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三十三章 金翎岛

 
【风雨情缘】第三十三章 金翎岛 作者:Lovelytooth 2015年7月9日发表于:SIS              第三十三章 金翎岛   当林风雨和秦薇正在回家路上的时候,接到了南宫紫霞传来的讯息:蓬莱派 灭门,鸡犬不留。   同一时刻,各大门派都收到了消息,本就微妙的修者界瞬间掀起大波澜。在 五大门派联手追查九起灭门惨案的时刻,平息了不到半年蓬莱派再遭厄运,不但 是各个门派人人自危,更让五大门派脸上无光。   两人弃车飞行,须臾到了家里。一家人坐在一起面色凝重,毕竟天泉堂灭门 惨案是他们第一次经历的巨大梦魇。那凄惨的凶案现场依然深深刻在每个人心里。 未遇其会的曹慧芸听了当时的情况,脸色瞬间白了。   林风雨率先开口问道:「紫霞,那晚在天泉堂我们遇到的尸魔,为何五大派 不从魔门和邪派开始着手调查?」南宫紫霞摇了摇头道:「查过了,天魔宗三位 元婴高手勘察过现场没有任何结果。咱们在天泉堂击杀的尸魔并没有什么特殊之 处,无法锁定凶手。」林风雨不解:「天魔宗作为魔门,行事怪异怎么会被列为 五大门派的?他们说的话靠不靠得住啊。」南宫紫霞白了他一眼:「也就你这个 呆头鹅会问这种问题,真该好好补补课。楠楠你来告诉他。」宁楠一脸得色,终 于有机会也用看土包子的眼神看向林风雨:「魔修是魔修,道修是道修,佛修是 佛修,邪修也是邪修。大家修炼方法不同,未必要是对头的。天魔宗除了行事怪 异了点,不做坏事凭什么不让人进五大门派?我的林哥哥,修者界不是你想象的 那样,魔修邪修就是所有人的对头的。就说邪影宗,和紫姐姐的南宫世家也是利 益冲突,和什么正邪之分没有关系。而且要说两家的仇恨,倒更多是因为南宫家 的吞雷剑诀对邪影宗功法的克制,才视为死敌的。」林风雨脸色一僵,还以为正 邪不两立呢。原来说到底还是利益关系,五大派各让一步,就组成联盟执修真界 牛耳去了。至于什么正道邪道,你爱走那条道只要别来伤害我利益,谁来管你? 简直和做生意一个样。   一家人你一言我一语,他们偏居天南一隅得不到更多的信息,也讨论不出什 么结果来。   南宫紫霞站起来打断道:「走吧,咱们一起去金翎岛,正天阁在召集各大门 派,三日后大聚群雄商议此事,爹爹让我们也一道去。」金翎岛路程不近,听说 岛屿仙气弥漫美不胜收,众人说走就走提前到达先参观一番开开眼界也好。   坐上灵舟向着东边飞行,一路上不断有修者腾云驾雾而过。南宫紫霞在灵舟 上打出南宫世家旗号表明身份,一些与南宫家相熟的修者不时前来招呼,倒是让 林风雨认识了不少人。   一日一夜的飞行,视线所及之处显出成片的群岛。金翎岛坐落于碧海之中, 岛外雾气弥漫,习习海风之下风景优美,宛若仙境。作为五大门派之一,正天阁 弟子众多好生兴旺。   步行到山门,递上名帖,立刻被迎客的侍者领进正天阁内。   阁内已经提前来了好多修者,毕竟如此重大的事件,各门各派都是相当重视 的。天南四艳一现身,立马吸引了众多男修的注意力。四名身负绝高资质的美貌 女修,春兰秋菊各擅胜场,谁不想一亲芳泽?   「看见那个最年轻的没?梳着马尾辫子的,胸部很大的小姑娘。对对,就那 个,她就是宁楠!听说端木宏被她打得没脾气。」「小丫头有什么好?还是秦薇 迷人,看看那胸,那腿,那屁股,能抱上一抱这辈子也值了。」「放屁,南宫小 姐早就艳名满天下,其他三个能和她比?」「边上那个没见过呀?天爷哎,那眼 睛媚出水来了,多看几眼魂儿都被勾走了。」「你懂个球毛,要我说就是秦冰仙 子最好,端庄贤淑,若是抱床上剥的个小白羊儿似的,再操的她浪叫连连,那滋 味儿才是真正好。」「啪!」林风雨一个纵身将最后说话的那位一巴掌打翻在地 上。听着周围对自己的女人议论纷纷,心里早就腻歪得很,再听见这么句污言秽 语哪里还能忍耐?很不幸,那位成了他发泄火气的替罪羊。   一群人正在对「天南四艳」和曹慧芸品头论足,突然冒出个愣小子动起手来, 还敢在正天阁内动手顿时鼓噪起来。   「你小子是谁?竟敢在正天阁内出手伤人,你当这是什么地方?」「就是, 把他拿下交给阁主大人处置!」「阁主大人日理万机,哪有工夫搭理这种小人物? 交给刑堂即可!」一群人议论纷纷,不过看林风雨刚才的身手却是没一人上前。 被打翻那人可是慕容家的人啊,一掌就拍晕了,跟着一起起哄可以,真要打恐怕 不是对手。   正在正天阁主楼凌云楼上的几人也关注到了这边的情况,阁主天元子愣了一 愣,这笨蛋没见过哪来的,在正天阁内动手?这不是纯心削我面子么。挥手召来 身后侍立的道童吩咐道:「去看看怎么回事。」另有一位面膛方正,双眉如青龙 盘卧的中年人皱了皱眉,被打的慕容华虽然不是家族中的出色弟子,终究是慕容 家的人,大庭广众之下出了这个丑让身为家主的他深感不快。而他背后一位长身 玉立的年轻男子轻声问道:「爹,是否让孩儿下去教训教训他?」中年人刚想点 头,忽见南宫紫霞一把拉着打人的家伙就走,眯了眯眼摇头道:「不必,阁主自 有公论。」那年轻人咬了咬牙一脸不悦,却不敢多说什么垂手后退立在他身后… …   扯走了林风雨,南宫紫霞不住数落:「呆头鹅,真是呆头鹅,你知道这是什 么地方?由得你胡来?给我老老实实呆着,不准乱说话,更不准动手!」走了没 几步就被天元子派来的道童拦了下来,他朝南宫紫霞一礼问道:「南宫师妹,请 问这位是?」南宫紫霞恭敬地回礼道:「见过玉籍师兄,这位是我朋友林风雨。」 玉籍不再看南宫紫霞,向林风雨问道:「林道友,不知何故在我正天阁内出手伤 人?」林风雨见南宫紫霞的神态,知道来人身份高贵,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只 因他出言不逊辱及家人,在下忍不住出手教训,鲁莽之处请玉籍道友见谅。」说 罢将刚才的经过说了一遍,当然那些污言秽语自是说不出口。   玉籍不置可否:「如此玉籍如实禀告由阁主定夺,林道友近日切莫再行惹事, 若无掌教令,也请莫要离开金翎岛。南宫师妹,玉籍失陪!」说罢自顾自去了。   林风雨莫名其妙,我要去哪儿你管得着么?却见南宫紫霞垂头丧气,不解地 问道:「怎么了?」「呆头鹅,真是被你气死。人家这是软禁你了都听不出来?」 林风雨吓了一跳:「不会吧?这么屁大点事情就把我软禁了?他说什么不准离开 金翎岛是这意思?」南宫紫霞伸出指头戳了他一下:「我的林大仙人这是金翎岛 啊。你敢在这里随便动手我真不知道要说你胆大包天还是傻得可爱。我爹在这里 都没和人动过手你知道么?本来是小事,被你这一动手等于打了阁主的脸,这就 是大事了。那些高人,哪一个是好惹的?你以为每个都像我爹那样没个正形?」 林风雨一本正经地说道:「对我来说就不是个小事,谁再敢说这种话,我照样打。」 诸女见他大义凛然的模样都抿嘴偷笑,毕竟又是为了自己出头,心里甜甜的。再 说南宫剑河不日就到,最多道个歉也就完了,料想阁主也不会太过分。   南宫紫霞对金翎岛极其熟悉,充作导游。五人在金翎岛上游玩,赏不尽如画 风光。凌云楼左侧有一处蝶园,内里奇花似锦,芳草连天,无数彩蝶纷飞。南宫 紫霞解释道:「正天阁的道法以蝶龙之术为根本,龙威无敌,彩蝶蹁跹,二者相 辅相成。这处蝶园就是弟子们悟道之所。」林风雨听了一哂:「蝶园参悟彩蝶翩 跹,那龙威无敌岂不是要有龙园?」南宫紫霞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 没有呢?」林风雨愣住,看南宫紫霞的表情知道她不会随意乱说,摇了摇头: 「五大门派,真是底蕴深厚。」诸女游玩于蝶园,不时有彩蝶落在嫩手或是香肩 上,看得林风雨心旷神怡。正在享受如画美景,南宫紫霞说道:「爹爹来了,我 们去迎接他。」一行人刚行到凌云阁,就见南宫剑河和一名强壮伟岸,威风凛凛 的中年人并肩行来。   南宫紫霞蹦蹦跳跳地跑到南宫剑河身边福了一福,他身边的中年声若洪钟道: 「南宫兄,贤侄女旧伤尽复,真是可喜可贺。」南宫剑河捋着长须哈哈大笑: 「上官兄多礼,紫儿伤势尽复,我可又要被她捉弄得头疼了。」言语间甚是自得, 之前南宫紫霞击败端木长空已是传得人尽皆知,自然是大有面子的事情。   说罢又拉着林风雨的手说道:「贤弟一别两年,风采更胜往昔,愚兄甚慰。」 林风雨怪怪地瞧着南宫剑河,那个初次见面时威势逼人,后又吊儿郎当,这会儿 又一副高人模样说个话都文绉绉的,真不知道哪个才是他真实的一面。   上官家主也不觉疑惑,踏前两步问道:「南宫兄,这位道友面生得紧,不知 是何方高人。"南宫剑河笑道:」来来来,贤弟,这位是上官世家家主,上官文 宇。上官兄,这位是我新认的小兄弟林风雨,紫儿之伤多亏了林小兄弟出力才得 以痊愈。「上官文宇眼中厉芒一闪,双目连闪却看不透林风雨的修为,大为惊异:」 南宫兄莫要说笑话,我看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有何能力救下贤侄女?「南宫剑 河哈哈大笑:」上官兄莫急,他日自当知晓。「上官文宇定定地看了林风雨一会 儿,悠然说道:」据说贤侄女击败端木长空之前,有一位高人三招两式擒拿端木 家的辛长老,不知是否这位小兄弟所为?「林风雨见南宫剑河不答话,就接口道:」 辛长老对一位修炼仅二年的弱女子以大欺小不说,还暗施偷袭,说不得在下也只 好突施偷袭将他拿下,略施薄惩。「上官文宇摇摇头:」辛环修炼三百年,也算 天赋卓绝者,元婴初期难逢敌手。后生可畏!怪道南宫兄对阁下如此看重。「认 识了林风雨的实力,言语中也尊重起来。能被上官家主称呼一声阁下,秦冰诸女 心中也喜滋滋的。   三人正说着话,一位文士装扮,威势出众的中年人也来到凌云楼前。见到南 宫剑河与上官文辰,上前拱手招呼道:「南宫兄,上官兄早到一步,恩赐来得迟 了。」正式端木世家家主端木恩赐。   他一边向二人打招呼,一边瞥见南宫紫霞,眼中厉芒一闪而没。   南宫剑河笑着回礼:「我二人也刚到不久,端木兄,小女前日里出手不知轻 重,还请海涵。」端木恩赐点点头,单刀直入道:「贤侄女修为尽复,凤鸣九天, 可喜可贺!只是扣下辛长老不知何意?」南宫剑河接道:「哦?有这等事?紫霞, 还不速速把人放了,向恩赐伯伯好好致歉?」上官文辰看他睁着眼睛说瞎话,闭 着嘴看天,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南宫紫霞向端木恩赐福了一福回道:「世伯,紫儿行事鲁莽了些还请见谅。 只是辛长老以大欺小,偷袭紫儿的小妹妹,才不得不如此做。」端木恩赐双眉一 挑:「贤侄女,若真有此事,我端木家定严惩不贷。」言下之意,要惩也是我端 木家的事情,关你南宫家屁事?   林风雨在一旁听着心里腻歪,十来双眼睛看着,什么叫若真有此事?又见南 宫剑河饶有兴致地盯着他,事关南宫家声誉,南宫紫霞又是当事人,不可能袖手 不管。再说了,这事儿和南宫紫霞有什么关系?当下不客气地回到:「端木家主, 辛长老是我动手抓的和紫儿无关,家主是端木世家主事人一言九鼎,不妨咱们谈 谈?」自他功力大增,又在辛环身上试过深浅之后信心大增,你四大家主不过元 婴巅峰修为,我纵然打不过也未必怕了你们。更何况南宫剑河还在身后撑腰,要 实力有实力,要帮手有帮手,此时不装逼简直天理不容。   端木恩赐双目如电盯住林风雨,一身威压全向他集中过去。   林风雨却是没心没肺地东瞧西望,一副云淡风轻若无其事的样子,给他来个 视而不见。端木恩赐威压如潮,却因为林风雨丹田里北极星星光亮起,这些威压 于全无用处,若是连这都扛不下来岂不是白瞎了一身修为?好歹在秦家铺子练过, 知道些谈判时候的技巧,这一刻把这些凡间学来的本事拿出来,正是试探深浅的 好时候。   端木恩赐见自己犹如实质的目光落在空处,知晓眼前额年轻人不可小觑,拿 下辛环并非侥幸,他不愿落于下风,向南宫剑河缓缓说道:「南宫兄,好歹此时 和贤侄女有关,恩赐不喜欢拐弯抹角不妨划下道来?」南宫剑河一副事不关己的 模样:「端木兄言重了,此事和小女无关我也插不上话。端木兄不妨和我林兄弟 说道说道。只是剑河认为,这天下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有了南宫剑河这句话 撑腰,林风雨胆气又壮了一截。他倒不是为自己担心,你端木世家势力再大我孤 身一人打不过还不能跑,不能躲?只是身边诸女修为还不够,怕连累了她们。有 了南宫剑河的支持打消后顾之忧,端木世家又有何惧?   端木恩赐仰天哈哈大笑,声震天宇:「好一句万事抬不过一个理字。好,好, 这位小朋友怕是却有过人之能,辛环学艺不精无话可说。小朋友不妨划下道来, 我端木恩赐接了。」林风雨刚要答话,凌云楼上一行人走了下来,当先的正天阁 主天元子拱手迎到:「三位家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端木恩赐朝林 风雨冷冷地哼了一声,天元子的面子他还不敢不卖,和林风雨的矛盾暂时搁置一 边,众人一起向天元子行礼。   天元子作为五大派掌门人之一,并不需要给四大世家太大的面子。再说本次 是因为蓬莱派遭到灭门事件齐聚一堂,正天阁家大业大,仓促之间要接待如此多 的修者难眠招呼不周。所以天元子呆在凌云阁等候,谁来都未曾出迎。不过端木 恩赐和个没见过的年轻修者咋咋呼呼,暗地里还有南宫剑河力挺那位年轻修者, 天元子再不出面不行了。此时天元子出现,正是看两家人陷入僵局,真闹起来正 天阁面子上不好看。   天元子伸手做了个请的姿势,一行人进入凌云楼。南宫剑河拉住林风雨的手 道:「贤弟与我同去,紫儿,你陪同众位弟妹。」上得了凌云楼的都是权倾一方 的人物和他们贴身之人,南宫剑河带了两人,一位是首席长老南宫随生,另一人 则是林风雨。   大多数人不认得林风雨。天元子和玉籍知道这家伙刚才在正天阁院子中动手 打人,端木,上官两家也知道他是谁,至于福源洞洞主福天应,碧云宗宗主云蕊 仙子等高人,都对南宫剑河带了个年轻小子有些疑惑。   南宫剑河则对林风雨传音介绍在座人等的身份,生得獐头鼠目的是福天应, 福源洞是伙蝙蝠妖;长相甜美,身段修长的是碧云宗云蕊仙子;面膛方正,双眉 盘如卧龙的是慕容世家的家主慕容千罡,另外还听到个熟悉的名字,在慕容千罡 旁站立一位器宇轩昂,英俊不凡的是家主继承人慕容玉成。——那位南宫紫霞曾 经的追求者。   一行人在凌云楼顶层落座,顶层是一间四面透风的阁楼,一望无际的大海缭 绕,金翎岛景色尽收眼底。   端木恩赐率先道:「天元阁主见谅,我与这位小朋友还有些事情未了,且容 我先说道一二。」天元子点头道:「昆仑派谷元掌教与天魔宗易天行宗主还未到, 我等在此也是闲聊,端木家主自便。家主事了,这位小兄弟我也有话要说。」南 宫剑河似笑非笑地看着林风雨,眼神中意思是说:「你小子行啊,惹了端木恩赐 还不够,把天元阁主也得罪了?」林风雨无奈地摊了摊手传音说道:「有人说话 不干不净,我动手打了人……」南宫剑河撇了撇嘴传音回道:「有你的,金翎岛 上我都没打过人。」端木恩赐向林风雨走来道:「道友,辛长老之时如何解决, 还请划下道儿来。」林风雨见了这些大人物,却早不是两年前在南宫剑河面前颤 抖的吴下阿蒙,不卑不亢地说道:「端木家主,辛环以大欺小还抢夺弱女法宝。 按在下的道理,还请端木世家拿出相等品质的法宝两件,辛环向我家宁楠赔罪, 在下自然不再为难。」端木恩赐双目电光爆闪:「不知一个修炼两年的女子,手 中有什么法宝值得辛环出手抢夺?道友这话可是要侮辱我端木世家?未免欺人太 甚!」南宫剑河在一旁笑嘻嘻地插话道:「好说好说,宁姑娘所使的是我南宫家 的双月轮。」端木恩赐心里对着辛环一阵大骂,这事情是他自己轻忽了。当然端 木长空作为当事人,虽然说明了辛环以大欺小,抢夺法宝的事情,但他见识不够, 也不认为一个修炼两年的宁楠手里法宝有什么厉害的。——在这些大世家眼里, 天南四艳除了南宫紫霞,大多不过是以风姿出名于世而已。   端木恩赐自然地认为,这是南宫家借机找碴,关大欺小和抢夺法宝什么事? 待得现在知道出手的是林风雨,而宁楠使用的竟然是双月轮才感觉事情不对。南 宫家突然出现个高手,还和家主兄弟相称已经够奇怪了,一个修炼两年的小丫头, 南宫剑河居然以双月轮相赠。   双月轮的名气有多大?这么说吧,元婴期以上的用这件法宝,有点偏弱。但 是金丹期以下修士运用这件法宝,同阶几乎无敌。也就是说,这件法宝在金丹期 修士的手里,可以发挥修士本身最大的威力,甚至还有加成作用。双月轮在南宫 家已珍藏多年,识得的人不多,也不怪端木长空认不出来。   端木恩赐心中把辛环和南宫剑河全家操了个遍:「随手送给个修炼两年的小 女娃子?我呸,亏你南宫剑河干得出来!」但又知道南宫剑河这等身份的人,绝 不可能信口开河,他说是,那就一定是。   可是辛环作为家中的客座长老,再怎么削了家中的面子也绝不可能放任不管。 若是任由端木家长老由外人处置,家族颜面何存?   当下咬牙切齿地道:「我端木家出两件同品质法宝又有何难?就不知林道友 有没本事拿走。」林风雨淡淡一笑:「久闻端木世家乙木真气冠绝天下,在下颇 有兴趣试一试。」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二十五章 阴阳轮回诀(上)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