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四十章 争议

 
【风雨情缘】第四十章 争议 作者:Lovelytooth 2015/07/27发表于:SexInSex               第四十章 争议   天光渐亮,一夜欢好的三人偎依在一起享受暴风雨过后的温存。激烈的性爱 固然让三人更增感情,此刻的温柔拥抱却更加温馨。   林风雨召出水球,三人一起痛痛快快泡了个温水澡。二女又一同细心地为他 打扮清楚。今日修真门派的重要人物全要齐聚金翎岛,又是林风雨求婚的日子, 他没有丝毫的不耐,反倒很是享受这样温馨的感觉。   太阳跃出海面,将整座金翎岛都映得金灿灿的。夜晚的静谧过去,今日不知 又会是怎样一番格局。三人心情舒畅,似乎再大的困难终究难不住齐心协力的一 家人。   林风雨向曹慧芸问道:「慧芸姐,当年你和后土巫门是怎么一回事?」这话 若是之前问来,难免会勾起曹慧芸的伤心事,也容易让她疑神疑鬼认为林风雨介 意她的过往。但经过昨夜的欢好,今日又是求婚之日,曹慧芸便没了这些顾虑。   曹慧芸和褚成的事情在五云山上简单说过,至于前后原委则一家人都不甚了 了。她也不避讳,当下将整个过程一五一十地说来。   原来当年她在大学之时,褚成对她追求甚急。平心而论褚成这人也是个出色 的人才,加上面容俊俏,当时曹慧芸涉世不深,被他追求得手也是人之常情。不 想褚成压根不是真心爱她,在取了曹慧芸处女之身之后,又骗她修炼双修之法供 其练功增强功力之用。待得曹慧芸发现这功法对自己一无用处,反倒是身体越来 越差,立刻停止修炼并拒绝再与褚成双修。可她哪有力量抵抗褚成?被种下桃花 蛊后变得淫荡不堪,日夜索求无度。直到三年之后褚成玩得够了,才取出桃花蛊 任她离去。   褚成一己之欲,却成了曹慧芸命中的噩梦。之后逃也一般地离开岭南来到天 南,直到林风雨和南宫紫霞出现,才从噩梦中摆脱出来。也就是那三年的时光, 让她知晓了这世间还有修者存在,至于能够成为一名修者,则是做梦都没有想到 过的了。   林风雨听完了事情的经过,细细思量了一下问道:「慧芸姐,若我将这段往 事公开,你介意么?」曹慧芸摇了摇头笑道:「小风要公开必有用意,你都不介 意,我又来介意什么?现在呀,我只关心你的想法,别人怎么看与我何干?」林 风雨点了点头,在二女脸上吻了一口道:「我去找剑河大哥。你们和紫儿姐姐呆 在一起,今日怕是不太平静莫要随处走动。」三人一同来到南宫剑河房门前,尚 未敲门他已迎出门来:「贤弟来了。二位弟妹,紫儿和若鱼在隔壁。」知道兄弟 俩有话要说,秦冰和曹慧芸忙向他行了一礼向隔壁走去。南宫剑河也同样交代了 一句:「秦弟妹和紫儿交代一声,今日莫要随处走动。」哥俩回到静室,林风雨 将心中所想和南宫剑河细细说明了一番,想听听他的意见。   南宫剑河摇头道:「贤弟如今也是有家室的人,何必做这出头鸟?」林风雨 回道:「大哥,这件事情小弟已想得明白,躲是躲不过去的。不若借此为由头, 南宫世家与阴阳门置身事外,静观其变总好过陷在里面,到时候想脱身亦不可得。」   南宫剑河叹了口气道:「这方法本是好的,只是我南宫世家的事情却要贤弟 来当这出头鸟,我心难安。」林风雨摆了摆手道:「大哥,咱们一家人不说两家 话。   谈这些就生分了,我家夫人那么多法宝,还有琅缳仙府,大哥关爱之意小弟 牢记在心。做这点小事也是应当的,大哥不必推辞。「南宫剑河瞪着林风雨良久, 无奈叹气道:」终究没有更好的办法。「林风雨又问道:」不知后土巫门和南宫 世家是什么关系?我看他们对紫儿姐姐恭敬得很。「南宫剑河困惑道:」后土门 是我南宫家的依附门派,怎地?「林风雨道:」今日我若拿后土巫门开刀,于南 宫世家是否有影响?「南宫剑河思索了一下道:」如今乱局横生,我南宫家自顾 不暇哪有空理他后土巫门?不过是些利益往来,损失不大。五弟妹的事情我也知 晓一些,贤弟若要动手,尽管去做就是了。「二人商议已定,见天色不早便一同 向凌云楼走去。   金翎岛的至高点凌云楼顶层,正被初升的红日染得一片金黄。谷元立在栏杆 边迎着朝阳,背影长长的铺在地上。登上楼来的林风雨见此景象,眉头一皱。那 道长长的阴影凭空让气氛又沉重了几分。   环顾四周,除了作为主人的正天阁诸人之外,五鹿,五方两位大师,碧云宗 云蕊仙子,慕容千罡等人都已到来。   向众多前辈施礼完毕,林风雨也不多言自顾坐在位子上。   倒是谷元率先开口道:「林风雨,你阴阳门对组六道天盟之事,可有师门长 辈意见?」说话时依旧站在栏杆边一动不动背对着他,身上散发出一股若有若无 的气势,罩着林风雨形成一股莫大的压力。   林风雨深吸了一口气回道:「师门有明令,前辈不必着急,一会儿晚辈自然 会说。」想着要和昆仑派这样的庞然大物对着干,心中不免有些紧张。   谷元点了点头也不接话,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风雨也不理他,闭上双目养神。   不一会儿,上官文宇,端木恩赐,易天行,福天应陆续到来。   易天行见了谷元的做派,怪笑一声挥手放出一片云彩,将射向谷元的日光尽 数挡住,好整以暇地说道:「本座不喜光线过亮,诸位莫怪。」谷元对他的挑衅 竟也不计较,缓步到位子边坐下道:「六派四家都已到齐,林风雨亦对本尊说可 代表阴阳门。天元阁主,这就请开始议事罢。」天元子朗声说道:「西华魔宗祸 害我修真界两年有余,前已有昆仑派,正天阁,福源洞,碧云宗,天魔宗共发追 杀令始终无果,近日又有蓬莱派惨遭灭门。昨日谷元真人提议组建六道天盟,共 御西华魔宗。事关修真界千余门派生死存亡,诸位请三思而定。」谷元接道: 「目前西华魔宗行踪不明,实力不明。专行宵小之事屠灭门派,手段残忍至极。   昆仑派上下力主组建天盟,集我正道修者之力屠灭西华魔宗。不知诸位意下 如何?「   见在座诸人沉默,福天应接道:「我福源洞亦愿参与组建天盟,无异议。」 正天阁作为主人,天元子也表态道:「正天阁亦无异议,当今之际屠灭西华魔宗 为第一要事,组建天盟于我修真界有益无害。」正天阁实力强劲仅次于昆仑派, 昨夜阁中首脑人物商量之后,觉得组建天对利大于弊,今日也是提早表态。   谷元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正天阁的表态之下,天盟之事可谓大局 已定,颇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   慕容千罡也接话道:「西华魔宗倒行逆施,人神共愤,慕容世家也愿参与组 建天盟,尽一份心力还我修真界朗朗晴天。诸位世兄怎么说?」见慕容千罡话问 了过来,端木恩赐接道:「联手绞杀西华魔宗端木世家无异议。只是组建天盟一 事事关重大,未有详细章程之前,端木世家无法决策。」还是昨夜几人商量的结 果,不过端木恩赐绝不像他所表现出的那般粗豪,话说的相当委婉。   南宫剑河听了他的话,早有预料般嘴角一撇,示意上官文辰先说。   上官文辰朝他点点头,简单接话道:「上官世家附议端木世家。」谷元毫不 避讳地冷冷一笑,向南宫剑河道:「南宫世家意下如何?」南宫剑河站起身来朝 谷元行了一礼,不先回答而转向碧云宗云蕊仙子问道:「云仙子,剑河冒昧,碧 云宗怎么说?」云蕊仙子默了一默道:「碧云宗不反对组建天盟。」说的话亦是 含含糊糊,南宫剑河却像得到了他想要的答案,又问易天行:「易宗主,天魔宗 怎么说?」易天行一挥衣袖:「天盟组不组建均可,若是要组建本座只有一条, 多大权力,多大责任。谷元,你满口仁义道德,可莫要伤了天下修者的心哪。」   这话几乎说出了所有人的心声,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又谈何容易?易天行 虽然和谷元明面上对着干,真实的意思依然捉摸不透。   全场只剩下南宫世家与阴阳门未曾表态。   南宫剑河朝四周团团一揖想要开口,却被林风雨打断,他向着谷元真人一礼 说道:「谷元前辈,晚辈冒昧有一句话想问清楚。」谷元真人一点头,示意他说 来听听。   林风雨问道:「不知天盟组建之后,若有些恩怨未了当如何处之?」谷元道: 「当今之际以西华魔宗为第一要务,凡我天盟中人不可再私向寻仇。」林风雨借 着叹气稳了稳心绪,吞了口唾沫道:「既如此,阴阳门暂不参与天盟之事,诸位 前辈见谅。」见林风雨说得如此肯定,端木恩赐与上官文辰对视一眼,各自吃了 一惊。   谷元双目一眯,等来等去,不见易天行和南宫剑河这等刺头儿公开反对,倒 跳出来个林风雨。昨夜曾说林风雨若做南宫世家马前卒,正好拿来杀鸡儆猴。他 浑身气势大盛,一步步走向林风雨道:「如今西华魔宗祸害苍生,我正道群雄一 心,你阴阳门可是要与西华魔宗一般,与我天盟为敌么?或是你林风雨胆大包天, 假借阴阳门之名,欲行私下寻仇之事?」每说一句话,踏进一步,而每踏进一步, 林风雨就觉得身上压力重了一分。待到谷元走到身前,已是呼吸不畅。   林风雨背心已冒出了白毛汗,却知道此刻决不能退缩,一旦气势被夺在谷元 这等高人面前,可能后面的话说都说不出来。他默运阴阳大法,丹田北极星光大 放真元流转不绝,一边回道:「我阴阳门古训天地有正气,且林风雨曾诛杀尸魔 和阴煞老魔,与西华魔宗结下死仇。谷元前辈这话教训得是否重了?」见林风雨 在谷元逼人气势之下依然侃侃而谈,众多高人心中不禁暗赞一声好小子。   谷元也是对林风雨的表现大感意外!   林风雨所言倒是有理有据,阴阳门虽然行事隐秘乖张,却少有大奸大恶的弟 子,天地有正气并非虚言。林风雨初出茅庐,诛杀尸魔与阴煞老魔一事却是得了 五方大师,南宫剑河亲口所证,若要安一个偏向西华魔宗与天盟为敌的罪名,太 过强词夺理说出去都没人信。如今正是组建天盟之初,谷元还干不出这种强加罪 名的事情。   其实无论林风雨反对还是支持,在大多数门派和世家表态不反对之后,天盟 组建已是势在必行。只是有刺头儿跳出来当众质疑,却是谷元面子上挂不住的。   谷元道:「如今敌暗我明,天盟组建于危难之际,你阴阳门诛杀西华魔宗中 人暂且不论,非要在此时乱我正道阵脚,自相残杀么?」林风雨亮出一面玉牌道: 「林风雨奉掌门令,今日有两件要事必须要办。其一寻仇之事不可延缓。天地有 正气,若天盟有诸多宵小之辈,良莠不齐,阴阳门人也羞与之为伍。」那面玉牌 黑白相间,灵气涌动。阴阳门虽然久不出世,一众高人却都认得是货真价实的阴 阳掌门令。   话说到这里,就关系到天盟组成的质地了。若是传出去天盟包庇宵小鼠辈, 对组建者的名声也不好听。在座都是世间绝顶高人,为了几个混蛋丢了自家脸面 何苦来由?对这个说法倒是不反对。   谷元冷哼一声道:「也罢!你且说来有何仇怨。」林风雨向天元子道:「天 元阁主,晚辈冒昧要与后土巫门对质。」天元子向玉籍点了点头,玉籍拱手告退, 不一会儿请了一人上来。   林风雨见他中等身材,大约元婴初期巅峰的修为,穿着奇特,猜到是后土掌 门。心中一股怒火腾地冒上来,若不是南宫剑河及时拉住当下就要动手。   一直表现不温不火的天元子一声怒喝:「林道友,你之前已犯我正天阁禁令, 如今还要动手,当真视我正天阁如无物吗?」林风雨也不愿多竖强敌,刚才一番 做派除了心中确实愤怒之外,也想表现出一种和后土巫门苦大仇深的姿态。   见天元子发怒,林风雨告罪道:「晚辈孟浪了,实是后土门倒行逆施人神共 愤,天元前辈莫怪。」天元子找回了面子,摆了摆手道:「你两家有何恩怨速速 说明,莫误了时辰耽误大事。林道友,这是给你阴阳门面子,休要得寸进尺。」   后土巫门掌门名叫腾天宝,被玉籍唤来之时还心中暗喜,如此多的大人物齐 聚一堂,偏偏点名要自己上来凌云楼,这可是其余门派都没有的荣耀。哪知一露 面就碰到个年轻人没头没脑要向他动手,这会儿又说倒行逆施,人神共愤。妈的 这么重的话在大人物面前说出来,污蔑,这是赤裸裸的污蔑。   腾天宝当即怒道:「这位小友,我后土巫门何时招惹与你,要于当世豪雄面 前血口喷人,污蔑我后土巫门?南宫家主,您可要为我做主。」南疆十二巫门一 向依附于南宫世家庇护下,心急之间急忙向南宫剑河开口求助。   哪知南宫剑河微微一笑:「自作孽,不可活。腾掌门还是把话说清楚了罢!」   这话让腾天宝心凉了半截,十二巫门同属一脉向来共同进退。南宫剑河这话 一出,等于和十二巫门全数划清了界限。当即冷汗滚滚而下——是什么大事让南 宫剑河都扛不住压力,急着和南宫世家撇清关系。   林风雨冷冷说道:「你后土巫门的世俗武学门派,有个叫褚成的弟子,腾掌 门可知晓?」腾天宝听得云里雾里,门派弟子那么多,他虽是一派掌门哪能面面 俱到,更何况世俗的事情,作为修者的他更是不甚了了。至于在天南和与南宫紫 霞的冲突,褚成在知道身份之后更是吓破了胆,哪敢透露只言片语。   林风雨昨日与端木恩赐一战已是名满天下,腾天宝自知修为远不是对手,也 不敢得罪。他此刻也冷静下来,回道:「世俗门派向来由我门中世俗弟子打理, 不知褚成有何事触犯了阴阳门?」谷元插话打断道:「世俗中事拿到此处来说。   林风雨,你莫非小题大做要消遣本座?「林风雨冷冷回道:」谷元前辈莫急, 窥一斑而见全豹,宵小之辈手段之下作不是前辈这等高人所能知晓。「他语含讥 讽答完谷元,又对腾天宝说道:」听说后土巫门有一种桃花蛊,怕是你巫门之技, 不是世俗门派所该拥有的罢?「腾天宝硬着头皮答道:」正是!「巫门有诸多蛊 修,这事情修真界人尽皆知,抵赖也赖不过去。   林风雨道:「现今有一曹姓弱女子,手无缚鸡之力。却被褚成骗其修习双修 之法成为炉鼎。被识破之后又强行种下桃花蛊,供其日夜淫乐。如此恶事,滕掌 门知也不知?」碧云宗绝大多数都是女修,云蕊仙子听了这话当即呸了一口怒视 腾天宝:「滕掌门,林道友所言是否属实你给我如实说清楚。」大有腾天宝敢有 半句虚言抵赖,就要动手收拾的意思。   腾天宝头大如斗,这么多高人面前信口胡诌肯定是不行的,何况云蕊仙子还 放了话:「此事腾某着实不知。」林风雨冷哼一声:「好一句不知!谷元前辈, 天盟若有此等门派,此等宵小之人,阴阳门当真羞与为伍!」这句话简直是以谷 元之道,还施谷元之身。谷元以天下大义胁迫各大门派,强行组建天盟,反对者 即是与天下为敌。林风雨也已大义反击,修者不可以法术对凡人动手是天道之义。   褚成以后土巫门桃花蛊对付曹慧芸犯了大忌,林风雨以此事为例子,影射那 么多修者门派,总有些见不得光的龌龊事情。   谷元哪能不知道他的目的?心里冷笑一声说道:「各门各派哪能没有些不良 宵小?你阴阳门也未必都是圣人罢?既是林风雨言之凿凿,想来不会信口胡言。   腾掌门,既然后土巫门弟子做错了事,你该好生补偿那位可怜的女子才是。 「谷元这句话可不是向林风雨示好。一方面林风雨拿住了把柄,这种事情深究起 来,恐怕各门各派一百年也查不清楚。邪影宗不也想方设法对秦冰宁楠动手吗? 只能直接提出解决方案,免得在上面纠缠。另一方面主要是为了给碧云宗一个面 子——一个大多都是女修的门派,若能在这件小事上妥善处理,总能给宗主云蕊 留下一个良好的印象。   腾天宝见谷元开口解围,当即松了一大口气,忙不迭地说道:「正是,正是。   林道友,不知这位曹氏女子现在何处?腾某必然给予足够的补偿,后土门所 涉此事之人,一律严惩不贷。「林风雨冷笑一声道:」腾掌门莫忙。诸位前辈, 师门长辈另有一事也需今日完成,林风雨斗胆。「说罢他恭恭敬敬跪在南宫剑河 面前磕了三个响头道:」南宫家主明鉴,紫霞小姐与林风雨互相倾心已久,曾共 度患难!晚辈曾拼力斩杀阴煞老魔救下紫霞小姐,紫霞小姐也为了救下晚辈倾其 所有。   今日林风雨奉师长之令,向南宫家主求娶紫霞小姐为妻。望家主恩准!「南 宫剑河哈哈大笑:」好!好!好!林道友人中骐骥,年轻一辈不做第二人想!既 对我家紫儿青眼有加,岂有不从之理?我南宫世家觅得佳婿,幸何如之,幸何如 之!」说罢将林风雨扶起。   一众高人昨日见林风雨激斗端木恩赐之时放出的炎龙冰凤,已知他得了南宫 紫霞的天生凤体。此刻见林风雨当众求婚,更兼是奉了阴阳门师长的命令,又掌 门令为凭,明显是两家要结盟的意思,这也是修真界难得的大事。   一干人各自心怀鬼胎,同时恭贺!易天行笑得最大声,有人借着这种事情跳 出来和谷元唱反调,让谷元有火没处发——总不能说天盟要组建,你就不让人家 大小姐出嫁吧?他大是满意。   谷元面色微沉打断道:「林风雨,这是你与南宫世家的事情,莫要在此延误 时刻。速速将曹姓女子所在告知,你与后土巫门之事即刻解决。嗯,本座提议, 今后天盟内部若有相似之事,也应如此大事化小,一切待诛灭西华魔宗之后再议。」   林风雨对他又施了一礼道:「师门还有一句话,就请诸位前辈高人给晚辈做 个见证。」他顿了顿朗声道:「师门命林风雨与南宫世家结亲之日,同娶师妹秦 冰,秦薇,宁楠,与……曹氏女子曹慧芸为妻!」林风雨豁然转身怒目而视腾天 宝:「腾掌门,后土巫门辱我阴阳门太甚,你作何解释?」腾天宝如同一道天雷 在脑门里炸响,心中一万只草泥马狂奔而过。原以为上来凌云楼是件大好事,想 不到却陷入一个巨大的漩涡之中,那狂暴的力量要将整个后土巫门撕扯得支离破 碎……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二集 笑春风 第一章 暗谋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