是元婴后期的修为,一身磅 礴的剑意纵横开阖,气势惊人。   福伯介绍道:「堂主,这是家里堂侄儿,修真天赋不差被老奴收为弟子,亦 愿为山庄效力,庄主首肯加入百剑堂,还望堂主收留。」说罢又递上南宫剑河的 书信。   见林风雨是福伯所保,庄主首肯便唤过林风雨问道:「你叫什么名字?」林 风雨恭敬道:「晚辈木枫,拜见前辈。」说罢跪倒行了个大礼,倒是毫无架子。   他把林字拆开,雨字去掉,组成木枫这个名字。南宫剑云听了微微一笑,也 不啰嗦,打开南宫剑河的书信看了一遍便道:「即是庄主之令,福伯之侄,本座 无异议,今日起你便加入百剑堂。」回头又向身后的剑童说道:「去唤苍剑豪来!」 不一会儿苍剑豪来到,林风雨见他年纪轻轻也是金丹修为,双眉如剑,一对薄薄 的嘴唇抿得紧紧的,好一个英气勃勃的帅小伙儿。知道这家伙曾经苦追南宫紫霞, 心中也不免有些得意。   南宫剑云吩咐道:「这是福伯的侄儿木枫,今日起加入百剑堂。宁仙子受伤 不便外出,暂时归入你组中管辖。且带他下去速速熟悉一番,莫要误了时辰。」 二人向南宫剑云与福伯行了一礼离去。苍剑豪带着林风雨边行边说道:「木师弟, 咱们小组共有七人一会儿带你认识。百剑堂拱卫百柄神兵,轮值出行之时万万莫 要懈怠。」又领着林风雨到一件侧室,向三男二女共五人介绍道:「这是木枫, 新加入的兄弟。木师弟,这是罗晨光,许灵儿,南宫明法,郭淑仪和陆超。宁仙 子受伤暂时不便出行,木师弟顶替她的位置。时间紧迫以后大家再慢慢熟悉,现 下咱们速去堂口,堂主有要令发布。」五人加上苍剑豪俱是相貌不俗,男的仪表 堂堂,女的美艳如花,一比较之下就显得林风雨此时的模样甚是平凡难以入目。   苍剑豪并没有提及林风雨的出身,显是为了公平起见。倒是林风雨见几人听 说自己暂时顶替了宁楠的位置,均是暗暗松了口气。心里暗笑,也不知道小魔女 平时是怎么折腾这些小子的。   跟在众人身后回到百剑堂,众弟子一个个雄纠纠气昂昂挺立如剑,将堂口门 前的平台塞了个满满当当。林风雨站在最左边,右手立着许灵儿,这姑娘身材娇 小玲珑,眉目俏丽,总是露出两排贝齿,一脸笑吟吟的模样甚是可人。   林风雨见到南宫紫霞跟在南宫剑云身后出来,忙一脸正经的模样站定。平台 上鸦雀无声,南宫剑云声音肃穆道:「岭南一向以蓝剑山庄为尊,如今修真界稍 有风吹草动各门各派便不安分。今日本座执庄主令,命三位副堂主带领众弟子前 往各派,震我南宫世家声威,众弟子听令。」南宫剑云抽出手中宝剑指天分派道: 「苍剑豪,王耀华,李岚天三组归南宫紫霞副堂主统领,前往南海;霍飞云,南 宫明礼,萧长夜归南宫剑飞副堂主统领,前往苗疆;黄元庆,南宫明辉,白叶三 组归李天昌副堂主统领,前往岭南周边;本座率余者坐镇百剑堂。」转身又对三 位副堂主道:「三位一路小心,若遇难题不可力敌,本座随时援助。」众人同声 应到:「谨尊堂主令。」南宫紫霞点起三组人马,领头飞去。林风雨见曹慧芸早 早候在庄口,等南宫紫霞出来便一起汇合同行。   苍剑豪与南宫紫霞同组显得很是兴奋,而其他两组则多少显得有些士气低迷。 或许是看另外两路人马都有元婴高手坐镇,这一路却是金丹巅峰的南宫紫霞带头, 难免气势上弱了不少。   林风雨都知道岭南如今错综复杂,百剑堂这些核心弟子肯定也是心知肚明, 这样一个组合要去面对六道天盟的高手,甚至隐在暗处的西华魔宗,确实容易心 里犯嘀咕。   南宫紫霞倒是不以为意,一路和曹慧芸有说有笑很是放松。林风雨心下泛着 嘀咕,不知道她这新任的副堂主要怎么收拢军心。   许灵儿仍然是那副笑眯眯的模样,林风雨感到她一路都在传音与周围的队友 交流,此刻也向他传音过来:「喂喂新来的,你什么修为了?」「筑基,快要金 丹了!」林风雨按照之前的说法答道。   「哟,那不错呀,居然和我差不多!飞在小姐身边那个女子你认识么?听说 是紫霞小姐共侍一夫的姐妹,修为好低啊,不知道一起出来干什么。」林风雨硬 着头皮道:「我刚来都不认识呀。许师姐都不知道的事情,小弟怎么能知道?」 许灵儿扑哧笑了一声:「你听说没,林风雨这新姑爷不但把紫霞小姐娶走,还另 外带了四房夫人一窝蜂地住在蓝剑山庄。庄主还一副欢迎的样子,比起其他姑爷, 真是够可以的!」林风雨听得心里一阵腻歪,别这么八卦成不成?嘴上也只好哼 哼哈哈两句,用我什么都不知道推了过去。   在南海上飞行了大半日,便到了雷宵宗,这宗门林风雨倒是从邪影宗道藏嘴 里听到过。心下嘀咕道藏自从被他变成伥鬼之后就放回了邪影宗闭关,什么时候 还是得拿出来用一用。   雷宵宗是一个中大型门派,有四名元婴高手坐镇,岭南除了南宫世家,就以 雷宵宗为尊。南宫紫霞领着二十来名金丹筑基就敢上门,弟子们颇有些惴惴不安, 她倒是镇定得很,面带微笑来到山门朗声道:「秦叔叔,紫霞看你来啦!」说罢 也不理看门的弟子,径直走了进去。   众弟子见她微笑如花,知道此刻气势上不能输,呼啦啦地一群人跟着南宫紫 霞走进山门。   雷宵宗宗主秦柏涛哈哈大笑迎了上来:「贤侄女大驾光临怎不提早通知一声, 老夫有失远迎罪过罪过。」笑容中略有些尴尬。   南宫紫霞也是笑道:「不请自来,紫霞才是失礼!只是正巧路过此地,众多 师兄弟都有些乏了,来讨杯茶水喝。」秦柏涛忙道:「那是那是,老夫是欢迎之 至。来人,速速看茶。」南宫紫霞领着曹慧芸,苍剑豪,王耀华,李岚天四人步 入厅堂,其余众弟子则留在庭院边角的椅子上坐定。   厅堂中另有一股沉稳强大的真元散发,林风雨远远便感觉到了,此刻更将心 神锁定在南宫紫霞身上。   南宫紫霞进了厅堂见内里还坐了一个五绺长须的道人,福了一福道:「原来 昆仑派谷雨前辈也在此,紫霞见礼。」谷雨淡淡一笑挥手道:「罢了!」颇有些 自重身份,林风雨眉头微微一皱,心下甚是不爽。   秦柏涛当坐正中,目光在谷雨与南宫紫霞脸上扫视一遍,心中有了定计索性 双目一眯,只是笑呵呵地敬茶,其余话语一字不提。   南宫紫霞自然也是心中有数,对谷雨道:「前辈到此不知有何贵干?怎地不 到蓝剑山庄一行?父亲见了前辈定是欢迎。」谷雨捋了捋胡须,见秦柏涛坐山观 虎斗的样子,嘿声应道:「雷宵宗已加入天盟,昆仑派自然不能置之不理。贫道 此来正是布置联手对抗西华魔宗事宜。」南宫紫霞抿嘴一笑,带着七分调皮,三 分耻笑道:「西华魔宗现下何处不知天盟是否探知?蓝剑山庄虽不在天盟之列, 也是愿出全力的。」谷雨面皮一红道:「西华魔宗行事诡秘难以捉摸,也正因如 此,我正道更应团结一致。都如南宫世家这般置身事外,还谈什么愿出全力。」 南宫紫霞回首笑对曹慧芸:「慧芸姐,你看是不是这样?空口白牙想唬住人么?」 曹慧芸眼光一转,看着谷雨甚是轻蔑回道:「早就料定了的事情。天盟巨擘都是 远在天边,哪像咱们蓝剑山庄扎根岭南,对这片土地来得上心。」谷雨大怒,曹 慧芸微末修为本不值得他对答,只是如今双方各执一词,只能接道:「小辈无礼! 六道天盟执正道大旗,一呼百应,岂容尔等亵渎。」南宫紫霞直视他的目光道: 「前辈,天盟如何行事,南宫世家插不上手。只是岭南之地乃是蓝剑山庄根基之 地,晚辈也不说什么大道理,唇亡齿寒大家都懂。敢问前辈一句,既不能主动进 攻西华魔宗,那么防御岭南天盟有何妙策?」双方唇枪舌剑各不相让,目标显然 都是为了拉拢雷宵宗,或者说为了岭南周边的势力争夺。这些中小门派联合起来 实力不容小觑,天盟要孤立南宫世家,南宫世家自然也要巩固原有的地盘。   谷雨道:「天盟已是调集各路元婴高手,不单是岭南,神州各地均将有高手 坐镇,只要西华魔宗敢来,各方联动之下管教有来无回。」曹慧芸笑道:「天盟 这么做还有些样子。小女子佩服之至。」说完话锋一转,这一次却是面对秦柏涛 说道:「只是岭南一地终究是南宫世家根基,天盟高手再多,神州广大自然力量 分散。蓝剑山庄十二长老已是全部停止修行,日夜轮换巡弋岭南与苗疆,更有数 百名金丹弟子随行,不知天盟也可做到么?」秦柏涛始终微眯的眼睛忽然一亮, 却仍然一言不发只是亲手给诸人倒满了茶水。   曹慧芸接着又说道:「天盟方法虽然负责,可如今敌暗我明,若是西华魔宗 专找弱小势力打了就跑,天盟高手只怕也是追之不及吧?咱们中小门派可就倒了 大霉啦,今日被灭一家,明日又倒两家,不消十来年,可就得除名一大半了。」 谷雨冷声道:「好个伶牙俐齿的小丫头!如此说来你南宫世家倒是有好计策了?」 南宫紫霞接话道:「秦伯伯,紫霞出门之前爹爹可是交代过,如今时局纷乱,咱 们也得团结一心才是。天盟虽强,力有不逮。岭南各派素来亲近,何不就近联合 互相有个照应?南宫世家身担其责义不容辞,十二长老已是表明态度。秦伯伯, 咱们不妨还如从前一般如何?」这话颇为隐晦,秦柏涛心中却明镜似的。六道天 盟再强,毕竟不可能偏颇照顾岭南,南宫世家如今名声再臭,依然是岭南的绝对 主人。至于流言之中西华魔宗要先对付南宫世家,真假且先不论,唇亡齿寒的道 理谁都懂。除非举派迁移否则没有任何幸存可能。虽然二者目标一致都是西华魔 宗,只是天盟如此强势,实力也远强于南宫世家,一时实在难以决断。   南宫紫霞见秦柏涛犹豫,便朝曹慧芸挥了挥手。   曹慧芸取出一张图纸挥手抖开,只见是一张阵图,上方星星点点绘制着繁复 的阵法,秦柏涛注视着阵图看了一会失声道:「吞雷剑阵?」南宫紫霞道:「秦 伯伯,爹爹为表诚意,特取出吞雷剑阵供我岭南世家共享。此阵足可让雷宵宗防 御提高五成以上,紫霞说的可对?」秦柏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答道:「正是,正 是,五成以上,足足有余。」没等他看明白,曹慧芸便将阵图收了起来。   秦柏涛一脸恋恋不舍,谷雨冷笑一声道:「区区一个阵图,便想防住西华魔 宗么?」曹慧芸接道:「当然不能。若是西华魔宗大举来袭,吞雷剑阵不足为倚 仗。只是若魔宗大举进攻,必然不能藏匿身形,如此临阵对敌则是天盟与南宫世 家之事了。可若是魔宗如之前那般小规模偷袭,吞雷剑阵却可以发挥大作用,能 多支持一刻,损失便少一分,天盟与南宫世家高手也方便救援。秦宗主,您说是 么?」趁着秦柏涛意动,南宫紫霞道:「秦伯伯,家父还有一言。如今危难之际, 各门派当互为支援,南宫世家不占岭南各派一分一毫,资源之聚拢全由我族中炼 器炼丹高手统一打造法宝丹药,分发各派壮大实力。待击溃西华魔宗,方才恢复 从前岁贡。紫霞还有要事在身便不打扰了,如何决断,秦伯伯当心中有数。」南 宫紫霞带着诸人向两位前辈行了一礼,飘然走出厅堂。   百剑堂各大弟子都竖着耳朵倾听厅堂的谈话,林风雨暗暗叫绝。南宫世家高 层显然做了充足的准备,对天盟的弱点了然于心。南宫紫霞来到雷宵宗并不是盛 气凌人,比起自觉高人一等的谷雨已是让人心生好感。随后和曹慧芸一个唱白脸, 一个唱红脸,将天盟弊端说得一清二楚。南宫紫霞再摆出合作的态度,又和天盟 的绝对服从有了本质区别,加上占据岭南主场之利,多年交好之情,一个个实打 实的好处慢慢地扔出来,就算天盟势大,也不容秦柏涛不心动。   果不其然,南宫紫霞带着众人慢悠悠地飞行了一小段距离,后方就赶来个人 大喊道:「紫霞小姐慢行一步!」南宫紫霞露齿一笑回过身来,见赶来的是秦柏 涛的大儿子秦怀仁,道:「秦大哥着急赶来,可有要事?」秦怀仁施了一礼道: 「不敢不敢。紫霞小姐请收下今年岁贡,还请转告令尊,雷宵宗愿与南宫世家共 进退。」南宫紫霞摆了摆手道:「紫霞只是路过,岁贡之事不敢越俎代庖,还请 秦大哥往蓝剑山庄跑一趟。」又向曹慧芸伸出手,接过吞雷剑阵阵图道:「秦伯 伯紫霞信得过,就麻烦秦大哥带回剑阵图谱。就此别过。」秦怀仁捧着阵图激动 莫名,躬身相送。林风雨暗道一声厉害,不但让雷宵宗乖乖地主动上蓝剑山庄缴 纳岁贡,还顺便卖了个好。   南宫紫霞凤目向百剑堂众人一扫,英姿勃发。而出发之前心情忐忑的众人颇 有些羞愧,却更被副堂主的能力所折服,诚心诚意地朝她行了一礼。   南宫紫霞也是心下得意,目光扫视之间见林风雨悄悄朝他竖了竖大拇指,芳 心可可,嫣然一笑。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2集 笑春风 第3章 雨夜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