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十九章:保镖 作者:林笑天

 
【风雨情缘】第十九章保镖 作者:林笑天   清洗完身体,林风雨满足地躺在床上搂着秦冰。时间还早,两人继续享受属 于自己的世界。   秦冰纤长的手指在他胸口画着圆圈,一副不胜娇羞的模样。   享受了片刻的温馨,林风雨开口问道:「冰姐姐,你这几天怎么,怎么,恩 ,这么放得开。」秦冰忽然变得心事重重的样子,画圈圈的手指也停了下来,默 默不语。   察觉到她的不对劲,林风雨的心也提了起来:「冰姐姐,是不是小风又什么 做的不对惹你不开心了?」秦冰叹息了一声:「不怪你,是我自己想的多了。我 怕这样的日子不长久。」林风雨就听不得这类话,当即坐起严肃地凝视秦冰,眼 睛瞪得铜铃般大,口气郑重说道:「你这话什么意思?觉得小风保护不了你?」 秦冰见他如此在意自己,心情略好,爬起身子投入他怀抱说道:「不是说天泉堂 的事情,我不怕死的。我怕的是你不要我。」林风雨紧锁着眉头揣摩秦冰的意思 ,她很少这么打哑谜似的对林风雨说话,一时猜不透秦冰的意思,只好保证道: 「咱们和道藏交手的时候说什么来着?你说咱们生死在一起的。我没想过反悔。」 秦冰幽幽地叹口气说道:「可是小风那么出色,以后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你。我 人老珠黄的,你就不理我了。」林风雨一把抱起秦冰,手中飞快地秦冰剥的光溜 溜像只小白羊一般,将她放在镜子前:「哪里人老珠黄了?我可怎么都看不出来! 这话要是说出去,天南大学所有男性非打死我不可。老少通吃的梦中情人,被我 伺候得人老珠黄了。」秦冰啐了他一口,心情好转说道:「林大仙人面前我可不 敢当。   昨晚林大仙人威风凛凛,从凡间一路横扫到天泉堂,哎哟,你没看那些小姑 娘的眼睛,个个看着你都放光。」整了半天原来说的是这一茬啊。林风雨无奈地 回应道:「还不都是你妹妹和南紫干得好事,我可从来不故意显摆来着。再说了 ,昨晚我眼里可就你一人,搭理过其他人么?」秦冰不依不饶:「那薇薇和楠楠 呢?」林风雨面皮都抽了抽,女人要是不讲道理,那就只能让她不讲道理了。想 了半天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拿出绝招将秦冰拥进怀里:「冰姐姐,你知道我这 人不会说话。但是不会说话的人,从来不轻易承诺什么,承诺了就要做到。未来 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但我永远要和冰姐姐在一起。」秦冰踮起脚尖,深深吻 住他的双唇,仿佛要吻到天荒地老,晶莹的泪滴从眼角滑落……   良久,唇分,秦冰撒娇地怪罪道:「三言两语骗得人家眼泪都流出来了,还 说自己不会说话,不怕羞。」说着给他备好衣物,服侍着穿戴整齐,催促他该去 上班了。   今天是秦薇做的早饭,五人用过之后各自分散干自己的事情。   昨夜公司聚会很high,也拉近了林风雨和同事们的关系,纷纷和他热情地打 着招呼。没去唱歌的同事听说了之后,都遗憾错过了昨夜的高潮大戏。   林风雨继续研究公司的资料,又变成那个普普通通的试用期员工。至于杨力 帆今早各种脾气,直接被他无视。9 点来钟,秦薇进来扔给林风雨一大堆资料, 交代着整理清楚,过两天的展会要用。   如何整理秦冰通过邮件说得清清楚楚,林风雨按照她的要求,去芜存菁,选 出有用的部分归纳排版。   这一忙就是一个小时,林风雨将打印好的材料装订清楚,虽是琐事也做的一 丝不苟。   刚进秦薇的办公室,背后大门又被打开,进来个风风火火的女子。   女子大约二十五六岁上下,脸庞方正颇有英气。一头波浪长发,娥眉杏目, 猪胆鼻,双唇如豆蔻红亮莹润,脚下踩着细长的高跟鞋,踏起猫步身姿摇曳挺拔 ,一身装扮时尚又得体。   女子一进门,完全忽视了林风雨,直奔秦薇叫道:「薇姐,听说你们公司来 了个很厉害的保镖啊?一个能打三十几个那种!」声音清脆如黄莺出谷,听着很 是舒服。   秦薇见女子出现也很高兴,还想站起来迎接,听到这话脸上愕然了一下,随 即倒在宽大的办公椅上笑得花枝乱颤。   女子亲昵地和秦薇挠着痒痒,嘴里催促道:「别笑别笑,快点叫来我认识一 下,我得借来用几天,你可别小气啊。小妹可有要事。」秦薇好容易喘匀了气, 指着林风雨说道:「呐呐,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咱们公司的大保镖就是这位了。」 看着他尴尬的模样,忍不住又笑倒在椅子上。   林风雨愁眉苦脸,这才来上班一天,直接成了保镖,还一个打三十几个?瞟 了一眼门外的同事,感叹人言可畏,传言可怖。   时尚女子认真地看了他一眼,还绕着转了几圈,让林风雨以为自己成了市场 上被挂牌出售的公马,正在接受买主审视的目光。   她审视了一番,摇了摇头表示不信:「这身板,看着不像呀,薇姐你可别骗 我。」秦薇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你自己那身板,不也一样能打三四个?凭什么 说他不能?小林呀,快来见过咱们天南大名鼎鼎的论道武馆扶语嫣老板。」扶? 这个姓还真是罕见。林风雨学习能力很强,待人接物有了不小的提高,当即不假 思索地招呼道:「原来是扶小姐,我是林风雨,大名久仰了。」扶语嫣对他点了 点头说道:「林先生不敢这么说,听说李龙见到你屁……恩,那个,大气都不敢 喘一下,这手功夫可不得了。改天还请您多多指教!」话里说的很客气,眼神中 还是浓浓的怀疑。   秦薇和扶语嫣素来交好,但是见她怀疑林风雨的能耐,心中不爽,不想让她 继续让林风雨吃瘪,就岔开话题问道:「论道武馆里高手如云还不够你使唤的? 怎么跑来给我借保镖?」扶语嫣瞬间脸色就沉了下来,一肚子气说道:「还不是 我爷爷,好端端的要搞什么比武。这下可好,我的论道武馆技不如人,脸面都丢 尽了。」秦薇笑吟吟地看着她也不说话,林风雨倒是明白过来此时自己该做什么 ,主动跑去烧水倒茶。   扶语嫣见秦薇一脸的玩味,知道瞒不过她,只好老老实实地说道:「还不是 刘家,实在太可恶了。逼着我要嫁过去,爷爷顶不过去,只好定了个以武会友的 名堂,我家输了,我得就范,我家赢了,这事不用再提。」秦薇继续调笑道: 「刘公子也是咱们天南一等一的人才,刘家老爷子好歹是副省呢,嫁过去可不埋 没了你。」扶语嫣顿时不乐意了:「薇姐你再这么说话我可生气了啊!刘浩磊那 个混蛋我清楚得很,光不清不楚的女人都十几个。我真嫁过去有好日子过?不过 是想着和我家联姻,拿我做工具罢了。」秦薇又问道:「扶老爷子又不是傻瓜, 既然定下这个规矩,必然有些把握。怎么还没打你就认输了?」扶语嫣抱着额头 苦恼道:「爷爷这是没办法的办法。刘家也不是傻瓜啊,说尊重爷爷,给他老人 家个面子,接受这个条件,可是比武的规矩要他们来定。说什么互相尊重。知道 我家家传的武学厉害,定了个三战两胜,先打一场单挑,再打一场二十人群战, 再来一场让我对刘浩磊,说我俩是当事人。   刘浩磊功夫比我强,我基本是必输的,等于我家先让了一场。刘浩磊那混蛋 前天跑我武馆来,说是先打场二十人群战热身赛。不知道哪找来的外援,战阵厉 害得很,咱们武馆连着换了三拨人全都挡不住,输的一败涂地。那混蛋的嘴脸真 是可恶,想起我都一肚子气。」秦薇不解:「外援?那也太不要脸了吧?这你们 也能答应?」「那可不是,刘浩磊又说人情面子也是实力的一种,规则都他们定 ,哼,脸皮都不要了。」扶语嫣鼓着腮帮子,气愤难平。又捂着自己的脸叹道: 「这次要是真打不过,我只好离家出走……薇姐,我好惨嘛……」秦薇打心眼里 想帮这个朋友,顾忌到林风雨的想法,又觉得扶语嫣刚才对他的怀疑,说不准惹 得林风雨不高兴。再说好朋友归好朋友,怎比得上我的小风重要?于是她学着林 风雨一贯的处事风格:「不是不帮你,这事情姐姐做不了主,想请谁帮忙,你得 自己给他开口才是。」林风雨正给两人沏好了茶端上,听到这里就传音问秦薇: 「这我是该帮还是不帮呀?」秦薇也传音回道:「你的事情,你自己决定呀。」 初次使用这种方式两人说悄悄话,心里很有股甜蜜的兴奋。   「我和她又不熟,你的朋友我直接拒绝了不好。再说了,帮不帮还不是你说 了算。」林风雨觉得自己在家里地位着实有些低下,苦恼道。   秦薇心花怒放,知道林风雨完全是为她考虑,压根就没考虑过自己。不好直 接表现出来,像只小狐狸似的露出贝齿咬着嘴唇偷笑:「这个妹妹人不错,麻烦 林大仙人帮帮她。但是别太容易答应啊,咱们不能显得没身份。」明白了,林风 雨给她使了个眼色,惹得秦薇一阵眼热心跳。   和扶语嫣扯了阵皮,在秦薇的配合下答应下来,给足了秦薇面子。   不知是扶语嫣性子急还是事情本身让她着急,见双方谈妥当即说道:「走, 中午请你吃饭,事成必有重谢。」林风雨本就是无所谓的性子,站起身很入戏地 对秦薇说道:「秦总,那我今天就先出去了,落下的工作我回头再补。」秦薇开 心得眼神都迷离了,强行克制着保持矜持:「去吧,让慧芸和你一起去,碰到什 么事情让她帮着处理。」说完和曹慧芸交代了几句,三人一起出门。   坐上扶语嫣的玛莎拉蒂GT,林风雨就像个土包子左看右看。扶语嫣心情忐忑 之极,依然对他不太信任,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幸好这话没说出口,毕竟林风 雨已经觉着自己像匹被人挑来选去的公马……   曹慧芸和扶语嫣也很熟悉,了解了情况也暂时出不了什么主意,只能安慰她 说小林真人不露相,厉害得很,应该帮的上忙。   论道武馆正中央是一座标准的拳赛场地,周围的观众席足以坐下五百人。各 种练习室围绕着观众席。拳台顶端还有一架四面屏幕的大液晶屏。屏幕上正播放 之前友谊赛的回放。   观众席坐了50来人,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回放,并 未关注到林风雨他们进来。   领着两人找个空位坐了,扶语嫣顺手拿起玻璃瓶的可乐,也不用开瓶器,手 掌发力一拧「嘭」地一声将瓶盖打开递给二人。   扶语嫣一边观看屏幕播放的战斗,一边询问道:「林先生,你看这战阵弱点 在哪里?」林风雨皱着眉头看了一阵,略有所得:「这战阵门道不小,前排五人 主攻几乎不防守。看着全是破绽,可一旦发动攻击,中排十人随时会弥补漏洞。 但是最可怕的还是后排五人,这几个人几乎不进攻,也不直接参与防守。他们所 有的手段都在限制和控制,打乱你们团体进攻的节奏。」他指着屏幕说道:「这 里,就是这里。你们十人抱团进攻,本来可以压缩对方前排五人的腾挪空间。他 们后排出来了三个人,挡在你们最难受的位置,攻,仓促之间没有力量,退,这 波攻势就断了,马上要面临对手的反击。」扶语嫣顿时对林风雨刮目相看,看了 那么一会儿就发现了门道,果然有两下子。正想继续交流,突然脸色一变。   大门走进来两个不到三十岁的英俊男人,一个身着劲装,高鼻方口,下巴留 着短须颇有成熟男人的魅力;另一个笑嘻嘻的,一双桃花眼简直比女人还要迷人。   扶语嫣腾地从座位上跳起,指着两人怒喝:「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滚出去!」话语之间毫不客气,拿在手里还未喝完的饮料重重地摔在地上,玻璃 渣子四溅。   林风雨瞬间就明白来的是刘浩磊,不知道是哪一人。   短须男薄薄的嘴角冷笑一声,丝毫不理会满场的人,对同伴说道:「看见没? 我老婆!够辣,够劲,这种胭脂马玩起来才过瘾。」肆无忌惮的下流话顿时激得 满场沸腾,怒骂声不绝于耳。扶语嫣气的浑身发抖说不出话来,林风雨也皱着眉 头站起身来,这种话当着如此多人说出口,太过分了。两人都没注意到,桃花眼 男人出现的那一刻,曹慧芸的脸色瞬间变了,连红唇都退去了血色。   直到坐在前排的一位老人站起身来摆了摆手,喧嚣的怒骂声瞬间静了下来。 正是扶语嫣的爷爷扶老爷子。   见老人出面,刘浩磊抱了抱拳,口气里仍然没有丝毫的恭敬:「爷爷,语嫣 嫁过来就是我刘家的人,我管教自己的老婆,不过分吧?」扶老爷子涵养极高, 也不动怒,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答道:「事情未有定数,小刘你也不必着急。」 刘浩磊依然一脸嚣张的冷酷:「不过几天时间而已,爷爷最好提前做好准备把语 嫣嫁过来吧。」桃花眼顺势补了一刀:「哎哟刘哥,到时候闹洞房可得让我主持 啊,保证热热闹闹的,让弟兄们都看个爽。」这就太无耻了!   扶语嫣脸若冰霜:「够了,废话说完了吗?说完了马上滚!」瑟瑟发抖的身 体里蕴含了无尽的怒气。   刘浩磊像是猫逗老鼠一般不急不躁:「老婆,不是说好了打热身赛嘛。前天 刚打了一场,今天来就是想找你打一场,怎么样,肯不肯让老公摸摸你的底啊? 今天我让你,怎么打你说。」话里隐晦的意思连林风雨这种呆头鹅都听出来了, 其余人更是气愤难平,只是扶老爷子没有吭声,只能忍着不发作。   林风雨很奇怪扶老爷子是怎么忍下这口气,但是扶语嫣完全不能忍,一个箭 步跳出坐席:「好,今天我就跟你打。真当我扶家人怕了你刘家吗?」气愤归气 愤,脑瓜子没被冲昏,从兵器架上拿了对双钩。知道自己在力气上吃亏,比拳脚 劣势太明显,选择械斗。   论道武馆的人见大小姐应战,呼啦一下站起大声助威。   「大小姐加油,好好收拾这个混蛋。」「狠狠地揍刘家的狗。」刘浩磊嘿嘿 冷笑一声,随手拿起根长棍轻轻跃上拳台,身手倒是颇为不俗。回头对桃花眼说 道:「兄弟,哥哥今天给你上一课,女人,就得从身到心全部收服,回头你让她 做什么,她就做什么。不服,打到服气为止。」桃花眼哈哈一笑:「哥哥威武, 小弟受教。」全场的目光被拳台吸引,林风雨准备坐下却发现脸色苍白的曹慧芸 :「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曹慧芸勉强笑了一下:「没……没事,我,我 有些担心语嫣。」林风雨本能地觉得不对,又不好说什么。看着满地的玻璃渣子 ,曹慧芸柔柔弱弱的,一会别不小心弄伤了。顺手抄起搁在一旁的扫把畚箕,清 理起碎玻璃来。贴心的举动让曹慧芸冰凉的心温暖了一下。   拳台上的两人互相试探一番,扶语嫣毫不留情地出手。   扶家的双钩技法不凡,扶语嫣将双钩舞做一圈光团,一个娇滴滴的女人愣是 势如疯虎,显然动了真怒。   可惜刘洪磊的功夫明显在她之上,一条长棍勾挑点扫,十来个回合下来,就 占尽了上风。   扶语嫣被逼迫在拳台一角,刘洪磊的长棍连连舞动,借助长度的优势逼迫得 她腾挪空间越来越小。几次冲击又被长棍稳稳封住无功而返。   又打了二十来个回合,刘洪磊见戏耍得够了,猛然加紧了攻势。   只见长棍一记势不可挡的横扫,又快又急。扶语嫣的右手弯钩虽然勾住了长 棍,怎奈和强手力战了三十个回合,早已气喘吁吁香汗淋漓。只觉长棍一股大力 传来,弯钩不但没有锁住攻势,反被带的脱手飞出。   刘洪磊攻势不停,长棍扫飞弯钩,眨眼已点在扶语嫣右肩。   扶语嫣也是硬气,右肩一沉一托卸去部分力道,硬生生地吃了一棍。强忍下 钻心的剧痛,左手弯钩也扫向刘洪磊腰间,对长棍的攻势竟然不闪不避,一副打 出了火气,要同归于尽的样子。   刘洪磊大占上风哪会让她如愿,长棍圈转纠缠住弯钩,猛地发力一带搅得左 手钩也脱手飞出。得意之下哈哈大笑,对扶语嫣捂着右肩伤处一脸的痛楚毫不在 意:「老婆,打女人不好我知道。可是刘家家法,不听丈夫管教的女人是可以打 的。今天你先忍着,也提早告诉你,新婚之夜,你会更痛。」下流的话语流水价 般滚滚而出。   扶语嫣气的睚眦欲裂,忍着剧痛不肯认输。   刘洪磊面目突然充满了戾气般狰狞,似乎对扶语嫣的表现极度不满。手中长 棍抖了个棍花点向扶语嫣纤足,扶语嫣无奈一跃而起,身在半空,长棍猛然上挑 又扫向她面部,刘洪磊得意洋洋:「老婆快躲开,往台下跳。」这是要将扶语嫣 逼下擂台迫她认输,毕竟不是真想棍扫面部,那张俏脸真打花了,洞房里不免有 些扫兴。   扶语嫣压根不想认输,若是打向其他部位,或许拼着受伤也会硬接下来。但 是打在脸上容颜受损,那是万万不能接受。   女子爱美的天性驱动了身体的本能,扶语嫣在空中攀住拳台边的绳索一个后 空翻翻出了拳台,听得耳边棍声虎虎,吓得又一个倒纵落下拳台。此时右肩剧痛 ,全身气力都已用尽,实在支撑不住一跤坐倒在地上。   刘洪磊也是飞身而起,空中长棍下击,竟然直接点向扶语嫣右乳,这是准备 赤裸裸地羞辱扶家。   围观的众人见扶语嫣已经败了,刘洪磊还不依不饶,纷纷起身怒骂,扑上去 就要挡下刘洪磊。可惜距离太远,眼看着长棍已点向扶语嫣身前,营救不及。   刘洪磊得意洋洋,见扶语嫣柔弱地倒在地上,双目凄苦勉力挣扎的模样,一 股变态的快意升起,棍尖方位一边,竟然点像扶语嫣的下阴。   忽然一道提着扫帚的人影如鬼魅般飘来,手中扫帚一展压住棍身。   刘洪磊只觉得一股沛不可挡的大力传来,棍尖被狠狠一压,如同自己用尽浑 身力气将长棍砸在地上,双手瞬间麻木。   那柄扫帚顺势一举,不知道沾了多少脏东西的帚尾直接扫在刘洪磊脸上,随 后像扫垃圾一般,帚尾顺着面部往下直拖到脚。   竹枝制作的扫帚坚韧非常,刘洪磊脸上被刮出道道血痕,胯下的丑物更是如 同被数十根钢针刮过,痛入骨髓。   众人见一个陌生的年轻人趋进如鬼神,动作快得不可思议,由守到攻行云流 水,不但救下扶语嫣,还狠狠地折辱了嚣张到不可一世刘洪磊。人群瞬间鼓噪起 来,大声喝彩。   苦苦忍耐的扶老爷子原本已做势欲起,紧握着龙头拐杖的双手血管膨胀,忽 然见到林风雨神奇的身手,心头一松,又倒回座椅,恢复了老神在在的模样。   刘洪磊又惊又怒,盯着一脸平淡的林风雨,硬是不敢发作:「偷袭岂是好汉 所为?」林风雨拉起扶语嫣,伸手在她肩膀上揉了揉,身子都没转过,淡淡地回 应:「我嘴巴没那么贱,人也没那么龌蹉,好汉是不敢当的。」刘洪磊被他出言 讥讽,心下更怒:「阁下留个字号,我刘家日后必有报答。」见扶语嫣脸色恢复 红润,肩膀的伤势已除,林风雨才转过身笑道:「扶家外援。不用日后报答了, 比武之日,我给你刘家机会。」这一答算是正式应承了扶家自己会出手。刘洪磊 抱抱拳,转身离去。只是比起来时的气势汹汹,此时颇为无奈。   扶语嫣见了林风雨神奇的身手所有的疑惑一扫而空,听他当场许诺顿时信心 满满,羞愧之前对他怀疑的同时,又感到肩膀那股浑厚至极的气息温暖如热水, 敷住伤处麻酥酥的……   众人的围观林风雨并不在意,远处一道锐利有如实质的目光激起了身体的反 应。他循着目光望去,扶老爷子目光炯炯,嘴角的微笑释放者善意。   一群人围着林风雨,结交的结交,问好的问好,感谢的感谢。   不过他和扶老爷子点头示意打过招呼以后,注意力就放在桃花眼男人身上。 刘洪磊的离开他并没有跟随,而是绕过众人,坐到曹慧芸身边。   「哈哈,小芸,好久不见。」依然是那副笑嘻嘻的可恶模样。一手肆无忌惮 地向曹慧芸搂去。   「走开,我不认识你。」曹慧芸在他坐下的瞬间就站了起来,脸色苍白想要 逃离。   桃花眼一把拉住她的手:「啧啧啧,都说一夜夫妻百日恩,我可是念念不忘 你那张小嘴,你就那么绝情呀。」曹慧芸目中盈满泪水,羞愤难抑,狠狠地甩手 却挣不脱。   两人说话声音很小,有心留意的林风雨却听了个清楚。本能地回过头想看个 究竟,转到半途硬生生地停下来,毕竟私人的事情,不是自己方便插手的。眼角 余光却瞥见曹慧芸求助的目光,无奈地分开人群走了过去。   见林风雨走过来,桃花眼笑嘻嘻地松开手,嘴里却不饶人:「晚上到我家来 ,咱们重温旧梦一场!」曹慧芸急匆匆地躲在林风雨身后,仿佛要找块安全的地 方躲开恶魔的瞥视。   扶语嫣感受到林风雨与桃花眼的敌意,走过来冷冷地说道:「先生,麻烦你 立刻离开。」桃花眼有恃无恐一般大喇喇地坐着,对扶语嫣说道:「嫂子,这么 对待兄弟可就说不过去了。行,今天给嫂子面子,小芸啊,晚上6 点不见不散啊。 放心,有你的甜头。」曹慧芸脸色剧变,难阻泪眼滂沱,捂着嘴向大门跑去,沉 重的步伐踏得高跟鞋蹬蹬作响。   林风雨不想管,可是两人一起出来的,还是自己上司,放她一人神情恍惚地 跑出去,怕出什么意外。只好跟着跑了出去,跃动的身形迅捷有力,尽显高明的 轻身功夫,引来围观的行家们一阵惊叹…… 【祝大家端午安康!节后本书第一个大高潮即将来临。】

上一篇: 【风雨情缘】 第二十章~第二十二章 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