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情缘】第十八章 惊魂夜

 
【风雨情缘】第十八章 惊魂夜 作者:Lovelytooth 2015年6月18日发表于:SIS ***********************************   再次强调一遍哈,本文绝对无NTR 和黑暗情节。我也知道母子,NTR ,黑暗 在坛里很红,但个人喜好问题真的不喜欢。谢谢对本文的支持。 ***********************************              第十八章  惊魂夜   南紫俏生生地站在门口,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见门口的超级美女又是冲着林风雨来的,男同事们心里一片哀嚎。世界上还 是善良的人多,对林风雨并不像杨力帆那样愤恨,可是本能的嫉妒是免不了的。   宁楠似乎很喜欢南紫,高兴叫着跳起来:「紫姐姐,欢迎欢迎。」拉着她到 位置上坐下。   林风雨有些无奈,知道南紫找自己干什么的。可她一直很有礼貌,而且总是 提出公平交换的条件,总不能赶她走吧?   秦薇对南紫颇有些敌意,但还是大方地给同事们介绍了这位天南大学的校花。   南紫性格也颇为豪爽没有小女生的忸怩,大大方方的挨个敬酒,礼数周到, 强悍的酒量引来阵阵掌声。   几杯酒下肚的南紫双颊泛起红晕,如同怒放的鲜花一般娇艳无比,笑着对林 风雨说:「林同学,不用那么戒备嘛,我又不会吃了你。今晚咱们不提借东西的 事情,我就是觉着你前途无量,想来卖个好混个脸熟,这总可以吧?」林风雨听 她这么说,放下心来:「南师姐可不敢这么说,能和你交朋友我可是高攀了。」   南紫嫣然一笑,如春花绽放向着林风雨举起酒杯:「林师弟,敬你一杯,今 后若是君临天下,可别忘了我这个凡人世界里的师姐。」两人说话的声音很小, 同事们并未听到。一杯酒下肚,南紫美目一转,大方地站起来向众人说道:「小 妹贸然打扰,也献歌一曲吧。」在点歌机上选了首歌曲。   南紫的歌艺极佳,不但声音甜美圆润,技巧也极其熟练。一首《笑红尘》竟 然丝毫不逊于原唱。一曲歌罢,掌声出奇的热烈,连林风雨都大声地鼓起掌来。   南紫大气地旋身一礼表达谢意,聘聘婷婷地走回座位。   宁楠羡慕地说道:「紫姐姐,你唱得可真是好。」南紫突然叹息一声说道: 「哎,现在就只剩下唱得好咯。楠楠,你紫姐姐修为全失之前在修者界可是小有 名气哦,人称琴剑双绝呢。」说完又自嘲般笑了一下:「过去的事情,不提了, 反正伤好不了,游戏人间也不错。这红尘也是很美好的嘛。来,楠楠咱们干一个, 对酒当歌我只愿开心到老。」林风雨知道这些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当即也举起 酒杯对着南紫说:「南师姐,我真的不是不想帮你,确实没法帮。有些话我不方 便说,但是请相信我的诚意。」南紫调皮地眯着眼:「不是说好了今晚是来交朋 友,你怎么又提借法宝的事情?该罚,这杯你自己喝。」他提了借法宝的事情, 南紫确实没提。又被摆了一道啊,真是个蠢蛋,什么人都能把自己吃得死死的。   林风雨凝噎无语,只好干下杯中酒。   南紫又举起杯子对秦冰说道:「秦老师,真想不到你也是同道中人啊。咱们 也喝一个?」秦冰还是那般恬静淡雅地笑了笑,举起酒杯一口喝干说道:「小紫 可别叫我老师了,咱们现在可是好朋友,以后我家有难,你可不能袖手旁观呀。」   几人一番交际,明显熟络了起来,果然酒桌上容易联系感情。   曹慧芸也举杯走了过来,早就想好好感谢林风雨今晚出手相救,可他身边一 直莺莺燕燕没完没了,好容易才等到机会。   见她对刚才不小心触碰了胸部的事情绝口不提,林风雨也不去惹麻烦,连声 说小事情小事情,自己一个练过功夫的大男人,保护下同事是应该的。   秦薇今晚心情大好,虽然肉体的欲望难解,可是心灵得到极大满足。一群人 欢歌到12才心满意足地离去。   四人加上南紫,坐上秦薇的奥迪一起回天南大学,酒驾也顾不得了。   天南大学在城市边缘处,绕城高速刚走了一半,南紫突然摸出探灵罗盘。罗 盘上的指针滴溜溜地转动。   南紫认真地看了几眼说道:「咦,这么多人斗法,筑基修士群殴啊?哎哟, 死了好多修士!」坐在前排的林风雨回头看去,却看不出罗盘有什么门道。   南紫突然变了脸色:「不对,是天泉堂的方向。薇姐姐,快停车我得去看看。」   林风雨赶忙阻止道:「喂喂,你脑瓜子怀了?功力全失还去管修者的事情?」 南紫骄傲地一笑:「嘿,你觉得我失了功力就没点手段了么?薇姐姐快停车,天 泉堂和我家关系不浅,我一定得去看看。」秦冰打断她问道:「小紫,你能确定 都是筑基修士在斗法吗?」南紫观察罗盘表情越来越凝重:「八九不离十吧,快 点停车啊,再不过去恐怕要晚了。」秦冰看着林风雨问道:「小风,咱们一起去 好吗?小紫一个人太危险。」林风雨想了一想,说道:「可以,一起去,但是你 们都得听我的,情况不对咱们立刻走。南师姐,尤其是你!」南紫满口答应下来 率先开门下车,焦急难耐。   车子被丢在路边,林风雨瞅着四下无人,准备带着大家飞走。却见南紫拿出 个纸船,那纸船迎着风急涨,变作一节火车皮的大小,南紫纵身跃起一个旋身, 翩如飞鸟般跃入,招呼几人上来。   我x ,自行运转的法宝?高档货啊。四人一脸的新鲜,踏上巨舟左右观望, 林风雨瞬间就从什么都懂的大仙变成了土包子,穷光蛋……   南紫在一个空槽的部位安放上一颗灵气四溢的石头。巨舟撑起一层光芒的护 罩,南紫一提操纵杆,朝着目的地电射而去。   路途中南紫不断向林风雨说明天泉堂的情况,一个三流的门派,主修水系功 法,掌门有金丹初期的修为等等。   空中飞行了一个半小时才远远地看到一片建筑群落。不少房屋已经倒塌成废 墟,有些还起着未熄灭的火焰。   林风雨很惊异如此远的距离探灵罗盘都能察觉。看出他的疑惑南紫解释道: 「暑假的时候我来天泉堂度假,宗门里女弟子岳翎姐姐和我很是投缘。所以留了 一只灵盘给她,平时联络用的。一个灵盘里的信息,另外一个都能反映出来。   明白了,看人家南紫的家底,随便拿出来两件法器各自不凡啊。   天泉堂的大门口躺着四具尸体,血迹已经干涩,已死去多时的身体扭曲着。   整个建筑群里静悄悄的,没有一丝声音,也感觉不到任何真元的波动。   林风雨抽了抽鼻子,空气中弥漫着浓厚的血腥味,更有一丝魔气残留。   「进攻这里的是魔修,魔气不是那么纯粹,不是魔物。」林风雨判断道。明 清灵目打开,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   南紫手中的探灵罗盘一直在四处探查,疑惑道:「好像没人了?」说着拿出 一个阵盘,同样安放进灵石。那阵盘撑起一朵云彩护卫在众人头顶,霞光灿灿, 林风雨觉得就算正面进攻,一时半会儿也无法攻破。   见南紫手中法宝层出不穷,且无需法力全凭灵石驱动,林风雨心中大定。让 众人先留在原地,他身形一晃迅速将整个天泉堂细细探查了两遍。   回到四女身边的林风雨神情阴郁,南紫早已等不及了,焦急问道:「里面怎 么样了?」林风雨冷冷地摇了摇头回答道:「做好心理准备,咱们进去看看吧。   里面……很惨。「南紫蹦了起来,率先跑了进去。秦冰心情紧张,重重地握 住了林风雨,秦薇和宁楠也互相拉住了手,感觉对方手上全是汗水。   踏进大门首先是一进院子,南紫呆呆地跪在地上。秦家三女看见面前的场景, 虽然做足了心理准备还是瞬间呕吐了出来。   满院子里躺着至少二十具尸体,每一具都被劈开了四肢和头颅,又像搭积木 一样摆放在一起。断裂的腰部里内脏流出,每一截躯干里的血液仿佛被什么东西 吸尽,干干瘪瘪的塌在骨架之上——凶手的手段极其残忍。   轮流帮三女按摩疏通郁结的胸臆。看着她们被吓得苍白的脸,心下不忍,却 知道这种情境今后总会遇到,只能强行按捺下带三女离去的心思。   待三人缓过一口气,林风雨喊上南紫,五人结伴进入了大堂。   原本华丽的大堂此时破败不堪,到处都是激烈争斗留下的痕迹。盘龙的石柱 根根断裂,使得厅堂塌了一半。石柱中露出各式各样的阵盘,看来对手攻破了防 护的大阵之后才进入天泉堂。原本威风凛凛的盘龙随着石柱断成数截,无助地耷 拉在残破的地上。   天边的星光从坍塌的屋角洒落,照着几具赤裸的女尸。   六具女尸被均匀地围成一圈,个个都保持着屁股向内圈跪伏,脸向外的姿势, 弹性十足的双乳此时耷拉在冰凉的大地上。女尸们不着片屡,表情或哭号,或痛 苦,或麻木,死前似乎经过反抗,可惜毫无用处。   她们身上都洒满了腥臭的液体,阴部光洁无毛,手腕粗的木棍插在阴道里, 嫩红的蜜穴口还能看见残存着精液。暗红色的屁眼大大地张开,带着撕裂的伤痕。   女尸们痛苦的表情已经凝固,述说着她们死前遭遇的凌辱和折磨……   林风雨点了下数量,女尸群共有11处。而战死的男修则如同院子里一样,散 落在各处被分尸,又拼合在一起。   男尸们都被吸干了浑身精血,干瘪的面目难以看清。南紫颤抖着走向女尸群 细细辨认,口中喃喃说着:「张玲姐姐,胡艳姐姐,你们,你们,呜呜呜……」   平日里熟识的人在面前惨死,南紫泣不成声。只是女尸们再也不能回答她的 呼唤。   11个赤裸的女尸圈如同一个奇异的法阵,又像是恶魔留下的示威印记,凄惨 又恐怖。   南紫清点了尸体的数量,在一具男尸面前说道:「男修死了96人,女修死了 66人。失踪1 名男修,3 名女修。堂主张天灵也死了。张叔叔您就放心去吧,爹 爹会给您报仇!」语声坚决又凄婉,如杜鹃啼血。   那具男尸穿着华丽的道袍,袍面刻画着繁复的法阵,又镶嵌着各色宝石,该 是一件名贵的法器。凶手并未将道袍剥下带走,似乎不屑一顾。   林风雨本想让秦冰去安慰下伤心欲绝的南紫,可是秦冰和秦薇紧紧抱在一起, 对面前女尸的死法感到难以接受。倒是宁楠神情最是镇定,死死地盯着每一具尸 体,仿佛要将这一切深深刻在心里。   他走近三女身边去说道:「别难过了,修者就是这样,比凡人的世界更残忍, 更凶狠。今晚,哎,今晚咱们就当是长长见识了。」秦冰抹了把眼泪,表现出埋 藏在心底的果决和坚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不怕,我只是痛心他们的遭遇。   小风,只要咱们强大起来,什么都不怕。我一定陪你走到底,绝不后悔。 「林风雨摸摸她的秀发,安慰地对三人笑了笑,就走向南紫。   南紫蜷着身子坐在地上哭泣,林风雨劝慰道:「南师姐,人死为大,咱们给 他们处理后事吧。」南紫哽咽地说道:「不,这里所有东西都不要动。岳翎姐姐 不在这里,该是被抓走了,咱们再看看周围有没什么线索。我想把岳姐姐救回来。」   林风雨没再多说什么,此时只能尽自己的一份心力。   突然心中一跳,耳根子动了动,林风雨霍地抬起头来,明清灵目打开,两道 蓝幽幽的光芒射透没有坍塌的一面墙壁。   两道蓝光一扫再扫像是发现了什么。林风雨轻身向院子飞起,百忙中不忘交 代一声:「打开法宝,保护好冰姐姐她们。」南紫急急打开那面撑出云彩的阵盘 将秦家三女一起罩住,又打开探灵罗盘,罗盘静悄悄地没有一丝动静。她惊异地 带着三女往院外小心翼翼地走出。   只见林风雨飞腾空中,双目蓝光不停地扫射。天泉堂外围死一般寂静,山巅 寒冷的夜风吹过,带着满地死尸的衣服抖动,令人不寒而栗。   林风雨目光忽然一顿,大喝一声口吐玄黄阴阳雷火,银光灿烂的霹雳撕裂夜 空,带着煌煌天威重重劈在一片林木之中。   那片林木被霹雳打中,瞬间林木丛中电光缭绕。   嗷呜一声巨吼,林木丛中跳出一只怪物,牛头虎口,狼身鳄爪。那尖利的牛 角如同钢刀刺向天际,双爪奇长,爪尖还带着干透的血迹。怪物浑身赤裸,胯下 的阳根随着跳跃左右摆动。怪物的肩膀似被刚才的雷火击中,一片焦黑。此时似 乎因为疼痛口中阵阵呼喝。   林风雨双目一凝,向南紫问道:「这是什么鬼东西?怎么一丝气息都感觉不 到?」南紫秀眉微蹙,眯着眼观察了好一阵:「魔宗的怪物,它不是活物,是炼 尸!林师弟小心,这怪物厉害。」林风雨冷哼一声,咬破指尖祭出纯钧血阳剑, 持剑直扑尸魔。   尸魔眉心忽然绿光一亮,动作极其灵敏,仿佛带出一片光影般,避开宝剑一 闪到了林风雨身后,尖利的牛角和双爪一同向林风雨抓去。   等的就是你,林风雨迅疾转身腾空再起避开双爪,两手交错使出天阳掌火狠 狠地抵住尸魔双角。掌火的光芒陡然一亮,熊熊的火光瞬间吞没了尸魔,烈焰熊 熊,竟要直接将它炼化。   尸魔痛叫连连从空中跌落,浑身血肉被烧化,露出森森白骨。只见尸魔眉心 一点绿光连连闪动,天泉堂中满地的尸体忽然涌出一股黑风将尸魔包裹,火光灭 去,尸魔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毫发无损。   天泉堂满地的修士死尸给尸魔提供了充沛的尸气,挨了林风雨一招,此时凶 威反倒有所提升。   「林大哥,打它眉心。吸收尸气的绿光是眉心发出来的。」宁楠眼尖发现了 关窍,在一旁迅速开口提醒。   「聪明!」尸魔随可吸收尸气修补损伤,可是智力似乎颇为低下只凭本能行 事,修为也不高。林风雨心情大定,转身对宁楠称赞了一声。   几个花巧的身形变换,轻松地切近尸魔身前。林风雨大喝一声,纯钧血阳剑 连连斩断尸魔四肢,不等它恢复,挺剑直刺尸魔眉心。   那道绿光忽然连连闪动,光芒阻住宝剑,周围的尸气铺天盖地向尸魔涌来。   林风雨一手持定宝剑,另一手连打几个法诀召唤出朱雀。   朱雀清吠一声,围绕着林风雨喷出漫天火光。滚滚涌来的尸气被火焰焚烧迅 速变淡。可是尸气无孔不入,终究有部分穿过朱雀烈焰涌入尸魔体内。那道绿光 得到尸体的给养,光芒更盛。   林风雨连连发力,宝剑始终无法刺入绿光,心中震怒。若是在其他的地方, 尸魔得不到尸气的补给早被他斩于剑下。可是天泉堂这里满地修者尸体,更有金 丹修为的天泉掌门。死后浑身真元全部转化为尸气。   林风雨等于以一己之力大战一位金丹修士,加上百位筑基和练气修士。眼见 尸魔被斩断的四肢又在慢慢长出,林风雨心下大急。好不容易才将局面控制住, 若是尸魔再度完全恢复过来,又将是一场苦战。   一边观战的四女互相计较了一番。南紫拿出一柄紫色的宝剑,在凹槽处安放 两颗金光闪闪的灵石交给秦冰。   秦冰拔剑出鞘,手中打着法诀将宝剑祭在空中滴溜溜地旋转。她又展开手掌, 一朵青色的莲花慢慢生长,莲根立在掌心,莲花逐渐涨大盛开,莲蓬托住剑柄。   南紫手持剑鞘,慢慢地舞动,秦冰跟着她的动作掌控者莲花,让空中的宝剑 随着南紫的动作一招一式地依样画葫芦。   那柄宝剑随着南紫繁复的剑招施展,渗出紫霞漫天,紫霞边缘又显出青光万 道。滚滚尸气如遇暴风,被紫青剑光搅得七零八落。   林风雨奋尽全力的突刺猛然感到阻力一轻,宝剑刺入了寸许,而朱雀的焚天 烈焰之下,再无尸气能透过。   回头一望,空中的紫青宝剑划过尸气如同滚汤泼雪,尸气消散无踪。南紫身 形飘然若仙,每一招每一式都像美妙至极的剑舞。秦冰跟着她的动作舞动,虽然 有些生涩不够圆转如意,却也风情万种。   二女的剑舞让他眼中放光,只盼多看一会,总算以极大的毅力收回心神,一 道霹雳吐在纯钧剑上,宝剑染上一层电光,势如破竹一般刺入尸魔眉心。那道绿 光逐渐涣散,咔哒一声硬物破碎的声响,绿光彻底消逝,尸魔的身形化作黑气消 散。   林风雨飞起空中,天阳掌火铺天盖地裹住尸气,彻底焚烧干净。   秦冰初显身手助林风雨破敌,一身香汗淋漓,脸色略略苍白,林风雨赶忙上 前扶住,将纯阳真元灌入体内助她恢复。   与此同时,遥远的南方空中,一位黑袍老人眉头忽然一皱喃喃念道:「牛狼 魔死了?真是晦气,损了大好一具尸魔。」低头又想了想,化作一道黑光向南飞 去……   南紫收回宝剑对着林风雨一阵鄙视:「剑法真差,我功力若在,早收拾掉尸 魔了。」林风雨一阵不服,想着总不能告诉她我压箱底的天罡元阳剑诀未出呢, 大肉棒斩起来早也干掉尸魔了。只好抽了抽嘴角恭维到:「南师姐剑法如神,小 林佩服。」南紫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急急放出那座飞舟招呼大家道:「快走 吧!有人要来了,我暂时不想和他们碰面。」见她脸色惶急,林风雨也说道: 「快走吧,尸魔背后一般都有操控之人,我也不想多惹麻烦。」众人登上飞舟离 去。   回到车内,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又邀请南紫晚上一起住在秦冰家。五人 坐在沙发上默默无语。   还是南紫率先打破了沉默:「林师弟,尸魔的来头你有头绪么?」林风雨苦 笑地回答道:「我只是个小散修,什么都不懂,哪能看出个所以然来。」他只是 不愿意说出师门的情况,毕竟南紫也没有说她的背景。再说阴阳门如今就剩一颗 独苗,说是散修也不是欺骗。   南紫听来就觉得林风雨时时刻刻在防备借法宝的事情。今晚天泉堂出事,她 的好友死的死,失踪的失踪,本就心头堵着一口气,当即讽刺道:「是啊是啊, 散修散修,悄悄你那功法,雷光霹雳,朱雀火羽,哪一样简单了?剑法倒是不怎 么样,那柄血剑是随便能弄出来的?还是仿着神剑纯钧的模样。哎哟,这世上哪 来那么厉害的散修,你倒是再找个出来给我看看。」见南紫发作,林风雨也答不 上这些问题,只能垂头丧气地回应道:「南师姐,知道你心情不好,也不用拿我 出气吧?我又没得罪你。再说了,我真的什么都不懂!」南紫见他顶嘴,刁蛮脾 气发作:「让你借我法宝一用,跟个命根子似的藏起来。今晚若是我功力恢复, 哪会像你这么没用这也不懂那也不懂。三杆子打不出个屁来,真是气死我了。」   林风雨撇撇嘴,法宝真是命根子,被你说对了。不想和她胡搅蛮缠,又可怜 她今晚的悲痛,只好说道:「我是什么都不懂,打打架还可以,你要能查出来谁 干的,去报仇算我一个成不成?」「这还差不多,算你有点良心。」南紫白了他 一眼,对这个结果表示满意。   一直默不作声的宁楠忽然站起身来说道:「林大哥,你专心提高修为和锻炼 心性吧,其他事情交给我。我宣布,今天开始,宁仙子要好好修行,我不想将来 和天泉堂的人一样死的那么惨。紫姐姐,你能不能帮我?」南紫也极喜欢宁楠, 满口答应道:「我来帮楠楠,别当心,姐姐肯定会保护你的。」宁楠拉着南紫去 房间,随口对林风雨,秦冰和秦薇传音道:「林大哥不方便开口求紫姐姐,修者 界的事情,我来问清楚整理好了告诉大家。你们专心修炼。」二女进了房间关上 房门,时针已经指向六点,天光大亮。   秦冰和秦薇情绪不佳,今晚的惨事给了她们太多震撼。秦薇也站起来说道: 「我去休息一会儿,八点准时去上班。」林风雨拉着秦冰回房,二人相拥着躺在 床上默默无言。   林风雨心乱如麻,对修者的世界接触越深,恐惧就越深。他不知道把秦冰拉 进这个神秘的世界是对还是错。若是将来她也像天泉堂诸女一样的下场……林风 雨简直不敢去想。   秦冰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螓首埋在肩膀上问道:「小风,今晚我打得好不 好?」林风雨一把将秦冰拉到身上,二人胸部紧贴,轻抚她的后背说道:「冰姐 姐真厉害,当年我第一次出手,可远远不如你。」秦冰嫣然一笑,轻轻在他脸上 啄了一下。将林风雨的手拉过伸进里衣,放在绵软的乳房上:「小风,做了的事 情不用去后悔。未来,谁知道呢?楠楠说的没错,不想像天泉堂的人一样,要更 加努力才是。不管发生了什么,姐姐都不会后悔。」手指陷入喷香的乳肉中,撩 人的发丝飘散在肩膀,林风雨咽了口唾沫回答道:「冰姐姐你放心,小风一定会 更加努力,才能保护这个家。我们永远都会开心幸福的!」秦冰爬起身,羞怯地 拉开裙后的拉链,脱下连衣裙的肩带,白花花的肩膀之下,粉色的蕾丝内衣包裹 着秀挺的乳房。她知道这时候男人需要什么!   松开内衣的后扣脱下,将一双玉乳送到林风雨嘴边呢喃道:「小风,吃我!   姐姐想你吃我!「含着两团喷香的乳肉,林风雨纷繁的心情逐渐安宁,秦冰 用无限的温柔化解他的不安。欲望再起!   将两颗红樱桃舔得高高站起,林风雨想要翻身将秦冰压在身下,却被她按住: 「今天不能给你,人家被你连着……连着弄了几天,小洞洞都肿了。」林风雨遗 憾地叹了口气,浑身力气散尽一般瘫在床上,却感觉秦冰的小手伸进裤裆,握住 了勃起的大肉棒。另一手解开皮带,将他的裤子除去。   秦冰娇羞的声音在耳边轻柔地回响:「姐姐的嘴儿喜不喜欢?」林风雨瞬间 精神大振,肯定地回答道:「喜欢,冰姐姐的香唇有多肉又滑腻,简直爱死了。」   秦冰羞红了脸拧了肉棒一把,咬了咬下唇下定了决心说道:「你站起来,姐 姐,姐姐跪着帮你吸出来。」害羞的美妇终于跪在林风雨身前,抬起头拨开刘海 朝他妩媚的一笑,用温润的肉唇含住大肉棒轻柔地吞吐。   舌尖带着淡淡的凉意,细致地在肉棒上舔舐,每一寸都不放过,一双凤目媚 态横生,娇羞又坚定地望着林风雨,让他看清自己淫荡的动作和神态。   林风雨绷紧身体享受美妇口舌的温柔,秦冰的每一次动作,唇舌和肉棒的每 一丝接触都让他心动。看着高贵的女教授像只母狗一般跪在身前,卖力地用唇舌 迎合着他。   而秦冰尽情抛开了羞涩,仿佛天地之间只有自己和身前的男子,细致而温柔 地舔舐着她的阳具,将自己所有的温柔,妩媚,与淫荡尽情展现出来。   她的身体如玉环一般弓起,高高地翘起美臀,随着自己的吞吐不停晃动引诱 男人的欲望。将那根粗大的肉棒深深地含进咽喉,用喉咙的软肉包裹着龟头温柔 抚弄。随后又将肉棒吐出,伸出香舌自上而下地挑动整个棒身,最终含住了一颗 大得能够塞满口腔的睾丸。   浓密的阴毛的粗大的肉棒遮挡了林风雨的视线,但是衣柜的落地穿衣镜却倒 映出一切。看着秦冰吐出香舌轻扫着阴囊每一寸肌肤,将整个肉带都舔得亮晶晶 的,两只小手还温柔撸动着棒身。纵然不是身体最敏感的部位,他还是被美妇的 骚情媚态激起射精的欲望,肉棒涨大了一圈。   感受到林风雨的冲动,秦冰娇羞地直起身子。用双乳和双手夹住肉棒,上身 挺动起伏,同时伸长舌头,迎接着龟头每一次穿过乳沟。虽然这对胸部不够大, 却结实挺翘,加上秦冰难得地放开身心,淫荡地迎合着自己,更可以从镜中清楚 地看见这一切。   林风雨闷声喘息,抑制不住放开精关,精液喷涌而出。龟头被秦冰含在口里 急速吞吐,又用手掌抚弄着双乳揉捏着棒身。任由精液射满自己的口腔,待到口 中装不下了,又用双乳和手掌夹住龟头,浓腥的精液依然有力地喷射,沾满了香 肩与乳房。   狂潮般的精液停止,林风雨全身放松地呼吸,秦冰用手指刮起乳房的精液送 入口中,吃吃地媚笑着将身上的精液吃下,一边用羞涩的语调说道:「乳交吞精, 男人是不是都喜欢……」
上一篇: 【风雨情缘】第十九章:保镖 作者:林笑天 下一篇:返回列表
栏目最新更新小说