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十六章 泥潭

 
【风雨情缘】第三十六章 泥潭 作者:Lovelytooth 2015/07/15发表于:SexInSex              第三十六章  泥潭   之所以是阳谋,和阴谋的纷乱庞杂,不知目标何处有着本质的区别。阳谋大 大方方地把所要达到的目的展示在你面前,可是大势所趋之下,你只能按着谋略 者指定的路线乖乖地行进。   林风雨完全可以想象得到,一旦各门派掌门到来,五大门派把西华魔宗的消 息一宣布,那些小门派必然人人自危,寻求庇护于这个「六道天盟」之下理所当 然。而五大门派,四大世家中任何一个只要不同意组建天盟,甚至是不加入,都 会引来一片骂名。人人自危的时刻,弱者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强者要出更多力。   他们不会管你五大门派与四大世家之间的得失,只会考虑自身的宗门如何生 存下去。而昆仑派振臂高呼,必然得到绝大多数人趋之若鹜的支持,只要能活命, 此时对这些修者而言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那几家大门派谁得谁失,与我何干?早些抱紧一颗大树才是正经,至于这颗 大树是会为他们遮风挡雨,还是引来天雷轰击,那是下一步的事情了。   昆仑派握住西华魔宗这个大趋势,又占了为天下苍生的大义。而且谷元一上 来就挤兑得南宫剑河与端木恩赐哑口无言,其余各大门派也如两家一般情况。林 风雨思来想去,都觉得昆仑派组建六道天盟的阳谋根本无法阻挡。   修真界这潭水被西华魔宗投入几颗小石子,激起一片沉底的泥沙将水搞浑。 偏偏昆仑派又来这一手,一潭水活活被搅成个烂泥潭,人人陷在其中,脱都脱不 出去。   南宫剑河思虑良久,开口向养心殿两位问道:「两位大师,剑河想听听你们 的意见。」五鹿性格豪爽应道:「贫僧对谷元施主组建六道天盟无意见。西华魔 宗祸害苍生,当集众力除之。」五方则淡淡回道:「贫僧无可无不可,佛门亦有 金刚怒目,无论如何此事贫僧出一份力便了。」南宫剑河心里叹了口气,朝两人 拱了拱手坐回位置再不言语。   易天行又开口向谷元问道:「谷元掌教,不知这六道天盟可有章程?否则天 行难以决断。」谷元道:「若是诸位同意组建,章程再集思广益商量不迟。易宗 主,谷元提醒一句,当下以对付西华魔宗,庇护修者为首要之事。天盟为天下苍 生计,绝无不合理章程之事。」他极其强势,易天行却不买账,嘿了一声道: 「为天下苍生计,说的好听!天行却是不信的。」谷元向他迈进一步:「易宗主 如此言语,可是对本尊所提之事有异议?还是想要庇护你那同是魔修的宗门?」 易天行怪笑一声:「这顶大帽子扣下来天行受之有愧。我和你没话说,要不咱们 过两招?」天元子见势头不妙忙上前劝解道:「两位相识日久,这是何苦来由? 谷元掌教,天盟事关重大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定的下来的。今日天色已晚,本派略 备薄酒,诸位且请入席如何?」云蕊也是接话道:「如此大事,我等虽为一派掌 教也不可一人决断。明日再议如何?」易天行一抖袍袖站起:「天元阁主客气了, 天行先行告辞,明日再议。」说罢头也不会径自下楼去了。   谷元也不理他,向在座众人道:「时间不等人,明日各派掌门齐至,若没个 说法,本尊不好向大家交代。」话已至此,众人哪有吃饭的心思,纷纷谢过天元 子告辞而去。   林风雨与南宫剑河一同回到静室,秦冰诸女还有柳若鱼都在。见两人一脸郁 郁的神色,纷纷开口询问。   南宫剑河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众女听得阴煞老魔与西华魔宗有关,俱 是惊讶。   端木恩赐与上官文辰也结伴来到静室里。林风雨赶忙站起互相介绍了一番。 诸女见三大世家之主齐聚于此,自家男人面子颇大都很是欣喜。   端木恩赐翻手从储物袋里取出桌椅,又取出各色菜肴摆了满满一桌,反客为 主道:「兄弟们坐下坐下。嫂嫂和几位弟妹也坐。」端木恩赐又拿出五坛子酒, 拍开酒坛上的泥封,手指连弹之下坛中飞出数道酒线将诸人面前杯子斟满,顿时 满室酒香。   南宫剑河打趣道:「端木兄,这木仙酿平日你藏得和宝贝似的,今日怎如此 舍得。」端木恩赐举起酒杯向众人道:「今日认识一位好朋友,大气一番又如何? 来来来,恩赐先干为敬。」南宫剑河指着诸女又说道:「木仙酿可是端木家珍藏 名酒,喝了对修为大有助益却不可多喝。你们几个不要超过五杯。」众人干了一 杯。林风雨只觉得一道酒线直入腹中,冰凉沁人,内里饱含精纯的灵气,直赞好 酒。   端木恩赐又举杯道:「林兄弟,哥哥今日听说你力拼阴煞老魔,真是佩服得 紧。来,哥哥敬你三杯。」两人对着饮了。柳若鱼拉着诸女道:「你们哥几个慢 慢聊,我们妇道人家可就不掺合了。」说罢拉着诸女径自去了。   端木恩赐将酒杯重重拍在桌面上,叹了口气:「你们几个别不说话,天盟的 事情明显弊大于利,四大世家第一个倒霉,咱们要拿个主意。」上官文辰说道: 「弊大于利要看对谁。于昆仑派而言却是利大于弊了。」端木恩赐又道:「恩赐 先把话撂在这里。现下危机当前,我端木家不愿当天盟马前卒,你们怎么说?」 上官文辰道:「我若愿意又何必跟你来?哼,先结盟,下一步就是借着西华魔宗 说要统一号令清除异己,最后就是并派了罢?」端木恩赐见南宫剑河抿了口酒沉 思并未回答,又把目光转向林风雨问道:「林兄弟,你阴阳门怎么说?」林风雨 听他们交谈良久,此时有些反应过来。端木恩赐今日出声力挺自己,又在此时卖 面子极力交好,恐怕不仅仅是因为看得起自己做的事情,也是为了对抗昆仑派拉 拢盟友。除了南宫剑河以外,他们都不知道阴阳门的底细,以为还有隐世的高人 师长留在神州,这股神秘莫测的力量固然会让占据主动的昆仑派忌惮,同样也是 被动的世家们可以借助的。   林风雨摇摇头不置可否地回答道:「阴阳门的事情我做不了主。」这种波诡 云谲的时刻,他还是选择了低调明哲保身,也实在是个人力量有限得很,根本无 力抗衡昆仑派和西华魔宗任何一方。想到这里,心中颇有些黯然。   端木恩赐与上官文辰点了点头,林风雨的回答其实正中他们下怀,阴阳门留 存的实力无法判断。若实力一般,争取过来也是无用;若实力强劲,能两不相帮 才是最好的结果。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暗中给昆仑派使绊子,比露在明面上要好得 多。   这些则是经验浅薄的林风雨所不能知道的了。   最终南宫剑河回答道:「昆仑派要一统修真界,谷元要做修者的皇帝,无异 于痴人说梦。天盟组建久必生乱,我不愿与天盟为敌,南宫世家却也不是任由他 谷元揉捏。只听调不听宣便了。」这是南宫剑河思虑良久得出的答案。昆仑派要 组建六道天盟势不可挡,南宫世家也不阻拦你。天盟但有针对西华魔宗的行动, 南宫世家全力支持。但是天盟如何运作管理,我不来插手,同样的我南宫世家内 部的事情,也与你天盟无关。   端木恩赐微微眯了眯眼,向上官文辰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昆仑派要一统 修真界,端木世家就给他来个釜底抽薪。虽然会惹来修者非议,嘿嘿,只要和西 华魔宗一开战,我世家子弟冲锋在前自然可以平息。纵然牺牲些弟子,总好过被 纳入天盟,头上顶个大缸过日子的好。上官兄,你怎么说。」上官文辰点了点头 道:「亦我所愿!」林风雨所不知道的是,四大世家比起五大门派在实力上稍逊 半筹,四大家主日常就多有来往,大有共同进退对抗五大门派的意思。不过慕容 世家近两百年逐渐倒向昆仑派,如此一来,三家抱团更紧。   不过林风雨也听了出来。端木恩赐今晚看似冲锋在前提早表态,却大都是空 洞无物的废话,所谓的表态不做天盟马前卒,对南宫,上官两家都是一般,其实 和没说一样,心机颇深。上官文辰则闷不做声夹在中间,不轻易表态,但也绝不 落后。倒是南宫剑河或许是底气十足使然最为直接,三家之中也隐隐有以南宫世 家为首之势。   说开了这事情,压抑的气氛明显轻松了许多……   与此同时,其余门派世家之间也是各自合纵连横密谋着。   谷元道人房内,慕容千罡与福天应聚在一处。他三人都是组建六道天盟的绝 对支持者。慕容世家早已倒向昆仑派,福源洞在五大门派中最弱,而且妖族一门 人才凋零,福天应也是坚定地抱着谷元这棵大树。在西华魔宗压力的背景下,昆 仑派顺势一推,各家中小门派绝无反对理由。又得到养心殿支持后,谷元道人知 道组建天盟之事大局已定,其余三大门派与三大世家想要形成与他们抗衡的力量 无异痴人说梦,事到临头至多是不置可否,绝对不敢跳出来反对。   倒是忽然出现的阴阳门是个不大不小的变数,在细细闻明今日林风雨出现后 的种种事迹后,谷元道人问道:「二位道友看此子如何?」慕容千罡青龙般的盘 眉一掀道:「林风雨若为马前卒,勇不可当。若持棋落子,死无地矣!」福天应 声音尖细应道:「阴阳门消失千余年,此时突然出现个林风雨。他说话含含糊糊, 难以尽信。依我看来,阴阳门在神州未必保有什么实力,而且林风雨年纪轻轻, 心性全无一味猛冲猛打,不足为道。」谷元点了点头:「明日林风雨若做南宫剑 河马前卒,本尊就拿他立威。阴阳门,本尊倒要看看千年过去,阴阳门还剩些什 么。」慕容千罡又道:「其实林风雨不做马前卒,亦可试探试探……」谷元双眼 微微一眯:「很好,此事交予你去办。做得干净些。」同一时刻,天魔宗易天行 与碧云宗云蕊都独坐房内,不知在想些什么。   修真界这座被搅浑的烂泥潭,此刻正被各方势力互相较劲弄得迅速发酵,泥 潭上飘荡着沼气朦朦胧胧,越发难以看清……   酒宴散去,送走了三位家主,诸女也回到房内。   林风雨说道:「明天昆仑派必然会逼迫群雄,我有个计较咱们商量一下。」 诸女有些诧异地看着他,一个愣小子居然还能在这种大事上弄出什么计较来?   林风雨苦笑道:「你们别这么看我。大局势我无能为力,只是大哥那边决定 听调不听宣,南宫世家压力太大,我们得做点什么分散下压力才是。」南宫紫霞 看他一脸委屈的样子扑哧一声笑道:「好啦好啦,呆头鹅高手,你有什么计较说 出来听听?」林风雨站直了身子正色道:「我林风雨如今已名满天下,虽说不上 绝顶高手,但小一辈人才无一是我对手。冰姐姐,我已不是两年前咱们初次见面, 只有一腔热血,对前途一无所知的毛小子。薇薇姐,楠楠,紫儿姐,武藏山上你 们给了我最宝贵的东西。还有慧芸姐,我答应过要永远照顾你,再不让人欺负你。」 诸女第一次听他吐露心际,都有些脸红心跳。   林风雨继续道:「明日我以阴阳门传人的身份,向大哥求娶紫儿姐姐。同时, 我会出示掌门令,奉师门之命求娶同门秦冰,秦薇,宁楠,曹慧芸。」他张开双 臂将五女逐一搂在怀中:「今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永不分离!」诸女泪流满面, 南宫紫霞泣道:「你这……坏小子,还说什么帮我爹爹,分明……分明是找借口, 人家……人家才不……」本想反对几句,却怎么也说不下去。   林风雨搂住她道:「以后紫儿姐姐名正言顺地欺负我。南宫家还可以借与阴 阳门结亲之事,暂时置身六道天盟事外静观其变。小风脑瓜子笨,只有这个办法 了。」南宫紫霞在他胸前重重拧了他一把,捂着脸转身跑了,留下一串银铃般的 声音:「晚上我和娘一起睡,不来睬你。」林风雨又拉住秦冰的手道:「冰姐姐, 咱们最早在一起。如今小风已不是毛头小伙,咱们也藏不住了。今后家里外事我 来扛,内事你做主,好不好?」秦冰闪着泪眼连连点头:「以后我帮你分担,有 什么事情咱们夫妻一起扛,你不要再傻傻的什么事情都一个人往身上揽。」回过 头又搂住宁楠道:「楠楠,我还欠你两件事情,大哥一直都记得的!从前老怕你 让我去做完不成的事情。现下不怕啦,你真要我把星星摘下来,大哥也想办法给 你办到……」宁楠不顾众人在旁一口吻住林风雨,香舌渡入长长一吻才道:「笨 大哥,楠楠还以为你永远不会说出这句话了!」林风雨溺爱地摸摸她的头转过身 去,秦薇已扑到他怀里泣不成声:「小风,你原本可以逍遥自在,多了我们你的 牵绊就多啦!我们,我们以后再也不要拖累你……」林风雨在她耳边说道:「小 风不要做没有牵挂的行尸走肉。」待秦薇哭得够了收声,才放开她拉起曹慧芸双 手道:「明日巫门掌门到了,我就收拾他一顿给你出气。以曹慧芸夫君的身份!」 曹慧芸揉了揉发红的双眼,什么话都没说只是埋首在他胸前,似乎紧紧抱着林风 雨就能找到欠缺许久的安全感……   良久,众人才从激动的情绪中略微平复下来。宁楠左右打量一番,伸出手对 林风雨道:「琅缳仙府拿来,我和小姨要去修炼。」林风雨知道她要给秦冰和曹 慧芸与自己相处留出空间。   秦薇却是脸一红,猜到诸女都知道那天在公司留下林风雨,定是享受了鱼水 之欢,宁楠才会拉自己一同去修炼。   近来冷淡了秦冰,和曹慧芸更是连相处的时间都没有。林风雨也不做作,拿 出琅缳仙府递给宁楠。   二女携着手走出房门道:「我们去紫儿姐姐那里!」林风雨对着秦冰与曹慧 芸,心下却有些犯难。却见秦冰目光闪烁,不知在想些什么……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二十八章:南紫的心事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