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十四章 振翅

 
【风雨情缘】第三十四章 振翅 作者:Lovelytooth 2015/07/13发表于:SIS              第三十四章  振翅   端木恩赐双眉倒竖而起,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敢当着天下豪杰的面向端木世 家发出挑战,不管言语中是恭敬还是看轻,分明不把他放在眼里,不由得不怒。   他耐着性子说道:「好,好,好,林道友,翌日大会结束,端木家上门讨教。」 林风雨摇了摇头说道:「不必了,端木家主若有兴趣,左右现在无事,不如我们 到岛外切磋切磋如何?」这话把在场众人都吓了一跳,南宫剑河也顾不得了急急 传音道:「贤弟不可,端木恩赐非同小可,你不是对手。」连天元子都错愕了一 下,竟然顾不得找林风雨在岛上擅自动手之事算账。对于两人要到岛外单挑和他 所下的禁止林风雨出岛命令有所冲突,不过这种事情嘛,有机会看南宫和端木两 大世家闹矛盾,倒不是不可通融。   林风雨话已出口如何收回?更何况林风雨已打定了主意,他需要从这场残酷 却没有性命之忧的较量中,知道自己的实力定位。阴阳大法大异修真界其他功法, 练到第三层后期,体内丹田居然形成北极星与北斗七星。   经过和天煞老魔的生死相搏,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可以稳胜元婴初期的修士。 但是和元婴中期,后期的修士比呢?不经过这样残酷的较量,如何能知道自己的 实力究竟有多少?   而林风雨说出这番话是有考虑的,如今修真界一团乱局,九门派被灭门事件 如同挑动天雷地火一般,平静的修真界暗流涌动。林风雨需要通过一些事情来让 天下皆知,他出山不久没有什么生死仇家,当不成大门派的眼中钉,但是他希望 成为一些有心势力的肉中刺,让整个修真界的人想要动「天南四艳」的时候好好 掂量掂量。——人家四女背后可是站着南宫世家,身边还有一位高手。   不得不说,尘世间的历练对他很有帮助。见识过了邱五行在天南的呼风唤雨, 刘家逼得扶家走投无路,都是实力使然。有实力,会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此 刻印证在更凭借实力说话的修真界,林风雨低调的心思已如雏虎出笼,关不住了。   习习海风吹拂,今日晴空万里,海面悠扬的浪花拍打在金翎岛上,静谧如处 子。   一行人腾在空中,饶有兴致地看着端木恩赐与林风雨二人。两大高手相争, 平静的海面一会儿不知道会掀起怎样的惊涛骇浪。   金翎岛上的修者议论纷纷,消息传得很快,刚才那个在岛上动手的家伙居然 出言挑战端木世家家主端木恩赐。修为高些的都飞空而起,他们的身份不敢靠近 众多高手聚集之地,停在空中远远观望。修为低些的则在地上伸着脖子想要看个 究竟,有些修者贡献出各种探查法宝,供这些修者看个究竟。   南宫紫霞等诸女心中忐忑,也腾在空中。南宫剑河远远看见,朝虚空位置一 指,示意她们呆在所指的位置不要靠近。南宫紫霞拿出「逍遥云」,如今她修为 尽复,已不需要在法宝上安放灵石,云彩霞光灿灿,比起用灵石运转不知道强了 多少。   端木恩赐胸中怒意滔天,表面却丝毫看不出来。他拿出一对宝剑,一截枯木 朝着林风雨说道:「林道友,这是我家太白双剑与蕴神木,只要道友接的下我五 招,端木恩赐将两件法宝拱手奉上。辛环自然会向那小姑娘磕头道歉。」林风雨 淡淡地道:「端木家主一言九鼎,在下信得过。若是接不下来,我亲自送回辛环, 向端木家主磕头赔罪。也请在场诸位做个见证。」宁楠眼圈儿突然红了,辛环的 事情她是当事人,听得林风雨竟然因为这件事情和端木家主起了冲突,心中感动 得无以复加。   端木恩赐撇了撇嘴角:「磕头么?倒是不必了,道友若接不下来,就回去好 好养伤吧。」林风雨出言冒犯端木家族,取他性命过分了点,但是打个重伤确实 必须的。   说完这句,端木恩赐一身气势暴涨,平静的海面忽然无风自动,骇浪滔天, 他悠然的声音如同九天龙吟:「乙木真气生生不息,水能生木,此刻在海面之上, 道友小心!」两道真气化作二根翠绿的巨木在端木恩赐身边盘旋,他随手一招, 巨木左右分开从两侧夹攻林风雨。   两根巨木的顶端突然变成圆锥形,行进间速度不快,木身却急速旋转将空气 搅乱出一阵漩涡,牢牢锁定林风雨,而急速旋转的木身更是形成强大的穿透破坏 力。   只这一手光凭真气不靠法宝的「巨木涡轮」,林风雨就感到巨大的压力。端 木恩赐纯用真气未动用法宝,他也不愿意落了下风。当下屏息凝神,掌上各自放 出一团白得晃眼的火光,随着修为的提升,天阳掌火进化为玉阳掌火。他临空而 立对面巨木涡轮不闪不避,准备以两团掌火硬抗乙木真气。   上官文宇眼皮跳了跳,失声哼道:「离火之精?」说罢又摇摇头:「不对, 林道友没用法宝,不是离火之精。」话语之间,巨木涡轮与玉阳掌火轰然撞在一 起。两道真气在空中相持没有惊天动地的声响,空中却像起了一阵暴风。只见巨 木涡轮急速旋转不断向玉阳掌火中突入,而玉阳掌火火光熊熊,以炽烈的高温将 突入的巨木尖锥烧化。   端木恩赐双手一抬,巨木涡轮忽然在空中以尖锥为圆心,木身划个圆圈横身 撞向林风雨。   林风雨虽惊不乱,手上不动,张口喷出一十五道霹雳,每五道为一组,三组 连珠霹雳撞在巨木涡轮的木身上。十五道霹雳直透木身,在内部纠缠缭绕,竟要 直接破坏「巨木涡轮」的灵力架构。   而「巨木涡轮」被霹雳一击,仿佛被麻住了一般运转登时迟滞了许多。端木 恩赐双掌一合,巨木涡轮尾部对尾部合二为一,随着他的手势如同一根巨棍在空 中抖了个棍花,一改之前慢悠悠的势头,拉出一道残影,势不可挡地向林风雨肩 部斜扫下来。   林风雨见状急忙召出纯钧血阳剑,巨棍来势极快不及躲闪,手持长剑运起全 身劲力和巨棍硬拼一记。   只听轰然一声爆响,巨棍在空中化作灵气消散,林风雨被巨棍扫飞到十丈开 外才稳住身形,脸色苍白,手中一柄长剑只剩下了半截。   林风雨压住胸中翻腾的气血吐出一口浊气,丹田内的北极星光芒大放,真元 源源不断地补充进三焦六脉。   端木恩赐见一招居然拿不下林风雨,心中也感意外。他修为已达元婴期巅峰, 既然夸下了五招为限的海口,从出手开始就准备着逼得林风雨无法闪躲和投机取 巧,满以为第一招就可以将他打得受伤。不想林风雨实打实和他硬撼一招,虽然 真元不如自己浑厚被击退,却看不出什么受伤的样子。   端木恩赐面目凝重,一招交手已经充分了解林风雨的实力,知道面前这个年 轻人必将经由这一战一飞冲天。他收起所有轻视之心,这一战明日起将传遍整个 修真界,端木世家的家主,受不了成为一个初出茅庐年轻人扬威一战的配角。   端木恩赐浑身气势再度暴涨一截,竟然拼尽全力,手掌一翻取出一座黄橙橙 的四足木鼎。   围观的修者有见识广博的激动道:「这是神木龙王鼎。想不到有生之年竟能 见着这等仙器。」有些则议论道:「这个林风雨究竟什么来头?端木家主竟然连 神木龙王鼎都拿出来了。」南宫剑河见状眉头跳了跳,向前跨了几步留在一个安 全的距离,既不打扰场中二人的较量,也便于及时出手救援。   端木恩赐开口说道:「林道友,我这一招是三招连发,你小心些。」林风雨 点了点头,看不透那只木鼎的作用,却知道威力非同小可,于是取出金钟砖凝神 应对。   那尊木鼎在空中忽然消失,林风雨心中打个秃噜暗道不妙,刚想闪躲,那尊 木鼎在他身下献出身形,一道碧绿光芒从鼎口涌出,绿光中带着无数手臂粗的藤 蔓如怪手般向林风雨抓来。   林风雨暴喝一声吐出一片惊雷,双掌掌火覆盖在雷光之上向藤蔓劈去,同时 身形冲天而起。惊雷带着烈火劈在藤蔓上只是略微阻了一阻,数十根藤蔓凌空一 绞,将雷光化于无形。   藤蔓只是略微顿了一顿,鼎口的绿光罩住林风雨,藤蔓随着他躲避的身形再 度缠去。   林风雨在绿光中犹如身陷泥泞的沼泽,整个身形都迟缓下来,看着藤蔓须臾 到了面前,不及多想金钟砖化作一面盾牌,覆盖住绿光将藤蔓阻挡在面前。金钟 砖发出震动的轰鸣,竭力抵抗。   端木恩赐见藤蔓穿不透金钟砖,心中暗暗纳罕,手中打个法诀,藤蔓扭动如 龙迅速生长,瞬间将金钟砖包裹吞没。林风雨大吃一惊,手中法诀连打,金钟砖 如同刀片一般旋转割裂包裹的藤蔓,却架不住数量众多,刚刚割裂数十根,又有 更多的藤蔓缠绕上来,始终无法突出重围。   林风雨手掌一翻取出苍青环,圆环法宝对付柱状的藤蔓正是克星。苍青环在 空中变大从藤蔓头部套下落在金钟砖被包裹住的位置,紧紧一箍。   内有金钟砖旋转切割,外有苍青环支援。藤蔓身形一阵扭曲,金钟砖旋转更 快欲要一举突破重围。   那只木鼎忽然震了几震,隐隐含着龙吟之声,紧箍藤蔓的苍青环生生被撑开 少许。那些藤蔓忽然长出须发利爪,化作一只青龙。盘根错节的藤蔓被龙鳞覆盖, 龙鳞一张一合,又将苍青环包裹在龙鳞之下。   青龙张开巨口仰天狂吼向林风雨咬去。   连失两件法宝,林风雨面对青龙巨口无可抵挡,一咬牙电光般穿过龙口向龙 腹穿去。   青龙在围观众人的惊呼声中一口吞没林风雨,木鼎绿光大盛将青龙吸入鼎身。   秦冰等人紧张得脸都白了,却见端木恩赐一脸凝重丝毫没有取胜的表情,南 宫剑河依然呆在原地一动不动,忙向南宫紫霞问道:「紫儿,小风他怎么样了?」 南宫紫霞紧张地盯着宝鼎说道:「形势不妙,神木龙王鼎妙用无穷,鼎内饱含乙 木精气。小风被困在里面不知道出不出得来。」宁楠赶忙问道:「这是第几招了?」 南宫紫霞应道:「第四招。宝鼎喷出青气锁定小风的身形是一招,藤蔓包裹是一 招,宝鼎化乙木青龙是一招,不知道小风扛不扛得下来。」摇了摇头又忧心忡忡 地道:「就算这一关过了,端木家主还有一招未发,这一战几无可能熬得下来。」 秦冰听说林风雨还在竭力抵抗反倒放下心来:「撑不撑得过五招不打紧,能逼得 端木家主用出这等法宝,小风虽败犹荣。」南宫紫霞摇摇头:「这一战小风撑不 过去,怕是要受不轻的伤。」秦薇插嘴道:「怕什么,最多咱们再和他双修疗伤 就是了。紫儿,哦!」紧张的形势之下,仍然惹得南宫紫霞朝她啐了一口。   战场这边端木恩赐手中法诀连打,神木龙王鼎刺目的绿光照耀天地,仿佛一 轮青色的烈日,即使隔得远了,秦冰等人依然感受到巨大的压力,都不禁为林风 雨担心。   被困在鼎中的林风雨只觉得进入了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周身混沌一片,成 片的浓绿乙木精气缠绕周身,巨大的挤压之力让身躯骨骼啪啪作响。几次努力挣 脱总是白费力气,一身真元在驱动两件法宝对抗藤蔓时已消耗不少,此刻更是如 流水般从体内泻出去,不由得大急。   他索性盘膝坐下,丹田内北极星大放光芒,却弥补不了真元的损耗。随着端 木恩赐手中法诀再打,一滴液体落入鼎内,那些乙木精气如同得了春雨滋养,越 发气息翻腾。   林风雨无法可施,两件法宝都被困住动弹不得,缚灵索还绑着辛环没有带来, 即使拿出来看来也没有多大的用处。难不成此时动用本命法宝?在这么多人面前 赤身裸体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眼见得林风雨真元即将耗尽,端木恩赐却忽然遇到什么难题般脸色变了变, 双手法决如泼风般打出,环绕鼎身的刺目绿光尽数被吸进鼎内。围观众人一片惊 呼,只见碧绿的鼎身忽然变作透明一般,林风雨被困在鼎内的情形一清二楚。   围绕鼎身的绿光在神木龙王鼎内化作一只青龙,这只青龙比之前的更加雄伟, 且长了四肢龙角,八只龙爪。南宫紫霞急道:「这是神木龙王,想不到小风居然 能支持到这一步。」只见鼎内的林风雨直视神木龙王恐怖的龙目,掌心托着一只 三足两耳的青黄色小炉子,炉中火焰不大却一半赤黄一半冰白。赤黄的一半狰狞 如龙,冰白的一半飘逸如凤。   天元子吃了一惊:「咦?这是……」话未出口,只见虚灵炉中火焰如龙凤在 林风雨周身盘旋,将乙木精气隔绝在周身之外。他一手持炉,一手连打法诀,在 一片火光包围之中身形缓缓升起,向鼎口飞去。   神木龙王威势绝伦,连连向林风雨压下,却被林风雨的火龙扛住威势,更有 那只冰凤助威,丝毫不弱于神木龙王。一龙一凤之间仿佛阴阳相济的太极图轮转 不绝。   这虚灵炉真是妙用无穷,曾在与阴煞老魔之战中,喷出七昧真火将老魔生生 炼化。此刻林风雨身具多女的极品先天真阴,虚灵炉又喷出阴阳双焰,更化阳焰 为龙,冰焰为凤。只是南宫紫霞看了那只冰凤,一张脸红的似火烧过一般……   须臾之间林风雨已破开乙木精气跳出鼎口,炉火龙凤竟然反身将神木龙王鼎 包裹,神木龙王震天嘶吼和炎龙冰凤战在一处,苍青环和金钟砖趁机从鼎中脱身 而出,回到林风雨手上。炎龙冰凤也不多做纠缠,闪身回到虚灵炉内。   林风雨脸色苍白如纸,一身真元所剩无几,在空中摇摇欲坠。   天元子出声对一众高人说道:「这是虚灵炉,老夫不会看错的。想不到林道 友竟然是阴阳门传人。」端木恩赐凝神盯着他好久,也不趁人之危。待林风雨调 息了一阵才道:「虚灵炉果然名不虚传!林道友,这最后一招你接还是不接?」 说着目光还有意无意地朝南宫紫霞扫了一扫,看得她脸色更加红了。   林风雨叹了口气,世家之主才是真正的名不虚传。不知道这最后的一招能不 能挨得下来,可是好容易扛过四招,最后一下拼着一口气也要接下。一众高人都 看出他的来历,此时逃避岂不是给门派丢脸?又让秦冰等人的脸面往哪里搁?   林风雨稳了稳道心,深吸一口气说道:「还请端木家主赐教。」他身上一阵 爆响,后背肩胛骨处忽然长出一双真元凝聚的翅膀,左翅罡风回旋,右翅电光缭 绕。   天元子叹息道:「果然,能驱动虚灵炉以阴阳之火对敌,必然还有这阴阳门 压箱底的风雷二翅。众位道友,这一战,我看林道友能扛得下来。」南宫剑河看 了这对翅膀,哈哈一笑,一副果不其然的模样。   端木恩赐左手食指一弹,神木龙王从鼎中浮现,一双龙睛盯住林风雨,忽然 一张口,一道龙息径直喷了过来。   这道龙息粗如水桶,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一刹那就到了林风雨胸前,竟比闪 电还快。   即使远离战场的旁观者,也感受到龙息强悍的气息,若被正面喷中,元婴期 的修士也没有任何硬扛的可能。看着林风雨闪避不及的样子,秦冰等人吓得一声 尖叫。   却见间不容发之际,背后那对翅膀张开一片风雷之声,林风雨忽然从空中消 失不见,紧接着又是一声雷响,他在十丈开外的虚空中现出身形,只是浑身汗如 雨下,脸色又白了一分。   「我x ,雷遁?」围观的修者顿时炸开了锅。五行遁术之上,有几种更高的 遁术,雷遁无疑就是其中最厉害的一种。龙息快过闪电,而雷遁也不遑多让,即 使反击无力,躲还是可以躲过去的。   「这位高人是阴阳门的?不是说阴阳门的传承都断绝了吗?」这是见识了林 风雨的身手,已经从小子变成了高人。   「阴阳门的?完了完了,他跟在天南四艳身边,四艳一定都已落入这姓林的 魔爪之中。可怜我的小冰冰,小楠楠……」这是满腔爱意落空,伤心绝望的。   「噤声!你那点修为,被他知道打天南四艳的主意,一根手指都戳死你。他 妈的,就你尊容还想着母女双收,够不要脸的。」这是纯粹看热闹,明哲保身的 ……   「兄弟何故如此挖苦于我。还嫌我伤心得不够吗?宁楠的胸,秦薇的臀,紫 霞的腿,秦冰的嘴儿勾人魂,修者界里谁不浮想联翩?敢说你没想过?」「你… …呜呜呜……你自己难过得了,何必又勾起我的伤心之处呢?呜呜呜……」端木 恩赐见林风雨摇摇欲坠的模样,手中扣紧的双指却有些微微发颤,始终发不出去。 他心思极快地转动了几下:这小子修炼不到二十年就有如此功力。再被他修炼个 几十年,天下可有我端木世家立足之地?不对,若此时伤了他才是得罪了个大敌, 被这小子记恨上了于我端木世家有害无益。不若就此卖个人情?「打定了主意, 手一招收回神木龙王鼎道:」林道友,端木恩赐若此时再行不依不饶,不免又是 以大欺小。这一阵,端木恩赐认栽。「秦冰诸女欢呼声中,林风雨重重舒了一口 气,凌空向端木恩赐恭敬作揖:」端木家主神技,在下侥幸逃得性命多亏家主手 下留情。林风雨事前多有得罪,还请海涵。「端木恩赐点点头,伸手抛过来两件 法宝,正是之前答应的两件法宝太白双剑与蕴神木。林风雨有些汗颜,推辞道:」 端木家主,这一战是在下败了,这两件法宝还请收回。「端木恩赐双眼一瞪:」 群雄面前我已亲口认输,端木恩赐一言九鼎,不需多言!「宁楠丝毫不顾一众高 人的目光,扑到林风雨怀里,却觉得他身躯绵软无力,竟是真元耗尽的模样。   凌空立在群雄之前的南宫剑河悄悄对端木恩赐道:「端木兄,剑河恭喜你结 了一份善缘。」端木恩赐没好气地瞟了他一眼,报复心起大声吼道:「南宫兄, 恩赐还要恭喜你招了个好女婿。」见南宫紫霞一脸窘迫,心情略好了些,却又见 南宫剑河没脸没皮地得意大笑,顿时气的胡子都歪了。   上官文宇见南宫紫霞诸女都向林风雨飞去,笑道:「我说紫霞的伤势怎能被 这小子治好,嘿嘿,他若不能治谁还能治?啧啧,只是便宜了这小子,若不是得 了天生凤体,哪来的炎龙冰凤交相辉映。」却说得同样在观战的慕容玉成面沉如 铁……   林风雨真元耗尽,被诸女扶着回到金翎岛。天元子特地安排了一间静室供他 恢复,见到林风雨这等身手,在正天阁内动手的事情也不好此时发难。   一众高人回到凌云楼上继续静候昆仑派谷元掌教与天魔宗易天行宗主,言谈 之间的话题自然而然聚集到刚才那一战中。端木恩赐倒也不避讳,将其中所得细 细说来,谈论得热火朝天。   南宫剑河向众人告了罪离开,也来到静室中。   只见林风雨双腿盘坐缓慢恢复着真元,秦冰和南宫紫霞陪在一旁,其余诸女 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南宫剑河作为花丛老手,心中一叹:「这小子的后宫倒是 和谐得很啊!」开口向二女问道:「贤弟身体如何?」南宫紫霞随口答道:「真 元消耗多了些,没大碍,调息一段时间就行了。」又埋怨道:「小风不懂事乱来, 爹爹你也不拦着他。」南宫剑河双手一摊:「拦了。你这未来夫君脾气比驴子还 倔,拦不住啊。」南宫紫霞脸腾地红了,娇嗔着不依,惹得南宫剑河哈哈大笑, 却又被女儿迅速阻止,怕他笑得太大声打扰了林风雨。   南宫剑河仰天哀叹:「女大不中留啊!行行行,女儿不欢迎爹爹,爹爹只好 这就走。」又回头对秦冰说道:「弟妹可否陪剑河走走?」秦冰听出话中之意是 有事情想对自己说。当即抢先一步打开房门做出送客的样子,又对南宫紫霞道: 「紫儿陪着小风,我去送你爹爹。」落在南宫剑河身后半步走了出去,顺手带上 门。   静室中剩下林风雨和南宫紫霞两人,南宫紫霞目光闪烁,想不到这个男人已 经成长到如此高的地步。她嘴角带着笑容,慕容玉成?端木长空?正天阁玉籍? 或者是昆仑派玄机子?都想要成为这一辈的第一人吧,可是,你们又怎么和眼前 的男人相提并论?我好像,真的挖到了一块宝呢。只要心性再提上去,一百年, 不,八十年之后,天下谁又能与他争雄?   她正美滋滋地想着,一双美目满是情意,不防林风雨忽然睁开眼,两人目光 碰在一起。   南宫紫霞被他冷不防看见自己目光,羞了一羞,又见林风雨随即贼眉鼠眼地 左右一打量,心下暗骂:「这个好色的小子。」两人认识时间最短,甚至连谈情 说爱的时间都没有。虽也有鱼水之欢却是草草了事,南宫紫霞此时还是觉得羞涩 无比。顿时站起身来想躲,刚转过去就听见咕咚一声,大惊之下只见林风雨捂着 肚子倒在床上,南宫紫霞赶忙凑过身去,不妨林风雨张开双臂一个翻身将她压在 身下。   浓烈的男子气息冲入鼻端,南宫紫霞心头如小鹿乱撞,奋力想要推开林风雨, 却被他抱得软绵绵的使不出一丝力气。   呢喃的情话在耳边响起,温热的呼吸酥得耳根子都麻了:「紫儿姐姐,不要 离开我好不好?我好想你。」南宫紫霞顶着麻痒咬牙道:「都被你捉住了,我还 怎么跑。」一双大手抚摸着瀑布般的秀发,又轻轻抚过面庞,南宫紫霞的呼吸逐 渐加重:「你……你的身体……不碍事吧?」林风雨还在她耳边轻声道:「碍事, 真元都快空了。只好让我的好紫儿给我补一补。」南宫紫霞呸了一声:「就知道 欺负我。」林风雨叫起屈来:「天日可鉴,一向都是你欺负我来着。」一双不安 分的大手却开始解除她的武装。   南宫紫霞又羞又急,自己的阻拦不但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反倒像在帮助他宽 衣解带一般:「欺负你再多,还不是一次都还给你了。你……哎,你这死人!」 原来正抗议间,林风雨已经一口含住了她秀嫩的耳垂,南宫紫霞只觉得脑门里轰 的一声,酥麻得动一动的力气都没了。   羞人的话语再次响起:「你可没还给我,第一次可是姐姐强奸我啊。作为补 偿,说不得今天只好强奸回来了……」南宫紫霞想起那晚的放荡,身体又酥软得 无法抵抗,却不肯就范:「你身子不是碍事么?这补偿不能……哎……不能太随 便!噢。」林风雨吻住她的额头说道:「身子碍事怕什么,等你给我补一补,可 就越战越勇。」南宫紫霞恨恨地说道:「你别吹牛,要是敢吹牛,看我以后睬不 睬你。」男人的双唇吻过饱满的额头和双目,还掠过秀鼻停留在双唇上。两人的 舌头激烈地纠缠交战一番,又落在一对水蜜桃般完美的玉乳上。   鲜嫩敏感的乳尖被袭击,南宫紫霞不由得娇哼出声,更难忍的是一双粗糙的 大手在光滑的背脊上抚摸,热烘烘的手心摩挲得麻痒难忍之下,南宫紫霞不自觉 地拱起腰肢,倒像是将双乳挺起送入林风雨口中一样。   那只粗糙的舌头不安分地在双乳左右逡巡,忽吸忽舔,时而还用牙齿轻轻啃 咬。相比光有理论经验的南宫紫霞,林风雨的挑逗手段已是高明之极。粗糙的大 手移动到胸前把住双乳轻轻一掐,乳尖更加高耸,而双乳尽入口手包围的南宫紫 霞气喘吁吁,情欲难抑。   「紫儿姐姐,你……真是太美了……」林风雨的呼吸也十分急促,那双蜜桃 乳散发出甜香的气息,惹得胯下巨龙早已高耸,磨蹭在南宫紫霞一双玉腿之上。   听他称赞自己的胴体,南宫紫霞又羞又喜,软绵绵的身体想要保持一点矜持, 却怎么也生不出力道来。低头一看只见双乳之上尽是林风雨留下的吻痕,身躯更 软,只能任由他为所欲为。   林风雨双手握住蜜乳用两指夹住樱桃继续捏弄,唇舌继续向下,将可爱的小 肚脐挑逗一番,又将她翻了个身子吻向玉背。   一只拇指大小的紫凤栖息于后背椎骨之尾,翘臀之上,栩栩如生,随着冰凉 的舌尖摩挲过臀肉,那紫凤双翅震动,直欲飞去。   林风雨好奇心大起,埋嘴于臀沟之间,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紫凤。舌尖勾挑 着菊穴儿,南宫紫霞身躯一阵颤抖,紫凤活过来一般双翅逐渐展开横跨她的柳腰。   「哎呀,那里,那里不要。风弟弟你坏死了……」南宫紫霞扭着翘臀抗议毫 无效果。菊穴儿被舔得麻痒难当,羞得耳根子都红了。奋起最后一点力气抬起翘 臀,却把那只「彩蝶纷飞」送入林风雨口中。   双乳还落在魔手之中,敏感的蜜穴又被吸住,粗糙的舌头顶在神秘的肉缝之 间左右摇摆,把两片蝶翼打得连连甩动,柔嫩蜜肉传来的刺激直冲大脑,南宫紫 霞大口大口地喘气,抓住林风雨头发的双手紧紧一用力,绷紧的双腿不自觉地屈 膝跪起,似乎要他更深地舔弄自己。   感受到蜜穴湿润的渴望,林风雨双手托住南宫紫霞胯部,将肉棒对准蜜穴却 不插入,而是用大如鸡蛋的龟头在蜜穴口摩挲,感受着形如蝶翼的两片阴唇柔腻 的触感。   南宫紫霞娇哼连连:「坏弟弟,你别,别欺辱姐姐。人家,人家不要用这么 丢脸的姿势……」林风雨正对纤腰上的紫凤兴趣十足哪里肯放,调笑道:「紫儿 姐姐,我可是在强奸你哎,当然要越丢脸越好。小风要姐姐像小母狗一样被肏呢 ……」南宫紫霞咬牙切齿:「你这个坏蛋呆头鹅,哪里……哪里学来这些坏东西 ……看我回头不收拾你……啊……」正抗议间,林风雨的大肉棒已经分开蜜穴叩 关而入,在神秘的肉缝间轻钻探寻,那蜜穴弹性十足,肉棒刚刚把它撑开挺进, 随即又被它重重闭合箍紧。   惹火的娇躯跪趴着,蜜桃双乳猛压在床上,雪白浑圆的翘臀高高撅起,紫凤 在后背飞舞……   南宫紫霞娇啼不止:「坏蛋……你把……姐姐弄成这样……好可恶……哎呀 ……又顶到花心了……你……你不要这么磨……姐姐受不了……哎哟。」林风雨 一边挺动腰杆,一边饶有兴致地看着飞翔的紫凤。随着南宫紫霞情欲越发高涨, 紫凤飞翔的速度越快。奇妙的是两人并没有双修,依然有龙吟凤鸣,相辅相成的 感觉。   胯下的巨龙越发胀大,甚至比之前还要更粗更长,整根肉棒塞入蜜穴之中, 顶着花心勾磨连连,酥得南宫紫霞娇喘连连,焚身欲火之下连抗议都没了。她不 住的扭动腰肢早已不是抗拒,而是迎合着林风雨的肏干,享受火热的肉棒在蜜穴 之中令她酸软的抽送。粘腻的淫液无法遏制地倾泻而出,却排不去高涨的渴求。 那肉欲的呻吟更是令林风雨神魂飘荡:「好弟弟,太……太棒了……你的大鸡巴 好粗……好长。哎呀……又插到那里了……求求你不要停……你把姐姐插得要… …要死了……这就是……就是……灵肉合一吗?」南宫紫霞语不成声,林风雨只 觉得蜜穴仿佛有无数的肉芽撕咬着肉棒,又好像无数张小口紧吸不放,每下深深 地刺入都有一股酥麻的滋味直透天灵。那只紫凤双翅劲张仿佛昂首高鸣,林风雨 的巨龙也已无法忍耐。   他双脚站立,双手撑在床上,腹部紧贴南宫紫霞撅起的翘臀,每一下都是尽 根而入,全根抽出,用最大的幅度将肉棒在蜜穴中抽送,将一对儿蝶翼干得翩跹 连连。   强健的腹肌一紧,肉棒传来酸麻的射意,林风雨的抽插陡然提速,密密频频 的抽送让南宫紫霞气绝一般声音一哑,贝齿紧咬着朱唇,花心一阵颤动竟然凸起 如尖尖的鸟喙,反刺入林风雨的马眼处,让他一阵哆嗦。伴随着南宫紫霞高亢的 尖叫,马眼也是一阵收缩夹紧花心,精液如同洪涛不绝强劲喷洒在蜜穴深处……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二十六章 阴阳轮回诀(中)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