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23,24章 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二十三章:岭南行 作者:林笑天 2015/6/26发表于sexinsex.net              第二十三章 岭南行   扶家庄园占地二百亩,坐落于市区郊外。庄园内陈设不奢华,精致的亭台楼 阁,小桥流水,绿树成荫,让人很舒适。   晚餐时间未到,扶老爷子与林风雨二人在庄园中信步而行。问起这次刘家突 然发难的原因,扶老爷子很干脆地回答道:「林先生有所不知,我扶家的产业是 隶属于一个修者门派的。只是我家上派近日惨遭灭门,各家修者门派对世俗间遗 留的财产都视作口中之肉。刘家也是一个修者门派的世俗家族,天南之地势力极 大,自然要一举吞并我扶家了。至于提出的比武只不过是一个说辞,吃相不至于 太过难看而已。」林风雨古怪地看着他,忍不住问了一句:「敢问老爷子,扶家 的上派可是天泉堂?」扶老爷子也是微微错愕:「林先生果然是修道之人。能得 您援手,扶家真是万幸。」怪不得南紫对这件事如此上心,原来是天泉堂的缘故 ,还以为自己面子够大,南紫才出手相助,完全是自我感觉良好。林风雨苦着脸 摇摇头说道:「扶老爷子,您不该谢我,该多多感谢南小姐才是。只是刘家这次 得了靠山的扶助功败垂成,刘老爷子怕是要惨了。」他并没有点破其中的原因, 扶老爷子早已活成了精自然不会多问。知道他不会信口胡说,心里暗暗记下。   当晚在扶家庄园,林风雨,南紫,秦家三女作为贵宾入席,扶家只有扶老爷 子和扶语嫣陪同。倒不是轻慢待客,而是了解了诸人的身份,扶家其余人等又和 他们不熟,不适合出现。   饭菜很简单,却都是扶老爷子和扶语嫣亲自下的厨,一片拳拳心意。扶语嫣 做的一道红烧肉,一道水煮牛肉居然风味颇佳大受好评。看不出她一个富家娇小 姐,手艺居然如此了得。   比起夜场的洋酒,林风雨还是更喜欢白酒,冰凉的酒液笔直落入腹中,随后 烈火熊熊燃烧般的热气涌起,虽然还是炎热的夏季,他还是多喝了几杯。   席间南紫拿起酒杯对林风雨说道:「林师弟,今日还是多谢你施以援手。」 一副主人的风范,她已了解扶老爷子将家族的背景告知林风雨。作为天泉堂的世 交,她的确有这个资格。   林风雨一脸的不满:「南师姐,你这人就是不够爽快,直说了我能不尽力么? 非瞒着我知晓。」南紫避重就轻:「不够爽快?哎哟,来来来,咱俩对瓶吹了看 看我够不够爽快。」说罢拎起两瓶白酒直接开了,要和林风雨干瓶子。   酒量好也不是这么玩啊!一斤的白酒直接下去那滋味可不好受。林风雨举手 投降,惹来一片欢笑。   此时只有扶语嫣不明就里,听着几人的对话如同天书……   ……………………………………我是分割线……………………………………   解决了扶家的困局,转眼到了周六,五人整束停当,出发前往岭南仙集。   清晨出发,坐着南紫的巨舟,两个小时就到了岭南。作为神州俗世经济最为 发达之地,岭南的城市繁华远超天南,林风雨更是第一次来。不过五人的心思都 在仙集里,当下约定逛过仙集之后再来体验俗世繁华。   仙集设在岭南西部的聚宝山中。那聚宝山本无名气,只是看上去形如宝盆, 山顶有一片大大的空地,平整如镜子一般。其后慢慢有些附近的修真门派在此处 开设交易的地点自远古至今,不知多少时日光阴地发展下来,如今已成了整个修 真界最繁华的所在之一。山顶处布下了阵法凡人无法看透,即使靠近也会被迷阵 导引得在外部转个圈子,从另一侧离开,倒不至于迷失在阵中。   南紫熟门熟路地来到阵法前,让林风雨打了几个手势,面前的幻境豁然打开 ,显露出岭南市集。南紫似是不想被熟人认出,带上个面具隐去了真容。   踏上这聚宝山,众人才真正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修真界——林风雨也不例外。   只见山上灵气充沛,仙霞氤氲,幻境解除之后才发现还在山脚。从山下拾级 而上,原本平平无奇的聚宝山,因为山顶集市里无数法器与天材地宝的灿灿光华 ,反倒整座山都珠光宝气起来。众人贪看景致步行上山,身旁不时地有修者路过。   所谓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山上一路行来,就明显地看得出各派弟子的 高下分别。那些大门派的弟子,个个意气风发,举手投足之间尽是大家风范,身 上配的各样法器也是品质上乘,乘着法器飞行起来姿态潇洒。而一些小门派的弟 子,则是行事低调,各自结伴大多数步行着上山。时不时还有些高手,踏着云霞 ,神色悠闲地飘飘而去,留下一连串艳慕的眼神——这霞举飞行,和一般的驾五 行遁术,或者是脚踏法器飞行不同。需要体内结成了金丹,才能释放这云霞让自 己踏定飞升前行。金丹一成,随后便是凝结元婴的上层修真人士,境界是大大的 不同了。   当然,偶尔也能看见跨坐在异兽上的绝世高人,胯下的异兽四足升起风云, 前有童子引路,气派十足。这便不知道是哪些大门派的超一流高手了。一旦有这 等高人路过,总能引起一阵轰动,或高声呼唤,或顶礼膜拜,更有些惊声尖叫就 不知道是哪派的女弟子春心荡漾,无法自拔。   林风雨对这些高人却是一个不识,只能听着南紫解释:「这是昆仑山的谷元 道长,胯下的三彩仙鹿可是昆仑山绝峰上的仙兽,整个昆仑派可都没有几只呢。 看来这段时间是谷元道长在岭南仙集坐镇。」其实不用南紫说明,周边的修者已 都在议论纷纷:「正天阁的天沉子前辈啊,知道他的定元塔不?如果能见一眼这 人间仙器,真是死也值得了。」林风雨心中感慨不已,初次见到如此多的修者, 又见了这些高人风范,才知道天外有天。天南毕竟格局太小,困住了世面。   秦冰凑身过来在他耳边小声道:「我今生见了你,死也值得了。」双眼中充 满柔情。   林风雨知道她心意,怕自己见了这么多绝世高人呼风唤雨,不免自卑失落, 心下感动,也悄声说道:「放心,终有一天我会比他们都强。」二人相视一笑, 心意相通甜蜜无限,仿佛天上那些得道高人,也都不存在了。   众人一路感慨,林风雨在南紫源源不绝的土包子声中到了山顶。但见房屋处 处挂满了各式招牌,四通八达的街道相间其中,与凡俗的市集一般无二,且颇具 古意。人群密密麻麻,叫卖,讨价还价的声响此起彼伏,摊位上仙气氤氲,不愧 是修真界最大的集市之一。   秦家三女瞬间看花了眼,女子进了市集大多晕头转向,恨不得将所有东西都 搬回家的好。更何况这修真界的集市之琳琅满目,千奇百怪,哪里是她们曾见过 的?三女惊叫连连,都是看些珠花,戒指,玉钗的物事,但见这类法器均发出光 芒道道,远胜凡尘间的俗物,情绪之高简直无可救药,南紫似乎也久未来过这里。 四女疯狂逛街,林风雨只得在背后做跟班。   市集都用灵石交易,林风雨之前已向南紫打听清楚,提早用宗门密室里的疗 伤丹药跟南紫换了灵石。秦薇久在商界打滚,初来陌生之地不肯轻易出手,这一 下她倒成了领头的,带着众人到处观看问价,一圈下来对物价倒是心中有数。可 叹林风雨在一旁跟着听了,狠狠地瞪着南紫,自己拿来交换的丹药远远不止她付 出的灵石,这是被南紫当猪给宰了。南紫朝他做个鬼脸,一脸贼笑。   众人在集市在左转右转,从日中逛到日落,四女依然兴致高涨,对半日下来 没有买入任何一件物事丝毫不以为意。林风雨难以理解女人可以光看不买的逛街 心态,只是看她们兴奋地左看右看,那疯狂的模样,不忍拂了她们的兴致,只能 暗自额头冒汗,苦笑不已。   终于,林风雨实在无法忍受,嚷嚷着要找地方休息落脚,四女也逛得有些累 了,才依依不舍地离去。   市集倒是设施齐全,连酒楼客栈也不少,三人找了处名叫「随意楼」的客店 落脚。店小二见来了生意,便赶忙迎了上来招呼三人坐下,道:「请问三位用些 什么?在本店用膳住宿,若是没有灵石,用金银也可。」南紫阔气地抛下两颗灵 石:「有什么好酒好菜只管上来!」林风雨看得心头滴血,这都是被这个奸商宰 走的呀!   众人品尝着仙集的饭菜,觉得味道鲜美。仙家的食物,纵然只是些边边角角 吃了下去,也比凡间的滋味大有不同。   林风雨大快朵颐,还想多来几样品尝一番。反正这一顿南紫请客,A了自己 的灵石,能吃回来多少算多少。回头却见秦家三女逛街之兴意犹未尽,此刻正眼 巴巴地看着他。上午的问价已让这几位逛街专家对价格了然于胸,正准备大显身 手在市集上大肆采购一番,那里还有心情享用什么酒菜?   岭南仙集夜间依然营业,各处的法器火光,或是夜明珠子照的集市上犹如白 昼。众人这一趟准备出手,和下午时分就大大不同。   秦家三女各自配备了一个样式新潮好看,但是品质一般般的储物戒指。这下 不得了,有了这等储物仙器,众女顿时逛得性发,在林风雨的荷包空空如也之后 依然不肯离去,又在一家法衣店里逛了起来。   林风雨面露难色正准备找个收购丹药的地方再换些灵石。南紫倒是豪爽地又 拎出一袋子灵石分给众人,口中叫嚣着:「都是朋友别客气,我不像某些人那么 小气。」惹来秦薇和宁楠对着林风雨一顿白眼。她们哪知道这袋子灵石拿出来, 也够不上林风雨还给南紫的丹药价格。   到了法衣店可就热闹了,众女让店家不停地拿出各式服饰不停地更换试穿, 且不断讨论外观款式,对法衣的性能功用不闻不问,林风雨哭笑不得。   见她们兴高采烈,知道秦家三女初次接触法衣,质地比起凡俗间的衣物不可 同日而语,也只得由着她们。幸好众女秀美绝伦,一套一套的法衣轮换着穿戴起 来,或清纯或妩媚,无不楚楚动人。对微尘可谓视觉大餐,看得神魂颠倒,一时 倒也不急着离去。   店家见南紫随手掏出一袋子灵石,知道来了豪客,对众女越发殷勤,拿出来 的东西也是越来越高档。林风雨自己没什么需求,只能耐着性子陪在一旁简直快 要睡着。偏偏睡不得,不时鼻尖传来一阵香风:「我穿这件怎么样?合不合身?」 不回答还不行,秦冰倒是罢了最多瞪他一眼。南紫秦薇宁楠可就是柳眉倒竖大有 兴师问罪的模样……   最终四女都觉得现代的衣服在凡间穿戴即可,修者要有修者的样子,各自选 择了一件古式的裙装。打扮起来颇有古典美人的风范,倒是让林风雨体验了她们 不同的一面,大饱眼福。   回到随意楼住下,由于顾忌诸女,害羞怕人笑话的秦冰没有和林风雨同住一 间,而是四女一间,林风雨独自一间。   来到仙集,林风雨才第一次感觉到修者的世界,平时自己倒是像个凡人更多 些。加上被南紫狠狠宰了一刀,才想起宗门密室中的藏品恐怕大是不简单,那几 件法器自己从未研究过,放在储物袋中蒙尘。   取出几件法器,一件青白色的圆环,一条绳索,一只紫色三足小炉,一块黄 澄澄的砖头。将神念沉入其中,才知道分别是苍青环,缚灵索,虚灵炉,金钟砖 ,各有妙用。其中以金钟砖最是厉害,可随心意变形,攻守兼备。至于是什么品 阶的法宝,能有多少功用却只能等日后对敌之时试验了。林风雨当即将四件法宝 祭炼完毕。   次日一早众人心满意足地下山,又在岭南凡俗的市中心逛了起来。这次秦薇 出钱,众女昨日见过仙集的奇妙,对世俗的东西都有些意兴索然。午间正打算找 地方落脚的时候,竟然见到了曹慧芸。   曹慧芸也是岭南人,南紫正是因为同乡的关系之前才出手相助。她乘着周末 回老家看看父母,此时准备买点东西坐飞机回天南。因为她已经见识过后土巫门 的关系,众人也不瞒她,邀她一起逛逛,明日再一同乘坐南紫的飞舟回天南。曹 慧芸听得新奇,当即答应。   见众人逛得意兴阑珊,南紫出了主意,咱们去云藏山,晚上在山顶扎营明日 一早回天南。云藏山是神州名山,风景秀丽,众人当即答应了不在市中心闲逛, 租了车子向云藏山出发。   众人一同上山,路上草木葱郁,或雄壮高大,或盘根错节,各自称奇;时不 时的遇见山间小溪,泉水叮咚欢声而下,为静谧的山林添上一道悦耳的音符;山 路转角处,不经意间冒出几处飞瀑来,顺着山壁裂石俯冲而下,雄奇壮丽。林风 雨心中感叹大自然造物的神奇。   天色已晚,众人用过带来的干粮,一起向山顶进发。今夜天空晴朗,繁星满 天,想着能在如此美景之中过夜,众人都是兴高采烈。   除了曹慧芸众人都有功夫在身,不走寻常路,专找密林由林风雨在前开路。 秦冰帮衬着曹慧芸,颇有些探险的意味。   林风雨在前双手连挥,将遮蔽的草木劈开形成一条路径,忽然心生警兆,只 觉得一股奇异的寒气迅速破开护体的灵气渗入肌肤,锁住三焦六脉,竟然一丝真 元都无法调动。   林风雨心中大骇想要提醒背后的众女,却发现自己一动不能动,连张嘴呼喊 都不能做到…… 【高潮即将到来,敬请期待。求支持】 --------------------------------------- 【风雨情缘】第二十四章 风雨如晦   不能动弹的林风雨背上挨了重重一脚,无法控制地一个旋身摔在地上。   只见周围冒起奇异的火光,那火光碧绿,冰凉若雪,仿佛组成了一个阵势。 诸女都被困在阵容,一个个如同自己一般,一动不能动,只有目光之中透出的深 深惧意。火光周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游动,林风雨一身真元无法调动,打不开明 清灵目查看。   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你奶奶的,躲在这地方都有小娃娃闯进来。真他娘 的晦气,吃了你们几个补补元气也好。」林风雨看不见他的模样,只见南紫恐惧 的目光忽然透出熊熊怒火,直欲吃了那人一般。   那粗豪声音忽然狂笑:「哈哈,是你这小女娃娃,老天待我不薄啊。」那人 顿了一顿又怪叫起来:「不得了不得了,个个都是大美人!咦,天资竟然也不弱。 倒霉了两年合该老子行大运。」那人浮在空中飘过林风雨头顶居高临下,只见他 浓眉深目,方面阔口,相貌威武。只是举止作为令人作呕。   那人指着五女说道:「三个处的留给我,另外两个你们先享用。」林风雨听 得睚眦欲裂,视线所及空气中漂浮的东西忽然舞动,秦冰和曹慧芸的外衣忽然裂 开,露出洁白的身躯被按到在地上,丰翘的臀部高高耸起。那人却径直飘向南紫。   林风雨的心中悲愤万分,苦于浑身法力无法调动分毫,眼见秦冰目光中的恐 惧变为死意。他心中大吼:「不!」「嘭」的一声仿佛琴弦崩断的声响,林风雨 口中鲜血狂喷从地上一跃而起,白虎朱雀一瞬间同时现身,分别扑向秦冰和曹慧 芸。   林风雨怒发如狂,浑身被火光包围直扑敌人。那人不曾料到林风雨居然能挣 脱束缚吓了一跳,急急飞向空中闪躲。   明清灵目之下,白虎朱雀各自抓住两个鬼物撕咬,神兽之威瞬间将四个鬼物 吞下。而林风雨双手如电,八道射阳箭打出将绿火全部打灭,破了这怪异的阵法。   南紫身形一松扑通一声跪坐在地上,惊惧之下冷汗涔涔滴落,顾不上这些朝 林风雨叫道:「林师弟小心,这人是阴煞老魔,元婴初期修为,就是他打伤的我。」 却见林风雨飞腾空中哇地又吐出一口鲜血,南紫明白了什么,双唇颤抖脸色瞬间 变得青白。   林风雨已经进入暴走状态,对着阴煞老魔怒骂:「干你娘的,老子杀你全家。」 口中直接喷出「玄黄阴阳天心五雷」,直袭阴煞老魔。那老魔功力高强,竟然空 手接住雷火,电光绕缭之际竟然不能前进半步。林风雨手中法诀连打,天心五雷 电光暴涨汇聚成一道,如九天霹雳般在阴煞老魔手中炸响。老魔口中哇哇怪叫, 须发被劈得根根竖起,面目焦黑,急忙双手连连挥出绿光才将雷火消弭。   林风雨这一招只是阻敌之用,手中纯钧剑指长空:「剑气纵横,身剑合一; 天地罡气,随我剑意。」此刻繁星漫空,周天星斗洒下滚滚星力汇聚于纯钧剑上。 阴煞老魔面色凝重,取出一只绿油油的葫芦。林风雨双目一眯,修者的法宝,就 以葫芦,鼎,宝塔三种最为强横,通常包含着不可思议的妙用。他紧咬牙关,手 中剑招隐而不发。   只见那葫芦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葫芦口上吐出八道光芒闪电般向林风雨袭 来。   林风雨见状大喝一声,天罡剑气放出耀目的光芒划破夜空斩向葫芦。   两道光芒在空中相碰,行礼汇聚的剑光略微一阻便轰然消散,葫芦的八道光 芒却只损了五道,还剩三道直射林风雨。   林风雨翻手拿出苍青环祭在空中,那圆环看着毫不起眼,待到葫芦的三道光 芒穿过却忽然变小,将三道光芒紧紧箍住不得寸进。林风雨法诀一挥,苍青环上 燃起熊熊火焰将葫芦光芒炼化。   见宗门法宝如此威力,林风雨精神大振,又取出缚灵索朝阴煞老魔困去。   阴煞老魔冷哼一声:「小娃娃手段倒不少。」说着手中也拿出一条绳索,和 缚灵索在空中互相纠缠在一处。   五女在地面上观斗,帮不上忙。受到极度惊吓的秦冰此时心神都在林风雨身 上,不由得像南紫问道:「紫儿,小风怎么这样打一点都不留手?不像他一贯的 方式啊。」她心中紧张万分,连身无片缕都忘了从储物戒中拿出衣物穿上。   南紫面目扭曲痛苦,只哼了两声:「小风,他,他……」却泪雨滂沱,怎么 也说不下去。   阴煞老魔手中拿出一杆三股托天叉,叉间黑气缭绕,配合着葫芦的八道光芒 再度攻向林风雨。林风雨怒喝连连,手中施展天罡剑诀,苍青环漫天飞舞,以阴 阳大法第三层中阶的修为,和元婴初期的对手竟然斗得旗鼓相当。   阴煞老魔手段层出不穷,见葫芦和三股叉无功,又取出一柄紫光缭绕的宝剑。 林风雨只觉得一道沛不可挡的仙灵之气袭来,磅礴如同云海浩渺。那宝剑略微蓄 势,一道紫光发出如雷电轰鸣般的巨响匹练般劈来。   林风雨面色凝重,拿出金钟砖化作一面金盾,运气全身真元挺着金盾迎去。   紫电与金盾一撞,发出噼里啪啦的大响来。电光如同无穷无尽,越来越粗, 威力越来越强。金盾却是巍然不动,牢牢地将电光架住。   只听林风雨大喝一声,金盾突然光芒大放,将电光顶回。他双手一分,纯钧 血阳剑分作两柄,光芒一闪猛斩而落,来势汹汹欲将阴煞老魔斩成四截。   阴煞老魔背后忽然浮现三道人影,其中身材最高大相貌最凶恶的一个飞身而 起,一手一个将纯钧血阳剑抓在手中。林风雨法诀连打,纯钧剑拼命挣扎跳动, 可是那高大的魔影双手猛然一合将两柄宝剑合在一起,口中喷出灰色的魔火竟要 将纯钧血阳剑炼化。   南紫看得大急,在地上喊道:「这是三极真魔魔影,林师弟小心。」却不知 林风雨蓄势已久,此时全力出手。只见他双手一抬,两柄纯钧血阳剑忽然化作点 点星光又汇聚成一道雷光,这道天罡神雷正是一切魔法的克星,雷光连闪,那高 大的魔影被震得身形一阵虚无顿时黯淡了许多。   阴煞老魔怒发如狂,三极真魔魔影是他苦修而得,竟然被林风雨一击打得重 伤,不知道要多久才能修得回来。瞪着林风雨面露狰狞。   林风雨全身衣物崩裂,施展天罡元阳剑诀,胯下的阳具高耸如龙,纯钧剑以 阳具为剑柄,星光为剑身。漆黑的夜里光芒大放,满天星斗却突然亮了几分,天 象隐隐而动。万里晴空之中忽然雷鸣电闪,那闪电从天而至,汇聚在林风雨的阳 具之中,充斥着煌煌天威。   南紫看得目眩神迷,心下忽然明白:原来这就是林风雨的至阳法宝,怪不得 始终不肯借给自己。怎么,怎么是那个东西。虽然局势紧张,南紫仍忍不住啐了 一口。   林风雨天罡剑诀蓄势已毕,他哇地又吐出一口鲜血,蕴含着充沛阳气的鲜血 直接染在宝剑上。那宝剑也不斩下,随着林风雨和身向阴煞老魔扑去。   阴煞老魔又取出一口玉钟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变大,猛然冲天而起向林风雨 脑门罩下来。林风雨也不搭理,金钟砖所化的盾牌向着巨钟迎去。   那口巨钟停在林风雨头顶,不等盾牌靠近,忽然发出当的一声巨响,声震四 野。正在巨钟口下方的林风雨脑中一沉,身形一晃从空中直直倒栽下来。   这是林风雨初次遇见音波类的法宝攻击,猝不及防。只觉得脑门中一片混乱 ,迷离的双目瞥见地上全身赤裸的秦冰,神识一阵刺激,忙狠狠地一咬舌尖,剧 痛之下脑海顿时清明。他赶忙放出虚灵炉,那炉子周身放出白气将巨钟包裹,巨 钟仍然一下一下响个不停,却由于被白气包裹,林风雨虽然不那么舒服,却不至 于像之前被震了一下就失去意识。   见虚灵炉缠住了巨钟,林风雨再度飞起,天罡元阳剑直刺阴煞老魔。   阴煞老魔眉宇之间忽然闪过一道金光,那道金光遍布各种奇妙的符文,天地 间的灵气朝着光芒狂涌而入。紧接着金光一阵忽然,阴煞老魔的眉宇间竟然长出 一只金色的独角。   林风雨苦苦支撑,天罡元阳剑诀已是他拼尽全力的最后一击,见阴煞老魔忽 然长出的独角,也是避无可避。只盼自己的最后也是最强的一招能够一击成功, 即使是拼的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若是这一击失败,秦冰等人的命运他简直不敢 去想。   此刻已不容他瞻前顾后,一身功力都汇聚在天罡元阳剑上。阴煞老魔额头的 金角忽然射出一道金光,那道金光速度奇快,林风雨只来得及微微一闪,却被金 光打在肩头,扑地一下透体而过。惹得地上的众女一阵惊呼。   林风雨紧咬牙关,重伤之下竟然强行再次提速,须臾到了阴煞老魔面前。天 罡元阳剑金光万道,一剑势不可挡地斩下。   阴煞老魔大声狂呼,金角忽地变长直抵剑尖。一阵令人牙酸的金属摩擦声想 起,宝剑与金角不分胜负。而那道穿透林风雨肩头的金光又转折而回向他背心射 去。   苍青环忽然浮空而出,看上去不起眼的法宝竟然又一次准确地箍住金光,林 风雨连连催动宝剑,却不及阴煞老魔功力深厚,又是重伤之身。金角一寸一寸地 将宝剑顶起,眼见林风雨无力为继即将落败。   林风雨忽然凌空后翻,深吸一口气宝剑再度高高举起作势欲全力一击。阴煞 老魔见胜利在望,也惧他临死搏命,凝视着宝剑全心应对。   林风雨大喝一声:「斩!」天罡元阳剑带着雷声呼啸而下再度斩向金角。   阴煞老魔嘿嘿冷笑:「强弩之末,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将浑身真元凝聚于 金角想要一举击溃天罡元阳剑。   不想腹部忽然一痛,他百忙中一扭身子,腰侧竟然被刺了个透明窟窿。愕然 低头望去,只见苍青环箍着那道金光无声无息地靠近,趁他不备偷袭得手。   这一分神,天罡元阳剑顿时气势大涨将金角压制,而失去了他的法力支持, 那口玉钟竟然被虚灵炉喷出的火焰生生炼化。   林风雨已是全力施为再无半分保留,招过虚灵炉咬破舌尖,一口纯净的本命 精血喷在虚灵炉与天罡元阳剑上。   两大法宝光芒万道威力大涨,剑光不断压制金角,虚灵炉中喷出一股青白色 的火焰裹住阴煞老魔熊熊燃烧。   阴煞老魔大骇,只觉得剑光直欲将金角劈碎,而虚灵炉中的火焰连自己元婴 初期的修为都无法忍受,惊叫道:「七昧真火!」这虚灵炉真是妙用无穷,林风 雨是七阳之体,炉中以他体质为根本,喷出青白色的七昧真火,竟是要将阴煞老 魔的躯体作为药材生生炼化。   林风雨此时已是油尽灯枯,头晕目眩。强撑着最后一口气,又是一口本命精 血喷在两件法宝上,宝剑奋力斩下将金角劈得粉碎。   阴煞老魔爱惜性命又舍不得修为大损,加上他以为自己的实力拿下林风雨不 成问题,此时再想喷出精血搏命已然不及。金角是他的本命法宝,和林风雨的阳 具一般,本命法宝被毁,阴煞老魔体内真元一阵暴乱,闷哼一声想要逃跑,却被 七昧真火团团围住。方才凭借本身修为还可抵挡,如今也身受重伤道基受损,神 识一阵恍惚之下,火焰顿时突破护体的灵气黏在他皮肤上狂烧不止。   那火焰如同烧透灵魂一般,瞬间吞没阴煞老魔,只见青白的火焰熊熊燃烧, 将阴煞老魔裹住,虚灵炉的炉口打开,生出一股吸力,火焰被吸入炉中。炉口盖 上之时听得阴煞老魔惨叫连连,不到片刻便声息全无。炉口再度打开落下一颗鸡 蛋大小红艳艳的丹丸,而林风雨此时再也支持不住,一个倒栽葱从天上掉落下来。   秦冰跃起温柔地将林风雨搂在怀里,见他面如金纸昏迷过去,口中仍有鲜血 不住地涌出,手足无措。却被南紫粗暴地一把将她推开,双手抓了两把丹药不要 钱的豆子似的往林风雨口中塞去,又裹住他肩膀的伤口。   众女见林风雨力败劲敌,南紫却一脸凄楚,知道她见识广博,心下都隐隐觉 得不妙。   南紫将丹药喂进林风雨口中,见他鲜血依然不住地涌出,泪如雨下:「小风 ,小风,你,你怎么这么傻。」情急时刻也不叫林师弟了。   秦冰大惊失色:「紫儿,小风他,他怎么了。」只觉得牙关打颤,连话也说 不清了。   南紫泣不成声地道:「刚才我们……我们被阴煞之气困住身体三焦六脉,真 元全都……全都无法调动。小风他,他自断了心脉,用阳血冲散体内阴煞之气。 我,我要怎么才能救他?」心脉作为三焦六脉之中最关键的一条,掌管人体生死 ,自断心脉无异于自杀。众女面色一白,秦冰只觉得目眩神迷,脑门一晕咕咚一 声栽倒在地上。   秦薇和宁楠放声大哭,秦薇哭道:「小风,你可不能死,你若死了,我也不 要活了。」宁楠则是伏首在林风雨胸前:「林大哥,你答应过我两件事的,你不 能说话不算数。第一件事就是要你活过来,你答应我呀,你快答应我呀!」只可 惜林风雨意识全无,根本听不见她说的话,即使听见也是无法兑现这承诺了……   南紫忽见林风雨身体似乎生机全无,胯下阳根依然涨大耸立,忙一搭林风雨 的脉门。只觉得脉门虚弱无力若有若无,又用掌心摸着肚脐,感到仍有一股精纯 至极的阴阳真元牢牢地护住丹田道心,连带着将真阳汇聚所在的阳具撑得涨大。   她霍地站起左右寻找,朝着虚灵炉落下的位置连滚带爬地奔过去,拿起炼化 了阴煞老魔的红色丹药。又踉踉跄跄地奔回来,将那颗丹药放在林风雨的肚脐上。   阴煞老魔生前是被活活炼化,一身真元精血尽汇聚在这颗阴煞丹中。他一生 作恶多端,也不知吸取了多少男女的真阳真阴,阴煞丹中蕴含着磅礴的生机。才 一放上,急于得到补充丹田中的阴阳真元感到这股生机的存在,自然而然地大口 吸取起来。   只见阴煞丹泛出淡淡的红光,随着林风雨丹田的吸取缓慢地变小。这一下立 马起了效果,林风雨不再口吐鲜血,苍白的脸上也泛起一丝血色,停顿的呼吸也 时不时地出现。   南紫略略地松了一口气,搭住林风雨的脉门细细探查,又大惊失色。原来林 风雨之前连喷两口精血元气大伤,修为大退,此时真元之气只够本能地护住丹田 道心,无力修补身体损伤。阴煞丹的生机只能延续他的生命,对疗伤却是毫无效 果。这种程度的伤势,除非什么千年灵药,寻常伤药已然无效,等到阴煞丹被吸 取殆尽,林风雨仍然不免要死。   南紫急急地问道:「小风丹田里的真阴之气是谁的?」宁楠赶紧晃醒秦冰说 道:「妈,林大哥体内的真阴之气是不是你的?」秦冰悠悠醒来,见林风雨重现 生机精神大振:「是,是我的。紫儿,我能救他吗?」南紫将她的结论细细地说 了一遍,又道:「想要救小风,只有调动他体内的真元按照功法修行运转全身, 才能慢慢恢复伤势。冰姐姐,你赶紧用之前将真阴注入小风体内的方法,照旧施 为引导他的真气运行全身经脉。若有什么阻滞赶紧暂停告诉我以防出什么岔子。 我会想个法子帮你解决。」说罢看着秦冰。   秦冰此时再也顾不得什么羞怯,她岔开双腿,将阴毛覆盖之下红艳柔嫩的花 瓣露出,用手扶住对准穴口,缓缓坐了下去将肉棒吞进穴内。   南紫不知道二人竟然用的是双修之法,居然还答应了要在一旁帮着解决难题, 又确实因林风雨的伤势过重怕出什么岔子,不敢走开。顿时羞得面红耳赤…… 【哈哈,看了前面是不是觉得主角要被绿了?抱歉抱歉,主角不会绿。高潮前夕!】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三十三章 金翎岛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