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十一章 重逢

 
【风雨情缘】第三十一章 重逢 作者:Lovelytooth 2015年7月7日发表于SIS 字数:6300              第三十一章  重逢   林风雨与宁楠各自喘息不已,拥抱良久才回过神来。   两人又是吻在一起,宁楠感到蜜穴中的肉棒又开始挺翘起来,缩了缩身子躲 开,嘻嘻笑着道:「还想来?不行,下面暂时饱啦!这次我要吃你的大棒棒,恩, 还要尝尝你的精液。」不愧魔女风格,敢想敢说。   林风雨也是心痒难耐,却拒绝道:「咱们再来一次,等这次完了再给你吃好 不好?反正我憋了两年不怕没货。」和宁楠在一起总是感觉轻松畅快,想什么就 说什么。反正她胆大包天,泼辣得紧,没有什么话不方便说的。   宁楠装出一脸的不快:「好啊,才说要对我好就不听话,是不是嫌我嘴儿不 厉害吃得不好?」握住了大肉棒的柔荑开始加力,一副要把肉棒捏断的样子。   林风雨赶忙举手投降:「我还不是想好好补偿你。楠妹妹的嘴儿多肉又柔软, 舒服极了。」宁楠得意地笑了笑:「这还差不多,我的嘴儿比起妈妈和慧芸姐, 有没更厉害些?」说完突然变了脸色道:「哎哟糟糕!都是你这坏人,赶紧起来。」 林风雨莫名其妙,两人正情浓似水,这时候让我起来可不是折磨我么?   宁楠见他不动,挥手在竖起的大肉棒上轻轻拍了一记:「快点,紫儿姐姐还 在今天要和人打架呢!你出关了咱们赶紧去帮忙。」啊?紫儿今天要找人打架? 这还得了?哪个王八蛋这么不开眼!   林风雨腾地从地上跳起,两人穿上衣物匆匆忙忙地出了琅缳仙府。   他闭关的两年时间一家人已经搬到了郊外的别墅住,不过林风雨顾不上打量 新家,急急带着宁楠向城外飞去。   路上宁楠简单介绍了情况,原来还是扶家的事情,修者界里借着这个由头不 断试探南宫世家与天南四艳。南宫紫霞沉寂已久,初次接手天南的事务一点都不 能退缩,为了立威一一接下。之前的大猫小猫两三只大都是些大门派的棋子,前 来试探用的。南宫紫霞带着四女胜得轻松,今天则是四大世家中的端木世家来访, 说要斗法一决高下,决定扶家产业的归属。   末了又补充了一句,紫儿姐姐这么做完全为了你,我们都很支持的。   林风雨明白南宫紫霞见自己势单力薄,一心想要争取在南宫世家中的权势, 为自己得到更强大的力量支持。心里五味杂陈,自己一个大男人,却时时要身边 的女人来帮忙,得了她们的身子却……哎,还是需要更强大的力量啊。   比武的地方不远,城外的山头转眼就到。林风雨忽然顿住身子在两人身边打 下法诀,才带着宁楠慢慢靠近,一边在她的手心写道:「那里有两个人,修为很 高,我们慢慢靠过去,他们发现不了。」又用手指了指一片云雾之中,示意有两 个高手藏在里面。   只见山头布下了阵法,秦冰正和一个年轻男子打得激烈,一时看不出胜负。 宁楠在林风雨手心写道:「那两个人有多厉害?你打得过吗?」林风雨朝她挑了 挑眉毛,得意地写道:「一个比阴煞老魔稍差一些,还有一个是金丹后期修为。 不是我对手,不知道他们目的前不出手。」宁楠听他功力大进开心地展颜一笑, 靠在林风雨怀里观斗。   年轻男子道法花样繁多,漫天都是他法宝的影子。秦冰身着七彩法衣,上身 浅蓝纱衫,下衬着鹅黄绣花裙的古式装扮,端庄典雅。手中拿出南宫剑河赠与的 云天梅,那朵梅花馨香环绕秦冰身侧,稳稳守住。   林风雨略微看了看,就知道那年轻男子虽然声势更胜,却不如秦冰修为深。 饶是如此,初次见秦冰单独出手,还是紧张得手心里都是汗水。   宁楠发现了他的异样,在他手心写道:「你放心,妈妈很厉害!」林风雨听 宁楠也这么说,心头紧张略略放下。目光扫视之间,只见南宫紫霞一身青紫古式 打扮,又是清纯又是娇艳;秦薇则是粉红为底,艳红为面,艳光照人。让林风雨 不解的是,一身白领丽人装扮的曹慧芸也立在秦薇身侧。   他急忙向宁楠问道:「慧芸姐怎么也来了?」宁楠回道:「慧芸姐半年之前 突然肠脉变为阴属性,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不过妈妈已经把《阴阳大法》传给 她,修炼有半年了没出差错。」林风雨愕然回想,不会吧,难道翡翠阳根的传说 是真的?那根肉棒龟头在勃起之时已完全变为翡翠色,莫非是武藏山上曹慧芸吞 吃了自己的精液,真的起了进化出修者体质的作用?   不过这事以后再慢慢研究,眼前年轻男子见久攻秦冰不下渐渐急躁,收起满 天的法宝,放出一枚鲜红的印子。   那方大印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瞬间变得有一个20来平米的房间那么大。年 轻男子高声叫道:「看我破山印!」印子随着他的呼声向秦冰兜头砸下。   秦冰不慌不忙,春葱般的五指伸出,那支云天梅连接在中指之上。其余四指 分别长出莲花,兰花,牡丹和海棠,五花迎风急涨其大如斗,并排列在空中摇曳。 花身四周一派异香弥漫,把破山印架在空中,连连砸了几次都落不下来。   年轻男子连连加力,破山印只在空中晃荡徒劳无功,锐气一挫,秦冰的五朵 奇花再长,那片异香由抵挡变为包裹住破山印。年轻男子大惊失色,几次施法都 夺不回印子,这是他的本命法宝,性命交关之物,若落在秦冰手中后果不可想象。   只可惜那片异香看似柔弱,破山印始终冲不出重围。不过片刻时间,年轻男 子法力耗尽失去对破山印的控制,被异香一卷轻轻落在秦冰手中。   南宫紫霞得意大笑道:「端木长欢,认不认输?」端木长欢脸色黑如锅底, 本命法宝落入他人之手真是任由揉捏,只能拱手服输。   南宫紫霞接过秦冰手中的破山印,放在面前的案台上说:「斗法完了来领。」 对端木家五人一片怒目,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端木世家来了四男一女共五人,计较一番又派出一名年轻男子。那男子浑身 肌肉盘根错节,极是威武雄壮,手中持定一柄板斧,斧面足有半人多高,口中喝 到:「端木宏领教南宫家高招。」宁楠一见那男子求战,急急在林风雨手中写道: 「妈妈打完一场有些累了,我们人数少我下去帮忙,你先躲着。」林风雨点点头 在她手中写道:「小心点。不要拼力气,和他打游击。」宁楠向他报以一个放宽 心的笑脸,又在怀里腻了两下才从空中现身,娇声喝道:「紫姐姐,我来和他打。」 一个娇美的小姑娘忽然从空中现身,躲在云雾中的两人显然吃了一惊。又见宁楠 修为平平,就猜想是有什么隐匿身形的异宝在身,不以为意地继续观斗。   南宫家这边见宁楠出现也是吓了一跳,秦冰急急问道:「楠楠你怎么来了, 小风还要人……」忽见宁楠笑意妍妍,眼角还含着未褪去的春情。宁楠还冲诸女 挑了挑眉毛,眼珠子往林风雨藏身的空中一撇,顿时就明白了。一个个喜不自胜, 但也知道林风雨没有现身自然有道理,强忍着不往空中去看。   林风雨见诸女的神态也是难忍思念之情,恨不得立刻冲下去与她们团聚。又 碍于南宫紫霞想要击败端木世家,对方底牌未露自己也不好出面,一身怨念十足, 全集中到躲在云端的两人身上。   在空中观望了一阵,只见宁楠身形曼妙一转,南宫剑河所赠的彩云衣披上身, 手持双月轮出场应战。彩云衣是一件鹅黄色的古式长衣,衣裳上嗅着数片云朵。 双月轮是一对形如新月般的弯刀,没有刀柄,在月弧正中部位安有护手。宁楠手 掌插入护手持定一对月轮颇有英武之气,和手持巨型板斧的端木宏乒乒乓乓打在 一处。   端木宏是一名纯正的体修力大无穷,宁楠知道林风雨在空中观战有意卖弄, 身法灵动轻盈,双月轮不时挥出数道风刃,打得性起还和端木宏硬拼几记,爆发 力道竟然不落在下风。   林风雨先见了秦冰的稳守反击,又见宁楠气势如虎,果然两年的时光里谁也 没有浪费时间,修为都进步明显。而养在温室的鲜花们在两年里经历了数次艰难 的洗练,正在茁壮成长。先是秦冰,再是宁楠,斗法之间都有过落在下风的时刻, 却毫不慌乱,章法不失。她们非常清楚自己的优势与弱点,也能够在战斗中发现 对方的弱点。例如秦冰长于防御,在端木长欢动用本命法宝时落在下风,却不急 不躁,凭借更为深厚的修为稳稳守住,最终耗尽对手法力取胜。   而端木宏力大无穷体魄强悍,一两道风刃打在身上丝毫不以为意,近身相拼 宁楠几下爆发力还可不落下风,若是这么硬邦邦地力拼下去,则肯定不敌。   互相试探了一阵两人都已心中有数。宁楠胸有成竹,彩云衣上衣带飘飘凌空 而立,双月轮挥出一串风刃被彩云衣一裹消失无踪。端木宏见状肌肉膨胀了一圈, 大吼一声持定巨斧猛劈过去,巨斧身上放出一圈蓝幽幽的荧光,势如破竹。   宁楠一声娇叱,数十道风刃在虚空中忽然现身,四面八方滚滚削在巨斧之上, 将端木宏的攻势阻住。她双手连挥,风刃不断在空中闪现袭向巨斧。   端木宏面如猪肝,拼尽全力双手握定巨斧震天狂吼顶着风刃狂劈而下。只是 被风刃阻挡,速度慢了不少。其实打到这一步宁楠已是胜券在握,法宝占优,修 为也占上风,端木宏的巨斧下落速度越来越慢,待到彩云衣上腾出两片云彩贴在 斧刃上,那巨斧再也落不下来。   宁楠手指一弹,射阳箭激射而出直扑端木宏胸前。端木宏数次发力巨斧斩不 下去,只得回手将斧柄一挡架开射阳箭。这一下攻守完全逆转,双月轮的风刃源 源不绝,时不时还夹带一两根射阳箭从风刃中穿出,端木宏巨斧挥成一片光幕苦 苦支撑。从场面看宁楠主攻,端木宏主守,却是法力的比拼。   不过看宁楠游刃有余,端木宏拼力支撑的模样,这一局又是稳稳胜了。   此时异变突生,藏在云雾中的两人中那位元婴期的高手忽然动手。云雾中忽 然一直大手伸出在端木宏周围一阵乱搅,风刃被一扫而空。大手不依不饶,直向 宁楠抓去。   大吃一惊的宁楠只觉得手中双月轮被一股极强的吸力牵住,脱手飞出。小魔 女性子坚强,脾气上来咬着牙不肯就范,深吸了口气运足法力向后一扯想要夺回 双月轮。   那大手虽是随意一夺,元婴期的高手依然非同小可。宁楠一扯之下虽然保住 月轮暂时不失浮在空中,却是浑身瞬间法力一空胸口剧痛,脸色发白。   那大手似乎丢了面子勃然大怒,一手又向宁楠抓来,这一抓却是要将宁楠本 人凌空摄去才肯罢休。   虚空中忽然一声大喝:「大欺小,不要脸。」林风雨此前见那位元婴高手出 手干预战场,又出手抢夺宁楠法宝。只是感觉对方留了余地,于是忍着不出手看 宁楠如何应对。正如之前所言,温室花朵长不成苍天大树,有机会提前感受元婴 高手的功力也是难得的机会。此刻见对方得寸进尺,哪里还忍耐得住?   那元婴高手只觉得身周神识弥漫,一道刺骨寒意尖刺一般直透识海。那人识 海剧痛伴随着一阵震荡混乱,昏迷一般云雾中直挺挺地摔了下来。正是林风雨新 掌握的神识攻击术法「惊神刺」。他融合了数道极品先天真阴之后,不但修为大 进,神识更是强大无比远超同阶修士。神识这种东西,强就是强,弱就是弱,何 况「惊神刺」将神识凝聚如尖刺,本就以强攻弱,再神识凝聚更是厉害。一击就 打得那元婴高手失去意识,直到掉落地上才勉强爬起,双腿颤巍巍的一副站立不 稳的样子。   林风雨从虚空中现身抬手招过双月轮持在手中说道:「楠楠看清楚,月轮这 么用更厉害。」他双刀一阵挥舞数百道风刃显出,不是立刻攻敌而是每二十道半 月形的风刃集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光球。每个光球不断压缩变小,随后被压缩的 力量爆开,风刃怒吼着向元婴高手切去。   那人识海正一片混乱,见状大吃一惊,慌忙拿出一个古意森森的圆环架在面 前运转法力拼命抵挡。那圆环在空中呜呜有声宝气弥漫,被拿出来抵挡林风雨一 击显然不是凡品。却被风刃一轮猛劈之下发出阵阵哀鸣,风刃才化解完一半就轰 然破碎。   那人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林风雨对他大欺小对宁楠出手恨得牙痒痒,哪能 容情?另一半风刃依然猛劈而下。   那人想不到才动上手就到了性命交关的时刻,只觉得一生所遇之惊险无过于 此。双手连连舞动又拿出一面金盾,一盏铜灯。金盾毫光大放,铜灯吐出细细的 火焰预要阻挡风刃。   这两件法宝的品质还不如之前的圆环,瞬间被风刃劈得七零八落,余下的一 成风刃劈下,那人已是无法阻挡。倒不是他功力如此不济,而是先中了林风雨一 记「惊神刺」偷袭,到此刻依然神识飘荡,功力大打折扣。他先出手偷袭宁楠在 先,林风雨立刻报复在后,也是报应不爽。   隐在云雾中的另一人高声叫道:「手下留情!」还伴随着一阵咿咿呀呀的二 胡哀声落在林风雨身边。   二胡声声哀鸣,似在诉说人间惨事。林风雨被乐声晃得一阵晕乎,踉跄了两 下身形,心中大骂:「他妈的,又是这种音攻。」他曾被阴煞老魔的玉钟晃得意 识混乱,若不是瞥见秦冰只怕当时就败了。   此刻功力大进,那人金丹期的修为虽被他出其不意晃了一晃,却没多大影响。 他也暂时不想取那元婴高手的性命,挥手撤去风刃撒出缚灵索将那人捆个结实, 倒吊在一棵大树上。   二胡哀声依然在耳边晃荡,林风雨被搅得心情烦躁回身就要对付那人。忽听 一阵叮咚琴声响起,琴声清脆悦耳饱含欢快之意,却又有丝丝哀怨似是深闺女子 孤苦无依,埋怨郎君薄情。   琴音一响,立刻将二胡的哀声压制。南宫紫霞盘膝坐在地上,膝间放着一面 古琴。琴身木纹荡漾组成天然的法阵,琴尾刻着一轮银月。她一边拨动琴弦一边 对林风雨说道:「小风,这一阵我来接,你快下来。」林风雨回身落在她身边说 道:「这家伙金丹后期,修为比你高小心些!」南宫紫霞对他展颜一笑示意放心, 低头闭上双目凝神对敌。   秦冰,秦薇,曹慧芸三女围了过来,心中相思之情全都刻在脸上。林风雨忽 然觉得周边的一切都不再重要,不管不顾地搂住秦冰狠狠吻上,任由她如何挣扎 都不放开。秦冰被他吻得气也透不过来,挣扎无果只好娇羞地被他搂在予取予求。 只是在这么多人面前与爱郎亲热前所未有,羞得耳根子都红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两人才分开。不知是什么原因,林风雨自己都 不清楚为什么前所未有的霸气。他没有再看秦冰而是转身又搂住秦薇,照样一口 吻上,再是曹慧芸。   大姐就在身边看着,秦薇和曹慧芸倒不敢过分嚣张,否则早把香舌伸出林风 雨口中。只是相思日久如今重逢,情动之下仍是气喘吁吁。   林风雨挨个亲昵完,才一把又搂住秦冰观斗。秦冰被他从未有过的霸道弄得 无可奈何,对这种久违的亲昵感觉又极是喜欢,只好半推半就地偎依在他怀里。   只听云雾中那人二胡声声凄婉,引得南宫紫霞的琴音时而高亢清丽,时而低 沉如泣如诉,却始终充满欢喜之意。琴音即是心声,林风雨虽然对音乐没有研究, 对音攻之法更是不懂,却仍能清楚地明白南宫紫霞的心意。   二胡与琴声相持不下,云雾中那人叫道:「久闻紫霞小姐琴剑双绝,端木长 空领教高招。」说罢一道惊雷劈散云雾,雷光向南宫紫霞直落下来。   南宫紫霞左手抚琴,右手拇指在腰侧的紫青宝剑剑颚上一弹,紫青宝剑泛着 一抹清光出鞘,剑尖浮现一只紫凤虚影,那紫凤凤嘴大张,一口将雷光吞没。她 一琴一剑姿态曼妙,直如神仙中人,林风雨竟然看得痴了。   琴声忽然高亢激越,琴尾银月放出月光如水照映长空,银月旋转现出太极图 阴阳鱼图案。南宫紫霞在琴弦上「铮铮铮」连击三下喝到:「端木长空,且看这 一曲你如何应付。」二胡音声也忽然大响,乐声凄凉,似是叹息,又似哭泣,充 满了悲怆叹息之意,竟是一首《潇湘夜雨》。端木长空是有备而来,音律之道最 重情感,他事先已探知南宫紫霞阴阳相济,功力大涨,却也发现几次斗法之中, 琴声颇有哀怨孤苦之意,所以备下这曲《潇湘夜雨》,二胡之音本就凄婉哀怨, 更增愁思。若是勾起南宫紫霞哀怨孤苦之意,这场音攻的斗法必然大占上风将主 动权握在手里。   南宫紫霞微微一笑,右手指天将紫青宝剑吐出三道清光再次接下端木长空的 雷击。左手琴音叮咚,似女子轻叹幽怨,婉转难眠,这一段二胡声完全带动琴音 节奏情绪,大占上风。   端木长空大喜,二胡之声更加凄厉想要压制琴音,让琴音完全成为二胡的陪 衬。忽而琴音却冒出一股欢喜之意,且欢喜之意渐浓之下最终回归平实。琴音一 顿,同样的音符再度奏起,南宫紫霞五指灵动,乐曲节奏加快开口唱到:「十里 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对月行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前两句轻 叹幽怨,玩转难眠,第三句末了似是看到希望,最后一句则是喜不自胜。第二次 再度奏响此曲,忽然变为二胡声迎合前两句,第三句起与琴音格格不入却又难以 抑制,不得已在第四句强行拔高,已是被琴音完全带动。   二胡强发高音,「铮」地一声琴弦崩断,端木长空面如死灰一般从空中落下。   原本端木长空的打算不错,南宫紫霞心中思念林风雨,二胡一奏哀音确实容 易引动琴音占据上风。但是林风雨忽然出现,南宫紫霞心中充满重逢的喜悦,岂 能再让他得逞?   南宫紫霞抛下那尊堪称至宝的「沐月琴」,回头笑看林风雨,山头的清风吹 得她长发与衣衫飞扬,犹如仙落凡尘。在林风雨怀中的秦冰主动站起身子,伸手 在他后背一推,林风雨顺势将南宫紫霞拥在怀里,一口吻住她樱唇,柔情无限… …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四十章 争议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