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二十九章 出云山上蓝剑庄

 
【风雨情缘】第二十九章 出云山上蓝剑庄 作者:Lovelytooth 2015/07/04发表于:SexInSex            第二十九章 出云山上蓝剑庄   时间过了日中,又到了晚霞漫天的时刻。   解除了丹田禁锢的南紫持久力惊人,和林风雨力战不休。随着两人的每次抽 插,她体内残留的魔气都减弱一分,直到日又中天……   不知第几次高潮的南紫痛苦地呻吟了一声,伏下身子不敢再动。林风雨朝她 微微摇了摇头,示意她停下。   南紫咬了咬牙拒绝了林风雨,提起腰肢想要继续。可就是这么一提,只感觉 红肿的蜜穴一阵钻心刺痛,怎么也坐不下去了。   林风雨双目赤红,脸若淌血,他嘴唇艰难地动了动。南紫对着口型明白他要 说:「你这样不行的,你会受伤。」南紫深深呼吸缓了口气说道:「我不会你们 的双修法门,你现在阳气鼓荡又控制不了,不射出来让阳气回归丹田任由它们这 么运转下去,你的经脉会被重新撕裂的。」其实在四件名器的反复伺候下,林风 雨无法支持那么长时间。只是他身受重伤肉体的感觉很微弱,肉棒的快感也减少 了三分之二以上。和南紫长时间的欢好,她早已支持不住,而林风雨还没有要射 的感觉。   南紫又羞又急,只能不断地摆动腰肢,让自己的真阴之气随着淫液渗出,好 平复中和那些鼓荡的真阳。她受伤之前有金丹期的修为,比秦冰诸女要高得多, 是以现在真阴之气依然存货不少,但是娇嫩的「彩蝶纷飞」已经又红又肿,无法 支持。而刚刚破身的女子又指望有多高超的技巧?   打坐恢复的秦冰,宁楠和秦薇根本没有收功的意思,不知道还要多久才能将 真阳之气炼化收为己用。若是因此而功亏一篑,林风雨的伤势恢复可就遥遥无期 了。   南紫深深喘了几口气,还想要继续。林风雨的双目中流露出无比的痛苦,欢 好本应是双方快乐无比的事情,却因为自己的伤势,不但让宁楠,秦薇和南紫的 第一次如此草草了事,到最后还弄得南紫带伤上阵,心中之难过无以复加。   「紫儿,是要让他射出来就可以了吗?要不让我试试吧!」脆生生的声音响 起,曹慧芸走了过来,不带半点羞涩地说道:「我以前做过炉鼎的。虽然没有你 们修者的体质,但是伺候男人的本事,你们都不如我。」她大大方方地说着不堪 回首的往事,之前遇见褚成的痛苦荡然无踪。   曹慧芸搭把手扶起南紫。南紫如蒙大赦一般一屁股坐倒地上,大颗大颗的香 汗珠子涔涔而下,更显娇艳,喘着粗气说道:「是,让他先射出来伤势应该能稳 住。后面的事情就不怕了。」说罢才想起,身边还有个曹慧芸,所有人都把她忽 略了。那自己刚才浪荡的表现不是全给她看去了?哎呀羞死个人了,还以为没人 看见呢,不敢面对曹慧芸,急忙又对林风雨说道:「我先运功一会儿把体内的真 魔气驱除干净。我的伤已经没大碍了随时可以停下,有事情叫我。」说罢羞羞怯 怯地躲开林风雨和曹慧芸的目光,掩耳盗铃一般双目一闭,自顾自地打坐去了。   不待林风雨有所反对,曹慧芸二话没有地张开薄薄的嘴唇,一口将带着南紫 淫液的肉棒含进嘴里。   肉棒刚进入一个柔软的腔道,林风雨就忍不住抽了口冷气,打了个寒颤。这 是一张怎样的妙嘴儿?曹慧芸因为吸气而陷下的双颊与上下颚紧紧箍住肉棒,两 排贝齿被她巧妙地隐藏起来,包裹着肉棒的口腔全是嫩肉。   而那条细长的香舌即使在将肉棒吞入口内,依然可以灵巧地伸缩,一会儿舔 在龟头的沟壑上,一会儿卷住棒身,让肉棒的快感层层叠叠。相比于蜜穴的嫩肉, 口腔的肌肉更加灵活可控,曹慧芸的嘴儿更是如同神器。   将肉棒舔弄一番,曹慧芸调整了下姿势张开妙口,缓慢地一寸一寸地将整根 肉棒全部吞入口中。林风雨此前曾有过秦冰和南紫的口舌服务,但是秦冰最多只 能吞进一半,而破身之前的南紫更是浅尝辄止,与曹慧芸一比毫无技巧可言。又 粗又长的肉棒已经伸进她的喉管,不断蠕动的咽喉正反复挤压着鸡蛋般的龟头。 更让他无法忍受快感的是,将肉棒全根吞入后,曹慧芸还将香舌伸出口外,这一 来肌肉的牵引之下,咽喉更加紧缩,而曹慧芸又用手掌托起睾丸,一边轻轻地抚 弄春袋底部,一边用香舌舔舐。   林风雨还能看见曹慧芸略有些痛苦的脸庞,被这么粗大的一根肉棒紧紧塞住 口腔,不畅的呼吸必然会带来不适。而曹慧芸略微适应了一下,狐媚的双目与他 对视,脸上露出一个享受的笑容,用淫荡的表情来增加林风雨的快感。   林风雨颤抖着牙关,震惊这从未想象过的口舌服务,是如此舒爽,如此刺激, 而曹慧芸略带痛苦又狐媚的表情,修长的脖颈因为粗大肉棒的深入而涨大,居然 让一向朴实待人的林风雨升起一阵凌虐的快意。   曹慧芸睁着媚眼,大口呼吸了几下,憋住气将螓首左右转动,用口腔内的嫩 肉摩擦着棒身,舌尖不停地伸缩勾挑着阴囊和睾丸,而双手轻柔地抚弄着阴囊底 部和会阴处,刺激着林风雨的快感。   林风雨只觉得肉棒的快感无法忍受,而曹慧芸柔媚骚浪的表情更是深深地刺 激着他。下身一阵肉紧的感觉,精液不可抑止地喷射而出。   强大的冲击力竟然没有让曹慧芸放松对肉棒的包裹,她依然左右摆动螓首, 脸上保持着媚笑,舌头陡然加速舔动着春袋,直到狂潮般的精液全部射尽,才吐 出肉棒,还吞下了精液,又伸出香舌在肉棒在打着转将它清理得干干净净。那条 香舌尖细又奇长,能够大幅度地缠绕着棒身。狐媚的双眼看着林风雨,似乎在询 问:「满意吗?我的主人。」…………   林风雨一身鼓荡的真阳之气尽数回归丹田。混沌迷蒙的丹田由于大雨刚过的 天空阴沉无比,但是低压的黑云逐渐散去,慢慢要显露出天地初生之时的阴阳分 明。   肉体的感觉快速恢复,真气的运行再次自由掌控,林风雨忙不迭地向曹慧芸 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也盘膝坐下运行起《阴阳大法》来!   日头又偏西,晚霞的余晖照耀山尖。林风雨才从入定中醒来。一身功力恢复 了近三分之一,得到宁楠,秦薇和南紫的先天真阴,一时无法消化完全,只能先 储存在丹田里。而体内的伤势有所控制,大部分经脉已经恢复如初,崩断的心脉 也已连接在一起,接下来就等时间让它慢慢复原。   秦冰,宁楠,秦冰和南紫依然运功未完,曹慧芸在边上的空地里生起一堆火, 在火堆上架好小石板垒出个简易的炉子。石板底部被炉火烧得焦黑,却又不太传 热,她将干粮摆在石板上,加热得刚刚好。贤惠的模样让林风雨完全无法想象, 中午时分还是同一个人用那张无双妙口为自己带来的快乐。   见林风雨醒来,曹慧芸抬手招了招:「饿了没?吃点干粮?」林风雨从储物 袋里拿出衣服穿上,有些呆滞地走过去,伸手拿起个馒头,看着曹慧芸期期艾艾 的不知道说什么,半天才憋出一句:「谢谢你!」其实他内心里一个声音在狂呼: 「你的嘴怎么能这么厉害的?」曹慧芸脸色微微一红,笑了笑说道:「说谢干什 么。于情于理,都是我应该报答你的。若不是你,我们五个女人的下场,你也猜 得到。」或许是那双眼角上翘的眼睛的缘故,笑起来总带着点狐媚。   林风雨挠挠头,嘴巴张了几次都说不出什么话来。对他来说,这种气氛实在 有些尴尬。   曹慧芸看他这样子,哪里有一点法力惊人的高人风范,憋着笑说:「林大仙 人还是别想着怎么给我说谢谢了。我只是做了点小事。她们几个一会儿醒来你要 怎么办,还是多费点心思在这事儿上面吧!」这一说林风雨的脸色瞬间苦了下来! 完了,冰姐姐不知道要怎么和她交代,这会儿不是不小心摸了楠楠的胸,抱了抱 薇姐姐的事儿那么简单;楠楠估计能拿这话头欺负我一辈子;薇姐姐,好像不会 怎么样……;南师姐,额,紫儿姐姐那刁钻的性子,会怎么样猜不出来,八成没 什么好事。   曹慧芸难能想不到林风雨在头疼什么,终于憋不住,咯咯娇笑了起来:「哎 哟我的林大仙人,你可真是……哎,怎么说你。我肚子都给你气疼了。」林风雨 眼前一亮,哀求似的说道:「慧芸姐,你一定有办法对不对,赶紧给我出点主意。 求你了求你了,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啊。」曹慧芸白了他一眼喘匀了气:「每 个人都爱你爱的不得了,只有你这个笨蛋仙人不知道。就算之前是朦胧的喜欢, 你那么拼命把大家救了,我的林大仙人,还有谁能离开你么?你在想紫儿是吧? 我告诉你吧,女孩子没有谁会去废心思欺负一个她不喜欢的人的。」过往的事情 一幕幕在眼前重现!秦冰自不必多说,自己第一次从邱五行手里救出宁楠,在她 额头那一吻和她的娇羞;在天南大学荷花池边,和秦薇相拥的旖旎,她没有任何 反抗;就连南紫每一次欺负自己之后,那更像调戏成功的得意笑脸……   林风雨颓然坐在地上狠狠地啃了一口馒头:「我就他妈是个笨蛋。」摇了摇 头忽然想起一事,盯着曹慧芸问道:「慧芸姐,我鲁莽问一句。你以前怎么会被 抓去做炉鼎的?你没有修者的体质啊。」曹慧芸心思通透明白他的意思:「不只 是你们修者有炉鼎之术,武者也有的。褚成给我下了桃花蛊,让我变得淫贱不堪 日夜索求,又给我一门修炼的法诀。那门法诀对我没有任何作用,只能让我成为 炉鼎配合褚成练功用。褚成每次练功之后体内的杂质都会废弃在我这炉鼎内。你 问这个是不是要帮我报仇?」她故意把话说得直白露骨,话语之间,眼睛直勾勾 地盯着林风雨。   林风雨大怒:「总有这种王八蛋,慧芸姐你别担心,回头我端了他后土门给 你出气。」脸上表情没有一丝虚伪,是动了真怒。   见林风雨表情之中没有一丝鄙视,瞧不起的神色,曹慧芸绷紧的心弦陡然一 松。终究还是有一个不带着任何有色的目光看我的人。   欣喜之余,曹慧芸忍不住问道:「帮我出气,林大仙人用什么身份啊?普通 朋友?还是……我男朋友?」林风雨表情一僵,又是愁眉苦脸,他完全会错了曹 慧芸的意思,把一句玩笑话当了真。冥思苦想了半天,正色说道:「慧芸姐,若 你不嫌弃,我会向冰姐姐她们说明。咱们已有肌肤之亲,我不能放着你不管。」 他只是本能地觉得,既然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就是自己的女人。当然,那张让 他神魂颠倒的妙口还是希望日夜品尝的。   曹慧芸一阵错愕,忽闪着眼睛不敢相信地问道:「你,你在说笑话么?」她 完全无法理解,一个做过炉鼎的女人,连自己都嫌弃自己的破鞋,怎么会得到林 风雨这种修为高深的修者,如此认真地对她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林风雨表情严肃,二指并拢指天:「若有半句虚言,天诛地……」话未说完, 曹慧芸带着香风扑进他怀里,那张无双妙口堵住了他的嘴唇,脸上的泪水滂沱而 下,含混不清地说道:「我是个滥得不行的破鞋,不配做你女人。你若愿意,我 就做你的女奴,你就是我的主人。」林风雨听到这话心里产生了一股凌虐的快意, 这种感觉让他毛骨悚然,推开曹慧芸正色说道:「慧芸姐你不喜欢我?」曹慧芸 一边抹着脸上的泪珠,话语带着颤声哀求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早就喜欢你 了……只是,只是我这样的……情况,被人知道了你要给人笑死的,会拖累了你。」 林风雨抚摸着她的秀发:「别人怎么说,关我什么事情。我只问你喜不喜欢我?」 曹慧芸的泪珠又如断线的珍珠涌出,说不出话只能连连点头。不等她抹去脸上的 泪水,又被林风雨一把搂紧吻住……   良久,唇分。林风雨说道:「我的门派里从来没有奴仆,只有夫妻和师徒。」 欣喜若狂的曹慧芸还是只能连连点头,眼中却闪过一丝狡狯,我的主人,你不喜 欢奴仆么?我会让你知道奴仆的好处的。   终于等到曹慧芸止住泪水,林风雨才松了口气。回头一望入定的四女还未醒 来,想着要面对她们接下来的样子,又是愁眉苦脸。   曹慧芸却在他耳边说道:「别怕,姐姐教你一招。一会儿她们醒来若是情况 不对,你就装伤,恩,装的严重点。大家都你情我愿的,看你还伤着就顾不上刁 难你啦。后面时间久了大家就都接受了,你还怕什么?」林风雨大喜过望,搂着 曹慧芸又重重地亲了一口。当下觉得豪情万丈,胸有成竹,什么南紫宁楠,你们 再刁钻还不败倒这一记绝招之下?哇哈哈,我林风雨怕过谁?   正在意淫不已,曹慧芸又推了他一把:「赶紧放开我,万一被她们看见了, 我看你怎么装。」林风雨顿时又变成一只受惊的鹌鹑,刚才的英雄气概一扫而空, 忙不迭地放开曹慧芸。两人隔着炉台正襟危坐,就差没煮上一壶香茶,以世弟, 贤姐相称,讨论讨论高山流水了……   最先醒来的是宁楠,她体内接受到的真阳之气最少,又是无意识地昏迷,很 快就初步消化完真阳醒来。   见林风雨坐着和曹慧芸两两相望,兴奋地爬起来冲到他身边,似模似样地左 摸摸右摸摸。林风雨拍开她挠得自己痒痒的手:「伤势控制住没大事情,以后慢 慢恢复就好了。」宁楠先是高兴地亲了他一口,随后就扭住林风雨的耳朵提起, 指着浑身赤裸的秦薇和南紫说道:「她们俩是不是也献身给你了?你是不是装着 伤没好故意的?」林风雨还想挣脱辩驳,瞬间曹慧芸刚交代的方法涌起心头,不 做任何反抗反而捂住胸口心脉的断裂处,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果然宁楠吓了一跳,赶紧松开手关切道:「林大哥没事吧,楠楠太不小心了。 你要是再有事,呜呜呜……」林风雨心头大爽,这等招数只要稍加变化,以后大 有施展的机会。所谓一法通,万法通,哇哈哈,我林风雨果然是个天才。   心头爽归爽,表情还是要保持着痛苦,直憋得脸如猪肝。他做戏也有天分, 苦着脸说道:「伤势只是控制了,不是好了。哎哟,楠楠,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看得边上的曹慧芸憋得只好回过身去不住地咳嗽,林风雨还在自鸣得意,宁楠紧 张得双眼抓瞎根本看不出来。她作为明白人给出的评价却是:「表情略显夸张不 知收敛,演技还需磨练。」南紫,秦冰和秦薇陆续从入定中醒来。南紫一脸愤恨 地探查了下林风雨的脉门,黑着脸不理他,秦薇则是得意地大喇喇坐在他身侧, 旁若无人;秦冰见此情景,又见林风雨时不时摸摸胸口,一脸痛苦,只是嗔怪不 住瞪他几眼。   几人都不说话,这可怎么办?林风雨一脸苦瓜相,慧芸姐你教人教全套啊。   正没奈何处,忽然心生警兆回头一望。   只见晚霞边一人足底踏定一柄宽大的宝剑,朝着几人御风而来。   林风雨不知道来人是谁,隐隐觉得此人修为深不可测,莫说有伤在身,就是 全盛时期拼尽全力也不是对手。心中大急地跳起将几人护在身后叮嘱道:「一会 儿情况不对我拖住他,你们快走。」来人速度好快,看着还在天边,两个眨眼的 功夫就落在几人眼前。只见他中年模样,长眉如剑,三绺长须,目光如电气势逼 人,姿态潇洒湛然若神。   林风雨虎着脸刚想开口,就听那中年男子朝这边挥了挥手说道:「紫儿,过 来。」南紫忸怩地摇了摇身体,低声说道:「爹!」不甘地瞪了林风雨一眼,曼 步向中年男子走了过去,留下一群人目瞪口呆。林风雨这才发现二人之间眉宇颇 有相似。   中年男子伸手一搭南紫的脉门,一手捋着胡须,片刻之后点了点头,向林风 雨横了一眼:「若不是庄里的命牌显示你真元复苏,还找不着你。」随手在身边 布下个隔音阵法。   林风雨听不见他们说什么,突然见到未来的老岳丈,心里有点紧张。只见中 年男子嘴唇动来动去,脸上看不出表情。南紫则是一会儿兴奋,一会儿撅嘴赌气, 一会儿自豪,一会儿不满。   说了有半顿饭时间,南紫才走回来对林风雨说道:「我爹爹要和你说话,你 过去一下。」林风雨紧张地搓了搓手,想着怎么给未来岳丈留下个好印象,问道: 「我叫他前辈好还是世伯好?」南紫咧咧嘴给他来个皮笑肉不笑:「我还没答应 嫁给你了,你叫他南宫庄主吧。」众人吃了一惊,南宫庄主?在他们有限的修者 界知识里,能这么叫的只有一家——剑气纵横,南宫世家。难怪南紫手上法宝层 出不穷,还全是高级货,力斗尸魔时那柄紫青宝剑更是威力无穷。   南紫见众人的表情,嘟嘴说道:「不好意思了各位姐姐,我真名叫南宫紫霞。 一直以南紫的名字在凡间行走,只是为了简单不是我爹想儿子想疯了,也不是故 意要隐瞒各位。」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林风雨这会要全力应付未来老岳丈才是。 他整了整衣冠,用自以为飘逸的姿势走到中年男人身边躬身拱手道:「南宫庄主。」 中年男子看都不看他一眼,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又布下隔音阵法,就这么让林风雨 弓着身子。林风雨也不计较,老爸嫁女儿,心头总是不爽,再说了,对老岳丈恭 敬一点也没什么不好。   南宫庄主冷声说道:「你帮紫儿治好了伤恢复修为,这份恩情必有厚报。南 宫世家语出如山,你不用担心。」林风雨赶忙应道:「南宫庄主不敢这么说,晚 辈让紫儿身陷险境,实在是惭愧。」南宫庄主冷冷地一哼道:「紫儿是你随便能 叫的吗?」林风雨愕然地看了他一眼,老丈人对我意见很大啊,连个亲昵的称呼 都不给这怎么办。   林风雨呆了半天硬着头皮说道:「庄主,我和紫……紫霞已有夫妻之实,这 名字我应该叫得。」南宫庄主捋着胡须说道:「我南宫世家高门大院,你这小子 虽然没什么身份背景,天赋修为倒是不错。已有夫妻之实,恩,已有夫妻之实。 这样罢,你即刻与紫儿随我回出云山,你二人完婚。我南宫世家的女儿,未出嫁 便失了处子之身,家里丢不起这脸。」林风雨直感觉形势急转直下,刚才还对自 己冷言冷语,这会儿要自己成婚。幸福来得要不要太快?只是,冰姐姐她们我还 没给个交代呢,就这么回去不太好吧。   林风雨说道:「谨遵庄主命,只是晚辈还有几位红颜,还得先向她们说明一 番。」心里美滋滋地想着,有南宫庄主出面,这天大的面子冰姐姐她们得给吧? 好歹这就算把紫儿的问题解决了。   却见南宫庄主勃然大怒:「放肆!我认你做南宫家的女婿已是抬举你。竟敢 还与别的女人勾三搭四,你当我南宫世家好欺吗?立刻与她们了断跟我走。」林 风雨大惊失色,这转折要不要太快,要求要不要这么离谱?了断?可能吗?南宫 世家泼天权势,高手如云,能攀上关系是福气。可是,我林风雨岂能做这种无情 无义的小人。   他小事情糊涂,遇到大事从来都是当机立断,正色朝南宫庄主又拱了拱手说 道:「庄主,晚辈与她们相识在紫儿之前,做不出这等不仁不义的事来。我想紫 儿也不会同意庄主和我这么做!庄主,先请三思。」南宫庄主脸上怒意勃发,似 乎忍了又忍,良久才恨恨地吐了口气说道:「也罢。你初入我南宫家门,不好太 过逼迫与你,免得人说我南宫世家仗势欺人。这样罢,紫儿为你正妻,其余做妾, 哼,不是看你舍命救了紫儿,你敢这样与我说话还不废了你的舌头。」林风雨脸 上悲愤莫名,你南宫世家权大势大,如此盛气凌人是不是太过分了。若不是因为 南宫紫霞,我才懒得与你多啰嗦。可是夹在父女二人中间,实在难为,答应南宫 庄主的条件吧,是不是对不起秦家三女和曹慧芸,不答应吧,紫儿可怎么办?他 强忍着怒气沉声应道:「庄主,在我心里紫儿和她们一般无二,她们和紫儿也一 般无二,从未有过大小之分!每个人我都会用生命去爱护,每个人我都会疼惜。 若真要分大小,在林家不由晚辈决定,紫儿和各位姐姐妹妹自行决定,我绝无二 话。庄主,我就算是南宫家的女婿,紫儿终究是我林家的人!」南宫庄主勃然大 怒,一声:「放屁!」如同晴空起了一道霹雳,震得山林回音滚滚。一句粗话都 能喝得如此声势,不愧四大世家的家主之一。   他须发皆张怒不可遏,戟指林风雨:「我已一再忍让,你竟然不识好歹!好, 好,好,我立刻杀了你,南宫家的女儿不愁嫁不出去。」一身气势逼人,要暴起 发难。   众女听不见他们说什么,见南宫庄主忽然暴怒都心情紧张。   林风雨朝他恭恭敬敬地一鞠躬,颤抖着扛住南宫庄主逼人的气势说道:「晚 辈难敌庄主神威,此事因我而起,只盼庄主看在紫儿面上,不要和诸女计较。就 请动手吧!」南宫庄主冷哼一声,一掌惊雷般的劈下,气势汹汹山林震荡。众女 忍不住一声惊呼,林风雨知道双方功力相差太远,一心护住诸女怕还手之下,南 宫庄主更怒,还容易牵连诸女。索性唉叹一声,闭目待死。   南宫庄主一掌势不可挡,威力无穷,拍到林风雨面前见他不闪不避,为了诸 女坚定无比。这一掌忽然撤去了所有的气势,一翻手腕拍在林风雨肩膀上,南宫 庄主哈哈大笑。   众女吓得心都要跳出嗓子眼,眼看着林风雨就要被南宫庄主击毙,忽然他又 勾住林风雨肩膀,如同亲兄弟般亲昵!   林风雨简直无法接受这样的变化,愕然看着身边的南宫庄主,见他冷峻的面 庞因为大笑而变得和蔼,如同春日的阳光,让人心里暖融融的。   南宫庄主朝林风雨竖了个大拇指:「小兄弟,有你的!剑河得罪了,别往心 里去,来来来消消气。」拍了拍林风雨的胸口,又露出个了然的神情语重心长地 说道:「女人太多麻烦,大家都是男人我懂。哪,别说我不仗义,这就帮你一把 给你赔罪。」说完就扳着不知所措的林风雨肩膀朝诸女走去,看着像失散多年的 好友……   南宫紫霞撅着嘴娇嗔道:「爹,我跟你说了这呆头鹅傻傻的,你吓唬他没用。 非不信要试。」南宫剑河教训道:「老爹在给你选男人呢,能随便吗?」一张脸 却看不出什么教训的严厉,嬉皮笑脸揶揄女儿的样子和刚才真是天壤之别。   林风雨这时才觉得冷汗全身,好像鬼门关里走了一圈,期期艾艾说道:「前 辈你……」南宫剑河打断他道:「行了行了别前辈了,你这小朋友不错,有意思, 和紫儿成婚前咱们兄弟相称吧!」众人齐齐汗了一把,这也太随性了,和未来女 婿兄弟相称,亏你想得出来。   南宫剑河对着诸女说道:「各位弟妹有礼,哥哥南宫剑河,今后还请多多照 顾些紫儿不要欺负她哈。初次见面,哥哥有些小礼物送上。」说着拿出四个储物 袋,四女一人一个。这话一说,等于以大哥的身份帮林风雨认下了四个媳妇。所 谓长兄如父,南宫剑河又是顶尖儿的人物,这等身份说出的话,哪是谁敢轻易反 对的?林风雨心里一阵暖意,好兄弟啊,这是帮了我大忙啊。   不理众人被南宫剑河的随性弄得目瞪口呆,南宫紫霞扯了扯林风雨问道: 「爹爹刚才和你说什么?」林风雨瞥了笑嘻嘻的南宫剑河一眼,不知道哪个才是 他真实的面孔。却被紫霞催促道:「让你说就说,我爹爹就那样子不用怕他。」 这对林风雨调和后宫是件好事,南宫紫霞心知肚明,南宫剑河也不阻止。林风雨 说道:「前……大哥说要我只娶你一个,和冰姐姐她们了断,我不同意。又说要 你做正妻,冰姐姐她们做妾,我说在我心里你们都一样重要不分大小,真要分你 们自己去分,不关我事情。」众女听得心花怒放,南宫紫霞却做出一个恶心的表 情:「谁答应要嫁给你 了?真不要脸!你那大哥也是个不要脸的,都给我找了 十七个小妈,还敢提这等条件。你俩真是臭气相投,互为知己,恭喜恭喜。」说 的众女大笑,南宫剑河则嘬着牙花子不住摇头:「这女儿,哪有这么说亲爹的。 欺负你老公一下就来揭我老底,女大不中留啊!」倒是秦冰大气得很,丝毫没有 面对大人物的怯意,朝南宫剑河一礼说道:「小妹谢过大哥!今后小风若是欺负 咱们,大哥可要为小妹做主。」她清楚地知道林风雨最需要的是什么,直接替他 攀上了南宫世家的交情,又维护林风雨的面子。   南宫剑河哈哈一笑:「好说好说,弟妹真是兰心蕙质。小弟若是不好好珍惜, 我非大耳廓子抽他。」这么一说,等于应承了秦冰等诸女的关系。   又抛出个储物袋给南宫紫霞说道:「瑯嬛仙府拿去给你男人闭关养伤用。」 说罢又拱手对诸人一礼:「剑河就不打扰兄弟和各位弟妹,兄弟,你伤好之后, 欢迎来我出云山蓝剑山庄一行!紫儿,你也该回家看看了,你娘想念你得紧。」 南宫紫霞接过储物袋大喜,笑嘻嘻地扯着父亲的手臂说道:「紫儿谢过爹爹!」 南宫剑河捋着胡须不住摇头:「女生外向,女生外向。见了爹爹没点亲昵,这会 儿给你男人送点东西才来表示。完了完了,南宫世家以后要给你搬穷了。」众人 看着这位高人滑稽的样子实在忍俊不禁,南宫紫霞则羞了个大红脸,跺跺脚挥手 赶人:「快走快走。你再不回去十七个小妈才该想你了。」南宫剑河如同中了箭 的兔子蹦了起来,御剑凌空飞去,留下一长串声音道:「兄弟,我这女儿刁钻得 紧,哥哥是巴不得早点把她送出去。情义啊兄弟,以后可就由你代哥哥收这份苦 了哈哈哈!」林风雨也高声叫道:「小弟伤好之后,再携全家往蓝剑山庄拜会大 哥……」声音滚滚,南宫剑河挥了挥衣袖,瞬间去的远了。   林风雨一脸心满意足:高人行事,就是不同。一出手就解了我的大难题。回 头一看诸女,一个个拿着南宫剑河给的储物袋,翻出里面的东西把玩,曹慧芸打 不开储物袋,又是秦冰帮她开了。   刚想着可以享受左拥右抱美事的林风雨见自己根本无人理会,心里哀嚎:他 妈的,在家里果然就我最没地位。   不过转念一想,五美都已失身自己,今后的性福生活可期。心头又美滋滋起 来……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十八章 大被同眠(中)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