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十章 两年

 
第30章:两年   南宫剑河出手果然不凡,四女每人都得到一瓶疗伤丹药,一件攻击法宝,一 件防御法宝。丹药香气四溢,法宝霞光灿灿,质量均属上乘。秦冰得了一只葫芦 ,一朵带枝的梅花;秦薇的则是一口钟,一面镜子;宁楠一对如新月般的弯刃, 一件羽衣;连曹慧芸都有一方印子,一件如意,也不知道给身为凡人的她是为了 什么。   几人兴高采烈地试着法宝,林风雨无人理会似乎故意要冷落他。众女心思想 通,拚命救我们归救我们,却不能让这个男人太得意了。   林风雨陪着笑脸问了一圈,惹来一大堆白眼,连话都没搭上。只得苦恼地摸 着脑门坐回炉台边上生闷气,妈的没地位啊,再这么下去可怎么得了,有空还得 请教下慧芸姐姐,给出个主意才好。   终究还是秦冰心软,见冷落得林风雨够了,向南宫紫霞问道:「紫儿,你爹 给的琅嬛仙府是什么?小风要闭关疗伤吗?」   众女见她主动发话关心林风雨,齐齐松了一口气。那样子哪像故意冷落林风 雨,分明是做样子给秦冰看。原来众女觉得不管如何说总是后来者,秦薇宁楠不 必说,南宫紫霞也觉得总有先来后到,曹慧芸更是一颗心在林风雨身上,别的事 情她无欲无求。是以秦冰不发话,谁也不好抢先表露出什么。   见众女憋着笑对秦冰一副恭敬的模样,她一愣随即明白过来,指着众女好气 又好笑。回头瞪了林风雨一眼,真是又爱又恼,悄声对几女说道:「知道你们的 意思,但是话先放前头,这几日不许太宠着他,惯坏了以后不停往家里领人,你 们乐意么?」   众女齐齐点头大以为然的模样,唯独南宫紫霞挑了挑眉毛问道:「冰姐姐, 你是怕我们耽误小风疗伤吧?放心,琅缳仙府妙用无穷,保管他旧伤尽复。嘿嘿 ,最关心他的还是你。我是无所谓,就怕冰姐姐自己忍不住……」   话未说完,秦冰双手挥起挠她痒痒,口中骂道:「你个死丫头片子,再胡说 我撕了你的嘴。」   看着南宫紫霞故作不敌让秦冰捉住,自己却回过身去一手挠向曹慧芸,一手 挠向宁楠,诸女嘻嘻哈哈闹作一团。之前各自的一点点芥蒂,一点点担心都一扫 而空。   一行人回到家里,秦冰一副大姐的样子给诸女分派事情,买菜的买菜,清洗 的清洗,又给诸女安排好房间,幸好邱五行给的房子够大,否则如此多人还真住 不下。吃完了饭,林风雨再次运动真元,发觉体内的上品真阴太多没能炼化,真 元运动不畅,心脉的伤势也需要静心疗养。知道这事情马虎大意不得,当即决定 立刻开始闭关疗伤——当然,这也是曹慧芸的主意,这时候你夹在中间,别的不 说就算冰姐没意见,姐妹们总是要分个先后吧。简单问你一句,今晚你睡谁的房 里?不知道吧?那赶紧去疗伤,这段时间姐妹们相处时间多了,互相适应了,以 后处理起来总是简单些。   南宫紫霞拿出琅缳仙府说道:「这是芥子空间,我家的至宝。你们可以把它 理解成一个更大的,可以住人的储物袋。但是空间有禁制,一次只能进去两个人 。」这法宝从外观看如同一座迷你小屋,古色古香,在南宫紫霞手中随着真元的 运转忽大忽小,大时有一个抽屉那么大,小时犹如芝麻。   南宫紫霞打着法诀,领着林风雨进入仙府内。众女看着两人由大变小被仙府 大门吸入,啧啧称奇。   仙府内是一座小院子,四面共有三个大房间,内里灵气浓郁如雾。南宫紫霞 领着林风雨走进正中的房间道:「这一间疗伤最好,闻到药香了没?这是天华凝 元香,对肉体和神识的伤势都有很大帮助。」   又领着他到左侧房间说道:「这一间修炼心法最好,堂中那一块是蕴神木, 保护你修炼之时不受心魔入侵。」   最后右边的房间则是修炼法术的所在,成列着各式各样的木偶。这些木偶都 似有灵性一般,在法术发动时能自行躲避还击。   林风雨又变成了土包子,摇着头觉得不可思议,不愧仙府之称。   闭关养伤,消化真阴之气已经刻不容缓,若是再出现让自己的女人们身陷险 地之事,他无法原谅自己。提升自己的功力,再也不要出现类似的情况。   两人进了琅缳仙府,南宫紫霞一人出来说道:「小风已经决定在里面闭关了 。他说以后不能再让我们身陷险境。」说着眼圈都红了。   这次的事情最终还是靠着林风雨舍命相救,大家才能安安稳稳地坐在这里。 诸女默然了一阵,宁楠咬咬牙忍不住抢先对秦冰说道:「妈,我们……」   秦冰摇头打断道:「这种情况大家都清楚,不管怎么说小风舍命救了大家。 我们为他做什么都是应该的,我不怪你们。先不必说这个了,有些话还是等小风 闭关出来了大家再一起当面说吧。」   南宫紫霞见气氛有些压抑,挑了挑眉头对众人揶揄道:「有人想进去看他吗 ?不妨明说哦!」   秦冰责怪地看她一眼说道:「紫儿别闹,小风在仙府里养伤也不知道要多久 时间,咱们一人轮一周进去照看他,万一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嗯,慧芸你没 有真元,就我们四个轮流进去吧。」   曹慧芸脸上略有些失落,不过也明白这不是瞧不起她而是事实如此。   南宫紫霞赞道:「好办法,咱们一人一周。琅缳仙府对我们的修炼也很有帮 助的。」说罢想了想又接道:「有些话我也明说,得罪莫怪。修者界远不是你们 想象的那么简单,就连我家这种背景,阴煞老魔仍然敢一次两次地对我下手,咱 们都要强大起来才是。小风不想再有一次让我们身陷险境的事情,我们也不应该 每次都靠他去拚命……」      ***    ***    ***    ***   闭关的日子转眼就过去了两年,这两年的时间里发生了很多事情。   南宫紫霞正式接管了家族在天南的事务。秦家三女除了继续在凡间历练之外 ,自然也随她一起在南宫世家的天南分舵处接受各种磨练。南宫紫霞能力很强, 带着三女在修者界里声名鹊起,人称天南四艳。   修者界中传言阴煞老魔被南宫世家绝顶高手击杀,连元婴都没能跑出来。经 此一役,南宫紫霞丹田禁锢解封修为不但尽复,而且一日千里。那些曾向南宫世 家求亲的人又陆续上门,却被家主南宫剑河一一谢绝,只说女儿的婚事,由她自 行决定。   秦家三女经过双修之后,突破了功法本身的桎梏,修为进展一个赛一个的快 。修者界中也纷纷传言,秦家三女中都身负绝顶的体质。传言一出,南宫世家以 家主发布了一封硬邦邦的声明,大致内容是说秦家三女受南宫世家全力庇护,若 遇不测,南宫世家与其不死不休。打消了大部分蠢蠢欲动高阶修者的念头。   随后在十年一次以五大门派为首召开的修者界集会上,南宫剑河一柄宝剑震 慑群雄,被昆仑派的天机子认可为十大高手之列,排行第八。南宫世家声威一时 无两。   而天泉堂被灭门之后,同样的事情在两年里又发生了八起。同样的满门老幼 鸡犬不留,男子分尸,女子奸杀,五大门派连手下了追杀令悬出重赏,誓要将凶 手捉拿归案。修者界里一团大乱,借机寻仇者有之,污蔑者有之。五大门派高手 四处出击之下,灭门惨案倒是暂时消停了下来。不过被灭门的八家门派各处产业 又引起血雨腥风……   林风雨的家里诸女则以年龄大小姐妹相称,唯独秦冰和宁楠之间还是母女的 称呼。不过诸女性格都不错,纵有些许小摩擦也是互相忍让,相处起来其乐融融。   扶语嫣数次来探望林风雨。秦薇也不隐瞒,说林风雨受了重伤在闭关修养, 伤好才能出关。你若想见他,出了关我告诉你。扶语嫣数次败兴而归,却时不时 地往林家跑,诸女都明白她心思也不好说破。宁楠则是信誓旦旦,绝对不能让林 风雨再得手,必须阻止。林家必须以南宫剑河为戒,绝对不能出现十八个女主人 的情况。此言一出,远在出云山的南宫剑河打了个喷嚏……   不过扶家由于之前的上派天泉堂被灭门,在林风雨和南宫紫霞出面击败刘氏 家族后,已有意归附南宫世家。若不是不时有各门各派不时地前来争取,错综复 杂,扶老爷子早已公开加入南宫世家。   南宫紫霞也不着急,这块肉既然在天南,若还吃不下来岂不是受人小看?当 然她也明白,扶家只是一枚棋子,那些门派根本的目的还是来试探天南四艳的情 况。毕竟四名天资绝顶,前途无量的修者,放到哪里都是不容小觑的。   如此一来,两家平时就多有来往,扶语嫣时常上门,诸女总也不好赶人。   这些事情对于闭关中的林风雨来说一概不知,从闭关的第一刻起他就进入了 完全入定的状态,四女每周一次的轮换他也毫无察觉。   在通过静养修复了心脉创伤,浑身真元运行再无阻滞之后,林风雨开始凝练 体内三股份别是玄阴媚体,九阴之体,和七阴凤体的绝顶先天真阴。   随着《阴阳大法》的运转,这些先天真阴一点一点地被消化。而林风雨体内 如天地开辟之前一般混沌的丹田,随着这些真阴的注入,正一点一点地发生变化。   入定中的林风雨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他觉得自己变成 了丹田中的胚胎,而那些混沌却饱含真阳真阴之气的气体,就是他生长发育的养 分。他不断地吸取这些养分,茁壮成长。   胚胎渐渐长大,生出五官,长出四肢,如同母体中孕育的婴儿,在混沌天地 中漂浮。不知过去了多久,终于有一天婴儿睁开了双目,开始挥舞四肢,口中咿 咿呀呀的说着听不懂的话。   而随着婴儿睁眼说话,那片混沌的天地开始震动,混沌的气息散去,天地分 明。天空中显出北斗七星与北极星的图案,空洞地镶嵌在天空中。那婴儿忽然咧 嘴一笑化作一片银光注入北极星位,顿时星光大放,给这片天地增添一抹亮色。   天地之间充满了用金色文字刻画出的玄奥法诀,林风雨又从那个婴儿变成了 俯瞰这片天地的主宰,静静观看法诀,用心感悟。每参悟一种,法诀如同有心灵 感应一般消失一种。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当最后一篇法诀消失,林风雨才从这个长长的梦境中醒 来。   睁开的双目闪过一道电光,浑身一片银光耀目,又渐渐回收入体内。光芒散 去,他又变成那个平时普通的年轻人。他伸了伸拦腰,浑身骨节发出一声劈里啪 啦的爆响。眼前,有一道美丽的倩影惊喜地望着他,见他金光散去睁开双目伸懒 腰,也是惊喜地笑着,又三步变作两步扑进他怀里。   林风雨搂着那道倩影抚着她丝绸般的长发,鼻尖满是女子的馨香:「你长高 了。唔,这里好像没有变大呀!」   倩影抬起头来,甜美可人,双目亮如明星,鼻翼的弧线优美俏皮,双唇依然 是那么丰润动人,正是宁楠。   宁楠朝林风雨皱了皱鼻子:「还不够大么?」   两年的时光,昔日16岁的少女已成年,身材高挑了一些,眉眼却没有变化 。皱鼻子的模样依稀是当年不住找自己碴的娇俏魔女。   林风雨搓了搓下巴,两年的时间胡子长及锁骨,又粗又硬的摸上去发出沙沙 声:「够大了,这种形状这么大刚刚好完美。」   宁楠点了点他鼻子笑道:「骗人!哼,说点好话就想我以后不欺负你么?」   话虽如此,却从林风雨怀里挣脱,在储物袋里拿出一套工具。原来诸女轮流 进入琅缳仙府边修炼边照看林风雨,早已发现他头发胡子乱得不成样子。她们都 期盼着林风雨出关的那天第一眼看见的是自己。宁楠更是悄悄准备好了剪子和剃 刀,在她心里还是那个短发清爽的林风雨更舒服些。南宫剑河那样的形象不太适 合林风雨。   林风雨看着镜子中人蓬头垢面的模样也是难受,任由宁楠拿着剪刀在头上摆 弄。不知道是不是小丫头是不是特地去学过,剪发手艺相当不错。   宁楠一边给林风雨剪发,一边述说着两年来的经历。兴许是许久不见的重逢 过于开心的缘故,宁楠没有欺负林风雨,二人的相处很是甜蜜。   听她得意地说着自己跟随南宫紫霞走南闯北,立下好大的名头。而身为天南 四艳之一,更是追求者甚众。林风雨又是欢喜又是难过,欢喜的是小魔女长大了 ,难过的是这样的时光却不能陪伴在她们身边。至于追求者甚众则完全被他不以 为意地忽略了。   在宁楠的巧手中重新变得干净利落,林风雨就在宁楠面前召出水球术清洗身 体。   由于功力进步和体内伤势尽复的原因,体内各种杂质排出的林风雨身上结了 一层厚厚的泥垢,两年未动都结成硬块,连恶臭都已散去。   宁楠看着林风雨在水球中泥垢尽落的林风雨,身上肌肤如新生儿一般细致, 两年不晒阳光肤色也从之前的古铜色也变得白皙,身材也更高大了些。   两年不见,最年轻的两人各自都有些变化。宁楠初尝男女滋味之后,又生生 和爱人分开两年。虽然修炼的时光像是白驹过隙,一晃而逝,但又怎能时刻忍住 心中的思念?她双目闪烁颇有些意动。   林风雨身周的水球忽然落下在地上,波光粼粼形成一张水床,他双臂张开想 要再次搂住宁楠,与此同时,宁楠也扑入他怀里。   二人紧紧拥抱,迫不及待地吻在一起,一对丰唇吸在口中如此美味,两条舌 头相互纠缠不忍分开。   林风雨焦急地撕开宁楠的衣物,将一双硕大的乳房抓在手中揉捏。没有变大 的双乳却更加浑圆结实,依然嫩白得如同倒扣的玉碗美不胜收,滑腻腻的雪乳握 在手中沉甸甸的。胸口两颗硬邦邦的红宝石高高凸起,乳蕾泛起一层细密的鸡皮 疙瘩,诉说着两年来的渴求。   宁楠胸口高高挺起,将傲人的双乳挺得更加突出,柔荑握住林风雨粗大的肉 棒撸动,火烫的肉棒炙得手心都麻酥酥的。而林风雨的亲吻和揉捏都十分温柔, 彷佛要弥补将宁楠破身时留下的遗憾。   宁楠想要伏下身子将肉棒纳入口中,破身那次她就发现自己口舌的欲望分外 强烈,而偷窥林风雨和秦冰欢好之时,更是对大肉棒在秦冰口中吞吐刺激得无法 忍受。破身之时为了救林风雨直接将真阴献出,此刻想要好好试试口舌之欢,品 尝一下梦寐以求的滋味。   林风雨并未发现宁楠的欲望,反手抱住阻止了她的动作。他心里任然饱含对 宁楠的亏欠,两年后再次相逢,如何能再让宁楠占了先?他一把将宁楠按在床上 伏首埋入丰乳之间,满鼻的甜蜜乳香激发他的欲望。将一颗红宝石含入口中细细 品味,粗糙的舌头舔动之间惹得宁楠呻吟连连,另一只玉乳则落入他魔手中被揉 捏得不断变换形状。   顶住蜜穴的膝弯感觉到穴口已是春水涟涟,林风雨移唇往下,一口将花瓣般 绽放的蜜穴吸入口中,舌头顶住那颗小小的樱桃快速点动。   宁楠鼻腔中发出一声难忍的娇喘,双腿不自觉地收缩曲起,紧紧盘住林风雨 双颊交叉架在后背上,两腿发力使得圆臀抬起配合他的舔舐,双手也是紧紧按住 他脑门,想要这样的舔舐再深入,再强烈些。   林风雨感受到她的渴望,舌尖狠狠滴逗弄了几下阴蒂之后卷起,像肉棒一样 插入蜜穴之中左右快速乱搅。宁楠一层一层的蜜肉帮舌头刮得连连痉挛,初尝这 种滋味的她呻吟连连:「林大哥,好舒服,再……再快一点,再深一点。」   林风雨眼中一亮,依稀还记得宁楠破身之时曾说过的话:「我知道你喜欢听 人家叫,妈妈叫的太差劲了,等你好起来了,我再叫给你听好不好?」望向宁楠 的眼光中充满了期待。   宁楠明白他的心意,第一次叫床的时候林风雨神志迷糊反倒不觉害羞,此时 还是有些不好意思,还以一个调皮的笑容:「你想得美,这一点补偿可不够。你 ……你转过来,我也要吃你的大棒棒。」   那张肉嘟嘟的艳嘴微撅着,比秦冰的丰唇还要诱人。林风雨心头火热,翻身 变成女上男下的姿势,宁楠羞红着脸旋身趴在林风雨胯间。旋身之时林风雨紧紧 含住花瓣没有松口,粗糙的舌头更是深深顶入蜜穴,随着宁楠的旋身,等于舌头 在蜜穴里转了一圈,爽得她颤声连连,一大股花蜜从蜜穴中涌出。对眼前龟头如 翡翠,棒身如黑玉的巨龙极是好奇,怎么和岛国动作片里的完全不一样呀?   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细细观赏宁楠双腿之间的春光。稀疏的阴毛覆盖不住尽在 眼前的阴户,两片蜜唇如同粉色的花瓣一般美艳。分开两片饱满的臀肉,后庭花 在眼前绽放,和秦冰的「水漩梨花」不同,这朵后庭花洞口褶皱较少,如同含蓄 的樱花。林风雨重重地舔了几口蜜穴,又吸住后庭花慢慢品尝,只觉得臀肉滑腻 ,后庭穴内腻滑如暖玉,心中大喜,果然是「玉腻春樱」名器。   这一下吸得宁楠又麻又痒,连连晃动臀部想要摆脱,却被林风雨大手按住不 管不顾地猛舔。宁楠被舔得浑身酸软,小魔女的性子上来,原本还想认真看清楚 那根肉棒的念头抛到九霄云外,报复心起立刻狠狠就揪住肉棒一口含住。   林风雨只觉得下身被一张柔软丰润的嘴唇吸住,技巧虽然不如曹慧芸,却在 秦冰之上,更兼那双嘴唇如此丰满肉多,不是曹慧芸薄薄双唇的樱桃小口可以媲 美。那张檀口从顶端开始,一点一点地向根部前进,柔嫩的双唇划过敏感的皮肤 ,那种腻滑丰满的触感前所未有。两年没有过肉体之欢,林风雨的肉棒也是极度 敏感,忍不住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宁楠逐渐适应了林风雨的舔动,放松下体任由他摆弄,满足地享受他给自己 的口舌服务,一副精神全部集中到眼前粗大的巨龙,专心地对付这根又爱又恨的 东西。   她的口舌之欲极强,破身之时蜜穴含着肉棒同时亲吻林风雨的感觉念念不忘 。此刻下身被口舌舔弄空虚感强烈,嘴里却含着足以塞满口唇的巨龙,那种满足 感自己从未有过,又如此美好。那根肉棒彷佛最好吃的棒棒糖,爱不释口!   宁楠的吞吐一刻不间断足有十五分钟,发现龟头沟壑处每次舔动都能让他身 躯发抖,像发现了小女孩心爱的玩具,用双唇含住龟头,舌尖不停地勾舔那圈沟 壑,让林风雨爽得连吐粗气。   想不到这小丫头如此厉害,不知道是不是岛国动作片里学来的技巧,一张艳 口被她运用得圆转如意,毫无生涩。一轮口舌服务下来肉棒竟然有了射精的感觉 。心中暗叫不好,倒不是觉得先射出来丢脸,也不是不想试试在那张丰满莹润得 过分的艳口里射出来。只是第一次和宁楠正式的欢好,本就觉得亏欠她良多,如 今正戏还未上演怎能如此草草了事?   搬了搬她的双腿,却被宁楠扭着屁股躲开不肯起来,嘴里咿咿呜呜说道:「 不要,我还要吃,还没吃够呢。」一副不吸的口吐白沫不肯罢休的样子。   林风雨肉棒已快到极限,无奈之下只好挠了挠宁楠的腰侧,一阵痒痒传来宁 楠连连扭腰没能躲开,终于再也憋不住咯咯笑着吐出肉棒。林风雨趁机一个翻身 将她压在身下。   「林哥哥,你的大棒棒被我欺负得舒服么?」宁楠忽闪着大眼睛,一脸得色 地问道。   林风雨抽了几口冷气,趁着这会儿好好冷却下胀得无法忍受的肉棒,两人第 一次正式欢好,还是希望给宁楠完美的感觉:「太厉害!我都快忍不住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射出来?我好想尝尝你的味道呢!」撅着艳唇大大方方 说出这番话的样子,小魔女的诱惑实在无以复加。   林风雨一阵意动哪还能忍耐得住?肉棒对准花瓣穴口,腰腹小心控制着幅度 ,又轻又慢地温柔插入。   感受到蜜穴被大肉棒撑开插入,宁楠闭着双眼仔细感受。仓促的第一次终究 是个遗憾,此刻的温柔多少要弥补一下。浅浅的花径只能容纳下肉棒的一半长度 就被抵住花心。   林风雨并没有继续下身的动作,用手爱怜地抚摸宁楠的面庞说道:「算是咱 们正式的第一次嘛,不能光我自己舒服,欠你太多,再多欠下去就还不上了。」   宁楠展颜一笑,如春花迎风:「你记得就好。哥哥快点干我,楠楠下面好酸 好痒,要把我干得飞到天上去。还要一边亲我,一刻都不准放开。」   林风雨终于明白除了蜜穴,口舌之欲同样极强,而那张艳口的诱惑更是不能 忍受,低声调笑道:「那又不能听你叫了,好可惜。」说罢一口吻住那双丰唇, 下身开始慢慢地抽送,让宁楠紧窄的蜜穴慢慢适应粗大的肉棒。   口唇被封的宁楠伸出香舌激烈回应,蜜穴被肉棒抽送带来的快感使她鼻腔里 哼出喔喔声,层层迭迭的蜜肉瞬间盈满了蜜液,忽然收紧,一丝缝隙没有地裹住 肉棒。   林风雨将宁楠的双腿分开架在腰上,双手环过两肋使得那双硕乳紧紧挤压在 胸膛上。每一次挺动不仅仅是腰部,而是整个身躯摩擦过宁楠光洁的肌肤,将她 胸前的两颗红宝石上下搓弄,充分照顾每一个敏感地带。浅浅的花径里蜜肉如同 泛起波纹的水面,一层又一层地扫刮着肉棒,而肉棒同样刮蹭着蜜肉,一进一出 ,两人皆爽。   两片花瓣般的穴口嫩肉被肉棒撑开,随着每次抽插带着香甜气息的蜜液汩汩 流出,沾上蜜液的穴口花瓣更加娇艳。   抽插的速度逐渐加快,宁楠的蜜穴不如秦冰的幽泉火云洞春水涟涟,火热难 耐。但是她的层峦迭嶂摩擦感更强,更加紧致,动作也大胆奔放得多。勾住林风 雨腰部的双腿连连发力,配合着林风雨的每一次抽插摆动,让肉棒的插入更有力 地顶在花心上。而两人的配合随着快感的增加越发顺畅。   每一次插入都发出肉体撞击的啪啪声,直抵花心,这种配合无间的互动让两 人皆爽。宁楠的呻吟声越发高亢急促,林风雨的肉棒也胀大得难忍。   林风雨抬起宁楠的左腿,跨过她的右腿,肉棒插在蜜穴里将她翻了个身,变 成侧躺的姿势。林风雨也侧躺在她身后,双手抱住乳房揉捏,又探过头去将宁楠 的双唇吻住,小魔女有命不能停下亲吻,自然无有不从。   宁楠的臀部不算肥大却弹性十足,撞在林风雨耸动的小腹上啪啪直响。而这 样的姿势让那张蜜穴更加紧窄,死死地压迫着肉棒。   林风雨的射意无法忍耐,腰腹如同电动马达般以惊人的速度大力抽插,撞击 着弹性十足的臀肉,「层峦迭嶂」蜜穴儿刮得肉棒如发狂的巨龙。被大肉棒抽插 得欲仙欲死的宁楠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刺激,松开双唇高声浪叫。   已在爆发边缘的林风雨感到肉棒涨了一圈,射意连绵。于是用一双大手覆盖 住硕乳,用掌心摩擦着乳头,张口吸住宁楠下唇,用尽全力地左冲右突。宁楠在 这样的刺激之下率先爆发高潮:「哥哥,你,你插到我肚子里面了。太猛了,太 强了,大鸡巴好粗好热,快点,在快一点,我来了,我来了……」   蜜穴一阵痉挛,花心抵住龟头马眼如香舌一般颤抖舔动,春水不断地涌出。 在宁楠「层峦迭嶂」的摩擦之下已达顶点的林风雨,又被花心舔动和叫床声的刺 激,精液一瞬间爆射而出,两人的体液混合在一起从蜜穴口汩汩流出……                (待续)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十九章 大被同眠(下)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